114:萧倾凰醒,心死如灰/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倾凰昏迷了三天才醒来,按理来说她虽然失血过多身子虚弱,却也不至于昏迷三天,只是,她似乎没有任何求生的欲念,自己不愿意醒来,且连药都喂不进去。

楼月卿身子恢复得差不多了,每日都在床榻边,对照顾萧倾凰的事情亲力亲为,还不时和她絮絮叨叨的说话,只是有一点楼月卿很无奈,就是喂不进药,而她身子尚未恢复,根本提不起内力,幸好每次景恒来查看萧倾凰的状况时,都会给她注入一些元气维持心脉,这几日,她一心都扑在萧倾凰身上,对外面的事情不甚清楚,然而有一件事却不关注也知道了。

温家的倒台,虽然表面上是以以下犯上结党营私的大不敬之罪为由,可是,温家靠拢太子惹怒萧正霖的谣言不胫而走,萧正霖处置温家,等于是给满朝文武一个讯号,因此,温家倒台之后,朝中开始响起了请求废黜太子的声音,且形势愈演愈烈,连汤家和萧以怀的那些支持者都无可奈何,这几日的朝堂上可谓火热朝天,以汤氏一族为首的太子派和那些请求废太子的文武官员争论不休,如今萧以怀又被禁足东宫,地位岌岌可危,显然,保太子一派占居下风。

萧以怀册立太子不足半年,却没少折腾,之前监国期间,将不少手握实权的官员拔除了,换上了自己的人,而他铲除异己的手段,都是如出一辙,威逼利诱不肯依附,便不择手段栽赃陷害下狱,因为当时是他监国,萧正霖有意放权,他便自作主张杀了不少不肯依附他的官员,还有好些都被流放在外,也大多数遇害,其中内幕可想而知,而这些事情,就在楼月卿怒闯东宫重伤萧以怀,萧正霖随之下旨禁足他之后,接二连三的爆了出来,时常有人前往报案,上呈冤书告御状,还有一些朝中大臣拿着苦主信函弹劾,矛头皆指向萧以怀,加上这几个月,萧以怀为了拉拢人心,挪用户部大量银子,他染指的户部、刑部、工部和吏部,都有不少他的亲属,弄的乌烟瘴气,加上他派人刺杀楼月卿的事情已不是秘密,而这背后,更揭开了他豢养死士的秘密,这两日请求废太子的折子,几乎堆满了萧正霖的桌案。

萧正霖却一直没有给出任何回应,今儿一早直接罢朝。

可是谁都知道,萧以怀的储君之位,怕是不保了,光凭派人刺杀楼月卿,就足够将他推入万劫不复。

毕竟这位公主,可是陛下的心头肉。

朝中风起云涌,楼月卿却丝毫不在意,只一心扑在萧倾凰身上,每日都有好几个时辰是在萧倾凰屋里待着的,亲力亲为照顾,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她这些年在外面的趣闻,有时候一说就是一两个时辰,萧倾凰昏迷着,她坐在床榻边,自言自语着,也从不烦躁,耐性极好。

终于在第四天,萧倾凰醒了。

楼月卿看着萧倾凰的手指轻轻蜷缩着,之后那双紧闭了几日的眼眸缓缓睁开,当即又惊又喜。

热泪盈眶,又哭又笑,小心翼翼:“凰儿,你终于醒了……”

萧倾凰目光平静的看着泪眼婆娑的楼月卿,神色恍惚,怔怔的看着,眼底没有任何波动,死气沉沉的,好似丢失了所有的喜怒哀乐一般,只是看着她。

楼月卿见她如同一只没有生气的木偶一样没有任何感情的看着自己,不由一阵心慌:“凰儿,你怎么了?我是姐姐啊……”

萧倾凰依旧不起波澜,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这样的神情,比以前得治身世之后的颓然和绝望更令人心慌。

楼月卿不由害怕起来,立刻吩咐侍女去找景恒,景恒没多久就急匆匆的过来了。

景恒把完脉后,面色有些古怪,楼月卿吩咐侍女看着萧倾凰,才和景恒一同走出门外。

走出门外,楼月卿立刻问:“她怎么样?”

景恒淡淡的说:“身子并无大问题,只需好好养着,过些日子就能恢复了!”

楼月卿闻言,蹙眉:“我问的不是身体,而是……”

顿了顿,她神色愈发凝重:“她看起来,很不对劲!”

景恒微抿着唇,有些无力的道:“这你应该清楚的,她……没有求生的欲念,所以……”

萧倾凰如今的心态,能醒过来,都已是不易。

所谓心死如灰,便是她当下的真实写照。

楼月卿默然,终究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回了屋内。

萧倾凰依旧躺在那里,目光很平静的看着屋顶,死气沉沉,加之面色苍白,如果不是因为仍有一丝浅弱的呼吸和心跳,真会让人以为,那是一具睁着眼的尸体。

楼月卿站在榻前看着萧倾凰这个样子,心痛的几欲窒息,良久,她才收回目光,看向一旁的侍女,吩咐她去准备萧倾凰喝的粥和药,这才坐在床榻边,目光疼惜的看着萧倾凰。

伸手,轻轻的将萧倾凰的手裹在手心,她的手很凉,苍白的有些泛青,然而,萧倾凰恍若未觉,好似被握着的,不是她的手一样。

轻软,无力,透着一丝冰凉。

楼月卿看着她,动了动唇想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她不再如此万念俱灰。

然而,就在这时,萧倾凰目光转过来看着她开口了,声音如同她的神色,平静的不起波澜,不夹带一丝情绪。

她说:“为何不让我死……”

楼月卿听到她开口说话,不由得心底一喜,随即却不由为她这句话心痛起来。

嘴角轻扯,牵起一抹牵强却又苦涩的笑意,笑着哽声道:“傻丫头,你这是什么傻话?你是我的妹妹,我怎么可能会让你死呢?”

闻言,萧倾凰没说话,只是和刚才一样,平静的看着她。

楼月卿微微前倾,目光恳切动容的看着她,含泪道:“凰儿,听姐姐的话,以后不许再像这次一样做这种傻事了,你才二十岁,还那么年轻,还有那么长的一生,你应该好好活着才对,怎么能这么傻的寻死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