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活着/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她才不到二十一岁,一个女子最绚烂美好的年纪,而这二十年,不过是她人生中的一般的岁月,过去再痛苦,如今也都已经结束了,正因为过去活得太累太痛苦,以后才更应该活的更好,方不负来这世上走一遭。

可是……

她曾经那么努力的活着,为了活着不惜作践自己,把自己变成如今这副模样,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她并不是以前那个来历不明身世不详的孤女,她的存在,并不是没有意义的,她以为,是汤卉毁了她,可到头来,她过去所经历的一切,全都是她的亲生母亲一手促成,她这半生,不折不扣的全成了笑话,如今到头来,她竟不知道自己活在世上究竟有何意义……

终于,她平静的神色微动,苍白的唇角轻扯,眼角溢出一抹苦涩,动了动唇,虚弱无力的哑声道:“我什么都没有,活着……又能做什么?”

楼月卿听言,拧眉低喝:“胡说,你怎么就什么都没有了?你不是还有姐姐么?我们出生就被迫分离,如今好不容易相认了,可我们却错失了二十年的相伴,我们还没有补偿这二十年从未相伴过的遗憾,还没有像其他姐妹一样好好的相处过,难道你真的忍心弃姐姐而去么?”

萧倾凰神色微动,眼眸一片湿润,两边的眼角,泪痕滑落,浸入鬓角,她有些动容的看着楼月卿,唇畔微颤:“姐姐……”

楼月卿热泪盈眶的看着萧倾凰,声泪俱下道:“凰儿,就当是姐姐求你,好好活着好不好?姐姐好不容易与你相认,你知道当我知道你是我妹妹的时候我有多开心么?我还没有好好的疼你,还没有好好补偿你,你说你不知道活着能做什么,可若是为了我呢?为了姐姐活着,也不可以么?”

她们本是世上最亲密的孪生姐妹,如果没有那些阴谋,她们会一起长大,和别的姐妹一样,不管做什么都会形影不离的待在一起,不会像现在这样,历经那么多波折,也不会有姐妹相残,更不会徒留下一生都补偿不回来的遗憾。

萧倾凰有些动容,怔怔的看着楼月卿,抿了抿苍白的唇,眸色黯淡,哑声道:“你的身边有那么多人陪着,就算没有我,也不会孤单……”

是啊,她们姐妹虽然都命运多舛,可是相较于她如今的一无所有,她的姐姐拥有的太多了,起码楼月卿的身边,有那么多在意她对她好的人,而她,什么都没有,这样活着,有何意义……

楼月卿听言,立刻拧眉道:“我身边有再多的人,他们也都不是你,你是我的亲妹妹,没有人可以替代你,你明白吗?”

萧倾凰怔了怔,随即呢喃道:“可是姐姐,我活的好累……”

这一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绝望过,曾经再不好过,也曾有活下去的念想,为此,她孜孜以求着生存的法则,在汤卉面前伏低做小察言观色,在他人面前极尽伪装敛藏本性,忍着恶心去做自己厌憎的事情,哪怕内心再恐惧自卑,也戴着面具去应付每一个人,只是因为她知道只有活着,才有可能去做别的事情,才能终有一日杀了那些毁掉她的人。

可如今,她这些夙愿,全都成了一场笑话。

没有什么比自己生来就是一场笑话更让人绝望了,往事不堪回首,前路迷茫,她不知道自己活着能做什么,在一个个阴谋诡计中倾轧了二十年,为了活着,她曾如此践踏自己,曾残害他人,也曾滥杀无辜,本以为所做的一切是值得的,可是如今,没有任何意义!

唯有死亡,是她最大的解脱和救赎。

楼月卿听言,心头微窒,张了张嘴,她却不知道如何劝慰,好一会儿,她才抿唇道:“可你真的甘心就这样死了么?你以前不是说,你毕生所愿就是手刃汤卉么?如今她还没有死,汤家还没有亡,你怎么能死呢?”

萧倾凰听言,面色怔然:“汤卉……”

楼月卿又字句恳切道:“你的心情姐姐都能理解,可是凰儿,你要明白,不管过去经历了什么,如今都已经结束了,以前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活的身不由己,所以不管承受了什么我们都认了,可正因为以前活得痛苦,如今才更要活的好,你难道不想要一种与过去截然不同的人生么?不会再有人可以控制你伤害你,也不需要再日夜活在恐惧中,没有噩梦,也不会再有那些阴谋,每天都可以随心所欲,可如果你现在就这样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蝼蚁尚且偷生,这些年你为了活着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你应该明白活着的不易,难道你真的甘心就这样断送自己忍着屈辱换来的一条命么?凰儿,你可以死,意外天灾也好,生老病死也罢,那都没关系,可是自杀是怯懦之人走投无路时认命的做法,这不该是你做的!”

萧倾凰听言,恍然失神,不知是不是在想着楼月卿说的这些话,可不管怎样,她都听进去了。

是啊,她为了活着,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以前活的生不如死的时候,她都没有想过死亡,那时候除却对仇恨的执念,她一无所有,可如今恐惧不再,她可以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她也不是孤身一人了,别人越不想她活得好,她更应该好好活着,就这样死了,她真的不甘心……

见她目光动摇,面上也不再悲戚绝望,联姻立刻又近乎祈求的道:“凰儿,你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只要你说出来姐姐都可以答应你,哪怕你真的一无所求,也请你哪怕是为了我,好好活着,不要放弃,可好?”

萧倾凰听着楼月卿这祈求的言语,转眸看着她,眸色微凝,很是动容,良久,她才对楼月卿轻声道:“我想离开这里,离开璃国!”

她没有想要的,没有想做的,只想离开这个于她而言充满罪恶的地方,永生都不要再回到这里,不要再见到那些人。

楼月卿闻言,神色一怔,随即立刻笑了,眉梢间带着许久没有过的喜悦,忙道:“好,姐姐会带你离开这里,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不过……”她顿了顿,有些为难道:“你现在这个样子不宜颠簸,这样,等你身子好了我们就马上离开这里,可好?”

萧倾凰现在连坐起来都没力气,也晓得自己如今是何状况,点了点头:“好……”

楼月卿已经许久没有这般松快的笑容了,萧倾凰消了寻死的念头,她如何能不高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