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自作聪明,所谓威胁/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玉娆看着楼月卿,目光柔和,笑的那叫一个真心,上前一脸热络的轻唤道:“皇妹!”

楼月卿退后一步,垂眸,淡淡叫了一声:“皇姐!”

相较于萧玉娆的热络亲切,楼月卿就疏远冷淡多了。

萧玉娆不由一脸僵硬,刹那间的尴尬之后,又恢复了一脸笑意,很是亲切的关怀道:“皇妹回来那么久,姐姐都没有好好和皇妹叙叙旧,去找了皇妹几次都被侍卫挡着,姐姐心里可一直担心妹妹,倒是没想到今日会在宫中遇到皇妹,可倒是巧了,怎么?妹妹这是进宫给父皇请安?”

这样一席话,听着字字发自肺腑真诚实意,可是仔细一听,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楼月卿淡淡一笑,只道:“确实挺巧……”

因为她的这个身份和影响力,加上最近的风波,她只要出现,都会引来所有人的注目,她进宫怕是整个酆都的人都知道,萧玉娆如今迎面走来与她遇到,这只是是巧合么?

怕是不然吧……

萧玉娆的脸色再次瞬间僵硬。

楼月卿不想与她多作纠缠,淡淡的道:“皇姐若是没事,我就先出宫了!”

言罢,颔首示意,便打算绕开萧玉娆往前走去。

然而,刚走过萧玉娆身侧,萧玉娆立刻出声:“等等!”

楼月卿眉梢轻挑,脚步一顿。

萧玉娆似笑非笑的道:“我想和皇妹单独聊几句话,不知皇妹可愿意赏脸?”

楼月卿转头看着她,看着她脸上的一抹诡异笑意,不由意味深长的眯了眯眼……

寻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摒退左右,楼月卿这才淡淡的问萧玉娆:“皇姐想说什么?”

萧玉娆望着楼月卿的脸,笑的意味深长,眸间情绪不明,悠悠笑道:“之前从未有机会如此近距离的看过皇妹,今日一看,和那个顶替妹妹的长乐,可谓如出一辙,竟无半分不同,好像……是同一个人似的……”

唯一的区别就是,前者少了一份眼前这位的安谧和淡然,多了一份张扬肆意。

可都是一样的,令人厌恶!

楼月卿听言,眸色微深,静静的看着萧玉娆,不语。

萧玉娆没了方才的虚伪和亲切,脸上尽是意味深长的笑意,道:“人人都说是巧合,竟有人和妹妹长得如此相似,几乎难以辨认,可是那只是无知的人以为的,在这个世上,能够让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只有两个原因,一是易容,二是……孪生,可是这些年妹妹流落在外,汤皇后再大的本事,也总不可能知晓妹妹是何模样吧……”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孪生姐妹!

不知情者或许以为真是巧合,真有两个人子昂的一模一样,而那些有点脑子稍微知情的,便也都以为是有心人找人易容的,而她虽然不信,可是除此之外,剩下的那个猜测连自己都觉得十分荒唐可笑,而如今,却不这么觉得了。

楼月卿听言,嘴角勾了勾,眼底却一脸寒霜,笑的意味不明,淡淡的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萧玉娆又是一张虚伪的悲悯脸,唉声道:“只是觉得难过,不晓得当年是怎么回事,竟无人知晓皇后诞下的是双生胎,让汤后如此恶毒的操控着这一系列阴谋,差点害的两位妹妹姐妹相残,幸好未曾铸成大错……”

所以,她知道了这些事情?

知道了多少?

所以如今,她特意在自己进宫时来见,说了这么许多,是想要做什么?威胁?

楼月卿倏然眯着眼看着萧玉娆,不怒反笑:“皇姐这是……想威胁我?”

萧玉娆忙赔笑着解释道:“妹妹误会了,我没有要威胁妹妹的意思,只是心中有不解之处,所以来求证一下,妹妹可不要误会姐姐的意思……”

楼月卿也突然来了兴致与她周旋:“不知道皇姐有何不解之处?”

“就是想不明白,为何当年皇后明明生了两个女儿,却消失了一个,且还无人知晓,怀有双生胎本就肚子比寻常人格外大些,何况,我听闻皇后自己也是懂得医术的,又有太医日日请脉,怎么会无人知晓她怀有双生胎?当年接生的稳婆和太医都被灭口了,这事儿究竟是汤后的阴谋,还是……”顿了顿,随即,一脸愁容拧眉道:“此事实在让人匪夷所思,相信一旦此事被世人所知,想不通的人,定然不止我一个……”

到时候,各种各样的猜测出来,可就难以收场了。

届时,整个璃国皇室,都会被推上舆论顶端,各种各样的揣测和议论,这可是不小的麻烦。

一国皇后怀有双生胎却无人知晓,皇后生下双生胎一个消失无踪,之后又姐妹两个被替换,再者,便是姐妹相残……

这一出戏,可不小。

楼月卿恍然一笑,潋滟的眸间一道锋芒一闪而过,笑意渐深:“看来今日皇姐是有备而来,就是不知道皇姐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萧玉娆眸色微闪,笑意微敛,道:“不过猜测罢了……”

楼月卿眉梢轻挑:“哦?是么?”

猜测……

有意思!

萧玉娆含笑不语,看着楼月卿。

楼月卿见她故作高深,乐的奉陪,昂了昂首,淡淡的道:“明人不说暗话,我也很不喜欢拐弯抹角,皇姐今日既然是有备而来,那便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话都说开了,再装模作样就没意思了。

萧玉娆便也不在绕弯子:“若是不出意外,父皇很快就会废太子了,妹妹知道吧?”

楼月卿挑眉:“所以呢?”

萧玉娆立刻闪烁着一丝光芒,试探着问:“那妹妹觉得,父皇若是废了太子,接下来会立谁为储?”

楼月卿眸色微凉,淡淡的道:“此事父皇的心中自有打算,皇姐若是想知道,那便好好等着,等将来父皇圣心裁决公之于众的时候,皇姐不就知道了?”

萧玉娆一噎,有些怨念的看着楼月卿。

咬了咬牙:“妹妹那么聪明,应该知道我的意思,何必顾左右而言他呢?”

楼月卿听言嗤笑:“皇姐此言差矣,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不直言,我又怎会知晓你是何意思?”

楼月卿的这抹笑意,在萧玉娆看来,极其刺眼。

可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她只能忍着,把这口气咽下去。

稳了稳心神,她昂首直言道:“既然妹妹都这么说了,那我也直言了,我想以妹妹在父皇心目中的地位和在璃国的影响力,你想要扶持谁为帝,想来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如今若是太子被废,二弟没有资格继承帝位,四弟身子羸弱,七弟和八弟年幼,且心智不全,唯有三弟最适合接替父皇的位置,可是父皇不喜欢他,我想请妹妹在父皇面前多替三弟美言,只要三弟他日继承大统,必不会忘记妹妹的扶持之恩,如今父皇能给妹妹的尊荣,日后三弟必然会给的更多,如何?”

楼月卿听言,静静地看着萧玉娆,不作表态,只是静静地看着。

萧玉娆见楼月卿静默,心中很是紧张,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在皇位的择立问题上,楼月卿的态度至关重要,哪怕讨得萧正霖的欢心,都不及她的支持来的重要。

静默片刻之后,楼月卿忽然裂开嘴角笑着,目光讽刺的看着萧玉娆,悠悠笑道:“其实说实话,我很不喜欢你和萧以憬,其他的倒也就罢了,可是这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看着就令人作呕,明明心怀贪念什么都想要,却又百般顾及万般谨慎的佯装什么都不在意,你不过是想以此威胁我让我扶持萧以憬为帝,如果你一开始就直接说出你的目的,我倒是对你刮目相看,却没想到你和你的弟弟一个德行,拐弯抹角的到头来也不过是一些惯用的伎俩,十几年都过去了,你们和当年那虚伪的样子竟无半分区别,这点上不了台面的手段也想用来对付我,愚蠢!”

楼月卿这毫不客气的讥诮嘲讽,让萧玉娆面上挂不住,一阵青一阵白,眼中的悲愤和怨毒愈发的深,如果不是尚存一丝理智,她怕是要对楼月卿动手了。

可惜她却知道,一旦她敢对楼月卿不利,她活不过明日!

咬着牙关,她压抑着情绪,一副受到误解委屈的模样道:“妹妹若是不愿意便直言便是,何必如此羞辱挖苦于我……”

楼月卿听着萧玉娆这句几乎要泫然泪下的控诉和指责,冷笑:“皇姐此言差矣,并非我有意挖苦羞辱于你,而是你自己自找的,我就不信萧以憬没有告诉过你我的态度,我还以为我上次已经和他说的很清楚了,可是如今看来,皇姐依旧不死心,竟然敢跑到我面前,用这个自以为是的筹码就想威胁我?怎么?皇姐是活腻了?”

最后三个字,她的语气,已然蕴含杀意。

用萧倾凰来威胁她,已经触及了她的底线。

楼月卿的不耐和杀意,萧玉娆是个聪明人,自然是也感觉到了,看着楼月卿面上眼底毫不掩饰的狠绝,不由心颤了颤,有些后悔今日的冲动,可是如今,也容不得她打退堂鼓了。

饶是心里再如何担忧害怕,脸上依旧是故作镇定,咬牙道:“那看来妹妹是一点也不怕此事人尽皆知?”

楼月卿没有如萧玉娆所料那般慌张担忧的妥协,反而是对她的威胁嗤之以鼻:“看来皇姐今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萧玉娆敛去眼底的一抹怯色,一副面无惧色,不畏生死的样子道:“妹妹想要杀了我?别忘了这是皇宫,就算父皇再如何偏爱于你,你若是敢杀我,也堵不住悠悠之口,届时整个璃国上下会如何讨伐你这个连亲姐姐都不放过的人,何况,只要我今日死在你手里,明日这个你们费尽心思想要瞒着的秘密,就会公之于众,届时,天下人会怎么猜测此事,皇妹应该能想得到……”

楼月卿突然不以为然的打断萧玉娆的话,反问:“那又如何?”

萧玉娆蓦然一怔,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楼月卿也不解释,而是笑意吟吟的悠悠道:“皇姐说了这么许多,想来今日是豁出去什么都不管了,为了萧以憬这个弟弟,皇姐可真是煞费苦心啊,只是皇姐在想要当一个好姐姐的同时,似乎忘记了,自己其他的身份!”

萧玉娆有些警惕的看着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很聪明,应该在此之前就很清楚我对我的妹妹是何态度,知道我有多在意她,所以你一定很笃定我会为了她而妥协,就像你可以为了萧以憬做任何事情一样,只是有一点你好像忘记了,你是一个姐姐的同时,也同时是一个妻子和母亲,只为了给自己的弟弟铺路而把自己的丈夫孩子送上绝路,皇姐可真是慷慨!”

萧玉娆脸色大变:“你……”

楼月卿笑意愈发意味深长,道:“你可以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只是你要想清楚后果,若是这件事情泄露出去,杀一个你我是不解气的,到时候,我一定会屠了整个魏家,你的丈夫孩子和婆家,还有你的亲弟弟和他的妻儿,都会因为你的愚蠢而全部下地狱,就如同当年你的母妃因为一时的愚蠢,葬送了整个裴家一样,那可就有趣了……”

萧玉娆脸色难看的厉害,眼中充满了怨毒,厉声道:“你不可能做得到!”

楼月卿不疾不徐的笑道:“皇姐大可一试,到时候就应该知道我能不能做得到!”

萧玉娆这一次,确实是怕了,死死地咬着牙关,目光怨愤不甘的看着她。

她并不怕死,就算楼月卿真的杀她灭口她也无所畏惧,可是,她却不能不管她的丈夫和孩子,为了弟弟可以登上高位而葬送夫君和孩子,这样的代价,她付不起。

今日是她太过心急大意了。

楼月卿看着萧玉娆的脸色寸寸破裂的怨愤模样,不以为然,继续道:“就算此事天下皆知,不过徒增一些流言蜚语,可是这些却动摇不了我分毫,可是我却会很不高兴,我若是不高兴了,会做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而且,不高兴的一定不止我一个,皇姐说,父皇若是知晓此事,知晓你对我的种种威胁,会不会像当年处死兰贵妃一样对你呢?”

当年兰贵妃谋害她,差点让她葬身崖底,还连累皇贵妃双腿致残,因此不止她自己死了,裴家也难以幸免被诛九族,萧玉娆和萧以憬也受到牵连差点被赐死,是她和皇贵妃求了情才保住了他们姐弟,这些年萧正霖因为兰贵妃做的事情,加上对这两姐弟的心机深沉满腹算计也极为不喜,一直不待见他们,若是今日萧玉娆以此事威胁她的事情被萧正霖知道,萧正霖定然震怒,届时,还真不知道会如何。

想起萧正霖的偏心和对他们姐弟的不闻不问,甚至是毫不待见,让他们这么多年受尽冷眼和轻待,活的连个奴才都不如,萧玉娆就忍不住恨,心中愈发的悲凉,是啊,在父皇心中,楼月卿比之他们,那是云泥之别,依照萧正霖的一贯做法,今日之事若是被他知晓,他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楼月卿继续慢条斯理的轻笑道:“如你所料,她于我而言确实很重要,是我的软肋,甚至可以说是我的命,为了她我做什么都愿意,可如果有人敢用她当做筹码威胁我,做出一丝对她不利伤害到她的事情,我一定会将那个人碎尸万段,所以皇姐最好三思而后行,若是此事当真泄露出去让她难过了,我一定将你和你在意的所有人……扒皮挫骨来解我心头之恨!”

见萧玉娆被她的话惊得面无血色,站都几乎站不稳了,楼月卿不由冷笑。

敛去笑意,楼月卿恢复寡淡之色,淡淡的道:“我不管你和萧以憬有多不甘心,都最好安分守己,你们心里所求的东西,永远不可能属于你们,能给你们的,父皇都已经给了,当年你母妃自寻死路,裴家受到牵连也不只是父皇迁怒,裴家仗着国戚身份结党营私贪赃枉法,暗中联合朝臣意图扶持萧以憬为储谋权篡位,国法不容,被抄家灭族是他们咎由自取,而你们受兰妃挑唆,小小年纪便满心算计歹毒至极,父皇容不下你们那也怨不得旁人,如今你们却心怀怨恨野心勃勃,贪心不足的想要得到更多,呵……”轻蔑一笑,楼月卿面无表情的道:“这是最后一次,今日我不跟你计较,可如果你们不懂得收敛,不懂得知足,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作茧自缚!”

言罢,她不再理会萧玉娆的神色,转身离开。

说了这么多,萧玉娆就算是再不甘心,怕是也不敢真的将此事散布出去,毕竟她承担不起相应的代价。

她的这些狠话,可不只是吓唬人的。

楼月卿刚走不远,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崩溃凄厉的叫声,是遭受到羞辱之后的悲愤,也是希望破灭之后的不甘。

楼月卿当做没听见,径直走向宫门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