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汤卉请罪,收服人心(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别院后,楼月卿召来了萧正霖安排给她的暗卫,查清楚是谁将萧倾凰的消息透露出去的。

萧玉娆再聪明,此事再多的疑点,她也绝对不可能凭空猜出来,毕竟太过匪夷所思,除非有人将此事告诉她,而这个人,若不出所料,定是接触过萧倾凰,或是进出过别院的人,并不难查。

吩咐完此事之后,她才去了萧倾凰的房间,萧倾凰已经睡下了,伺候的小丫头说,萧倾凰今日一直都没有说过话,整个人呆呆的,仿佛没有魂似的,不过让她吃东西她也不拒绝,只是吃的不多,午膳的时候,只吃了半碗补血粥,喝了药,之后就睡了,如今已经睡了小半个时辰了。

楼月卿坐在榻边,看着萧倾凰苍白的如同白纸一样的脸色,眸间溢出丝丝疼惜,萧倾凰睡得并不安稳,眉头拧着,似乎在做梦,眼帘一直颤动着,手也拽着被子,很是不安。

楼月卿伸手,轻轻裹住萧倾凰抓着被子的手,本就白皙的手,如今更是因为失血过多而白的泛青,透着丝丝凉意,如同那无暇的羊脂白玉一般。

一手轻抚萧倾凰的脸颊,一样的冰凉,楼月卿不由蹙眉,提起内息,自她手上注入体内,这才让萧倾凰的身子不至于那么冰凉。

片刻之后,感觉萧倾凰身子回温,楼月卿这才收手,之后掀开被子,将她的手放进里面,再把被子往上拉一些,掖好被角,才勾了勾嘴角,会心一笑,站起来,看了一眼一旁的侍女,后者会意颔首,她才走了出去。

听闻容郅又是没有用膳,楼月卿吩咐冥夙去传膳,这才走进书房中,不过出乎意外,容郅并不是在处理政务,而是坐在桌案后,微微靠在那里,仰着脸闭目养神。

她挑挑眉,走过去,绕过桌子到他后面,便抬手给他揉着脑仁儿,动作很轻,很柔,虽有些生疏,可却异常舒服。

片刻之后,他终于抬手,握住了楼月卿的手,制止了楼月卿的动作,随后,缓缓睁眼。

楼月卿嘴角微勾,微微前倾,靠在他脸旁,轻声问道:“好点了么?”

“嗯!”

楼月卿这才问:“可是楚国那边出什么事了?”

容郅摇了摇头:“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用担心!”

楼月卿挑眉,不过并未多问。

这时,容郅拿起桌上的一个瓷瓶,递给了她。

“这是什么?”

容郅解释道:“师叔派人送来的,赤叶草制成的药,说是可以遏制你体内的寒毒!”

听言,楼月卿不由一惊,赤叶草?

这东西极其难寻,当年端木斓曦前往西域找了很久才寻到一颗,因为长在有火山的地方,药性极烈,据说寻常人吃了可以延年益寿,习武之人吃了可增十年功,受伤之人吃了可迅速痊愈,而她这个情况,虽不能彻底解了寒毒,却也能解几分毒性,确实是可以遏制寒毒,只是当年端木斓曦寻来的那一棵制成的药被夕颜拿来救了赵启,当时赵启被她伤的性命垂危,那颗药可是把赵启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当年端木斓曦远赴西域找了两年才找到的,还差点葬身火山,没想到穆轲竟然会找到,还制成药丸命人送来。

容郅又道:“师叔信上说,让你下次毒发时吃下!”

楼月卿将瓷瓶裹于掌心,莞尔轻笑:“那我得好好谢谢师叔了!”

容郅面无表情的道:“我已经命送此物来的人带感谢信回去了!”

言外之意,就是已经谢了,就不必再多此一举了。

楼月卿没好气的嗔了他一眼,满眼无奈。

容郅笑笑,随即又道:“对了,楼奕琛命人送来的折子中夹了封信,是岳母大人的亲笔,问我们还要在璃国待到何时?”

说着,变戏法似的,有从桌上拿起一封开封的信给她。

楼月卿听到是宁国夫人亲笔信,忙接过,打开一看,果然是宁国夫人的字迹,一番询问她的情况,噼里啪啦的两张纸写的满满的,最后才问,她何时回去。

楼月卿嘴角不由咧开,笑的很是愉悦。

容郅看着她喜上眉梢心情愉悦的模样,不由一怔,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在她脸上看过如此笑容了。

这段时间,她很少笑,在他面前虽然从不吝啬笑容,可是多数都是不让他担心的强颜欢笑,她心里的苦,他何尝不明白,哪怕偶尔会心一笑,也都是带着无尽的苦涩和悲凉,如今笑的跟个孩子似的,却让他心疼。

或许,是因为景媃的原因,她对宁国夫人愈发的感激和依赖,所以,才会在收到宁国夫人亲笔信时,如此开怀。

在对于她的态度上,作为亲生母亲的景媃,和作为养母宁国夫人,形成了多么讽刺的对比啊。

容郅看着她直接坐在他腿上,提笔就给宁国夫人回信,面上喜色难掩,犹如一个孩子,眸色微深,并未多言。

很快了,等离开了这里回楚国,她应该就不会整日闷闷不乐满心忧愁了。

……

汤卉的动作很快,第二日宫中就传来消息,就在文武百官齐聚的早朝,汤卉身着素衣,素颜脱簪,跪在在议政殿外请罪,萧正霖宣其入殿,之后,汤卉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为当年下毒残害北地百姓,命人散播谣言,派人截杀楼月卿,之后混淆皇室血脉的罪行伏首认罪,满朝文武皆惊骇不已。

楼月卿听到暗卫来报,不由的惊讶,倒是没想到汤卉会如此直截了当,半丝犹豫都不曾有,也一点余地都不给自己留。

萧正霖显然没想到汤卉会来这一手,他并不知道楼月卿和汤卉达成的交易,所以汤卉来这一出,他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处理,便当即将汤卉羁押回未央宫,封宫待罪。

此事非同小可,自然不是汤卉伏首认罪就能定罪了的,毕竟虽然他们谁都知道这是真的,可是毕竟事关一国之后,又牵扯了作为璃国第一世族的汤家,总要追查确认所言非虚,才可下诏定罪,也是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而此事传出,几乎在酆都炸开了锅,怕是不消几日,整个璃国都会沸腾。

楼月卿听闻此事后,站在回廊下,久久没有任何言语和动作。

之后,她不再过问此事,自那日从宫中回来后,她也一直未曾出去过,青璃轩那边也如她所愿的很平静,只有景恒每日过来一两次,萧倾凰依旧很听话的吃东西喝药,做什么都很配合,就是不说话,整日里呆呆的坐着,对此,楼月卿也无可奈何,也不再奢求什么,毕竟萧倾凰打消了寻死的念头,她就已经满足了。

倒是她前两日吩咐的事情有了结果。

萧正霖派给她的,都是黑龙盾中的佼佼者,查这件事自然也不用多久。

当看到暗卫送来的纸条上的名字时,楼月卿沉默许久之后,把人召了进来。

是了,这个人就是羽林军副统领,齐正。

齐正进来后,当即跪下行礼,只是许久,楼月卿都没有叫他起来,只是静静地打量着他,面色淡淡。

齐正虽有疑惑,可也不敢擅自开口,更不敢有任何动作,所以,稳稳地单膝跪着。

不晓得过了多久,楼月卿忽然开口:“听闻齐统领尚未成婚?”

齐正一愣,虽心有疑惑,可还是恭声回话:“回禀公主殿下,确实!”

“唔……”沉吟片刻,楼月卿道:“那倒是令人意外了,齐统领年纪不小了吧?”

齐正立即道:“回公主,末将正是而立之年!”

听言,楼月卿顿时笑了,意味深长的看着齐正,道:“三十?确实不年轻了,本宫记得不错的话,齐统领是草根出身?”

萧正霖注重以武治国,所以璃国的军事绝对是四国之中最强的,而他甄选人才也不会拘泥于豪门世族,只要有才能,哪怕是一个乞丐他都会用,而齐正本是出身草根,年少入伍,因为各方面优秀,经过层层筛选进入羽林军,之后受到羽林军统领周定的赏识和提拔,步步高升,成了羽林军的四个副统领中的一个。

萧正霖派他来保护她,她自然是要了解一下,所以这些她知晓。

齐正猜不准楼月卿问这些是为何,不过还是规规矩矩的回答:“回公主的话,末将确实草根出身!”

楼月卿点了点头,又问:“家中有什么人?”

齐正眸色微暗,似有些沉痛,低声道:“末将孑然一身,家中已无其他人!”

楼月卿听言,再次静默下来。

齐正也不敢多问,恭恭敬敬的保持着单膝跪着的姿势。

半晌,楼月卿淡淡的道:“你先起来吧!”

齐正立刻谢恩站起来。

然而,刚一站起,就听到楼月卿问:“齐统领可认识一个叫方青兰的女人?”

齐正当即心底一惊,猛然抬头看着楼月卿,一阵错愕。

“本宫已经派人查清,此女曾是抚州知府的女儿,和齐统领是旧相识,与齐统领两情相悦,只是方青兰的父亲嫌弃齐统领家境贫寒,所以不同意你们接触,当年定远侯魏长暄途径抚州,看上了她,将其宠幸带回了酆都,一度十分宠爱,还将其封为侧夫人,而你也为了她来了酆都,意图将她抢回,可却因此惹怒了定远侯,派人暗杀你,却并没杀死你,你为了出人头地夺回她,便入伍从军,拼了命爬上高位,这么多年,你一直心中对她念念不忘,所以已经三十却无一个妻妾,也因此气死了你的老母亲,而你一直与她暗通款曲,没想到却不小心被萧玉娆发现了……”语音悠长,似笑非笑的看着齐正苍白的脸色和惊惶无措的神情,她眉梢一挑,问:“齐统领,本宫说的,可有错处?”

齐正知道自己这次完了,没有解释,也不曾求情,只是颓然跪下,面色愧恨着请罪:“末将有罪,请公主殿下赐罪!”

楼月卿不予置喙,反而淡淡的问:“说吧,你和萧玉娆是怎么说的?”

齐正低声道:“末将只是告知大公主,长乐公主未死,人就在殿下身边,且公主殿下对其十分在意!”

楼月卿挑眉:“就这样?”

齐正苦笑道:“不敢欺瞒公主,末将虽受制于大公主,可也不曾忘记自己的身份和职责,其余的就算是知情也不敢透露,说来惭愧,若是只是末将的命,末将就算是死也绝不会背叛,可大公主以青兰的命威胁,末将不敢不从,才……还请公主殿下赐罪!”

他倒是干脆。

意味不明的笑着,楼月卿问:“你觉得,你罪当如何?”

齐正想了想,道:“末将有负陛下重托,做出此等背叛之事,当……死罪!”

后面两个字,他说的有些如释重负,却又仿佛带着一丝沉重。

楼月卿听言,笑意渐深:“那……方青兰呢?”

齐正面色一惊,豁然抬头看着楼月卿,面皮微颤。

楼月卿挑眉问道:“你是叛主之人,罪无可恕,可这个女人可是导致你背叛的人,你说本宫该如何处置她?”

齐正立刻伏首,急声道:“还请公主殿下放过她,她并不知道此事,所有罪责末将愿承担,只求公主殿下饶她一命!”

楼月卿听言,嗤笑道:“就算本宫能饶她,她也怕是难逃一死,不管你们曾经是何关系,她既然已经成了定远侯的人,也为定远侯生下了子女,本该安安分分的做她的侧夫人,却与你藕断丝连暗通款曲,如今事已败露,你以为魏家会放过她?”

齐正听言,面色陡然一片灰白。

随即,他立刻伏首在地,语气卑微的恳求道:“恳请公主殿下开恩,救她一命,末将任由公主殿下处置!”

楼月卿听言,冷笑:“你如今已是戴罪之身,你的命本宫想拿就拿,根本不值一文,本宫为何要为你这个背叛之人去救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

齐正哑口无言,是啊,他还有什么资格求楼月卿帮他呢。

只是,他死倒是没什么,可是青兰……

她不能和他一起死。

咬了咬牙,他头抵着地面,乞求道:“求公主殿下就当是发个善心,救青兰一命,末将感激不尽,若有来世,当牛……”

楼月卿突然嗤笑着打断他的话:“你今生都还没过,想什么来世?”

齐正一愣,豁然抬起头来,不解的看着楼月卿。

这是什么意思?

楼月卿不做解释,只是淡声问道:“你当真没有和萧玉娆多说?”

齐正颔首:“是!”

楼月卿听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才冷冷的看着齐正道:“看在你并未多说那些不该说的,事情也并未造成什么难以收场的后果,本宫就饶你一条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本宫现在还没想好如何处置你,你先下去吧,好好守着这里的门!”

齐正忙问:“那青兰……”

楼月卿淡淡的道:“本宫想要问魏长暄要一个女人,他还没有胆子敢拒绝!”

听言,齐正放下心来,也难掩喜色,意思是说,青兰以后……

忙激动地伏首谢恩:“末将叩谢公主殿下大恩!”

楼月卿摆摆手:“退下吧!”

齐正忙告退,已不年轻的将领仿佛得到糖吃的孩子,傻乐着离开……

楼月卿看着齐正轻快离去的背影,嘴角一抽,忍不住有些乐了。

突然,容郅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还以为你会杀了他,倒是没想到,无忧会选择成人之美!”

楼月卿闻声看去,看到容郅走来,面上忙勾起一抹笑意。

“你怎么过来了?”

容郅走过来坐下,端起楼月卿跟前的半杯茶就直接往嘴里灌,刚一入口,不由皱眉,嫌弃:“凉了,苦……”

楼月卿听言,嗔了他一眼,没好气道:“都端来好一会儿了,肯定凉了啊,你还真是半点不讲究,想喝茶命人准备就是了,还捡我喝剩的!”

容郅优雅的放下杯子,脸不红心不跳的打破:“无忧喝过的比较可口!”

楼月卿白眼一翻:“你刚才还说苦呢!”

容郅这就有些尴尬了,轻咳两声,才一本正经的问:“为何不杀他?”

虽然这样的事情罪不至死,可是涉及萧倾凰,事无巨细楼月卿都是容忍不了的,以她的脾性,定会杀了齐正,这会儿却不尽饶过他,还成人之美,这倒是稀罕。

楼月卿静默着好一会儿,才苦涩一笑,轻声道:“就当是积德吧!”

容郅闻言面色一愣。

心却瞬间明白了楼月卿此话的意思。

她并不信神佛,更不信命运,可是以前因为他,她总会祈求老天,只为了能为他求得一份生存的机会,如今为了萧倾凰,她愿意少作杀孽,只为了积一份德,不为自己,只为了萧倾凰。

楼月卿随之又道:“何况,齐正是个将才,出身草根没有任何背景和倚仗,能够一步步爬到这个位置,才三十岁就坐到了羽林军副统领的位置,他能力定然不凡,此生终点绝不可能只是羽林军的副统领,留着他,将来或许能有用,一个忠心的将领,比十个没用的文官有用,而知恩图报不需要利益收服的将领,我比较放心!”

她今日的宽恕和施恩,于她而言不过是少杀一个人和举手之劳的保一条命,可是对于齐正而言,是恩重如山。

说到底了,她是璃国的公主,为璃国留着有能力的人,她很乐意去做。

容郅听言,倒是赞同她的说法:“确实如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