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母子见面,不会后悔(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以恂走上凉亭后,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苍白羸弱的面上,透着丝丝温和,他本身也是一个温润的人。

看着楼月卿的眼神,带着淡淡的打量,还有许多其他的东西,不过,楼月卿却捕捉到了一丝……欣慰。

他在欣慰……

上前,在他面前站定,嘴角微勾,轻声唤道:“四哥!”

听见这一声和小时候一样的称呼,萧以恂愣的回神,随即淡笑,回以一声:“无忧妹妹!”

声音透着淡淡的无力,可见他身体确实是不好。

小时候,萧以恂是住在宫里的,她纵然不喜欢汤卉,可是对于萧以恂,她还是很亲近的,虽然感情不似和萧以恪那样好,可是却也不差。

楼月卿不由轻笑,看着一旁的齐正,楼月卿淡淡的说:“先退下吧!”

齐正行礼告退。

萧以恂也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厮,后者会意,躬身退下。

楼月卿这才看着萧以恂道:“坐吧!”

萧以恂轻嗯一声,走到桌边,缓缓坐下。

楼月卿在他对面坐下,面含淡笑的问:“想喝什么茶,我让人准备!”

萧以恂缓声道:“不用麻烦,我不能喝茶!”

他天天喝药,几乎是泡着药罐子长大的,很多东西不能碰,茶便是其中之一。

楼月卿听言,点了点头,也不忙活了。

萧以恂目光温和的看着楼月卿,眼中蕴含着些许笑意,轻声道:“之前就听闻你回来了,只是身体不好,加之母后让人在身边管着,所以一直没有来看过,如今见到你,很高兴!”

楼月卿听着,不由皱眉,狐疑问道:“四哥这话的意思,我怎么听着好像……你一直都知道?”

萧以恂眸色微暗,轻轻点头。

他知道。

楼月卿有些吃惊。

萧以恂轻声道:“幸好你当年没死,还好好的回来了,我也可以……放下一桩心事……”不必再日夜谴责了。

楼月卿静默。

萧以恂抬眸,目光诚恳真挚,轻声道:“我替我母后向你致歉,她伤害了你,也做错了这么多,如今她也有了自己的报应,希望你也不要再记恨她!”

楼月卿蹙眉,淡淡的道:“道歉的话就不必多言了,我不太喜欢听!”

尤其是代为致歉的话,有些事情,终究是代替不了的。

而且,他们之间谁对不起谁,谁有能分得清呢。

萧以恂点了点头,随之静默。

楼月卿不由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以恂想了想,道:“当年巧合之下,听到了母后和卫塬的话!”

只是简单的一句交代,并没有解释太多。

其实,也就是因为知道了此事,他忍不住去质问她,这才被送到了骊山行宫,常年不得回宫,身边还有汤卉派的人时刻看着,哪怕只是偶尔一次出来,身边也会跟着一堆人,要回宫更是要经过她的同意,这几日看着他的人被撤走了,他才得以出来。

楼月卿听言,还有些好奇,只是见他无意多言的样子,也不多问,而是转声问道:“你今日来,也是为了汤卉吧?”

萧以恂毫不掩饰,直接承认:“嗯,我想请你,让我去见她一面!”

楼月卿有些不解了:“让你去见她一面?这是什么意思?”

萧以恂解释道:“母后如今虽然已经被废,可仍被关在未央宫,等着后日处决,我想见她一面,只是未央宫如今被羽林军严密把守,说父皇下令不许任何人进出,我去求见父皇,父皇没有见我,我只能来求你!”

作为一个儿子,想见一见将要被处死的母亲,却没有办法,只能来求她帮忙。

在整个璃国,只有她,可以打破萧正霖的铁令。

楼月卿了然颔首,不过还是拧眉道:“事到如今,你去见她,又能做什么?四哥应当明白,汤后这次必死无疑!”

是萧正霖不让任何人去见汤卉,还是汤卉自己要求不见任何人的,还有待商榷。

本来汤卉被废去后位等待处决,是要移至天牢关押的,只是不知为何,萧正霖没让人把把汤卉送去天牢,只是把她关在未央宫。

萧以恂苦笑着,既无奈有悲凉的道:“她终究是我的母后,纵使罪孽深重百死莫赎,也改变不了这一点,我救不了她,也没想过救她,只是想去送送她!”

楼月卿缄默。

萧以恂抬眸,目光很平静,轻声问道:“皇妹可愿帮我这个忙?”

楼月卿终究无法拒绝,其实也没想过会拒绝,看了一眼天色,淡淡的道:“如今天色也不早了,我明日再派人送你去,会让你见到她的!”

萧以恂淡笑着:“多谢皇妹成全!”

楼月卿沉吟片刻,又道:“这里离骊山行宫有些距离,你身子不宜来回奔波,我派人送你回城内吧,先去我的公主府住上一夜,明日就直接去见她,可好?”

萧以恂听言,忙道:“不用,我可以……”

楼月卿促声打断他的话:“听我的,不然这事儿我就不管了!”

萧以恂只好静默,由着她安排了。

其实他并不知道楼月卿这样安排的用意,如今汤卉要死了,汤家也湮灭了,他定不会好过,可若是她对他的态度好一些,那他日后就会好过些,她能容得下并且善待的人,谁还敢为难。

她答应汤卉的事情,并非只是口头承诺。

吩咐齐正亲自带人送萧以恂回公主府之后,楼月卿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去的马车,蹙了蹙眉,折身走回院内。

然而,刚转身,就看到不远处的回廊尽头站在那里的人影,虽然面纱遮面,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是景媃,而她的身边,扶着她的,是花无心。

楼月卿只是轻轻蹙眉,随即仿佛看到一个陌生人一般,风轻云淡的收回目光,往另一边走去。

景媃眸色微暗,不过也预料之中。

她其实并不是来见楼月卿的,自从那日楼月卿去见她说了那么些话,她就再也没有过来这边过,更没有见过楼月卿,今日过来,是听闻萧以恂来了,所以过来看看,毕竟当年是因为她的冲动和执念,萧以恂才生来病弱,当年或许并不在意,可现在却很是愧疚自责,所以特意过来看看。

见她眸色黯淡,花无心无奈的叹了一声,轻声道:“回去吧……”

景媃微微点头,由着花无心扶着她转身回青璃轩。

次日,因为楼月卿的意思,萧以恂再次进宫去见汤卉时,再无人敢拦。

未央宫外,层层把守如同铜墙铁壁一般,未央宫内,却冷冷清清的如无人之境,里面只有汤卉和伺候她的汤溪,连前几日还在伺候的两个宫人都被她让人送走了,其实汤溪她也不想留下,只是汤溪是她一起长大的心腹侍女,宁死也不愿留她自己在这里,她无可奈何,只能随着汤溪。

萧以恂走进未央宫的时候,看到里面冷冷清清,皱了皱眉,往内殿走去。

果然,在内殿看到了汤卉和汤溪姑姑,汤卉正躺在贵妃榻上小憩,似乎睡着了,而汤溪姑姑候在一旁,殿内很安静,除了呼吸声和沙漏流逝的轻微动静,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所以萧以恂刚走进内殿,汤溪姑姑就听到了声音,看了过来,看到萧以恂愣了愣,随即立刻走过来。

“参见恂王殿下!”

萧以恂忙道:“姑姑请起!”

汤溪起身,忙问:“殿下怎么会在这里?外面……”

萧以恂淡淡的道:“是皇妹帮我进来的!”

汤溪一愣,随即了然。

有些迟疑的回头看了看在榻上闭目熟睡的汤卉,汤溪姑姑低声道:“娘娘正在休息,怕是要小半个时辰才会醒来,殿下……”

萧以恂轻声道:“姑姑先去忙吧,我在这里等母后醒来!”

汤溪只好退下。

萧以恂这才让扶着自己的小厮退下,自己一个人缓缓走向汤卉,之后在汤卉跟前的小凳子上坐下,静静地望着汤卉憔悴素净的面容,面上没什么情绪。

约莫小半柱香过去了汤卉辗转醒来,一睁眼,蓦然看到萧以恂坐在跟前,不由一愣,怔怔的看着。

“恂儿……”恍若幻觉的呢喃。

萧以恂嘴角微扯,淡淡出声:“母后醒了?”

汤卉顿觉自己并非幻觉,这才恍然回神,忙坐了起来,看着周围确实是未央宫的寝殿,这才有些震惊的看着萧以恂,眉头紧拧:“恂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以恂依旧面色淡淡,如实道:“儿臣听闻母后明日要被处决了,便来见母后最后一面!”

汤卉听言,突然笑了,眼中却充斥着丝丝自嘲。

她垂眸笑着,幽幽低声道:“其实,你不该来的,母后也……不希望你来!”

萧以恂听言,倏然静默,半晌,他才低声道:“儿臣救不了母后,来见母后最后一面,是儿臣唯一能做的!”

没有人救的了她,哪怕萧正霖,在这样的罪名面前,也不可能保得住她。

汤卉淡笑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虽是母子,可却因为太多的心结,加上她的冷落与疏离,其实没有多深的母子情,这些年,几乎很少说话,她不想靠近,他也不愿谅解,如今,仍不知道如何相处。

两相静默许久,汤卉才目光轻和的看着萧以恂,眼中蕴藏着一抹慈爱,轻声道:“等母后不在了,你好好待在骊山行宫,没事就不要回到这里,听太医的话好好养身子,定要好好活着,知道么?”

“好!”

泪痕滑落,汤卉却仿佛未曾察觉,继续柔和的看着萧以恂,殷切嘱咐:“母后已经安排了人在你身边保护你,母后知道,你一向不喜欢皇家,若是以后你厌倦了这里,就让他们带你离开,去一个山好水好的地方,平稳安宁的过日子,如果可以,找一个好姑娘陪着你!”

“好!”

汤卉已然泪流满面,她却仿佛毫无察觉,继续嘱咐道:“你大哥不够聪明,反而有些愚钝,总是让人无法放心,如今怕是满腔的悲愤和不甘,恐会做出什么傻事,若是有机会你去劝劝他,告诉他,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以前他胡闹,母后尚可护着他,以后他若是做傻事,再也不会有人护着他了!”

她已经为他们兄弟俩铺好了平稳的路,可是萧以怀那样的性子,若是一时冲动做出什么事情,楼月卿哪怕再想护着他,怕是都护不住。

她最不放心的,就是萧以怀,他太傻,总是受人挑拨不知轻重,如今储位被废,再无任何倚仗,没有了翻身的可能,他定不会甘心,若是有心人挑拨几句,怕是会自寻死路。

萧以恂眼中蓄着丝丝莹润,眼眶有些红,点了点头,低哑着声音道:“儿臣会去劝慰大哥,母后放心吧!”

汤卉笑着点头,眼中满是欣慰:“那母后就放心了!”

萧以恂静默许久,才望着汤卉问:“母后,您后悔么?”

汤卉一怔,迎上萧以恂晦涩的目光,她淡笑:“后悔什么?”

萧以恂没说话,后悔什么,他说不清,因为有太多需要后悔的事情。

汤卉也明白有萧以恂问的是什么,凝神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微微一笑,笑容中,弥漫着淡淡的哀伤,淡淡的道:“没什么好后悔的,不管曾经做过什么,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哪怕是错的,我也从不曾后悔过!”

后悔二字,是对自己一生的否决,而她,不会后悔,不管是痛苦还是幸福,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不后悔。

只是,若是从头来过,或许她不会这样做,若是能够回到当年,她不会选择嫁给萧正霖,哪怕孤独终老,她也不愿悲情一生,一辈子都在执着,却始终爱而不得,她再也不要和这一生这般,活的那么累。

萧以恂倏然缄默。

汤卉看向萧以恂,伸手,轻抚着萧以恂的头发,目光温和,动作也是轻柔,这是萧以恂从未在她脸上看到的温情,不由怔怔的看着,只听她轻声道:“恂儿,你回去吧,不要在这里待太久,对你不好,离开这里之后,就直接回骊山行宫,当自己不曾来过,当做什么都不曾发生,也不要伤心,和以前一样就行,知道么?”

萧以恂眸色微动,声音暗哑的问:“母后的意思是,母后的死,让儿臣当做什么都不曾发生?”

汤卉颔首:“对,只有这样,在以后母后不在的人生里,你才能过得更好,你能好好的,是母后对你唯一的要求!”

萧以恂沉默片刻,才苦笑着道:“母后的心里,明明是在意我和大哥的,这么多年却要这般对待我们,如今,您也要求我和您一样,把自己变成一个冷心冷清什么都不在意的人?连自己的亲生母亲的死,都可以若无其事漠不关心?”

他若是真的能什么都不在意,今日又何必来,这么多年,他恨她,怨她,不齿于她所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更无法理解她对他和萧以怀的残忍和狠心,可是终究做不到全然不在意,她始终是他的母后。

救不了她,也不愿救她,因为这是她注定的归宿,唯有尽为人子的本分,来送她一程。

可是,她死了之后,他就没有母亲了。

怎么可能不在乎……

汤卉听着萧以恂近乎质问控诉的话,不由一怔:“你在怪我?”

萧以恂紧抿着唇,别过脸,没说话。

怪么?

有的吧。

可是都不重要了,事到如今,过去的所有冷待和漠视,再计较都没有意义了。

见他静默不语,汤卉微微一叹,低声道:“是母后对不住你,还有你哥哥,你怪我也是人之常情,你怨我也好,恨我也罢,我也都只能认了,也没想过能让你们谅解我!”

她不是一个好母亲,哪怕有再多的无可奈何与苦衷,都不是她狠心待他们的借口,所以,从不曾奢求原谅二字,只希望他们能如她所愿,在她为他们铺好的路上,安安稳稳的活着。

萧以恂蹙眉,很是不解:“既然您都知道您对不住我和大哥,为何还要这样做?”

汤卉咬了咬牙,抿唇淡淡的道:“因为从一开始就已经错了,没有回头的余地,只能将错就错,而这个错误的延续,不允许我有一丝的弱点,恂儿,你明白么?”

她做的那些事情,只要开始了,就容不得她回头,而那些事情,稍不留神就会万劫不复,萧正霖不会放过她,而她不能有任何弱处,抛开如今不谈,这些年,萧正霖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只要她对这两个儿子表现出温情脉脉的样子,他们两个就算不死,也绝对不会好过。

萧以恂听着,或许明白了汤卉的意思,或许又不明白,他静静地看着汤卉好一会儿,这才站起来,转身就要离开。

他也该走了。

藏在心底多年的疑惑如今都得到了答案,反正他什么都改变不了,继续待着,听她说的更多,明白的更多,只会更加不舍。

汤卉叫住他:“恂儿!”

萧以恂顿足,没有回头。

汤卉轻柔笑着,轻声道:“出去之后,帮我带一句话给你妹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