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再见,质问/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以恂离开未央宫之后,在外面静立了许久,才悄然离开,直接出宫,在回骊山行宫的途中,在途径别院附近的官道时折了过来,见楼月卿。

听到萧以恂转达的汤卉的话,楼月卿有些吃惊:“你说汤后要见我……们?”

萧以恂颔首:“嗯,母后说,你会明白她的意思,临死之前,她想见见你们!”

他并不清楚汤卉说的她们二字指的是谁和谁,也不想深究。

因为都和他没关系了。

楼月卿静默许久,才微微颔首:“我知道了!”

萧以恂话已转达,也不愿多留,淡淡的道:“那我先回行宫了!”

楼月卿道:“我送你出去!”

萧以恂想婉拒,可是见楼月卿已经站起来,一副不容拒绝的架势,只好点了点头,由着楼月卿亲自送出门口。

楼月卿送走了萧以恂只好,回了清平居,刚踏进院门,就看到坐在回廊下,蜷缩着双腿,背靠着柱子,手交叠在膝盖上,仰头看着半边天际的萧倾凰,她坐在那里,身上一身白色衣裙迤逦在地,长发轻挽,头上只有一根簪子,面上虽未施粉黛,却出尘绝艳,周身透着淡淡的哀伤,加上有些苍白的脸色,还有蒙上一层哀伤的眼神,让人不由想起凄美二字,整个人都给人一种遗世而独立的错觉。

楼月卿走过去。

“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坐着?”

萧倾凰闻声回神,看到楼月卿,面上哀伤散去,随之而来的是一抹淡笑:“姐姐!”

楼月卿这才发现她面前放下一本书,名叫遨游记,是一本由一位游历过天下的人撰写成的,里面的内容不外乎是那些各地的风情和趣闻,共有十册,她看过,内容都很写实,因为里面有一些记载的地方的事情她都见过听过。

她弯腰拿起,之后坐在萧倾凰面前,端详着这本书,显然是被萧倾凰翻开看了一些,因为合上时有些痕迹。

转眸看着萧倾凰,她轻声问道:“凰儿喜欢里面的内容?”

萧倾凰颔首,莞尔笑着:“都很有趣,里面写的地方也都很让人向往!”

楼月卿听言,笑着点了点头:“那以后姐姐带你去看看!”

萧倾凰似来了兴致,眸光一闪,忙问:“真的么?”

楼月卿轻柔笑着道:“我不是说了么,以后你想去哪姐姐都带你去,自然是说话算话!”

萧倾凰笑了。

楼月卿看着她欣然笑着的样子,心中微微发涩,其实她们一样大,只是她比萧倾凰早出生一点,所以她是姐姐,她们其实都一样的坚强,可如今,萧倾凰现在很依赖她,就像一个孤儿,无依无靠多年,突然有了避风港,不管如何坚强,都会因为被保护,变得脆弱,就像一个孩子……

其实,这都是常情,就像她,坚强如她,在容郅和他们那些宠着她的人面前,也会像个孩子。

“汤卉想见你,你愿不愿去一趟?”

萧倾凰一怔,敛去笑意,抬眸看着她。

楼月卿轻声道:“她明日午时就要被赐死,想在临死之前见你一面!”

之前萧倾凰立誓要亲手杀了汤卉,可如今,因为上次的事情受了打击,她仿佛不在意了,也不再执着此事,只要汤卉死,怎么死的,她都不在乎。

所以,楼月卿不确定萧倾凰愿不愿意去见汤卉这一面。

萧倾凰突然静默下来,垂眸,不晓得在想什么。

楼月卿伸手,轻轻握着萧倾凰的手,耐着性子含笑道:“你若是不愿意,那便当我没提过此事,也不必往心里去,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萧倾凰神色恍惚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点头,淡淡的道:“去吧,我也想问她几句话……”

对那个女人,她一直都有些疑惑,只是以前不敢问,如今,恩怨了结,她也想问清楚。

楼月卿颔首:“那我们晚上去吧,白天太惹人耳目!”

萧倾凰浅笑点头:“好!”

晚上去,也是为了迁就她。

入夜,一辆马车缓缓驶离别院,在齐正带领的十余个侍卫的护卫下,往酆都城去,作为璃国都城,酆都城入夜之后就不能随意进出了,只是楼月卿要进去,谁也不敢拦着,马车一路穿过几条长街,往皇城的方向去,停在宫门口,因为楼月卿的吩咐,宫门口已经停着一顶轿子,楼月卿扶着萧倾凰下了马车,隐没进了轿子里,夜色中,萧倾凰面上裹着面纱,加上天黑,并无人注意到她。

轿子缓缓往未央宫而去。

待轿子停下时,已然到了未央宫前,两人下了轿子,就往里面走去。

未央宫本就恢弘大气,如今哪怕是被夜色笼罩,都透着一股子华丽和磅礴,里面一如既往的金碧辉煌,只是少了一份生气,多了一份沉寂。

汤卉已经在等着,她知道,她们会来。

看到萧倾凰,汤卉的反应不同于面对楼月卿的时候,因为她看着萧倾凰的眼神中,有太多相较于面对楼月卿时没有的东西,说不清楚,只觉得汤卉仿佛在看着……自己的孩子!

这一想法出,楼月卿都有些不可思议。

对汤卉,她是愈发不懂了。

相较于楼月卿的诧异,萧倾凰则是皱了皱眉,随即垂眸不看她,不知道是不愿看她,还是在逃避什么。

汤卉转而看向楼月卿,淡淡的道:“我想和她单独谈谈!”

楼月卿眉头微蹙,有些警惕,虽然她相信汤卉不会伤害萧倾凰,可是,让萧倾凰自己面对她,楼月卿不放心。

所以,她没有出去。

见她不动,汤卉挑眉:“怎么,你还担心我会对她不利?”

楼月卿不说话。

汤卉苦笑:“放心吧,我如今有求于你,不会对她做什么,何况……”语气一顿,看向一旁面色淡然的萧倾凰,她眸色微动,淡淡的道:“我本也不会伤害她!”

楼月卿听言,只好看向萧倾凰:“凰儿……”

萧倾凰轻声道:“姐姐,你先出去吧,我也想单独和她谈谈!”

楼月卿只好走出了内殿。

汤卉看了一眼旁边的汤溪,后者也点了点头,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萧倾凰,这才躬身退了出去。

殿内只剩下她们二人。

汤卉轻声道:“过来坐吧!”

萧倾凰眸色微动,依言上前,坐在暖榻上,汤卉也折身两步,坐回方才坐的地方。

两相静默,汤卉在看着萧倾凰,萧倾凰则是垂眸静坐,没有开口的打算。

汤卉望着她半晌,才淡淡的笑道:“之前听闻你……看来被照顾的很好,气色恢复得不错!”

萧倾凰眼帘微动,随即恢复沉寂。

汤卉又道:“你姐姐对你很好吧?”

萧倾凰总算有了些许反应,抬眸看着汤卉,眼神笃定语气坚定的道:“她是这个世上,待我最好的人!”

虽然只是相认了不过月余,可是这一个多月来,楼月卿对她的好,萧倾凰都真切的感受得到,她活了二十年,从没有一个人对她这样好,从未有过!

汤卉听言,呆愣片刻,随即淡笑着点头:“这样我就放心了,以后有她,你应该会很开心,也会被保护的很好,不会有人再伤害到你!”

楼月卿有那样的身份和实力,她想要保护的人,都会被保护的很好,她的妹妹,她自然也会拼了命的护着。

听言,萧倾凰忽然冷笑,有些讽刺的看着汤卉道:“你都要死了,自然也不会有人会伤害我!”

汤卉闻言,倒是沉默了。

萧倾凰见她不说话,有些讽刺的笑了笑,别过脸去,也随着沉默起来。

汤卉静默了许久之后,忽然开口:“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你刚出生那日,当时你母亲生下你,让人把你送走,我事先有所察觉,所以派人暗中跟着,在宫外的密道出口拦下了带你走的人,杀了她,把你劫了下来!”

萧倾凰面色微动,不由认真听了起来。

汤卉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笑中带涩,静静地看着眼前,凝神道:“那天因为你母亲生产,所有的人都关注着长生殿那边,所以没有人会注意我做了什么,我让人把你从密道带回,带来了未央宫下面的密室里,那日我第一次抱你,其实一开始我很想直接杀了你,景媃害死了我的女儿,害得我的恂儿一身病痛,而你是她的孩子,我想用你的命,为我无辜死去的女儿陪葬,当时我已经掐着你的脖子,可你哭了,也是那声哭声,让我想起了我的女儿,一时不忍,就把你养在了密室中!”

一开始,她只是养着她,每天都下去看着,却一直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萧倾凰听完汤卉的话,咬牙问:“那之后呢?你又为何要让人那样对我?为何要筹划那样的阴谋?”

汤卉想了想,淡淡的笑道:“也许是不甘吧!”

萧倾凰一怔。

汤卉道:“景媃没死,一开始陛下并不知道,一开始的时候他很悲痛,你或许想不出来他当时的绝望,也因此,他不理朝政,谁也不见,整日里抱着你的姐姐待在乾元殿,仿佛失去了所有,对你姐姐也极其疼爱,养在自己的寝殿亲自照看,看在眼里只让我觉得十分可笑,我为他生下了三个孩子,他毫不在意,我的女儿死的时候,他半点不见心疼,一心扑在当时怀孕的景媃身上,可却对景媃的女儿这般视若珍宝,你让我如何无动于衷?”

萧倾凰听言,瞳孔微缩,紧咬着牙关不语。

汤卉目光带着一丝柔和,望着她轻声道:“其实这么多年,你在我的身边,我也曾真心的待过你,对你的关心究竟是出于真心还是逢场作戏,连我自己都分不清,只是你从来都不知道,总是误解我的意思,甚至把我的关心揣摩成其他的意思,总是以为我在警告你,其实你的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你没有必要看着我的脸色去对待自己,也无需自作聪明的活成你以为的我想要的样子,践踏自己,可这些你不懂,而我,也不愿解释!”

听到汤卉的这些话,萧倾凰终于无法在沉默,满目愤恨的看着汤卉,咬牙切齿:“所以你现在是要撇清关系?把所有的过错推到我的身上?你说我所做的那些事情是在践踏自己,可你以为我愿意么?如果不是你把我是冒名顶替的事情告诉了汤铮,任由他以此来威胁我羞辱我强占我,逼我嫁给他,你以为我愿意糟蹋我自己么?现在你这般惺惺作态的说我自作聪明?汤卉,你真恶心!”

这件事,是她一辈子的耻辱,她就算是对什么都不在意了,此事她也不可能不在意。

然而,汤卉听见她这番指控,忽然愣住了,拧眉看着她,想说什么,可是却一脸诧异的说不出来。

这件事情,她并不知情。

片刻,她才拧眉问:“你是说,汤铮当年以此事威胁你?”

见她一脸惊诧,萧倾凰不由目露讽刺的问:“怎么?你难道想说你不知道?”

汤卉没说话,可是意思很明显,她确实不知道。

萧倾凰咬牙质问:“此事只有你和你身边的人知道,如果不是你的意思,他怎么会知道?”

汤卉静默片刻,才面色凝重的沉声道:“你的事情,我从未与汤铮说过,我身边的人也绝对不敢多言,此事我今日才知道!”

她在此之前,对此事确实是一无所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