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汤卉殁(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倾凰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所以有些激动,声声质问:“如果不是你,那是谁?知道此事的人本来就不多,就算不是你说的,那也是你的人说的,可这件事情如果没有你的点头,你手下那些人岂敢多言?”

汤卉驭下严厉,她手下的那些人对她忠心耿耿,没有她的点头,他们绝对不敢透露半个字,所以,若不是她首肯,谁又敢把这件事情告知汤铮?

汤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说得对,没有我的首肯,我手下的人不敢多言,只是……”

“只是什么?”

汤卉面色冷凝,淡淡的道:“若我没猜错,此事是汤刈说的!”

汤刈,也就是汤丞相,汤卉的兄长。

萧倾凰面色一惊。

汤卉微抿着唇,拧眉道:“当年我让他以汤家的名义派人把你送回来,并未告知他你是真是假,不过许是他猜到了,我一直以为他不知道,他也一直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如今看来,他倒是留了一手!”

她这个哥哥,果然是也防着她,不过这也没什么,他们之间,本就没多少情分,如今经她之手断送了汤家的基业和世代积累的声望,为家族蒙上了一层污点,就算没有株连汤家,可也因为她,他们这一脉彻底湮灭,汤刈怕是恨极了她,而她,也成了汤氏家族的罪人,可她不后悔。

萧倾凰咬牙道:“反正事到如今,不管是谁说的,你也脱不了干系!”

这场阴谋,说到底了,是汤卉制造筹划的!

汤卉也不否认,点了点头,沉沉的叹声道:“确实,不管是怎么回事,也都是我的错,你恨我,实属应当!”

这件事,她并不知道,当时听闻萧倾凰请旨嫁给汤铮时,她不曾干涉,只不过是因为她以为萧倾凰喜欢汤铮,毕竟汤铮对萧倾凰一向都是不错的,汤铮喜欢萧倾凰她也看得出来,而汤铮在汤家这一代子孙中,也是佼佼者,比较讨她欢心,而她也并没有想过反对此事,对萧倾凰,她总归是有些恻隐之心的。

只是没想到,背后竟藏着这样的事情。

怪不得她请旨嫁给汤铮之后,做出这般荒唐的事情。

萧倾凰咬牙不语,她确实恨。

汤卉转眸看着她,眼中闪着泪光,笑着道:“如今汤家再无翻身的机会,而我也快要死了,你也算求仁得仁的报仇了,以后,把过去的一切都忘了吧,好好活着,开开心心的,你还那么年轻,若是可以,找个人嫁了,记着,一定要嫁一个真心待你的人,女人这一生,能嫁给一个对自己真心实意的男人,比什么都重要……”

说着,她的声音不由有些嘶哑哽咽,充满了无奈和叹息。

这是她用一生领悟出来的,女人的一生,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嫁给一个对自己真心实意的男人,胜过所有的权势和地位,其实说到底,女人的狠心和坚强,都只是因为没人疼惜逼出来的,而她,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对于她的这些殷切嘱咐,萧倾凰听在耳里,万般不是滋味,咬了咬牙,冷笑道:“我这样的人,哪里还有资格拥有这些,你说这些话,是为了讽刺我么?”

从她被汤铮玷污那天开始,她的人生,就已经彻底毁灭,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她从未有一刻忘记过,这是永生永世都洗不干净的肮脏和耻辱,这样的她,哪里还有资格去奢求所谓真心?

汤卉哑然无声。

萧倾凰嘴角微扯,闪着泪光抿唇哑声道:“如果不是因为怕姐姐难过,我根本不想活着,那日看着手腕上不停涌出的鲜血,那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觉得自己可以解脱了,我想死,彻底的了结自己,可是,如果我死了她会很伤心,她是我的姐姐,在这个世上,没有人比她对我更好了,如果我死了,她肯定会特别伤心,甚至自责遗憾一生,所以我会好好活着,哪怕只是为了她可以心安,我也会好好活着!”

她虽然已经不再想着死,可说到底,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活着能做什么,未来的路一片茫然,她如今也只是留着一条命,只因为她的姐姐希望她好好活着,再无其他。

听言,汤卉静默了许久,才点了点头,淡笑道:“不管是因为什么,你愿意好好活着就好!”

萧倾凰不置可否,敛去眼中的泪光,才淡淡的道:“还有一件事,我想问你!”

“你说!”

萧倾凰目光直直的看着汤卉,沉声问道:“当初你让我去楚国,还请旨嫁给容郅,那个时候你是不是就已经知道她是我的姐姐?”

汤卉垂眸静默,片刻,微微颔首:“嗯!”

萧倾凰面色霎时白了白,目光突然愤恨的看着汤卉,咬牙,颤声道:“汤卉,你真够狠!”

当时楼月卿和容郅已经定亲,两人还情深义重,汤卉却让她去插足,闹出那些事情,原来只是为了看她们姐妹相残,好狠的心啊。

幸好,她们姐妹两个没有闹到难以收场的地步,就算后来她差点死在楼月卿的手里,也还捡回了一条命,否则若是她死了,那可真是人伦悲剧。

她死了也就死了,可是活着的人,该如何面对?

汤卉没说话,这件事她不否认,也无话可说。

垂眸静默了好一会儿,她才看着萧倾凰,淡淡的道:“我对不住你!”

萧倾凰别过脸去,咬着牙关,没理会她的致歉。

再多的对不住,都已经于事无补,改变不了曾经发生的过得事情。

没有再说话,萧倾凰抹了抹眼角,站起身,不再看汤卉在,往外走去。

想问的都问清楚了,她不想再待在这里,面对这个女人。

汤卉见她就这样要离开,忙叫住她:“等等!”

萧倾凰脚步一顿,回头,正好看到汤卉从身后拿出一把……匕首!

她看着汤卉握着匕首站起来走向她,瞳孔微缩。

楼月卿在外殿等着,等了很久都不见里面有动静,她没有刻意去听里面的谈话,所以也只能依稀听见萧倾凰偶尔传出来的一点声音,好像有些激动,她有些担心,几次想要进去,可又硬生生的忍住了。

可是忽然,里面传来萧倾凰的一声惊呼,她不假思索,忙跑进内殿,然而,再看到殿内的场景时,她蓦然一怔。

殿中央,面对面站着两个人,而此时,汤卉的手握着萧倾凰的手抵在自己的胸口下面,两人的手都沾着大量血迹,而手挡着的地方,汤卉本来素净的衣服上,是一片刺眼的殷红,且正在慢慢扩散,看着十分刺眼慑人。

萧倾凰瞪着眼,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汤卉,手微微发颤,确切的说,全身都在发抖,而汤卉的脸上,却不见一丝痛色,而是看着萧倾凰,面上带着轻柔的笑……

萧倾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才如惊弓之鸟般,松开了手,退后了一步,眼眸紧缩,目露惊恐的看着汤卉,楼月卿这才看清楚,那一片殷红中间,刺着一把匕首,刀柄上已经沾满了血迹,刀锋全部没入了汤卉体内,那一刀,刺在了汤卉的胸下腰间,那个地方是致命的。

这时,汤卉已经站不住,踉跄了两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她没有立刻断气,可是血液不停地涌出,脸上已经慢慢的失了血色,变得苍白,她却半点没有痛苦的样子,躺在那里,眼神平静的看着金碧辉煌的殿顶,没有一点临近死亡的不舍和害怕。

萧倾凰缓缓屈下身子在她旁边,怔怔的看着她,呢喃着问:“你……为什么……”

汤卉目光平静的看着她,嘴角微扯,轻声道:“能不能,抱我一下……”

萧倾凰闻言一愣,垂眸静默,似在考虑,随即,将汤卉抱起在怀中。

汤卉靠在萧倾凰的怀中,脸上已经开始血色全无,身上大半衣裙都被染红,地上也已经淌着不少血迹,苍白的唇轻扯出一抹柔和的笑,看着萧倾凰,无力轻声道:“我知道,你一直很想杀我,如今我如你所愿,反正注定要死,与其等着喝下陛下赐的毒酒,我宁愿死在你的手里,这样,你就可以彻底告别过去,重新开始了……”

萧倾凰紧紧咬着唇,下巴隐隐颤抖,眼泪却忍不住涌出,滴在汤卉的身上,身子也忍不住发颤。

汤卉身上力气渐渐消散,意识也开始消散,她吃力的抬手,抚在萧倾凰的脸颊上,似想要抹去萧倾凰的泪水,可是却因为力气渐散无济于事,反被萧倾凰不停流下的泪水沾湿了。

温热的泪水滴在她手上,她不由心颤了颤,手也跟着颤抖。

苍白的嘴唇微动,似在说着什么,然后,扯开一抹浅微的笑。

她说:别哭……

汤卉双眸缓缓闭上,歪在萧倾凰的怀中,手也轰然垂下,断气绝息。

萧倾凰看着静静地躺在怀中的女人,这个她恨了半辈子的女人,眼泪不停的流下,却没有哭出声开。

楼月卿站在那里,看着萧倾凰,再看着已经断气失死去的汤卉,眼眸紧缩,一片赤红,却并未上前,只是看着,静静地看着。

心中,说不出是悲悯还是唏嘘。

汤卉死了,在本该赐死的前一日晚上,自愿死在萧倾凰手里。

她曾经是这个酆都中最受瞩目的汤家嫡女,出身高贵,样貌才情上乘,注定不凡,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心上人,却因为那样一段情殇,把自己变得丑恶,狠辣,折磨自己,也折磨别人,这么多年把控着璃国半壁江山,杀伐果决,人人敬畏,如今,终于走到了尽头,结束了她曾经绚烂夺目,也曾波澜壮阔的一生。

汤卉的死,很快在宫中传开,因为死之前楼月卿去见了她,自然所有人都以为是楼月卿杀的,关于这一点,楼月卿并不在意,当然,也没有人敢多言。

只是萧倾凰……

自从昨夜回来后,就坐在床榻上,不睡觉,也不说话,又和之前割腕自杀醒来后的那几天一样,其他的到还好。

楼月卿知道,对于汤卉的死,萧倾凰其实还是在意的,纵然恨,可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对汤卉的恨早已悄然有了些许改变,这浓浓恨意中,还是夹杂了些其他的东西。

她一夜没睡,楼月卿终究是有些不忍,哄着她吃了点东西之后,给她喝的药中加了点安神药,萧倾凰这才睡了。

替她掖好被子之后,楼月卿站起来,交代侍女守着,这才往外走去。

她去了后园,去找景恒。

她这段时日从未过来过这边,所以她突然出现,景恒有些惊讶。

楼月卿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凰儿何时能解毒?”

景恒只是愣了愣,随即淡淡回答:“她之前连续失血大伤身体根本,这些天虽恢复得不错,可也只算恢复了一半,泡药浴不太好受,需要体力,她的状况,起码得再养五日才可!”

“五日……”楼月卿面色有些凝重。

景恒蹙眉:“你很急?”

楼月卿颔首:“嗯,我想尽快带她回楚国!”

听言,景恒面色微变,忙问:“出什么事了,为何那么急着走?”

楼月卿没直接回答,而是淡淡的道:“汤卉死了你知道吧?”

景恒挑眉,倒是不知道,他本也不关心这些,只知道汤卉今日中午要处决,如今才是上午。

楼月卿淡淡的道:“昨夜,我带凰儿入宫去见汤卉,汤卉让凰儿亲手杀了她,回来之后,凰儿就失魂落魄的,她这样郁郁寡欢的样子我实在不忍,我想尽快带她回楚国,远离这里!”

景恒了然颔首,语气有些沉重的道:“她的身子你应该很清楚,就算是不能等到完全恢复痊愈,也得在养些日子才能受得住药浴的刺激,药浴之后也要再养几日才能受得了颠簸,这事儿急不得,只能慢慢来!”

这是实话。

楼月卿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景恒想了想,犹豫片刻,还是问:“这次回楚国,什么时候再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