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规劝宁煊(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萧倾凰在外面等着,楼月卿没有在别院中待太久,辞别了老城主,楼月卿出来,上了马车,让车夫驾着马车晃悠了好久,带着萧倾凰逛了一下,这才回城主府。

然而,刚到城主府门前,刚下马车就看到了在门口的……薛痕!

楼月卿不由蹙眉。

薛痕已经走下台阶,走到她面前,单膝跪下,声音铿锵恭敬:“属下参见王妃!”

“起来吧!”

“谢王妃!”利落起身,一气呵成。

楼月卿蹙眉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薛痕立刻回话:“回禀王妃,数日前王爷传令属下赶来平城等候王妃,一路护送王妃回京,听闻王妃昨日抵达姑苏城,故而来给王妃请安,也好接王妃回京!”

若是以前,倒也无需如此大费周章,可是现在楼月卿双重身份,这般声势浩大的离开璃国,这一路生盯着她的人不知多少,楚国现在也不太平,自然是不能马虎。

楼月卿默了默,才问:“就你自己一个人来?”

薛痕立刻道:“回王妃的话,姑苏城外驻扎着两千王骑护卫!”

楼月卿:“……”

薛痕忽然递上一张纸条给她:“对了,这是昨夜属下收到的王爷给王妃的飞鸽传书!”

楼月卿挑眉,接过,打开看了一下,咳咳,内容大致就是催她赶紧回京莫要路上逗留!

真是了解她,她确实是想带着萧倾凰慢悠悠的在路上游玩一番!

将手上的纸条叠好,沉吟片刻,淡淡的道:“既然人都来了,今夜就先在城主府住着吧,回去的事儿……明日再说!”

薛痕只好领命。

楼月卿这才转身对身后面纱裹面的萧倾凰轻声道:“进去吧!”

萧倾凰颔首,和楼月卿一同走进城主府。

将萧倾凰送回院子后,楼月卿询问了宁煊所在的地方,便朝着后山去了。

果然,在山腰亭子那里,找到了宁煊,他正坐在亭边,背靠着柱子,看着远处的一片残阳如血,似在出神,手里还拿着一坛酒,已经喝过了,桌上还摆着一坛没开过的。

呃,这是在借酒浇愁?

感觉有人靠近,宁煊回头,看到楼月卿,眸色微动,指着桌上那一坛酒,道:“那是你的!”

楼月卿轻笑,走到桌边,捧起桌上的一坛酒,拔开红布包裹的塞子,轻嗅一下,眉梢一挑,看向宁煊:“清浦酒?”

宁煊一本正经:“嗯,前段时间去了一趟金陵,抢了南宫渊的几坛回来!”

楼月卿嘴角微扯,有点同情南宫渊。

话说这个清浦酒在东宥可谓名酒,是一位神秘的酿酒大师所酿,可不是随便能得到的,有钱有权都不一定能弄得到,因为那位酿酒之人五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酿酒的秘方失传,这些酒还都是南宫渊多年前意外的寻到的,据说是在那位酿酒大师生前废弃的酒庄地下挖出来的,起码埋在地下几十年了,一共也就百余坛,南宫渊特别喜欢,就命人在府中折腾了一个地窖储藏,当年可是被她和宁煊折腾了大半,南宫渊每次都心疼的吐血。

想起这些陈年往事,楼月卿不由笑着,捧起酒坛子,仰头喝了一口,还是当年的味道。

她这几年几乎没有怎么沾过酒,可是她的酒量是极好的,那都是年少时喜欢喝酒练下来的。

提着酒坛走到宁煊对面,也靠着一根柱子坐下。

“今儿顺路去瞧了瞧宁伯伯!”

宁煊听言,倒也不意外。

楼月卿又道:“他瞧着比之前老了些!”

宁煊不置可否,淡淡的道:“他本就已经不年轻了!”

宁峰快六十岁了,加上两年前失去端木斓曦的打击,他整个人苍老了十岁,看起来跟七十岁的老爷子似的,一头华发,满目沧桑。

楼月卿挑眉,看着宁煊面色淡然的样子,若有所思。

两相静默。

沉默了好一会儿,楼月卿才轻声问道:“宁煊,其实你的心里,一直都是怨着宁伯伯的,对吧?”

宁煊面色微动,垂下眼帘敛去了眼底的情绪,抿唇不语,手下意识地攥紧,这一番沉默是不想回答,还是默认,他们其实都明白。

楼月卿喝了一口酒,才苦笑着道:“其实我都明白,你一直对我师父心有芥蒂,只是因为不愿宁伯伯难做,也因为我,所以一直忍着,可是因为你的母亲,你一直不满于我师父和宁伯伯的事情,宁伯伯把我师父葬入宁家墓园,打算百年之后与她合葬,你虽然同意了,可是对宁伯伯越发的不满,只是从来不说罢了!”

当年,宁峰和端木斓曦两情相悦,可是端木斓曦碍于自身的身世和不愿嫁入宁家受束缚,所以没有嫁给宁峰,甚至斩断情丝避开了他,而宁峰却不能孑然一身,因为他是宁家的继承人,身后有整个姑苏城,加上父母族人的层层压迫,他娶了宁煊的母亲。

婚后,他虽然对宁煊的母亲还不错,可是却对端木斓曦念念不忘,宁煊的母亲知道自己的丈夫心中没有她,心中一直郁郁寡欢,成婚两年后,在生下宁煊之后就抱憾而终,她死了之后,宁峰没有再娶,而是一直在等端木斓曦。

后来宁煊长大了一些,宁峰和端木斓曦再遇,昔日的有情人,又不曾互相遗忘过,自然是免不了旧情复燃,就重新开始了,虽然端木斓曦依旧不愿嫁给宁峰,可是实际上却已经算是宁峰的妻子,宁煊自然是不满,起初的时候很不待见端木斓曦,甚至是仇视,还因此被宁峰责罚了很多次,性子执拗的不肯认错,后来慢慢地便开始不理会,可是端木斓曦后来始终不愿嫁给宁峰,是有宁煊的原因的,因为宁煊不喜欢。

而如今,宁煊不愿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除了心中有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当年的事情,他的母亲为此抱憾而终,他怕是也不愿意重蹈覆辙。

宁煊听言,眸色微动,仰头喝了一口酒,才淡淡的道:“我知道这不能怪她!”

楼月卿淡笑,点了点头,轻声道:“理智上是这样,可是有些事情,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虽然他母亲的死确实怪不到端木斓曦身上,可是宁峰就是因为对端木斓曦念念不忘,才致使他母亲郁郁寡欢抱憾而终,说来也算是有间接责任,他会责怪端木斓曦也无可厚非,毕竟在这种事情上,是没有理智可言的。

宁煊苦涩的笑了下,没说话。

楼月卿忽然望着他,认真道:“宁煊,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宁煊抬眸看着她:“什么问题?”

楼月卿直接问:“你喜欢我什么?”

宁煊愣住了,显然是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他喜欢她,甚至是深爱着她,可却从未与她说过,这是他们心照不宣的事情,如今她突然这样问,他倒是不知道如何作答,甚至一时反应不过来。

楼月卿歪着头笑着道:“以前的我,除了长得好看些,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讨人喜欢的,脾气不好,不讲道理,到处惹祸,还心狠手辣,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性格温婉善解人意的姑娘,可你为何会喜欢我这样的?”

十四岁之前的她,确实就是这样的,连师父都说她以前半点没有姑娘家的矜持和自知,大大咧咧不拘小节,那样的姑娘,似乎并不是讨人喜欢的类型。

宁煊倒是回答不上来了。

他算是看着她长大的,从她八岁那年开始,他就看着她一点点长大,一开始他并不待见她,因为她是端木斓曦带来的,可是慢慢的却,他开始接纳她,经常带着她浪荡江湖到处招摇,一开始只是把她当小妹妹,可是这份感情,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质,可是喜欢她什么,他却说不上来。

其实一开始,他也并没有察觉自己对她是男女之情,直到当年她突然失踪,生死不明,端木斓曦又怎么也不肯告诉他她的情况,他才慢慢的看清了自己的心思,当他察觉过来的时候,这份心就已经收不回来了。

宁煊沉思许久,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她挑挑眉问:“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看上了容郅什么?”

楼月卿被问住了。

张了张嘴,竟也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她也没想过。

不由哑然失笑,无奈道:“倒是我为难你了!”

宁煊突然又目光认真的望着她道:“小月,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嗯?”

他问:“比起容郅,我究竟差了哪里?为何你会选择他而不是我?”

楼月卿浅浅一笑,轻声道:“宁煊,在我眼里,你是兄长,从小我就把你当成我的哥哥!”

宁煊蹙眉,抿唇看着她。

“你对我的好,就像我小时候二哥对我一样,我一直把你当做兄长,可是容郅……他是这个世上,唯一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其实我也想不明白我为何会对他动心,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以前,她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动心的哪一日,更没想过自己也会有一日愿意舍下一切嫁给一个男人与他相守一生,可是在遇到他之后,这一切都悄然开始发生改变。

他或许不是唯一一个爱他的人,可是她坚信,这个世上不会有人比他更爱她,就像在她的心里,没有任何人和事可以让她放弃他一样。

他们,是命中注定的两个人!

听言,宁煊心头有些窒痛,好一会儿,才苦笑的点了点头,无力叹息:“我明白了……”

可也宁愿不明白。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机会,因为他的位置,早就已经定下了,永远不可能成为她爱的那个人。

楼月卿望着他,语重心长的道:“宁煊,你应该找一个与你两情相悦的姑娘,不该再继续孤身一人了,我知道你不愿意为了责任娶一个你不爱的,不愿意重蹈覆辙,可是这个世上好姑娘那么多,比我好的数之不尽,你用心去找,总能够遇上一个让你动心的,你也该成亲了!”

平常男子二十岁左右就已经娶妻了,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大多数都已经儿女成群,可他却仍然孑然一身,没有妻妾,更无儿女,他本不该这样的。

她原本不想劝他,毕竟他是因为她才这样的,这样的事情她不适合说太多,可是实在不忍他孤身一人。

听言,宁煊不由淡笑道:“你或许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好,才会觉得比你好的人很多吧!”

楼月卿莞尔一笑,轻声道:“并不是我真的特别好,而是因为你一心都放在我身上,看不到别人的好才会觉得我无人可比,可是宁煊,这个世上本就没有最好的那个人,之所以觉得好,那是因为偏爱,所以纵容着,等将来你遇上一个让你动心的,你就会发现,她才是世上独一无二的!”

宁煊不置可否。

确实,还没察觉自己爱上她的时候,他就觉得她比任何庸脂俗粉都要特别,哪怕是生气的时候,都特别讨喜,明白自己的心意之后,只觉得这个世上所有的姑娘,都不及她万分之一,眼里心里,再也没有过其他女子,其他人如何他确实没有注意过。

可是那又怎么样,她本就无人能及。

楼月卿又提及刚才的话题,道:“宁伯伯年纪大了,他如今活着唯一的念想就是看着你能够娶妻生子,我知道你对他虽未曾责备,可却一直怨着他,可是他作为丈夫,能给你母亲的都给了,作为父亲,他也不曾亏待过你,没办法把心也给你母亲,那也不是他能决定的,其实你现在一直不娶,应该是能明白他的,既然如此,就别让他也抱着遗憾离开,你应当晓得,他希望你娶妻生子,除了想要抱孙子和延续宁家的血脉,也是希望你能有个人陪伴,不至于让你孤独终老,而你也不该这样过一辈子,宁煊,你这样的一个人,不该这样过一辈子的,你应该找一个一你喜欢的也喜欢你的姑娘,与她成婚,生子,与她相伴一生白头偕老,那才是你该有的人生!”

言罢,看着宁煊陷入沉思不说话,她会心笑了笑,站起来,将手里的空酒坛子放在桌上,无声离开。

他应该都听进去了。

其实她劝他,也有自己的私心,起码宁煊把她放下了,愿意娶妻生子,她也能少一些负担。

在楼月卿离开后不久,宁煊回过神来,看着空荡荡的亭子和桌上的空酒坛,凝神片刻,低低一笑。

却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楼月卿走下山腰后,折身去了之前端木斓曦住的地方,就在山脚下。

在里面呆了一会儿,眼看着快要天黑了,这才回了住的地方。

用完晚膳,楼月卿去沐浴,沐浴出来之后,在屋内找了一圈没看到萧倾凰,她寻了出去,在廊下看到了她,她身影隐没在夜色中,看的不太真切,只是感觉,她并不开心。

楼月卿转身回去,很快又走了出来,手上多了一件衣裳,走到萧倾凰身边,给她披上。

萧倾凰回神,看到楼月卿,嘴角微扯:“姐姐!”

夜色中,看不清她的神色。

楼月卿柔和一笑,一边给她拢好外衣,一边轻声道:“如今入秋了,晚上会凉一些,你身子娇弱,晚上出来得披件衣裳,不然感了风寒可怎么好?”

夜色中,依稀看到她嘴角弯起,点了点头:“下次记着了!”

楼月卿替她拢好衣服,这才与她并排站着,轻声问道:“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有心事?”

萧倾凰也不瞒着,道:“我在想以后!”

“嗯?”

萧倾凰弯起嘴角,呢喃着道:“在想以后去哪里,做什么,可是却总是想不明白,觉得自己的前方,一片朦胧,连路都看不清楚了……”

感觉自己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迷茫中,前方是什么根本看不见,生怕身前就是万丈悬崖,一抬脚,就能够掉下去。

楼月卿听言,莞尔笑开,转身朝着萧倾凰,伸手拉过萧倾凰的手,看着她柔声道:“如果想不明白,那就先不要想,以后再慢慢想,不管你想做什么想去哪里,姐姐都会帮你,若是你哪都不想去什么也不想做,就留在姐姐身边,你放心,姐姐会保护你,再也不会有人敢伤害到你了!”

听言,萧倾凰没有说话,垂眸低头,看不清神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楼月卿轻声道:“好了,天色不早了,快回去沐浴,早些休息,明日我们就离开这里回楚国了!”

说完,拉着她就要转身走向门口,回屋。

萧倾凰忽然出声:“姐姐!”

楼月卿顿足,回头看着她:“怎么?”

“我……”声音一顿,她似有些犹豫。

见她欲言又止,楼月卿回身:“你想说什么?”

萧倾凰咬了咬唇畔,想了想,问:“如果我不跟你回楚国,你会不会不开心?”

楼月卿一愣,拧眉,看着她不语,倒是没想到她会问这个,也才猜测她这样问的原因。

可是不用猜,她就低声开口了:“姐姐,我不想去楚国!”

确切的说,是不想去楚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