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两相思念,你回去吧/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坐在桌案后面,看着容郅传给她的飞鸽传书,眉头紧锁。

容郅几乎隔两天就会给她一道飞鸽传书,大多数都是催她回去的,还有问她人在何处,是了,她自从离开溧阳去金陵之后,就没有和他说过她人到了哪里,只是按时传消息回去报平安。

想来,他一定是着急了,这段时日每天都有一道飞鸽传书送来,每封飞鸽传书都在问她人在何处。

现在楚国因为他的归来已经平静了很多,可是楼月卿如何不清楚这不过是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他若是知道她在哪里,定然会寻来,对于她先斩后奏带着萧倾凰游玩散心他虽然没有明言不许,可那也是因为他人在楚京,许不许都改变不了她的决定,只能任由她去,可是,如今已经两个多月了,她又不知道人在何处,岂会放心。

之前薛痕护送着顶替她的人回楚京,不过是障眼法,到了楚京之后便瞒不下去了,所以她人还在外面的事儿不是秘密,定然有不少人在暗中寻她,打算杀她或是抓她的人都有,他不放心也是正常的。

可是,他不能来找她,他已经为了她丢下楚国数个月,才让那些人趁机作乱勾结图谋不轨,如今他若是再离开,怕是会不妙,而却她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去,萧倾凰现在虽然比之前开朗了,可是她也不能直接把她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

起码现在还不行。

叹了口气,楼月卿拿过一旁的纸,提笔,给容郅回信。

容郅收到她的回信,看到纸上寥寥几句,只是简单的交代了她如今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归期不定,让他不必担心,后面还有两个字,同念!

她也想他。

可容郅却没有多高兴,反而脸色更加阴沉。

她不在他身边,不管在哪里有多安全他都不放心,何况,分开两个多月,他真的很想她。

他目光阴沉的看着冥夙,问:“还没查到王妃的下落?”

冥夙低声道:“王爷恕罪,属下已经派了很多暗卫出去找,还传消息给玄影和玄月带着凌霄阁的人也在找,可是王妃似乎有意隐藏踪迹,根本追查不到她的下落!”

容郅听言,面色愈发冷凝。

冥夙又道:“不过王爷放心,王府和凌霄阁派了那么多人都找不到,其他人也不可能找得到王妃,王妃应该很安全!”

本来王妃就不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不仅聪慧过人,还武功高强不亚于王爷,加上王妃自己有如此强大的势力,她若是刻意隐藏踪迹,又有谁能有本事找得到她。

容郅岂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就算是知道那些人找不到她伤害不到她,他也无法真的放心,她一向不懂得对自己好一些,加上身上的寒毒,她不在他身边,他始终担心着,若是知道她会先斩后奏的跑去浪迹江湖散心,他当初定然不会先行回来。

沉默片刻,他淡声道:“再加派人手去找,务必尽快找到她!”

冥夙立刻领命:“是!”

“退下吧!”

“属下告退!”

冥夙揖手退下。

容郅这才站起来,几步走到窗台下,看着外面的湖面和湖边的屋檐草木,眸色微凝。

她不在,感觉府里空荡荡的,一点人气都没有。

思念,真的很磨人。

一眨眼,楼月卿已经在若水住了十天了。  这些天住在山谷里,日子很平静。

每日不是教萧倾凰练剑习武,就是与她下棋奏乐,她抚琴,萧倾凰吹箫,配合的十分合拍,她没空的时候,就是莫离教萧倾凰辨识药材和学习基本的医术,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楼月卿却半点不见烦躁,只是,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

因为近几日,除了每日收到容郅的书信之外,还有她的人送来给她的关于楚国如今境况的信函。

虽然她这段时日不在楚国,可是关于楚国的情况她一直都是知道的,容郅是不可能告诉她的,可是她的人却一直都有传信给她,把楚国的境况告知于她。

就在前几天,她的人来信说,楚国西部地区安州一带发生民乱,据说是因为今年那一片地方久旱无雨,造成粮食大量缺失,甚至很多地方都颗粒无收,百姓苦不堪言,本就闹出了饥荒,官府不仅未曾上报朝廷,反而隐瞒不报,还强制纳收赋税,原本就民乱一触即发的局面,却在前几日,发生了不小的暴乱,容郅已经派慎王和户部尚书前往,如今还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如今朝中离不开容郅,楼奕琛月前奉命代替容郅巡查各地军务,慎王被派去安州赈灾安抚百姓,秦相被架空权力,西宁王府又怀有异心,魏王不甘俯首称臣已然野心勃勃想要反叛恢复国号,东宥又频繁调兵,不停地派遣探子入楚国,偏偏这些人暗中又有勾结,且不是一句快刀斩乱麻就能除掉的,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容郅自然不能不顾忌,定然十分烦躁为难。

她的人来禀报说,近期有很多人暗中追寻她的下落,其中就有摄政王府和凌霄阁的人,是他派出来找她的,他如今又要忙着朝政,又要担心她耗费人力和心思找她……

楼月卿许是太过心烦,并未察觉到门外站着一个人。

萧倾凰站在门口,看着楼月卿一脸挣扎为难,十分烦躁的样子,眸色深深,垂眸,敛去眼底的一抹异色,站立片刻,她没有进去,而是转身离开。

楼月卿在屋内一坐就是一个多时辰,眼看着外面一片金辉,天边残阳如血,已是傍晚,她挥去脑海中的烦扰,站起来,走出门口,走下阁楼,往外走去。

走出院子,就看到院前的空地上,正在练剑的萧倾凰。

萧倾凰的剑术在璃国的时候楼月卿就已经开始教,虽然中间出了不少事情耽搁了,可是萧倾凰却还没放弃,这一路上每天都花一个时辰练剑,本来萧倾凰就很有造诣,学东西快,记性也好,楼月卿又尽心教她,她学得很快,若不是因为之前曾被挑断筋脉,恐怕会学得更好。

对于这一点,楼月卿是愧疚的,因为当初是她亲手挑断了萧倾凰的筋脉,差点杀了她,让她平白受了不少罪,虽然当初及时被穆轲接回来了,可是却还是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哪怕日常生活不成问题了,却不宜习武,更使不上力气,记得刚开始习武练剑的时候,萧倾凰还因当初受过的伤吃过不少苦,提剑都使不上力气,更别说挥剑了,楼月卿特意送给她一把特质木剑给她才少吃点苦头,可萧倾凰说什么也不肯再用木剑,楼月卿便把自己带着的一把佩剑送给她,还改了个名字为青凰剑。

看着萧倾凰挥剑自如的身影,她眼中划过一抹笑意,走了过去。

莫离在一旁看着萧倾凰,而莫离身边还有两个人,是数日前楼月卿传令召来的赤芍和青苓,之前跟在端木斓曦身边的两个侍女,端木斓曦死后,她们就回了琅琊峰,楼月卿来到若水后,就传令把她们找了来,目的很简单,让她们跟在萧倾凰身边。

她们能够跟在端木斓曦身边,自然是武功不差,和莫离她们差不多,加上常年跟在端木斓曦身边,也是精通医术,对她也忠心耿耿,让她们留在萧倾凰身边保护照顾萧倾凰,楼月卿很放心。

她刚走进,三人就察觉到了转身过来,看到她,立刻恭恭敬敬的行礼。

“主子!”

“宫主!”

楼月卿轻嗯了一声,看着眼前正在练剑的萧倾凰,方才远远的时候看着,萧倾凰挥剑自如,可是近处一看,萧倾凰动作还是有些不太利落,有些吃力。

静看了好一会儿,一套剑法练完,萧倾凰停了下来,已然大汗淋漓。

楼月卿上前,拿出帕子,动作轻柔的给她擦拭额间的汗水。

萧倾凰莞尔叫了一声姐姐,任由楼月卿给她擦汗。

擦完脸上和额头上的汗水,楼月卿才轻声道:“身上衣裳都被汗水浸湿了,快去换了,不然感了风寒就麻烦了!”

萧倾凰听话的点点头:“我现在就去!”

说完,拿过莫离手里的剑鞘,把剑插进去,拎着剑步伐轻快的走回去。

赤芍和青苓跟了上去。

楼月卿这才问每日都看着萧倾凰练剑的莫离,轻声问道:“她现在练得如何了?”

莫离低声道:“小姐学得快,只是之前曾断了筋脉,这剑又比较重,所以练得吃力,若要把这套剑法练得出神入化,怕是还要很久才可!”

萧倾凰虽然天赋极佳,可是身体却不行,之前断了筋脉终究是有影响的,哪怕她再勤快刻苦日夜苦练都没有用,反而会适得其反伤及筋骨,所以如今萧倾凰每日都只能花一个时辰练剑,而且这一个时辰还有一半的时间用来做基本功,想要练就一套剑法,起码要一两年。

楼月卿听言,蹙眉静默,若有所思。

萧倾凰很快就换了衣裳出来了。

萧倾凰走到她面前,浅浅一笑:“姐姐,我们出去走走吧!”

对于她的要求,楼月卿从来不会拒绝:“好!”

吩咐莫离她们准备晚膳,姐妹俩这才相携沿着小径走出去。

因为药田那边有不少人在忙活,她们便朝着反方向走去,沿着山脚没有目的晃悠。

走着走着,看着周围绿油油的树和草,萧倾凰会心一笑,感叹道:“以前在璃国,这个时候都已经开始下雪了,这里却仿佛春天一样……”

十月,璃国就已经很冷乐。

楼月卿听言,点了点头,含笑搭话道:“这个地方不会下雪,但是等过些时日估计会有些冷,不过这里的冬天比起璃国,确实天差地别!”

“唔……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不下雪的冬天呢!”

这是实话。

璃国的冬天,漫天飞雪北风呼啸,冷的那叫一个刺骨,可以把人冻僵。

楼月卿倒是没说话。

她怕冷,萧倾凰也怕冷,这一点,倒是很相似,只是怕冷的原因不一样,她是因为寒毒而厌恶寒冷,而萧倾凰,是小时候被囚禁的那段日子,冬天被冷怕了,所以对寒冷心怀畏惧。

这时,萧倾凰看着她,一脸认真地道:“姐姐,我很喜欢这里!”

楼月卿一愣,不明所以。

她目光诚恳的看着她,浅笑着轻声道:“所以,你回去吧,回楚京去,我会在这里好好待着,你不用担心我!”

楼月卿心头一颤,诧异的看着她,动了动唇:“凰儿……”

萧倾凰轻声道:“我知道现在楚国不平静,姐夫也一直催你回去,而你也晚上时常睡不着看着楚京的方向,肯定也是想姐夫了,可是却因为不放心我,不忍心把我留在这里,也怕你离开了我会不开心,所以一直忍着,可是姐姐,你总不能陪我一辈子,所以,你回去吧!”

这段时间朝夕相处,她什么都看在眼里,只是从来不曾说过,因为她舍不得,可是她如何能不明白,若是她不说,姐姐为了顾及她的感受,怕是也不会主动提及离开把她留在这里,可这样,姐姐会很为难。

她不愿意姐姐为难。

楼月卿听言,眼眶微红,眸间一片湿润,想说什么,却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

萧倾凰垂下眼帘,微咬着唇盘,低声道:“其实在姑苏城的时候,我就想让你回楚京去了,只要把我送去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就行,可是话到嘴边我总是开不了口,我想让你多陪我一些时间,也不想让你担心,可是现在这里很好,我喜欢这里,待在这里也很安全,所以姐姐不用担心我了,你回楚京去吧,姐夫还在等着你呢!”

她虽然贪心的想要楼月卿一直在她身边,弥补过去二十年姐妹分离的遗憾,可是她不能那么自私,也不愿因为自己的贪心而让他们夫妻分开,能够有这几个月的陪伴,有姐姐在身边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几个月,她已经很满足了,姐妹相认的这几个月,是她生来至今最开心的一段时间,虽然短暂,可是已经够了。

楼月卿听言,鼻子一酸,眼眶微微发涩,紧抿着唇,她看着萧倾凰轻声道:“其实若是……姐姐还是希望你能和姐姐回楚京!”

说实话,她也难以割舍,之所以挣扎为难,除了怕萧倾凰难过不放心外,也有不舍,毕竟是她最亲的妹妹,朝夕相处几个月,如今姐妹情深,她如何能轻易舍下。

而且,萧倾凰对她的依赖,她很清楚。

萧倾凰摇了摇头,莞尔道:“不了,这里就已经很好了,我都打算好了,先待在这里,好好习武练剑学习医术,等什么时候待不住了,我就出去看看,嗯……”说着,她狡黠一笑,眉眼间难掩一抹娇俏,揶揄着道:“说不定到时候我会去楚京看姐姐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