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小皇帝/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专制是他们都知道的,做什么事情从来不会在意他人意见,更不会顾及任何人的面子,如今这世间,能够让容郅改变主意的人,唯有楼月卿,此事又是牵扯到楼月卿,若是楼月卿不肯想帮,这次西宁王府怕是会难逃问责,本就已经备受打压的秦家也会越发的惨淡,如此,于她而言无疑是噩耗。

楼月卿淡淡的道:“因为你来找了我,只会让容郅更生气,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秦玲珑听言,面色陡然惨白,豁然抬头看着楼月卿,眸色惊慌,蠕了蠕嘴唇:“王妃……”

楼月卿回头看着她:“你或许还不是很清楚西宁王这次到底做了什么吧?”

秦玲珑低着头,轻咬着唇畔,双手下意识的拽着袖口,有些紧张。

这些事情他们都不会和她说,她也只知道这段时日民间流传着摄政王妃乃天煞孤星,祸害了璃国,又来祸害楚国的流言蜚语与西宁王府脱不了干系,但是西宁王府究竟是幕后主谋还是推动者她不知道,容康和她说,此事惹怒了摄政王,摄政王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这次西宁王府怕是麻烦了。

她来找楼月卿,其实也是心里没底的,毕竟这件事楼月卿是受害者,而且楼月卿一向不是以德报怨的人他们都清楚,她没有立场和资格让楼月卿帮这个忙,只是,她一个女人,除了来求情,什么也帮不了,这次的事情明显是容郅要对西宁王府动手了,朝中文武百官和各大世家也帮不上,也不敢插手,她之前费尽心思拉拢的关系也都没用了。

昨夜思索了一晚,她只能选择来求见楼月卿。

哪怕结果可能不会如愿,但是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娘家和婆家接连没落。

楼月卿见她有些茫然,又有些难堪,不由冷笑:“看来你真的不知道,怪不得你敢来找我求情!”

“王妃……”

秦玲珑和她的姐姐是有几分像的,当年秦玟瑛才貌双全可谓楚京第一美人,秦玲珑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这不,这一脸惨然失色的样子,就差梨花带雨了,当真是我见犹怜。

楼月卿眸色冷凝,淡淡的道:“既然你不知道,那就回去问清楚了再来,不过可能你清楚了的话就不会想着找我求情了!”

秦玲珑顿时一脸黯然,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一阵无措。

楼月卿继续淡声道:“他们这一年来所做的事情已经不只是牵涉我的名声,关乎的是楚国的国政,你应该知道我身份特殊,如若没有必要我不会再干涉楚国的朝政,所以你来找我求情没有任何用处,而且你或许还不知道,他们败坏我的名声,就等于在羞辱璃国,我没有让容郅灭了他们已经是我最大的宽容,你想让我以德报怨劝说容郅手下留情,越郡王妃,痴心妄想也要有个限度!”

之前她的身份昭告天下的时候,秦家和西宁王府是如何散播谣言中伤她好楼家的,她可没忘。

他们互相勾结在一起,野心勃勃的想要除掉容郅夺取大权,还暗中和东宥书信往来,想做什么昭然若揭。

这次安州的大旱虽是天灾,可是弄成如此局面却是人为,西宁王等人利用手中权力一手遮天让那些官员隐瞒不报,还强制纳税导致百姓民不聊生致使暴乱,暗中推动民乱,以此来散布谣言让她再次饱受争议,这也还只是一些较为严重的,还有不少她不知道的小动作,桩桩件件,罄竹难书!

秦玲珑终究还是颓然离去。

秦玲珑来过的事情,自然是瞒不过容郅,从宫中回来后,容郅便让她以后莫要再理会这些事情,显然是不喜有人来烦她。

既然都提及了,楼月卿便也随口问了:“你打算怎么处置西宁王?”

“孤想杀了他!”

语气中,暗含戾气。

楼月卿一惊:“容郅……”

容郅道:“先等他回来吧,如何处置容后再说!”

容郅对西宁王很失望,他一心扶持西宁王府,却最终养虎为患,如今对西宁王如何处置,他也下不定决心。

楼月卿笑了笑:“你心里有数就好!”

她现在不好干涉太多楚国的政务,若是她只单纯是楼家的女儿容郅的王妃,那些人就算是再不满也不敢多言,可是如今她不止是璃国公主,还掌控着璃国半壁江山和百万军队,有兵权有封地,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她若是再插手楚国国政,只会让楚国臣民更加不满,还让容郅和宁国公府难做。

所以,容郅如何处置,她不会干预。

容郅沉沉一叹:“孤现在倒是不晓得该派谁去魏郡接替西宁王的位置了……”

这个事确实麻烦。

如今魏郡虽然有魏王,可是却需要派一个位高权重的人去监督和分权,好制衡魏郡防止他们阳奉阴违,之前西宁王是个好人选,能文能武,可领兵打仗也可治理一方,只可惜贪心不足野心勃勃,竟然枉费他的一番苦心,还弄了那么大的烂摊子给他。

楼月卿挑眉:“你不是已经派了舅舅去了么?”

容郅拧眉,有些为难道:“王叔确实很适合,能力和西宁王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朝中极有威望,也绝对的忠心,可是,若是将他派去长期驻守魏郡,只怕不妥,孤还是想让他留在楚京!”

做一方封疆大吏虽然手握重权风光无限,可却无诏不得回来,且按照章程,家眷也要留守京中,以安君王臣民的心。

楼月卿想了想,还是道:“我知道你的顾忌,你一向敬重舅舅,不愿派他去那么远的地方,可是容郅,你是楚国的摄政王,你要为楚国的江山和稳定考虑,如今没有人比舅舅更适合!”

容郅听言,沉默不语。

楼月卿道:“舅舅若是知道,也一定会同意的,在舅舅的心里,楚国江山的稳定比什么都重要,若是你怕委屈了舅舅,让舅母随行不就可以了?反正有表哥一家留在京中,相信其他人也不会有意见的,如今朝中那么多人,适合驻守魏郡且绝对不会背叛的,唯有舅舅和大哥,可大哥领兵打仗倒是没问题,真要他去管理一方制衡魏王,可就有些难为他了!”

容郅不在的时候,都是慎王和楼奕琛监国理政,但是楼奕琛大多数处理的都是军政,其他的政务都是慎王和容郅在朝中的心腹处理,而慎王,文韬武略,可谓文能治国武可安邦,比楼奕琛合适。

容郅沉吟许久,终是点了点头:“等王叔回来,孤与他商量一下!”

“舅舅什么时候回来?”

“等料理了西宁王留下的烂摊子,年前便可回来,到时候再说吧!”

楼月卿点了点头,倒是没多说什么,他们怎么商量怎么决定,那都不是她管得了的。

“那大哥呢?”

“下个月!”

楼月卿白了他一眼,她肯定也知道是下个月啊,她只想知道具体上中下旬!

自从当年回到楚京,她就时常能见到楼奕琛,可这次,离开了快一年了,都没有见过大哥,倒是有些惦记了。

十一月的月底,楼月卿收到了北璃传来的消息。

萧正霖下诏,昭告天下找回了当年出生就在宫变中失踪的五皇子萧以恒,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父子俩滴血验亲,血脉相融,文武百官皆亲眼见证,萧正霖下诏,册封萧以恒为宸王,让其代君王监国理政……

璃国上下皆一片哗然。

楼月卿拈着刚收到的飞鸽传书,看完之后,眸色不明,呢喃着两个字:“宸王……”

见楼月卿一脸恍惚的呢喃着萧以恒的封号,不由挑眉:“主子觉得这个封号有问题?”

楼月卿回神,摇了摇头,嗤了一声道:“没有,只是觉得惊讶,我还以为他会直接封萧以恒为太子呢!”

莫离笑了笑:“如今这个局势,太子和宸王不都一样么?皇位都会是他的!”

楼月卿不置可否。

“不过,这个封号倒是挺不错!”

宸,北极星,也作帝王星!

给萧以恒这个封号,寓意昭然若揭。

闲来无事,楼月卿心血来潮进宫去了。

她回来都快一个月了,却一直没有进过宫,也该去看看小皇帝被养成什么样了。

秦太后死了,容阑的那些妃子也都驱离的只剩下一个无处可去的贞妃钟明明,也就是如今几乎算是宫中主事人的贞太妃,小皇帝自然是养在她的膝下了,不过,小皇子的嬷嬷和乳娘,都是楼月卿安排的,贞太妃只是名义上的养母,面上好看罢了。

因为是上午,容郅还在上朝,楼月卿直接去了御花园,宫人说,皇帝在御花园玩耍。

果然,刚踏入御花园,就看到太液池的旁边空地上,一个穿着黄色小袍子的小男孩蹲在那里玩,旁边随着几个宫人和嬷嬷,个个都一脸紧张,生怕小皇帝有个好歹。

楼月卿眉梢一挑,朝着皇帝走了过去。

她的突然到来,让在场之人纷纷大惊失色措手不及,候在两个孩子身边的宫人嬷嬷纷纷惊恐想要行礼,楼月卿抬手制止。

见她们一脸惶恐的站着,楼月卿这才径直行至容烨旁边,这才看清,小皇帝竟然在堆土!

楼月卿忍不住嘴角一抽,这才蹲在他跟前,看着粉妆玉砌有些呆萌的小皇帝。

那张脸,一看就知道是容阑的儿子,不过,那双眼睛却很清澈明亮,仿佛不掺任何杂质。

她突然出现在跟前,吓了小娃娃一跳,只见他一脸茫然,清澈干净的大眼一阵困惑惊讶,瞪着楼月卿歪着头问:“你是谁啊?”

楼月卿也歪着头咪咪一笑:“你们猜猜看!”

小皇帝容烨瞪着眼咕噜咕噜的转了转,似在思索,随即摇摇头,奶声奶气的道:“不知道!”

楼月卿笑意渐深,一脸柔和,伸手摸了摸容烨的脑袋。

得,一摸过去,小皇帝立刻炸毛了,立刻站起来退开,皱眉道:“不要摸朕的头!”

“唔,为何不能摸?”

“摸了会长不高的!”

楼月卿:“……”

三根黑线滑落,她无语的问:“这是谁和你说的?”

容烨傲娇的抬起下巴,哼哼道:“不告诉你!”

见他一脸稚气的样子,楼月卿倒是有些喜欢他,目光落在跟前的一堆土上,挑挑眉:“你在玩土啊?”

小皇帝挎着一张脸,似乎不太高兴,没好气的撇撇嘴道:“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嘛!”

楼月卿见他如此,有些不解:“为什么要玩土?泥土有什么好玩的?”

小皇帝落寞的垂下睫毛,闷声道:“可是除了土,没有可以玩的!”

楼月卿听着,不由一愣。

除了泥土,没有什么可以玩的……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让人心酸呢?

小皇帝皱眉看着她,扬声问道:“你是谁啊?为什么会在宫里?看见朕也不行礼!”

楼月卿歪着头笑眯眯的道:“你猜啊,猜对了我就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小皇帝听见楼月卿说带她去好玩的地方,不由眼前一亮,可是很快就垮下来了。

闷声道:“我不知道!”

他就算是见过楼月卿,也都是一年多之前了,那会子他刚会走路,怎么可能记事,本来他也才不到三岁,还不太记事呢,自然想破脑子也猜不到。

所以,不能去玩了……

唉!

楼月卿笑眯眯的道:“我是你婶婶!”

小皇帝又是一脸懵:“婶婶?”

“嗯!”

小皇帝不耻下问:“婶婶是什么东西?”

楼月卿:“……”

这个该怎么回答?

看着他炯炯有神的样子,楼月卿咬了咬牙,这小孩子绝对是故意的!

楼月卿掠过这个问题,转而问:“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你母妃呢?”

小皇帝歪着头想了想,才奶声奶气道:“母妃忙,无……无暇陪我!”

楼月卿挑挑眉,倒是没再问他什么,而是站起来,看着一旁的乳娘。

“贞太妃对皇上如何?”

乳娘连忙道:“太妃娘娘对皇上尽心尽力,饮食起居很上心,可谓视如亲子!”

乳娘是楼月卿安排的,自然也是她的人,不会骗她。

楼月卿听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时,御花园那一边,贞太妃急急赶来,显然是听闻楼月卿入宫来看皇帝了赶过来的。

看到楼月卿,贞太妃一脸惶惑,朝着楼月卿行礼:“见过摄政王妃!”

楼月卿回以相同的礼仪,按照规矩,贞太妃其实无需向她行礼的,她也无需行礼,只是贞太妃先行行礼,众目睽睽,她也不好端着。

贞太妃忙道:“没想到王妃今日入宫来看皇上,刚才本宫在安排一些宫中事务没有及时过来相迎,还请王妃见谅!”

楼月卿淡笑:“太妃哪里的话!”

现在宫中人虽多,可是主子却少得可怜,除了几个年老的老太妃之外,就只有贞太妃和小皇帝,就连那位昭琦公主也都在两年前出嫁了,宫中的权柄也全都落入了这位皇帝养母的手中,宫中的大小事务自然也是她管着。

这位早年并不受宠的妃子,怕是容阑那么多妃子中唯一一个过得好的吧,起码抚育皇帝,以后皇帝长大了,绝不会亏待她,甚至以后容烨长大了,她还有可能会是太后!

只是,用一个女人韶华的一生,来换取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和尊荣无限,究竟值不值得,只有她自己明白了。

让小皇帝自己玩,楼月卿和贞太妃并排走在御花园中。

“太妃娘娘把皇帝照顾得很好!”

贞太妃苦笑:“他是我余下半生的依靠,我哪能不用心照顾呢!”

她就算是再不聪明,也知道自己想要活得好,就必须要好好抚养皇帝,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来养着,哪怕再恨容阑和秦玟瑛,再不甘心,她也要好好对待小皇帝,等以后皇帝长大了,不会亏待她这个养母。

楼月卿淡淡的道:“你能想明白这一点,是好事!”

贞太妃眸色黯然片刻,才苦笑道:“经过了这么多变故,再想不明白我就不用活了,说一句真心话,我还要感激王妃把皇上交给我抚养,虽然适合抚养皇上的也只有我一个,可若不是可怜我无依无靠,王妃又岂会让我抚养皇帝?王妃有意给我一条后路,我已再无所求!”

她十六岁不到就被召入宫封妃,却一直不得容阑的宠爱,一直都是元太后牵制钟家制衡秦贵妃的棋子,看似风光无限,谁又明白她的心酸,皇帝不喜欢她,人前再风光,人后也不过落寞一人,之后钟家遭逢大祸,被举家流放,如今都死了,她无处可去,只能在宫中老死不得善终,就像后宫那些老太妃一样,慢慢等死,如今能够有一个儿子傍身,还能有一个念想,一个依靠。

她已心满意足!

楼月卿不置可否,只问:“你心中,可还有不甘?”

这句话,没有指明问的是什么,可是贞妃是听出来了楼月卿话中的意思。

贞太妃静默许久吗,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诚实道:“有!”

楼月卿眉梢一挑。

贞太妃垂眸,面色哀伤的低声道:“只是再不甘心我又能如何?钟家的灭门,归根究底还是怪不得王妃,当年我或许怨恨王妃,毕竟因为你,钟家才被打压降罪,可是这几年想通了不少,当年钟家依附于元家,可最后却被元太后这般弃之如敝履,还让钟家为她做的事情背负罪名,我该恨的是元家,是元太后,如今她们都死了,钟家除了我也再无活口,我除了放下好好活着,又能做什么?”

楼月卿看着她的神情片刻,点了点头,倒也没说什么。

若是贞太妃还心怀怨恨不甘,也是留不得的!

叹了一声,她轻声道:“好好抚养皇上吧,不要枉费我的一番苦心!”

贞太妃由衷感激:“多谢王妃成全!”

楼月卿笑了笑,想起什么,拧眉问:“秦家的人经常来看皇帝么?”

“是,秦夫人和越郡王妃半个月进宫一次!”贞太妃颔首,不过也知道楼月卿担心什么,立即追加道:“王妃大可放心,本宫一直陪伴在侧,不该发生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不该让皇上听见的话,皇上也一个字都不会听见!”

楼月卿满意的点了点头,才随意问:“皇帝是不是一直都是一个人待着?”

贞太妃颔首:“是啊,宫中就只有他一个孩子,他又不能出宫去,我要打理宫中事务也不能时刻陪着他,其他人也不敢靠近他,他很孤单,可我也没有办法!”

楼月卿听言,若有所思,没说话。

容郅下朝后,又在宣政殿和大臣议事,楼月卿不好去打扰,便直接出宫了,只是出宫的时候,把小皇帝带上了。

小皇帝长这么大,第一次走出宫门,看着外面繁华热闹的街道,看得他眼花缭乱,一双大眼瞪得老大,一脸新奇,有些无措,也有些害怕,毕竟是第一次见过这般热闹的场面。

不过还是压不下心中的好奇,趴在马车旁边的小窗口那里,巴巴的看着外面,眼里满满的希冀和憧憬。

楼月卿见他这般样子,忍俊不禁,难得一脸宠溺。

到底是个孩子!

楼月卿轻声问道:“烨儿,想不想下去走走?”

小娃娃转头看着她,一脸期待:“可以么?”

“当然!”

小家伙立刻一脸喜出望外:“好耶好耶,可以下去玩儿!”

楼月卿就这样带着一个小鬼头在街上晃悠了一个多时辰,原本小家伙还不愿意回去,可是楼月卿看着随行侍卫身上挂满了小家伙喜欢的东西,惹得街上的人纷纷注目,楼月卿深深觉得,再逛下去怕是街上的东西都会被收刮一空,偏偏她看着小家伙那么喜欢那些玩意儿也不忍心拒绝,所以只能带回去,就算是要玩,也得明日再出来了。

反正这段时日,她都会把容烨带在身边,不差这一天。

回到王府,小家伙又是一阵好奇无措,这边瞅瞅那边看看,楼月卿一阵无奈。

看着他蹲在那里折腾刚才在街上买回来的一堆玩意儿,楼月卿眸色不明,不晓得在想什么。

从楼月卿把这孩子带出宫至今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莫离这才低声开口:“主子,我不明白!”

楼月卿抬眸看着莫离,笑了笑:“你是想说,不明白我为何要对着孩子那么好吧,毕竟我和他的父母恩怨这么深!”

莫离点头,她确实不明白。

楼月卿淡淡一笑,眸色恍惚的看着不远处蹲在那里的肉团子,轻声道:“他不过是一个无辜的孩子,我和容阑和秦玟瑛确实有很深的恩怨,可在他们死了的时候,就全都结束了,我又何必抓着不放?何况说到底了,也是我一手把这孩子变成了孤儿,如今待他好一些,也是应该的!”

莫离听言,还是有些不明白:“可以前您不是不喜欢他的么?”

以前,楼月卿虽然没有牵连这个孩子,也护他周全了,可是却并不待见,他长这么大,见过的次数掰着指头都能算的出来,平时也不会提及他。

楼月卿不置可否,实话道:“现在也不是很喜欢!”

呃……

莫离愈发不明白,她实在是不懂这些弯弯绕绕的事情。

楼月卿想了想,低声道:“只是以己度人罢了!”

莫离听言,好像明白了。

楼月卿眸间划过一抹痛色,抿唇低声道:“当年,因为怨恨父皇和汤卉,景媃迁怒汤卉的孩子,害死了二姐,害的四哥生来羸弱一身病痛,她所做的一切,却让我和凰儿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造成了如此悲剧,我和凰儿无辜不错,可是二姐和四哥难道就应该因为上一代的恩怨丢了性命和健康么?我和容阑他们那些不过是我们这一代的恩怨,这个孩子是无辜的,我若是迁怒于他,以后若是……”

如果,如果她也有孩子,是不是她和别人的仇怨,最终也会报应在孩子身上,也会让那些人因为恨她而伤害她的孩子……

今日也不知道为何,她就是会有这样的恐惧,这也是她把这个孩子带回来的原因。

莫离点了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别过头去,无声叹息。

其实她看的很明白,主子这次去一趟璃国,整个人都变了很多,那些事情,终究也深深的打击了她,只是因为萧倾凰,她一直硬扛着,可是对她的心理,已然造成伤害。

容郅回来的时候,看到府里多出了一个小鬼头,内心是崩溃的!

阴着脸,沉声问道:“你把他带回来作甚?”

他并不惊讶,因为在宫中的时候,暗卫已经禀报他,只是,并不喜欢。

他对这个孩子没有什么喜恶和偏见,也不会因为容阑做的事情亏待他,可府中莫名其妙多了一个碍眼的,占据着媳妇儿的注意力,着实让人高兴不起来!

好不容易灵儿在宁国公府扎根了,这下子又来一个,还一个比一个闹心!

小姑娘窝在楼月卿怀里也就算了,毕竟是个女娃,可一个小鬼头也窝在楼月卿怀里,这算什么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