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身怀有孕,得偿所愿(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离原本面色还正常,可是指腹刚摸到楼月卿的脉搏片刻,莫离的脸色就变了,刚开始还有些狐疑,可是很快,她就手一颤,豁然抬眸看着楼月卿,瞳孔紧缩,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张了张嘴,哆嗦的叫了一声:“主……主子……”

莫离的神态,即便没说,楼月卿却依然肯定,眸光微闪,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心酸,低着头,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手覆在小腹处,嘴边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情绪不明,只是低声呢喃着道:“看来……我没有猜错……”

莫离脑子一片空白,如遭雷击一般,很久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可是脸色依旧是难看,颤声道:“主子,怎么会……这不可能啊!”

要知道,楼月卿年幼时落入冰湖,身体早已被寒毒侵蚀,这么多年寒毒在体内虽被内力压制着,可也对身体造成了极大的损害,若没有内力傍身,怕是根本活不成,这样的身体,怎么可能会怀得上孩子,之前穆轲前辈给她配的药浴方子也不过是帮她把身体的底子调养好几分,有一丝怀孕的可能罢了,可是几率是极小的,而且药浴也半途而废了,依照楼月卿的身子情况,宫房大寒,是不可能受孕的,楼月卿怎么可能还会怀孕?

可是确确实实是喜脉啊,方才刚一号脉,她还以为自己医术有问题,毕竟另一位脉象有些乱,可是按之流利,圆滑如按滚珠,这是毋庸置疑的喜脉。

楼月卿也觉得百思不得其解,她怎么会怀孕……

而且……

楼月卿顾不上欢喜,因为肚子仍在隐隐作痛,她连忙拧眉问:“孩子情况如何?为何我感觉有些痛?”

莫离也顾不得心底的惊诧,再次为楼月卿把脉,刚才被楼月卿的脉象吓到了,并未注意孩子的情况。

莫离面色沉吟的摸着脉象,可是原本就不太好的脸色,在摸着脉象片刻之后,愈发凝重起来。

楼月卿见她脸色愈发凝重难看,不由一急:“怎么了,孩子不好么?”

莫离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只道:“主子等一下!”说完,她立刻站起来走了出去,不过很快就回来了,回来时,手里拿着一个瓶子,二话不说就倒出一颗给楼月卿服下。

楼月卿服下后,莫离站在她背后,掌心覆在她的背上,楼月卿感觉到背后源源不断注入体内的内力,也没拒绝,闭目凝神缓了缓,痛意慢慢消散后,她脸色才好了些。

莫离收手,才低声道:“主子腹中的孩子已有一个半月了,原本胎像就不稳,这段时日天气又冷,主子怕是这段时日就有过不适了吧?”

楼月卿微咬着唇盘,点了点头,确实这段时间不太舒服,只是并无太大的不适,只是没什么胃口,又比往常嗜睡,比以前怕冷,可是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也不想让容郅和莫离又为她忧心,所以没说。

莫离又道:“原本胎像就不稳,今日主子又受了打击,这才动了胎气,不过主子放心,方才莫离给您服了可安胎养身的药,孩子已无大碍!”

楼月卿松了口气,不由欣喜的弯起嘴角,轻抚着小腹,动作轻柔如抚摸着无价之宝,一种无法言喻的满足和喜悦充斥着整个心房,只觉得自己犹如身处梦境很不真实。

她竟然怀孕了……

她真的怀孕了……

她终于怀孕了!

成婚三年,她一直都在盼着,若不是一心盼着,她又怎么会冒着性命危险让穆轲给她调养身子,只是因为容郅的反对半途而废罢了,那次之后,她已然不强求,也早已认命,逼着自己不在意,可是她岂会真的不想要孩子,说实话,哪怕是做梦她都想有一个和容郅的孩子,不管是男孩女孩,她都会很喜欢。

莫离还想说什么,可是看着楼月卿一脸欣喜,却还是不忍心说出来,敛去眼底的异色,她轻声道:“主子,孩子虽然已经没事了,不过您方才动了胎气需要好好静养,您先上床休息一下吧,莫离立刻去给你熬安胎药!”

楼月卿听言,自然是二话不说的点头,让莫离扶着她走向房内的床榻。

楼月卿躺下后,莫离掖好被角正要出去,楼月卿忽然出声叫她。

“主子还有何吩咐?”

楼月卿想了想,低声道:“我怀孕的事你先别说出去,也别告诉容郅。等他回来,我自己告诉他!”

不让莫离告诉任何人,是因为她想先告诉容郅,不让摸告诉容郅,是因为她想亲自告诉它。

他应该也会高兴的吧,哪怕一直说不让她冒险,不需要孩子,可是她知道,他其实也是想做父亲的,只是因为她的身子情况,加上知道女人生孩子如同鬼门关走一遭,在她和孩子之间,他宁愿没有子嗣也不愿意让她有一丝的危险,可是如今,这个孩子还是来了,说明他们注定会有这个孩子的,他应该再不愿意也会开心的吧。

莫离也知道楼月卿的心思,颔首:“是!”

莫离出去后,楼月卿背靠着软枕躺在那里,目光微垂看着被子盖着的小腹,手不停地在腹部轻抚着,目光怔然许久,她忽然泪痕滑落,咧着嘴笑着,这是喜极而泣。

孩子……

她有孩子了,真好!

多少个日夜,她怨恨着当年害得她坠落冰湖染上寒毒的所有人,因为那场阴谋,她小小年纪便九死一生,遭受了十几年生不如死的折磨,满腹仇恨,没有一天快活过,可这些她都可以不在乎,可有一样,她怕是到死都放不下,那就是她因此怕是终此一生都不会有孩子了,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何其残忍!

以前她其实也不在意自己能不能有孩子,可是自从和容郅在一起之后,她便特别在意此事,那时候,她想为容郅生一个孩子,这样起码可以弥补容郅半生的遗憾,哪怕是容郅一直说不需要,可是她却不能真的让他断子绝孙,所以哪怕是冒着性命危险,她也让穆轲为她配药调养身子,而现在,她只是想,如果她能够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她一定会倾尽所有去爱她的孩子,不会让她的孩子承受和她一样的伤害,会把她(他)捧在手心呵护着长大,把她曾经不曾拥有过的安逸给她的孩子。

莫离离开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端着安胎药回来,幸好楼月卿因为怀孕的喜悦睡不着,所以还清醒着,然而喝完药之后,她没多久就昏昏欲睡了。

莫离在楼月卿沉沉的睡着之后,才坐在床榻边,伸手搭在楼月卿的手腕脉搏处,闭目凝神专心探脉,好一会儿之后,她睁眼,搭在楼月卿脉搏上的手收回,却不由攥紧拳头微微颤抖……

脸色愈发的沉重,眼底,也充斥着淡淡的恐慌,心仿佛坠入谷底一般……

这个孩子,不该来!

可是……

看着楼月卿即使沉睡着也眉目舒展面含浅笑的睡颜,莫离却生来第一次,这般为难!

楼月卿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开心了,这一年来,各种事情重重打击,很多时候都睡不着,哪怕是回来了心情好多了,可是也不见得有多高兴,心底总是仿佛压着千斤巨石一样喘不过气来,又因为萧正霖的病情忧心不已,如今蓦然得知怀孕了,楼月卿有多欢喜,莫离岂会不明白?原本就心心念念着能够有孩子,如今终于得偿所愿了,楼月卿又怎么肯为了自己的命而舍弃?

这一次,她该怎么办?

她的医术虽然很好,可是莫离很清楚,哪怕她穷尽毕生所学,也保不了楼月卿母子均安,甚至……

这一次,她无能为力!

索性如今月份还小,不急于一时,还是等摄政王知道了,商量一下再说吧。

楼月卿本就疲惫不适,加上安胎药有安神效果,她睡了两个时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容郅就坐在一旁,似乎早回来了,坐在床边等她醒来。

睡眼朦胧,本以为看错了,眨了眨眼,才确认眼前之人确实是容郅,她咕哝一声:“容郅……”

“醒了?”声音温和轻柔。

楼月卿挣扎着起身,容郅连忙扶她起来。

待坐稳之后,楼月卿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不解的问:“容郅,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容郅轻声道:“今日是你的生辰,你虽然不想过,可是孤还是想多陪陪你,所以上了朝就回来了,下午陪你出去走走如何?”

楼月卿欣然一笑:“好啊!”

容郅忽然皱眉:“怎么有药味?你喝药了?”

她说话的时候,气息带着淡淡的药味,虽然很淡,可是他却闻到了。

“呃……”楼月卿一懵,随即恍然惊觉,她好像睡了一觉把重要的事儿给忘了……

她怀孕了呀!

容郅急声问道:“你为何要喝药?可是身子出什么问题了?”

他早上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楼月卿见他一脸担心,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打结了似的:“那个,容郅,我……”

容郅脸色愈发凝重:“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寒毒又发作了?”

可也不像啊……

楼月卿见他越来越急忙拉着他道:“我没事,你别担心,我身体没事儿!”

容郅面色稍缓,却不由皱眉:“那你怎么会喝药?”

药味就是从她嘴里散发出来的。

楼月卿却突然脸颊微红,低下头:“我……”

容郅见她欲言又止,一阵狐疑,她今儿是怎么了?怎么一副脸红羞涩的样子?

“到底怎么了?”

楼月卿抬眸,看着他狡黠一笑,故作神秘:“你把耳朵凑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嗯?”搞什么幺蛾子?

楼月卿难得撒娇:“哎呀你赶紧凑过来嘛!”

容郅认识这个女人几年,可是她撒娇的次数可是掰着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的,不由骨头都酥了,当即心猿意马的凑了过去。

楼月卿凑在他耳边,笑靥如花,吐气如兰。

“容郅,我怀孕了!”

容郅当即一僵,如遭雷击,脑子一片空白……

楼月卿见他仿佛听见了什么难以置信的大事儿一样一脸呆滞,知道他是惊得回不过神来,不由浅笑,拉着他的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仍怔然呆滞的脸,正色道:“容郅,我们有孩子了!”

容郅听见楼月卿说怀孕了,脑子轰的一声嗡嗡作响,好一会儿,听到楼月卿的声音再响起时,才回过神来。

呼吸一滞,他墨瞳紧缩,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哑声问道:“你……你说什么……”

楼月卿见他如此,摸不准他是什么心情,皱了皱眉,轻声道:“我说我怀孕了呀?”

容郅猛然一惊,豁然看向自己大掌覆着的楼月卿的小腹,恍然失色。

怀孕了……

楼月卿感觉到小腹上覆着的手掌微微发抖,不由看着容郅,果然看到容郅身形微颤,因为垂着双眸看不出他的眼神,但是脸色却十分难看。

楼月卿毕竟和他成婚三年,他的任何情绪都瞒不过她的,她很肯定,他并不高兴。

听见她怀孕,他没有一丝喜悦。

楼月卿不由有些心慌,有些不安,咬了咬唇畔问:“容郅,你怎么了?我们有孩子了,你怎么好像一点也不高兴呢?”

容郅猛然回神,看着楼月卿有些不安的眼神和一脸期待,才连忙压下心头的恐惧和慌乱,望着她柔和一笑,轻声道:“你想什么呢,我自然高兴!”

楼月卿这才欣然笑开,伸手就抱着他。

容郅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笑容僵硬,恢复如常,脸色很是沉重。

耳边传来她难掩欣喜的声音:“真好,我们有孩子了……”

容郅的心,陡然跌入了谷底。

楼月卿怀孕,容郅自然是要莫离把个脉和他说说情况的,所以很快莫离就被召了进来,给楼月卿把脉。

莫离收手之后,楼月卿还没出声,容郅就立刻问:“如何?”

莫离不动声色的敛去眼底的异色,笑道:“王爷放心,主子和孩子都很好!”

容郅听言,却高兴不起来,楼月卿一心欢喜着,没有注意到莫离把脉的时候眼中的沉重,他却看的清清楚楚!

楼月卿见容郅仍绷着一张脸,立刻柔声安慰道:“你看吧,莫离都说了我和孩子都很好,你就别担心了!”

容郅淡淡笑着道:“总是要亲自确认一遍我才能放心!”

楼月卿歪着头笑眯眯的问:“那你现在放心了吧?”

“……嗯!”

楼月卿是上午巳时入睡的,睡了两个时辰,正巧午膳没用,醒来之后也饿了,加上怀孕不能饿着,莫离把了脉便退了出去,立刻让人准备午膳,只是这一顿,楼月卿吃的欢喜,容郅却没有半点胃口,勉强吃了点。

吃完之后,莫离端来一碗药,放在楼月卿跟前:“主子,该喝药了!”

楼月卿听话的端起安胎药喝下。

容郅看着她皱着脸喝药的样子,眼底情绪难辨。

莫离见容郅如此,眸色微动,不过很快敛去眼底的异色,让人收拾一桌残羹剩饭。

坐在一旁的小容烨闪着大眼睛问:“婶婶为何要喝药?是生病了么?”

“没有,婶婶只是……”

楼月卿还没说完,容郅就看着小家伙淡淡的道:“你婶婶喝的是补药,不是病了!”

容烨一懵,补药是什么?

不过,她还是听到了后面那句不是病了,小家伙哦了一声,也没多问。

很快,下人把桌上的残羹剩饭都撤走,听雪也抱着容烨出去玩了,容烨在府中身边是由听雪和听雨一起照顾着,楼月卿顾不上的时候,都是她们陪着小家伙玩,在楼月卿身边半个月,加上之前在梅园的时候有楼昱几个孩子一起玩,小家伙也笑容渐多了。

遣退所有人之后,楼月卿才问容郅:“你是不是不想让人知道我怀孕了?”

容郅颔首:“嗯,先不要告诉任何人!”

楼月卿听言,想了想,点了点头:“那也得!”

楼月卿听说,怀孕不满三个月不要告诉别人,不然孩子会有可能生不下来,虽然此言论荒谬,可是楼月卿现在却不能不当回事,凡是有关孩子的,都不是小事,何况前三个月胎像不稳,最是要好好养着,所以能瞒着就瞒着吧,以免出什么意外。

所以,楼月卿怀孕的事情,府中除了夫妻二人,莫离等人,还有厨房负责楼月卿饮食的人之外,再无人知晓楼月卿有孕。

容郅本打算下午带着楼月卿出去走走,可是她怀孕了,今日又动了胎气,外面冷,楼月卿不想出去,也不宜出去,便也只能作罢。

冬天的夜晚,总是格外的萧瑟冷冽,不过幸好今日是晴天,晚上倒也不似之前下雪的时候那般刺骨阴冷。

确认楼月卿睡得很沉之后,容郅这才悄然起身。

如他所料,莫离还在王府的药房中翻阅典籍。

看到容郅忽然出现,莫离有些吃惊,不过不是很惊讶,很快恢复如常,显然是猜到他会来,放下手里的医术站起来上前。

“参见王爷!”

“起来吧!”

“谢王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