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忍痛割舍,为母之心(二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行至一旁坐下,也不啰嗦,直接开门见山:“她的身体不是不能怀孕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突然……”

他是肯定了她的身子不会怀上孩子才会这般无所顾忌,否则,也不会这般肆无忌惮,以至于现在措手不及。

知道他怀孕,他高兴不起来,只有恐惧自责,还有困惑。

莫离拧眉道:“若是莫离没有猜错,应该是穆轲前辈送来的赤叶草丹药的缘故!”

当初楼月卿服下那颗药之后,寒毒的折磨就明显小了很多,而且持续时间也少了一半,还恢复的极快,不仅如此,还让她内力增长了不少,身子也好了不少,成婚三年都没有怀孕,可这次服用了那颗药之后就有孕了,不用想就知道是那颗药的缘故。

赤叶草,果然是好东西!

只是现在,服药的后果,却是如此棘手,之前哪怕是寒毒折磨,也不会危及性命,可这次,可就难说了。

容郅听言,脸色沉了沉,竟然是那颗药……

抿着唇,他问莫离:“你如实告诉孤,她和孩子的情况如何?”

莫离眼眸微垂,想了想,还是如实低声道:“不容乐观!”

容郅闻言,面色陡然一沉,手不由攥紧,直直看着莫离:“说清楚!”

“主子的身体,王爷理应清楚不过,早年遭受侵蚀,若非内力护体早已命丧黄泉,如今她能够性命无虞已是不易,又如何能负担得起一个孩子在腹中生长,如今月份尚不足两个月倒也危害不到主子,可是近来主子时常感到轻软无力,便是因为腹中有了孩子,也因为主子的身体状况,胎像极其不稳定,长此以往下去,必然危及母体,轻则小产,重则……”

最后四个字她咽了回去,可是容郅岂会不知道莫离断续的后面,想说的是什么。

重则一尸两命!

容郅心头微颤,脸色很是难看,攥紧的拳头也不由一阵轻颤,骨节泛白咯咯作响。

莫离咬了咬牙,还是硬着头皮道:“而且,主子的寒毒时常会发作,到底什么时候突然发作了我们都预料不到,一旦寒毒发作,孩子必然保不住,可是寒毒发作的时候,主子的身子是最虚弱的时候,届时也有可能会……”

闭了闭眼,她无力吐出了四个字:“性命难保!”

容郅听言,眼眸一缩,薄唇抿成直线,垂眸静默片刻,他淡淡的道:“既然如此,这个孩子……”闭了闭眼,似乎有些不忍,可还是无从抉择,蓦然你睁眼,当机立断道:“不能留!”

危害到她性命的隐患,不管是谁,都不能留,哪怕是他的孩子。

莫离无奈的叹了一声:“可是主子不会答应的!”

她会为了这个孩子不顾一切,包括,她的命!

莫离太了解楼月卿,她知道,楼月卿会不惜任何代价的生下这个孩子,所以,没用的。

容郅岂会不知?

原本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扼杀她腹中的孩子剥夺她做母亲的资格本就等于要了她的命,何况楼月卿盼了这么久,她怕是说什么也不会舍弃这个孩子。

但是,他别无选择,她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容郅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没有其他办法了?”

莫离有些羞愧的低声道:“莫离无能!”

她比任何人都想在保住楼月卿的情况下也保住孩子,可惜,她真的无能为力。

容郅没说话,面色愈发沉重。

半晌,他才开口,声音透着无力:“若是现在不要这个孩子,她的身子会受影响么?”

“肯定是会的,女子小产本就大伤身体,主子身子底子本就弱,怕是也会大损根本,而且孩子月份越大伤害越大,所以若是想要让她少受些罪,需得越快越好!”

容郅听言,心沉了沉,立刻眯着眼问:“该如何做?”

“落胎药!”

只能让她喝下落胎药,而且,要尽快!

容郅的脸色已然一片颓然无力,怔然沉静许久,他叹了一声,淡淡的道:“孤知道了,你先配一副落胎药备着!”

“……是!”

容郅又嘱咐道:“记住,尽可能配一副让她少受罪的!”

莫离点了点头:“莫离明白,王爷大可放心!”

容郅这才站起来离去,只是离开的时候,背影有些萧瑟沧桑,脚步还有些虚浮无力。

莫离看着容郅离开,有些沉痛的阖上眼眸无奈一叹……

这个选择,对于容郅而言,亦是残忍至极,只是,这也是唯一的选择,因为就算是不这么做,这个孩子根本等不到降生的那一日,如今早些舍弃,起码可以保楼月卿性命无虞。

容郅回到水阁时,楼月卿仍在沉睡着,并不知道容郅出去过。

他踏入房内,行至床榻边坐下,看着她沉静的睡颜,他不由一愣,只见她眉头舒展,嘴角挂着一抹浅微的笑意,似乎沉浸在极其美好的梦境中。

怔然看着她的面庞许久,他移开目光,定格在她腹部的位置。

伸手,轻轻覆在她的小腹处,虽然隔着厚厚的被子,可是他仿佛透着被子能够感受到孩子的存在一样,眸间蕴含着无尽的柔情。

这是他的孩子,也应该是他此生唯一的孩子了。

虽然一直都说不需要孩子,也反对她为了要孩子而如此折腾不顾一切,可是他其实也有那么一丝期待,期待着将有一日为人父亲的感觉,只可惜,这一点希冀,比起她的性命和健康,太过微不足道!

手在她腹部的位置轻轻抚过,动作极其轻柔,仿佛抚摸的是易碎的珍宝,那般小心翼翼,那般的如履薄冰!

寂静无声的房内,突然微不可闻的响起一阵呢喃。

“一定不要怪你娘,要怪就怪父王……”

声音很轻,有些嘶哑干涩,透着浓浓的愧疚和无奈。

楼月卿一觉睡到天亮,睡得异常安逸舒坦,可是容郅却一夜未眠,在床边静坐了一个晚上,手一直在她的小腹上面放着,天蒙蒙亮的时候,她还没醒,他便直接进宫去了,所以楼月卿并不知道容郅一夜没睡。

莫离进来的时候,楼月卿正坐在床上抚着小腹,低着头,一脸柔和的笑着,身上仿佛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莫离不由顿了顿足,看着楼月卿这般模样,眼中一抹痛色转瞬即逝,很快恢复如常,走了过去。

洗漱穿扮好之后,早膳也随着端了来,怀孕了,自然是膳食也有所更改,几乎都是对孕妇和孩子都有好处的。

楼月卿虽然胃口不太好,可幸好这些早膳并无太大荤腥,也勉强吃了不少,吃饱之后,又喝了安胎药。

今日天气不错,虽然还是冷,可是因为连着几日出了太阳,倒也比之前暖了不少,楼月卿吃完早膳,便吩咐李奎准备马车,去了慎王府,去看看容昕。

裴沂虽然有将军府在京中,可是裴沂还没回来,容昕原本是打算月底才回来的,只是因为思念京中的亲人提前回来了,可是南疆事情多,加上这次回来怕是要在京中待上几个月,裴沂自然是不能提前回来,他本来想亲自送容昕回来再回去,可是太麻烦了,毕竟月底裴沂还是要回京,如此来来回回耽误时间不说,还没有必要,容昕自然不允,裴沂一向什么都听容昕的,自然也听她的,只派了自己的心腹将她送回来,她回来后没有住进将军府,而是回了慎王府住着,方便照顾,也可以陪伴慎王妃他们。

前天她刚回到的时候,楼月卿就见过容昕了,只是当时慎王妃等人都在也说不上几句话,所以今日特意再来看看。

只是没想到,她过来的时候,容昕竟然在缝衣服……

看着桌上叠着的一堆缝好的小衣服,楼月卿不由一怔。

她拿起来一件看了看,不由挑眉:“这都是昕儿你缝的?”

容昕有些腼腆的笑了笑,点了点头:“对啊!”

楼月卿听言,浅浅一笑:“缝的不错,挺好看的!”

确实,虽然颜色单一了些,可是却缝的挺好,针脚整齐,一看就知道缝的人不仅很用心,刺绣功底也不错。

容昕脸不红心不跳的道:“母妃和嫂嫂也这么说呢!”

一点都不谦虚!

楼月卿无奈的看着容昕一眼,有些无语。

缓缓坐下,她轻声道:“这些事情哪里需要你亲自做,你肚子都那么大了,应该多休息才对!”

“可是大夫说,多忙活一些,生的时候会顺利些!”

楼月卿听言一愣,一阵狐疑好奇:“这样么?”

容昕笑眯眯的道:“对啊,京中的那些太医总是说要好好静养着,可是我在南郡的时候,那里的大夫却说怀孕的时候要多走动,不要总闲着,总是躺着坐着不动,对孩子不好,多动动孩子会更健康!”

“唔……原来是这样!”

这时,容昕的侍女端着茶上来搁在楼月卿跟前,楼月卿看着眼前的茶,皱了皱眉,对侍女轻声道:“给我换一杯水!”

侍女虽不懂楼月卿为何不喝茶,还是恭恭敬敬的应声,端着茶下去了。

容昕一阵不解:“表姐不是喜欢喝茶的么?怎么不喝了?难道是不喜欢这个茶?不对啊,这是上好的西湖龙井,以前表姐还说喜欢的。”

楼月卿含笑摇头:“不是,只是今天不想喝茶而已!”

“这样啊……”

楼月卿笑了笑,也不再多言。

其实也并非有意瞒着大家,只是现在月份还小,加上现在的局势,还是小心些为好。

容昕想起什么,忽然不解的问:“不过话说回来,表姐和容郅哥哥成亲三年了,为何还没有孩子呢?”

其实这个问题,不只是她好奇,很多人都在好奇,这两年楚国上下都在暗地里猜测,猜测楼月卿根本无法生养,却还魅惑着摄政王,以至于摄政王无一房妾室,至今膝下无子,先前还曾有朝臣上奏让摄政王再纳几房妃妾开枝散叶,可是容郅毫不客气的怒斥,直言谁再干涉摄政王府的事情直接处死,这才是消停了,可是关于这件事的猜测言论就没停止过。

楼月卿听言浅笑:“以后会有的!”

容昕点点头:“那得快些了,不然那些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其实对于楚国臣民来说,楼月卿有没有孩子都算不上好事,因为她是璃国的公主,如今楚国的江山被容郅掌控着,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而楼月卿若是生下孩子继承摄政王府,楚国臣民必然不安,毕竟这个孩子身上流着的,有一半是璃国萧家的血,可是若是不生,容郅又不肯纳妾,估计又要闹腾。

现在只是因为朝中事情多,谁也不敢提这事儿,可是她的身世已然不是秘密,楚国上下岂会容忍她这个异国公主独占摄政王妃的位置,怕是这一阵过后就该提了。

楼月卿笑着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侍女很快端着一杯温水上来,楼月卿喝了一口,便心血来潮的看着容昕做衣服了,暗暗的学着。

她也要给她的孩子做几件!

容郅回府的时候,就看到楼月卿坐在房内的桌边折腾着什么,桌上一堆布和针线。

眉梢一挑,他提步走向她。

“在做什么?”

声音忽然响起,楼月卿下意识抬头,这不,一分心,针扎到了手指。

“嘶!”倒吸一口气。

容郅立刻一惊,立刻拉着她沁出血滴的手,放进嘴里含着。

楼月卿见他如此心急,不由浅笑。

容郅松口拿出她的手,瞪她,恼道:“你还笑的出来?”

楼月卿无奈笑道:“不过小伤罢了,你看你急得,好像我受了重伤似的!”

容郅冷哼,她受伤,不管轻重对他来说都是大事儿!

见她手不流血了,他才看着乱糟糟的桌子,蹙眉:“你这是做什么?”

楼月卿嫣然浅笑,一双潋滟的眸子熠熠生辉,歪着头扬着手上缝了一半的小衣服:“没看到么?我再给我们的孩子做衣服啊!”

容郅听言,眸色一暗,孩子……

压下心头的悸动和窒痛,他坐下,轻声道:“这些事情让李逵找人做便可,你怎么还亲自动手了?”

楼月卿皱眉:“那哪能一样啊,我是孩子的娘,我亲手做的和别人做的意义不一样!”

当然,这句话是容昕说的,她也觉得有道理。

容郅听言,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随即又道:“那也不急在一时啊,反正还早,以后有的是时间折腾这些,现在你该好好休息!”

花费那么多心思,也只能是白费心思,现在少花些心思,或许就能少一些心痛。

楼月卿笑眯眯的抚着小腹道:“反正闲来无事,就学着做做看,真要做给孩子,那也得等过几个月,可以知道孩子是男是女了再做,不然做了浪费!”

说着,她忽然想起什么,一脸好奇的看着容郅问:“对了容郅,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容郅不由愣住了。

男孩女孩……

若是可以,他倒是想要一个女儿,长得像她的女儿……

可是……

垂眸敛去眼底的黯淡,他笑了笑,没回答,倒是反问她:“那无忧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楼月卿歪着头想了想,随即一副雄心勃勃的样子道:“我都喜欢,所以,我想生一对龙凤胎!”

容郅当即傻眼。

龙凤胎?

楼月卿很郑重的道出自己的雄心壮志:“没错,我要生一个和我一样貌美如花的女儿,再生一个和你一样英俊潇洒的儿子!”

容郅看着她一副雄心壮志的样子,不由无奈扶额,生一个都是问题,她还打算生俩?

“而且还要一个哥哥一个妹妹,这样哥哥可以保护妹妹,嘿嘿嘿……”

容郅看着她一脸满足欣喜的样子,笑得这般开心,心中愈发的窒痛……

她那么喜欢这个孩子,如果他扼杀了这个孩子,她怕是会恨他,永远不会原谅他……

楼月卿忽然问:“容郅,你说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好呢?”

容郅回神,见她一脸期待希冀的看着自己,面色一僵。

名字……

他无奈一叹:“无忧,这孩子才一个多月!”

楼月卿一本正经的道:“我知道啊,可是给孩子取名事关重大,得从长计议,你现在就得想,取一个好听寓意又好的名字,不然到时候生下来手忙脚乱,肯定想不出好的了!”

容郅:“……”

见他一脸惊呆错愕的傻样儿,楼月卿怒:“你什么表情?你是不赞同我的提议?”

容郅立刻一脸你说什么都对的贱样儿搭腔:“怎么会?无忧说得对,取名是大事儿,孤回头一定会好好想,取一个威风霸气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楼月卿听着前半句还挺受用,后半句直接怒了,瞪他:“威风霸气闻风丧胆?你以为是给土匪取名啊!”

“不是,孤的意思是会给他取个好名字!”

“可你刚才可不是怎样说的!”

“话不是这样说,可是是这个意思!”

“真的?”

“嗯,真的!”

莫离在门外,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脸上难掩苦涩,心底不由升起一股悲凉,这样的日子,没多少天了……

------题外话------

放心吧,孩子会好好的,嗯,无忧也会好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