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她的态度(二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径直走向府门口,见她出来,守在门口的侍卫忙上前行礼:“参见……”

行礼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楼月卿淡淡的声音传来:“开门!”

侍卫一愣:“王妃要出去?”

楼月卿淡淡的看着他,没回答。

侍卫也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忙道:“属下立刻让人准备马车!”

楼月卿淡声道:“不必,开门!”

侍卫闻言,一阵困惑,正要说什么,迎上楼月卿没有一丝情绪的眼神,连忙吩咐人把王府大门打开。

楼月卿什么也没死活,径直走了出去。

侍卫正一阵苦恼,楼月卿每次出府都是提前让人准备马车的,所以她这样突然要出去,脸色还如此奇怪,侍卫自然是觉得不寻常。

恰巧这时看到莫离走来。

“莫离姑娘,王妃这是……”

莫离淡淡的道:“没事,王妃只是出去散心,你们不用在意!”

说完,忙追了上去。

楼月卿出府之后,漫无边际的走在街上,心中一片萧索悲凉。

其实她什么都明白,明白她的身子根本负荷不起这个孩子,知道她也许会保不住孩子,活着会因为孩子而丢了性命,这些她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只是不愿意去面对,选择沉浸在怀孕的喜悦中,刻意不去想怀孕的后果,选择自欺欺人。

自从知道她怀孕,容郅虽然什么也没说,可是她岂会看不出来他并不高兴,反而心情愈发沉重,只是在在她面前极力压制着强装高兴,可是她那么了解他,又岂会看不出来他面对她时,隐藏在眼底的悲伤,怎么可能会被他的伪装蒙骗到,她只是当做不知道罢了。

这几日他的反常虽不明显,可是她终究都看出来了,只是都当做不知道,今日他不上朝,就让她有些不安,这个节骨眼,朝中那么多事情,按照他的一贯性格,又岂会因为个人的心情而不理朝政,加上他突然提及要把容烨送走,之后又突然接过莫离端来的药,莫离药已经端到了,直接递给她就行了,他何必多此一举上前接药?不过是因为想他亲自把药端给她喝下,而今早的安胎药,远比往常晚了半个时辰,她了解莫离,就算莫离再如何忙,怕是也不会忘记给她熬药,所以莫离说太忙忘记熬药的时候,她都是有些想不通的,果不其然,事出反常必有妖。

那碗药和安胎药的味道极像,若是不仔细,根本闻不出来,显然花费了不少功夫,想来是自从她怀孕之后他们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她不怪他们,只是,她不认同,无法理解!

这是她的孩子啊,她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她这样的身子都还能怀得上的孩子,她如何舍得不要?就算留下这个孩子会要了她的命,就算到最后她也可能保不住这个孩子,可那又怎么样?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不可能放弃。

楼月卿就这样在街上漫无边际的走着,莫离在她后面默默地跟着,一前一后,引得周边的那些人纷纷注目。

楼月卿的样子,很多百姓都见过,自然也有不少人认出了她,纷纷避让,其他不认识她的人也随波逐流的让开,她这样心不在焉的晃荡着竟也没有撞到人。

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往前的方向,是宁国公府的方向。

是了,她要去宁国公府。

莫离见她朝着宁国公府的方向去,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她这个时候怕是不愿意回王府,就怕她因为伤心到处走,自己又不好把她劝回去,如今见她朝着宁国公府去,自然是放心了不少。

只是,因为她刚才情绪波动太大,又没好好休息反而走了那么远的路,加上天气还是有些冷,她出来穿的衣服虽不少却也还是感到冷,还没到宁国公府,肚子就隐隐作痛,她停下脚步,抬手抚了抚小腹,不适的皱眉咬牙。

想来是又动了胎气。

这时,一直默默地跟在她身后的莫离立刻上来扶着她,语气很是担忧的问:“主子,你没事吧?”

楼月卿微微抬眸看着莫离那一脸紧张,面色一冷,轻轻推开了她,之后,凝神聚气,微微提起内力稳住胎像,莫离见状,想要出手帮她,可是触及她带着一丝警告的眼神,只好作罢,面色担忧的看着她。

片刻,楼月卿感觉痛意慢慢散去了,这才收住内力,继续往宁国公府走去,没有理会莫离。

莫离只好继续默默地跟着她。

走到宁国公府门前,门口的守卫见到她,立刻便开了门,楼月卿什么也没说,径直走了进去,往揽月阁走去。

门口的侍卫见她这样,难免有些奇怪,随后进来的莫离立刻让侍卫去禀报宁国夫人。

楼月卿一回到揽月阁,什么也没说就直接回房上床躺下睡觉去了,宁国夫人过来的时候,听说她回房睡了,倒也没有进去吵她,而是问守在外面的莫离。

“怎么回事?她怎么突然一个人不声不响的走回来了?来报的人说她脸色不太好,究竟出什么事了?”

莫离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加上此事又不好喝宁国夫人直说,便只道:“主子和摄政王殿下起了争执,不过夫人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宁国夫人听言,一阵不解:“起了争执?他们一向感情好,怎会起争执,还闹得卿儿自己一个人走回来?到底怎么回事?”

莫离垂眸低头,不知道如何回答。

总不能说她家主子怀孕了,可主子的身体不能要这个孩子,摄政王殿下要打掉孩子,所以吵架了吧。

想了想,她摇了摇头,没说话。

宁国夫人见她不肯说,虽然心急,却也不再逼问,走进了楼月卿的房间。

楼月卿躺在床上,其实还没睡着,只是有些累了,加上身子不适就闭着眼,她知道宁国夫人走进来,也感觉到宁国夫人坐在床边一直在看着她,只是她不想睁眼,不想说话,只想静静地躺着。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迷迷糊糊睡着了,宁国夫人见她呼吸平稳确实是真的睡着了,才替她掖好被子起身离开。

容郅听暗卫禀报说楼月卿回了宁国公府的时候,面色如常,没有再问及她,只是吩咐冥夙把容烨送回宫中,之后一直站在凉亭内,望着前方,似在认真的思索着什么,神色难辨。

楼月卿就这样在宁国公府住了下来,宁国夫人问她出什么事了,可她却只是摇摇头什么也不说,宁国夫人便也没有再问,反正她很乐意楼月卿回来住,至于和容郅吵架,怕是以他们的感情不用几天就能和好了,夫妻之间偶尔吵个架也不算什么事儿,她也并不担心。

因为莫言在宁国公府,她又因为那件事不理会莫离,所以,莫离便让莫言来贴身照顾她,她的饮食自然也都是莫言准备的,莫离和莫言说了楼月卿有孕,莫言便按照孕妇的胃口做了一些开胃的,果然她吃了不少,只是……

看着眼前莫言亲自送来的安胎药,她微微蹙眉,没有端起来喝。

莫言见她不喝药,想起莫离和她说的事儿,便低声道:“主子,这安胎药是我亲自熬的,莫离没有插手,您放心喝吧!”

楼月卿闻言,端起安胎药,闻了一下,这才安心喝下。

一碗药一滴不剩。

莫言见楼月卿喝完药,迟疑片刻,才低声道:“主子,今早的事情我已经听莫离说了,我知道您很生气,可是摄政王殿下和莫离也是为了您好,他们只是想让您好好活着,说实话这件事我是赞同他们的,我和莫离自小就跟在您身边,唯一所求便是您能好好活着,而摄政王殿下也把您看的比所有的一切都重要,宁愿没有孩子也不愿让您有一丝的危险,这都是对您太在意了,所以,您也不要太责怪他们了!”

楼月卿听言,抬眸看着莫言,轻声道:“你想多了,我没有怪他们!”

莫言皱眉不解:“那您为何……”

楼月卿低着头,手覆在小腹上,眸色微软,轻声道:“我想要保住这个孩子,就必须要表明我的态度,你明白么?”

她会宁国公府,不理会莫离,不是生气,也不是赌气,更不是负气,她只是表明她的态度,这个孩子,她要留着。

哪怕明知道不可能,她也要尽全力去挽救,哪里最后注定结果是一样的也没关系,起码她努力了,她没有想过放弃,她只是无能为力,那她认命!

可现在,孩子好好的在她肚子里,她如何狠得下心亲手剥夺这个孩子生存的资格,又如何愿意剥夺自己做母亲的资格?

莫言听言,似乎有些明白了,又有些不明白。

宁国夫人许是听说莫言给她熬药,以为她身体出什么问题了,又是急匆匆的赶来。

看着宁国夫人一脸担心紧张的询问着她是不是病了,哪里不舒服,是不是体内的寒毒又发作了,那一脸急火如焚的样子,楼月卿想了想,看着她轻声道:“母亲,我怀孕了!”

宁国夫人顿时一阵呆滞傻眼,没反应过来。

楼月卿见宁国夫人惊呆成这样,不由莞尔一笑。

宁国夫人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忙拉着楼月卿紧张的问:“卿……卿儿,你刚才在说什么?母亲是不是听错了?”

楼月卿浅笑吟吟:“母亲没有听错,我怀孕了,一个多月了!”

宁国夫人听言,喜上眉梢:“真的?”

楼月卿含笑点头:“真的!”

宁国夫人心花怒放,面色很是激动欣喜的道:“那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母亲盼着这一日盼了整整三年了,如今可算是盼到了,真好啊,再过几个月我也做外婆了!”

楼月卿见宁国夫人如此高兴,楼月卿不由会心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坚定。

宁国夫人高兴之余,还是想起了一茬,忙问:“可是既然你有身孕了,那你和摄政王又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出什么事了?他知道你怀孕了么?”

楼月卿面色僵了僵,刹那间便恢复如常,抵着抚着小腹浅笑道:“他知道,我和他是因为别的事情起了点争执,母亲不必担心,不是什么大事儿!”

宁国夫人听言,立刻炸了:“那也太不像话了,再大的事情也不该这个时候和你吵啊,你还怀着孩子呢,孕妇情绪不能大动他不知道啊?而且你不说我还忘了,你今日可是从摄政王府一路走来的,距离那么远,身边也没有一个侍卫护送着,这出了事可怎么是好?何况,外面天都快黑了他也不见影儿,这简直不像话!”

宁国夫人一向是对容郅很满意的,从没有任何不满,这还是第一次对他不满说他不像话。

楼月卿见宁国夫人一脸恼怒不满,好似一向让她满意至极的女婿突然成了负心汉似的,不由得噗嗤一笑忍俊不禁的笑了。

宁国夫人听到楼月卿的笑声,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才激动的失态了,轻咳两声,恢复正经表情,没好气的看着她道:“你这孩子笑什么呢?母亲这不也是怕你受委屈才这样,平时可不这样的!”

平时她端庄优雅温婉大气着呢!

楼月卿立刻笑眯眯的点头道:“女儿知道,母亲是因为疼女儿才会这样!”

可不是么,之前知道蔺沛芸怀孕,宁国夫人可一点都不见激动,可是现在知道她怀孕,高兴得像个孩子,看她那激动样儿,怕是比她自己当初怀孕还要高兴吧。

其实也不怪宁国夫人激动,实在是从楼月卿成亲开始,她就一直盼着楼月卿能够生孩子,一开始只是想当外婆,后来慢慢地,外面的流言蜚语多了起来,那些恶意揣度中伤楼月卿的话,楼月卿自己不在意,可是听在她这个做娘的耳朵里,那可是揪心的疼着,若是楼月卿有孩子,那些流言蜚语也就都不会有了,如今楼月卿终于在成婚三年之后怀上了孩子,她焉能不激动。

压在心头几年的巨石算是落下了,她也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就等着宝外孙当外婆了,当奶奶已经没什么新鲜感了……

咳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