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不欢而散,大哥回来/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眼眸一缩,身体下意识的往后靠去,目露惊恐的看着他,哆嗦了一声:“容郅……”

容郅凝望着她这般惊慌害怕的样子,心疼之意溢于言表,伸手,轻抚她的眉眼,似是为了安抚她心中的恐慌,语气轻柔的道:“无忧,你知道的,我不能失去你,为了你我什么都做得出来,同样的,为了你能够好好活着,我不会也不能让这个孩子继续留着,所以,哪怕是你不愿意,哪怕你会因此恨我,我也要将他打掉,我绝不容许任何危机你性命的人和事情存在!”

楼月卿看着他极尽温柔的说着这般深情感人却又残忍和狠绝的话,心里百感交集,说不清楚只什么感觉,嘴巴颤抖哆嗦着,哑声道:“容郅,这个孩子……是我的命!”

容郅抚着她眉眼脸颊的手不由一僵,定定的看着她。

她含泪看着他,语气坚定道:“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么做,除非……”顿了顿,她死死的看着他,嘴巴颤抖片刻,一行泪泫然滑落,声音干涩沙哑:“除非我死……”

他听着她这般坚决的话,墨瞳紧缩,抚在她脸上的手轰然滑落,眸间黯然无光一片死灰。

定定的看着她许久,他蓦然自嘲笑着,有些艰难苦涩望着她,哑声开口问:“楼月卿,在你的心里……我算什么?”

这个问题,他曾经问过她,之前问的时候,他是生气愤怒的,可这次,却透着浓浓的绝望。

楼月卿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他却霍然起身,转身就要走。

楼月卿见他这个样子离开,心里一急,连忙叫住他:“容郅……”

他顿足,却没有回头,背影虽然挺直,却仿佛整个人都笼罩着浓浓的沧桑和落寞,声音也尽是无力和颓然,他静立许久,才干涩嘶哑的道:“你总是这样,一直都那么任性,一次又一次不把自己的命和我的感受放在心上……无忧,到底什么时候你才能有那么一次任性的时候想到我?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承受多少次这样的恐惧了,或许我真的应该把对你的在意减少一些,如此,便不用每一次都如此痛心了……”

说完,他抬步离开,步履沉重,仿佛肩上压着万斤巨石那般,喘不过气来。

楼月卿听到他这番话,心如钝刀子剐过一般疼的几乎窒息,脸色霎时苍白如雪。

他的话,让她感到羞愧,因为那都是实话,她好像很多次都这样,明明他在她心里是最重要的,可却不知为何,总是因为很多任何事情忽略到他,总是那么任性……

看着他萧瑟沧桑的背影,她多想追上去拉住他的手,只要不让他这样难过和绝望,她什么都愿意做的,可是,孩子……

她该怎么办……

她又能怎么办……

她活了那么多年,也曾遇到过很多两难抉择的时候,却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为难过,从来没有……

低着头,抚着平坦的小腹,她轻声呢喃道:“你说娘该怎么办才好呢……”

许是和容郅说这些话的时候情绪波动太大,有些动了胎气,楼月卿察觉隐隐不适,立刻叫来了莫离把脉。

把完脉之后,莫离敛去眼底的沉重,轻声道:“主子只是太过紧张情绪大动才引起胎气不稳,并无大碍,不过这几日要好好养着,不宜再情绪波动了!”

楼月卿点了点头,心中松了口气,她现在就怕这个孩子有个好歹。

心放下了,她才拧眉看着莫离问:“是你叫他来的?”

莫离垂眸默了默,也不否认:“是!”

楼月卿顿时一阵恼怒:“莫离,你……”

莫离咬牙一横,语气强硬略有些凌厉的道:“主子,不是莫离硬要罔顾您的意愿,莫离和摄政王一番苦心您心里比谁都明白,冥夙说,摄政王这两日从未闭过眼,他心里的苦楚您应该清楚,您真的忍心么?就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安然生下的孩子,用自己命去做赌注,让我们这些爱你在意你的人为此担惊受怕,让摄政王日夜活在极有可能会失去你的恐惧中,这般的绝望和心痛!”

莫离的这番话,让楼月卿哑口无言。

莫离见她;脸色苍白,加上她胎像不稳,也不敢再说太多,只能低声道:“主子,莫离言尽于此,您自己好好想想吧!”

言罢,她便退下了。

楼月卿怔怔的坐在那里,许久,都一动不动的。

容郅离开宁国公府之后,便回了摄政王府,回到王府之后,在房中坐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日一早,脸色更加难看憔悴了,本就已经冒出来的胡渣,越发的醒目,眼神黯然死寂,仔细一看,鬓角竟长出了几根白发,仿佛苍老了十岁。

冥夙在门口候了一夜,不敢进去打扰,却一直担心着,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由一惊:“王爷……

他面无表情的开口,声音不含任何情绪:“研磨!”

冥夙一怔,随即也不敢多问,走去研磨。

很快,墨汁研磨好了,容郅走到桌案后面,拿过一旁的白纸,提笔蘸墨,在空白的纸上顿了顿,似乎内心十分挣扎,好一会儿,才颤抖着手,仿佛很吃力的落笔,写完两封信时,仿佛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装入信封中,粘上腊封,递给了冥夙。

冥夙看着容郅写着两封信,内容是什么他看的清清楚楚,所以已经不用容郅吩咐,冥夙也知道该怎么做了:“属下这就去办!”

王爷终究,还是妥协了。

原本对于王妃,王爷就从来都是妥协的那一个,不管她要做什么,王爷再如何反对,最终的结果都是妥协,这一次,也都是一样的……

冥夙退下后,容郅坐在桌案后面,颓然无神的看着眼前,半晌,嘴角忽然微微扯开,噙着一抹极尽苦涩满是无奈的苦笑……

三日之后,十二月二十四,楼奕琛边境军防回京。

将近一年不见楼月卿甚是想念这个哥哥,楼奕琛自然也是一直惦念着她,所以一回来知道她住在府中,还身怀有孕,十分高兴,说句夸张的,楼月卿都感觉,楼奕琛这反应,可以说比当初知道蔺沛芸怀孕的事还要高兴。  想起母亲也是这样,再看看楼奕琛,楼月卿深觉得,幸好蔺沛芸是个懂事大方的,又真的把她当妹妹看待,不然估计也会不高兴了,毕竟哪个女人愿意自己的婆婆和夫君偏爱小姑子到这个地步呢?

楼奕琛回来,搁置了将近一个月的西宁王的事情自然是要处置了。

楼奕琛回京当日,进宫去见了容郅,除了回禀这三个月巡查军务的状况之外,也商议了西宁王的事情,第二日,容郅召见了西宁王,两人单独聊了一个时辰。

十二月二十六,临近出息,容郅下诏,西宁王在魏郡期间,滥用职权,威胁逼迫安州地方官员隐瞒旱情不报,指使那些人强制收赋税,只手遮天蒙蔽朝廷,引起暴乱,暗中散布谣言中伤摄政王妃,看在曾立下战功的份上从轻处理,褫夺王爵终生软禁在府中,西宁王位由其子容康承袭。

而安州一带与西宁王勾结或是知情不报的官员,全部按律处置,所以,安州以及周边几座受到波及的城镇在内的大大小小的三十六位官员,全部被革职,新一轮的官员补充慎王在安州的时候早已制定好上奏给容郅,容郅也都同意了,只是一直搁着这件案子没处置,如今贸然动手处理,一切井然有序,倒也没出什么乱子。

朝中发生的事情都是听宁国夫人和莫离她们说的,楼月卿并不是很关心这些,只是想知道容郅的情况,才会听她们说这些,不然,她是半点都不关心的。

容郅那日来过走了之后,楼月卿就一直很担心他,虽然面上什么都没说,可是心里总是不安。

她不想他这般难过失望,可是她也做不到顺从他的意思舍弃这个孩子。

莫离看着她静坐发呆心事重重的样子,兀自摇头无声叹息,自从那天夫妻俩不欢而散之后,楼月卿就总是这样忧心忡忡的,虽然在宁国夫人等人面前若无其事,可是却还是瞒不过身边的莫离和莫言,莫离虽然想要拿掉她腹中的孩子,可却没有像让她因为胡思乱想心情郁结而让孩子出个什么事,所以还是时常劝她,孕妇不宜多思,否则对孩子不好,她的劝告楼月卿还是听进去的,可是,仍是无法不去想。

也因为多思多愁,她吃不好睡不好,勉强逼着自己吃的东西,也都大多吐了,睡觉也睡不安稳,还是莫离给她用了些不会伤及胎儿的安神香,她才不至于睡不着,可是晚上却也总是睡不安稳。

这样下去,对孩子也不利,现在她的身体还受得住都这样了,等孩子大了些,怕是更加是凶险。

楼奕琛从宫中回来就直接来了揽月阁,一上来,就看到楼月卿坐那里看着外面怔然发呆,他询问的眼神看着候在一旁的莫离,莫离也只是摇了摇头,他眉梢一挑,走了过去。

“卿儿!”

楼月卿恍然回神,看到一身朝服的楼奕琛,面色一愣:“大哥?”

楼奕琛温和一笑,走到楼月卿对面坐下。

楼月卿看了莫离一眼,莫离领会,转身去备茶。

楼月卿才看着楼奕琛轻声道:“大哥刚从宫里回来吧?怎么直接过来了?”

楼奕琛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有些事想问你,所以直接过来了!”

“嗯?”楼月卿疑惑挑眉:“什么事?”

楼奕琛直直的看着楼月卿,面色认真的沉声问道:“你和摄政王究竟怎么了?”

楼月卿一愣:“大哥……”

楼奕琛沉声道:“之前母亲和我说,你们起了争执吵架了,所以你才回来住,可是我回来四天了,都没有见过他来看你,这太不寻常了,母亲虽然不问,也看出来了你们这次的事情绝对不简单,今日我问了他怎么回事,他却让我回来问你,卿儿,你老实说,到底怎么回事?”

虽然夫妻吵架不和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他们夫妻感情那么好,这本就不太可能,加上楼月卿怀孕了,而容郅却不闻不问,楼月卿已经回来住了快十天了,他只来过一次,据说还不欢而散了,这事儿太过奇怪,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如果不是十分相信楼月卿,他估计还会怀疑是不是楼月卿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容郅的才会闹的那么严重,以至于容郅这个态度。

楼月卿皱眉:“大哥问他了?”

楼奕琛抿唇点头,面色凝重道:“嗯,我问他你们两个之间出了什么事,你身怀有孕他都不闻不问,他什么也不告诉我,只让我回来问你,脸色还很不好,卿儿,你们一向感情好,这次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事情让你们闹得那么严重?连你怀着孩子在这里他都不问不问!”

楼月卿面色挣扎片刻,最终还是别过脸去,微抿着唇轻声道:“大哥,这件事情你和母亲别管了!”

听到她这句话,楼奕琛面色一沉,凌厉的看着她厉喝一声:“卿儿!”

楼月卿被他这一声怒喝惊了一下。

楼奕琛十分不悦的看着她,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混账话?你是我妹妹,如今你们夫妻闹成这样,我如何能不管?”

楼月卿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是却说不出口,垂眸低头,抿唇没说话。

楼奕琛见她仍不说,皱眉沉声问道:“卿儿,难道你回了一趟璃国就不愿与大哥和母亲交心了么?”

楼月卿豁然抬头,面容失色:“大哥,你这是说什么呢!”

楼奕琛淡淡的道:“既然不是,为何要瞒着我和母亲?这件事情母亲早就看出不寻常,只是见你不愿说就没有问,可是她很担心你,你若是心里还认我这个哥哥,在意母亲,就不要什么都瞒着让我们担心焦虑却又帮不上你!”

知女莫若母,宁国夫人这般疼爱楼月卿这个女儿,对她的关心自然是无微不至,哪能看不出她这些天的反常,猜不到事情很严重,只是见她不愿多说便也不问,可是这些天,一直焦虑担心着,母子两商议之后,他才去问了容郅。

楼楼奕琛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楼月卿虽不愿多说,也只能如实道来:“他不想让我留下这个孩子!”

听言,楼奕琛面色陡然一变,急声问道:“什么意思?难道他不相信你?”

楼月卿听到楼奕琛这话,不由一阵傻眼:“啊?”

什么相信不相信,这又是什么鬼……

楼奕琛一脸怒色沉声问道:“是不是他以为这个孩子不是他的,才会与你争执,才会不想让你生下这个孩子?才会对你不闻不问?”

嗯,只有这样,才能说得过去。

呃……

楼月卿这才惊觉楼奕琛说的是什么意思,有些哭笑不得,忙道:“大哥,你误会了,不是因为这个,他没有不信我!”

楼月卿觉得有些崩溃,也难怪楼奕琛会这样想,他们这次闹成这样本就容易让人往这方面想,加上她这个孩子不到两个月,而她回来也还不到两个月,加上容郅的态度,确实是容易让人这样想。

楼奕琛这才面色稍缓,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两声,才抿唇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总得有个合理的解释吧……

楼月卿想了想,还是垂眸低声道:“因为我的身体根本不宜生孩子,会有性命危险!”

楼奕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瞳孔一缩:“卿儿……”

楼月卿道:“我体内的寒毒大哥是知道的,加上我的身体底子早已被侵蚀掏空,原本是不可能怀得上孩子的,可是机缘巧合之下吃了颗抑制寒毒的药,也因此得以怀上这个孩子,可是若要生下他,要冒极大的风险,容郅不同意,要我喝落胎药,我不肯,就吵成这样了!”

楼奕琛只觉晴天霹雳,蓦然一惊,是啊,他这几日顾着妹妹怀孕要当舅舅的喜悦中,却忘了,楼月卿的身子状况,女子体寒本就不易怀孕生子,何况是他妹妹身中寒毒,身子底子那么弱,如何受得起这份罪,又如何保得住这个孩子……

见楼月卿低着头一脸黯然,他转头看着一旁奉茶之后就静静候在一旁的莫离,后者面色凝重的点头。

楼奕琛面色难看起来,心中也愈发沉重,半晌,他看着楼月卿沉声道:“卿儿,就这件事来说,他做的是对的,大哥赞同他的做法!”

楼月卿抬眸看着楼奕琛,神色微动:“大哥……”

楼奕琛没有任何犹豫的对她道:“既然要生下这个孩子你会有危险,那这个孩子就不能留,也绝不能留!”

楼月卿听言,立刻急声反驳道:“不可能,这是我的孩子,既然有了,我就不可能舍弃他!”

楼奕琛态度很强硬,不容置喙道:“卿儿,听话,现在不是你能任性的时候!”

楼月卿拧眉凝声道:“大哥,我这不是任性,这是我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我是这个孩子的母亲,我怎么能不要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