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萧以恪来,拜访致谢/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萧子禹在这里,又和灵儿刚相认,楼月卿便没有把灵儿再送回宁国公府,暂时让她留在摄政王府,灵儿自然是有些不太乐意,不过幸好一连着几天萧子禹都陪着她到处疯,小丫头那点不高兴便也消散了,特别粘着哥哥,萧子禹又特别顺着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要什么就给什么,她想去哪玩他就带她去哪,这才短短几日,她就直接把宁国公府那边给抛到九霄云外了,楼月卿都忍不住叹一声,个小没良心的。

不过,不晓得是不是怕她不高兴,灵儿虽然住在府中,却一直未曾和景媃接触过,萧子禹也从没有带着灵儿去景媃跟前,更是从没有和灵儿说过景媃,对此,楼月卿什么也没说,显然是本意也不想灵儿和景媃接触。

萧子禹很懂事,从未说过和景媃相关的半个字,他虽然年纪不大,可也都懂事了,虽然不知道那些事情,可之前在璃国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却都看在眼里,看得出来是奶奶做错了事情让两个姑姑受了很多罪,知道姑姑不喜欢,便也半个字都不会说。

这样的日子平静的过了几日。

如花无心所言,楼月卿虚冷无力的症状会越来越严重频繁,果不其然。

之前虽然时常感觉虚冷无力冒冷汗,可是却都只是轻微的不适,并不是很难受,可是这次却有些难熬了。

半夜,楼月卿睡着睡着就被这种虚冷无力的感觉弄的睡不着了,明明感觉很冷,身上和额间却不停地冒冷汗,可有忍不住发抖,还一点力气也没有,容郅抱着她自然是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当即惊醒,见她冷汗津津却阵阵发抖,显然是和花无心那日说的症状一样,不假思索,立刻提起内力注入她体内,这才慢慢缓解了她的痛苦,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后,她才渐渐恢复如常,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冷汗散去,面色渐渐好了起来。

容郅见她不难受了,才慢慢收手,面色沉重的问道:“感觉怎么样,还难受么?”

楼月卿摇了摇头,虚弱一笑:“不难受了!”

容郅这才缓了口气,眉头却依旧紧锁。

楼月卿见他面色沉重眉间紧锁,不由莞尔道:“好了,你也别担心了,我连寒毒的折磨都经受了无数次了,这点和寒毒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再说了,不是你帮我缓解了么?”

容郅抿唇沉声道:“我不想你受这份罪!”

不管是寒毒也好,还是方才那种煎熬也好,他都不想她承受。

楼月卿笑容一僵,垂眸,没有说话。

容郅还想说什么,可是想了想,也知道现在说那些话不太合适,所以什么都没有说,躺下,抱着她继续睡了。

只是,两人心事重重,很久才睡着。

初八的时候,楚京意外来了一个人。

冥夙回来了,和他一同出现的,还有萧以恪,这让楼月卿意外不已,看到萧以恪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幻觉了。

先前,她可是半点消息都没收到,自然是没想到萧以恪会这个时候来。

原来,萧以恒不放心她,把她的事情和萧以恪说了,让萧以恪来一趟看看情况,萧以恪一听此事,自然是就算萧以恒不开口让他来,他也是一定要来的,所以,过完除夕,初一那天祭完祖,给萧正霖忽然皇贵妃请了安之后,他便启程和冥夙一同南下了,日夜兼程赶了几天的路,今日才到。

听说楼月卿怀孕的凶险后,萧以恪自然是不可能不劝她,只是苦言相劝终究还是没有效果。

当然,对于容郅这个让她怀孕的罪魁祸首,萧以恪十分不待见,连带着看容郅的眼神都异常凶狠,若不是楼月卿在,估计他都要动手了。

对此,容郅眼观鼻鼻观心,不予理会。

当萧以恪提及想要去宁国公府拜访的时候,楼月卿是很惊讶的。

见楼月卿惊讶不解,萧以恪解释道:“父皇和母妃知道我是来看你的,叮嘱我务必去拜访一下宁国夫人!”

当然,就算他们不叮嘱,他也会去的,上次来楚京的时候,因为楼月卿的身世还没公之于众,并不方便才没有去拜访,这次来,自然是一定要去的。

楼月卿听言,也知道他们的意思,看萧以恪满身风霜一脸疲惫,显然这几日没休息过,便道:“二哥先去沐浴休息,明日我们再去吧,反正如今也都已经下午了!”

萧以恪连着赶了那么多日的路,也知道自己这个仪容不太好,去拜访太过失礼,加上如今的时辰不合适上门拜访,便点了点头:“如此也好!”

楼月卿立刻吩咐李逵带萧以恪去住的地方,派人好生伺候。

第二日一早,楼月卿这才带着萧以恪回宁国公府,随行的还有萧子禹和灵儿,容郅倒是没来。

到宁国公府的时候,宁国夫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本以为只是楼月卿回来,看到萧以恪的时候,倒是有些惊讶,她是见过萧以恪的,当初萧以恪来楚京的时候,只是已经三年过去了,加上只是一面之缘,当时也没太过在意,哪里还记得那么清楚,所以没认出来,只是觉得有些眼熟。

楼月卿见宁国夫人惊讶困惑,便含笑介绍:“母亲,这是我二哥!”

宁国夫人顿时了然。

萧以恪很郑重的朝宁国夫人揖手弯腰,语气略带恭敬:“萧以恪见过宁国夫人!”

他的身份自然是不需要向宁国夫人行礼的,可是,这是以晚辈的身份,宁国夫人自然受得起。

宁国夫人一惊,连忙让他不必多礼。

这时,一旁萧子禹也朝着宁国夫人揖手行礼:“禹儿见过宁国夫人!”

宁国夫人连忙扶着萧子禹,看了看萧子禹,笑着问:“你是灵儿的哥哥?”

“是的!”

宁国夫人见他虽年纪不大,却很是稳重,少年老成的样子,不由赞道:“真是个好孩子!”

在门口站着说话也不合适,加上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围观,宁国夫人当即带着他们进了宁国公府。

然而,刚走进大厅坐下,丫鬟奉茶之后,萧以恪一个动作,让众人大惊不已,饶是楼月卿也都一阵惊讶。

只见萧以恪忽然站起来,行至宁国夫人面前,不假思索的撩起衣袍就跪了下去,神色很是郑重尊敬。

众人纷纷大惊,宁国夫人当即站起来上前扶他:“瑾王殿下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萧以恪是璃国的皇子亲王,加上又是来客,揖手躬身已然足够,哪里需要下跪那么大的礼。

楼月卿也不由惊讶的站起来,大厅里的楼奕琛和蔺沛芸等人也是措手不及,当即起身。

萧以恪拒绝了宁国夫人的搀扶,看着宁国夫人认真道:“临行前,父皇母妃郑重交代,让晚辈到楚京后务必前来拜访夫人,代替他们向宁国夫人磕头致谢,谢夫人这么多年对无忧的抚育和爱护之恩!”

说完,当真是不作任何犹豫的磕了个头,稽首于地,如同给长辈父母叩首请安一样,没有任何的敷衍和不情愿,而是十分诚挚认真,那是发自心底对宁国夫人的敬重和感激。

大厅里的人无一不惊讶,楼月卿看着,不免一阵心酸动容,泪光闪动。

萧以恪一身傲骨,加上身份摆在那里,不会轻易屈膝下跪,一向只跪父母长辈,平时的时候,都无需向父皇母妃下跪,如今却为了她,向宁国夫人下跪……

宁国夫人连忙将他扶起来:“快起来!”

萧以恪这才顺势起身。

宁国夫人不赞同的看着他拧眉沉声道:“你这孩子如此客气做什么,卿儿既然做了我的女儿唤我一声母亲,我疼她护她那是应该的,哪里用得着你们这般感激呢?”

萧以恪面色郑重的道:“夫人虽然认为是应该的,可于我们而言仍是大恩,无忧是我们萧家的掌上明珠,这些年流落在外受了很多苦,幸得夫人视如己出疼爱有加,父皇和母妃都很感激夫人,不过因为种种不便,他们不能亲自向夫人致谢,只能让晚辈代为致谢,还望夫人切莫推辞!”

宁国夫人听言,只得叹了一声,反正礼都行了,跪都跪了,再说什么推辞的话都多余了。

聊了一会儿后,萧以恪和楼奕琛去书房谈事情去了,也不知道谈什么,蔺沛芸带着几个给孩子去玩了,萧子禹也跟着去了,楼月卿这才和宁国夫人单独说话。

宁国夫人这才道:“方才可真是吓了我一跳!”

可不是么,萧以恪忽然朝她跪下,确实是吓了她一跳,毕竟怎么也不会想到萧以恪会来这一出。

楼月卿莞尔道:“母亲也不必放在心上,不论身份,二哥是晚辈,他的礼,您是受得起的!”

宁国夫人叹了一声道:“这我知道,只是他们太客气了,你是我女儿,我疼你也好,护你也罢那都是作为母亲该做的,哪里需要谢我?何况,我也没做什么!”

楼月卿虽然七岁就做了她的女儿,可是那十年的时间都是在外面的,她也没有在身边照顾过,十七岁才回来,回来不到一年就嫁给了容郅,她做的也没有多少。

------题外话------

卡卡卡卡卡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