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自取其辱,出言威胁/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淡淡的瞥了一眼站在那里看着自己,一脸局促不安却又难掩热切泪光的景媃,眼中平淡如水,没有一丝波澜,只是淡淡的道:“坐吧!”

景媃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她,可见她收回目光不再理会自己,而是转过脸去在那里提着炉子上的水壶倒水,眸色黯淡下来,走到暖榻的另一边坐下,却是如坐针毡。

看着楼月卿消瘦憔悴的面容,景媃不由得心疼,挣扎犹豫片刻,才小心翼翼的问:“你……你还好么?”

可是一问出口,她就有些后悔了。

楼月卿倒水的动作一顿,微微抬眸看着景媃,皱眉淡声道:“你眼瞎了?”

她好不好,眼睛没瞎都能看得出来。

景媃一噎,一脸无措惊诧的看着她,脸色白了白,只是楼月卿说完话之后,仿佛没看到她陡然发白的脸色,也并不在意她的这句话会不会让景媃听着难过,收回目光,把水壶放回一旁的小炉子上,把其中一杯冒着热气的水缓缓推到景媃面前,之后端起自己的水轻轻吹着,这水很烫。

有了刚才那一小插曲,景媃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开口了,只能端起楼月卿给她倒给她的温水,有些心不在焉的吹气喝着。

喝完水之后,楼月卿才缓缓搁下杯子,看向景媃。

“你有事么?”语气淡淡,面色平静。

“我……”景媃看着她蠕了蠕唇,想说什么,可是又挣扎着不敢说,局促不安的低着头想了想,才低声道:“我不放心你,所以……所以来看看!”

楼月卿听言,没什么反应,只是收回目光,淡淡的道:“既然这样,你现在看也看到我了,出去吧!”

说完,她站起来就要往房间走去。

景媃见她站起来要走,立刻站起来急声道:“等……等一下!”

楼月卿顿足,回头看着她。

景媃有些祈求的看着她低声道:“我……我有话想跟你说!”

楼月卿眉梢一挑,转身坐回去,淡声道:“说吧!”

景媃这才拘谨地坐下。

看着楼月卿如冰霜般冷凝着的脸,景媃眼眸微缩,目光移到她平坦的腹部,神色复杂的看着。

楼月卿坐了好一会儿,还听见她的话,反而感觉她一直看着自己,楼月卿转头看她,见她一脸愧恨自责,有些厌烦的皱眉,冷声道:“没话说就滚出去,还有,收起你这惺惺作态的嘴脸,我觉得恶心!”

景媃脸色霎时惨白:“无……无忧……”

她想说什么,可是一开口,触及楼月卿冷沉的眼神,她还是下意识的住了嘴,无措的看着她。

楼月卿没有任何情绪的看着她道:“不要再叫我这个名字,你没这个资格!”

说起来也可笑,这个名字是景媃取的,这个世上,原本景媃是最有资格唤这个名字的人,曾经她也曾为这个名字感到骄傲,只因为这是她最眷恋也最遗憾的母亲为她取的,这个名字的寓意,是希望她一辈子无忧无虑,她很喜欢这个名字,现在她依旧喜欢这个名字,却和这个女人在没有任何关系,而景媃是这个世上最没有资格叫她这个名字的人。

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景媃听到楼月卿这句毫不留情的话,心中绷紧的弦倏然断开,心颤了颤,呼吸一滞,看着楼月卿的眼中闪着泪光,嘴唇嗫嚅了一下,想说什么,却终究说不出口,黯然垂眸,极尽哀伤失落。

楼月卿见她又是这个样子,总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仿佛很委屈一样,更是觉得厌烦,收回目光,语气漠然道:“有事说事,没事就滚出去!”

景媃只好说出自己的真实来意:“我……无心跟我说,你的情况很棘手,以前从未有过,她倾尽毕生所学也根本没有把握能够保你和孩子安然,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会很危险,她哪怕能够保你到临盆,生产的时候你也会很危险,大损身子是必然的,严重的话可能会没命,再者,孩子……”她面色难看的顿了顿,看着楼月卿冷凝的面色,有些不忍,挣扎片刻,低声道:“孩子在你体内生长,极有可能会染上寒毒,就算生下来也难以养活,所以我想,不管是为了你还是孩子,你都不该留下他,免得……”

说到最后,她止了声,没有再说,可是她知道楼月卿会明白她后面的意思,孩子若是在她体内染上寒毒,那是天生的,以后孩子必然比她更痛苦,极有可能养不活。

景媃这番话楼月卿自然是听得进去的,毕竟关乎孩子,所以,她脸色不太好了。

她不怕为这个孩子付出的任何代价,可是她很怕这个孩子在她体内染上寒毒,若是这样,她该如何承受?把自己受过得罪让自己的孩子再加倍承受,那是比杀了她更让她绝望的事情,她如何忍心?

她面色泛白,豁然转头看着景媃,咬牙问道:“花无心真的这样说?”

景媃点头:“对,所以我想劝你,三思而后行,我知道你宁死也不愿舍弃这个孩子,可若是这个孩子出生之后要承受更甚于你的痛苦,甚至根本养不活,你现在拼了命留下他又有何意义?与其如此,倒不如现在就……”

她还没说完,楼月卿当即打断她的话,冷声反问:“那又怎么样?”

景媃猝不及防被打断,不由呆愣一下,随即拧眉急声道:“难道你不知道这样根本不值得么?冒着性命危险去生下一个这样的孩子,你遭罪,孩子也不会好过,与其这样,到不如现在就不要,起码可以保证你性命无虞!”

听完景媃的话,楼月卿静静地看着她,没说话,眸色幽深看不出在想什么。

景媃被她那晦暗不明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安,正要问她怎么了,就见她眼神一变,带着浓浓的讽刺,冷嗤了一声讥诮道:“也只有在你这种女人的眼里,才会认为这样做不值得,可那是你的看法,你以为我是你么!”

在她的眼中,从来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景媃听到她这句话,面色陡然失色,血色全无,有些惊惶无措的看着她。

楼月卿淡淡的看着她,语气生冷,毫不留情:“你最好搞清楚,我不是你,和你不一样,学不来你的这份心狠,所以,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些你自以为是为我好的话,真的让我感到很恶心,我是人,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畜生都不如的东西!”

连畜生都不会伤害自己的孩子,何况她是人!

而她,连畜生都不如!

她这句话虽然没有点明,可是景媃怎么会听不出来?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楼月卿,面色寸寸破裂,好似受到了惊吓那般,身子隐隐发颤,本来就不太好的脸色愈发苍白。

楼月卿见她如此,依旧没有什么情绪,只是眼中划过一抹讽刺,面无表情的冷声道:“我记得在璃国的时候我就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我以为你足够聪明,应该知道我不想再见到你,如果我是你,现在根本不会有脸站在我面前,来和我说这些话来自取其辱!”

见景媃愈发难堪,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似的,楼月卿有些厌恶,淡淡的收回目光,垂眸看着地上的炭盆,淡淡的道:“景媃,我想你还没搞清楚,我默许你留在这里,不过是因为我需要花无心的医术,也不想做的太难看让禹儿看见,但是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如果你有自知之明,就清楚自己的位置,好好呆在你该待的地方,而不是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我面前,还自以为是的和我说这些话,你……没有资格和立场!”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一直很冷淡平静,没什么情绪,没有愤怒,没有怨恨,讥诮都没有分毫,仿佛是在心平气和的叙说着什么事实一般,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冰冷到极致。

景媃泪痕滑落,只觉得心如刀绞,楼月卿的这些话,就像钝刀子在她的心中凌迟着她一样,她自嘲苦笑着,幽幽哑声道:“我知道你恨我,不想见到我,原本也是我对不住你,当年是我做错了事情造了太多孽,如今众叛亲离都是我的报应,可是无忧,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没有别的意思,你不想见到我我以后不出现在你面前便是了,可你真的不能任性,这个孩子真的不能留!”

楼月卿对她的话不以为然,淡淡的看着她道:“你说够了么?说够了就出去吧!”

“无……”

楼月卿见她仍要开口,终于有些不耐烦了,皱了皱眉看着她,一字一顿,语气生冷:“不要再让我说第三次,滚出去!”

景媃见她这样,知道她对自己的话肯定是没听进去,哪里肯走,开口还想继续劝:“无忧……”

刚一开口,就看到楼月卿随手拿起跟前的杯子重重一掷,砰地一声,瓷器破碎的声音硬生生打断了她的话,景媃心下一惊,讷讷的看着楼月卿,哪里还顾得上说话。

楼月卿的脸色如同深冬冰窖那般一片冷然,咬牙道:“滚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门口传来花无心的质问声:“你在做什么?”

楼月卿抬眸看去,皱了皱眉,与此同时,花无心已经如同刮风一样冲进来,面色急切的看着景媃,急声问道:“阿媃,你还好吧?”

紧随在她后面进来的,是萧以恪和莫离冥夙,还有两个小的。

景媃忙站了起来,摇了摇头道:“我……我没事啊!”

花无心打量了一下景媃,见她虽然脸色不太好,可是人没什么问题,这才松了口气。

转头看向一旁坐着不动面色冷凝仿佛事不关己的楼月卿,花无心本就难看的脸色沉了沉,淡淡的指责道:“摄政王妃,就算是你不认阿媃这个母亲,可她毕竟也是我带来的人,请你对她客气一点,如若不然,我恐怕也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

意思很简单,威胁!

楼月卿听言,眉梢轻挑,看着花无心没说话,倒是其他人脸色变了,景媃连忙拉着花无心:“无心,别……”

一旁的萧以恪脸色也不太好:“花岛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花无心也不掩饰自己的意思,沉着脸淡声道:“我只是在提醒摄政王妃,既是有求于人,就莫要做的太难看,景媃是我带来的人,若是王妃容不下她,那我也不会继续待在这里!”

这话一出,除了楼月卿之外其他人都当即变脸,他们刚想开口劝说花无心,就听见楼月卿淡淡开口:“既然如此,花岛主请离开吧!”

她的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连花无心也没有想到她如此干脆,惊讶的看着她。

萧以恪等人当即面色大变。

“无忧!”

“主子!”

“王妃!”

她这是什么意思?花无心若是走了,那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她和孩子怎么办……

楼月卿淡淡的道:“花岛主如此是非不分,我实在是不放心把自己和孩子的性命交给花岛主负责,而且,花岛主既然不情不愿,怕是也不会尽心尽力的帮我,既然如此,就不用花岛主为我费这份心了,花岛主请便吧!”

花无心没想到楼月卿会这般态度,当即有些为难了,若是其他人,她自然是会说到做到当即转身离开,可是楼月卿……

她可以无能为力,却不能袖手旁观,且不说医者仁心,加上医者对于罕见的疑难杂症是有些执着,就说楼月卿是景媃的女儿,萧以恒的妹妹,萧子禹的姑姑,当年的事情她也参与其中帮了景媃,她就不可能袖手旁观。

她还以为楼月卿会顾及她而退让,可没想到楼月卿会如此干脆,这倒让她为难了。

见楼月卿面色冷凝,花无心又有些僵硬为难下不来台,萧以恪当即对楼月卿道:“无忧,不要任性,花岛主若是走了你和孩子怎么办?”

楼月卿没说话。

萧以恪见她一脸倔强冷淡的样子,也知道她的脾气,花无心这般是非不分的袒护景媃让她厌烦,甚是无奈,想了想,目光转向景媃那边,皱了皱眉,景媃收到萧以恪的眼神,拉了一下花无心的衣袖:“无心……”

花无心也知道自己刚才的态度触及了楼月卿的逆鳞,见景媃祈求的看着自己,她叹出一口浊气,想了想,淡淡的道:“摄政王妃,我有些话想和你单独谈谈!”

楼月卿听言,抬眸看着花无心,眉梢一挑,片刻之后,点了点头。

其他人只好先出去。

楼月卿指了指刚才景媃坐的位置,淡淡的道:“坐吧!”

花无心闻言上前坐下。

楼月卿看着她淡声问:“你想和我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