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事无两全,是对是错/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看着他们好一会儿,才收回目光,低头思索片刻,神色有些挣扎,随后才抬眸对穆轲道:“师叔,您只管尽全力帮我保住这个孩子,现在我和孩子都好好的,还不到走投无路之时,我们先不说这个吧!”

这一次,她没有如同之前那样,不做犹豫的回答,答案也终有些不同,这点不同,容郅听得出来,萧以恪听得出来,莫离也有些惊讶,更多欣慰。

虽然说她没有否认,可也没有肯定,这便说明她心境和之前有所不同。

她可以为了孩子不顾一切,可是,她身边有太多不能失去她的人,这段时日想了那么多,那么多人的轮番劝说,她不可能无动于衷,只是不知动摇了几分罢了。

只是,只要她不再与之前一样如此强硬的为了孩子不顾一切,哪怕只是轻微的动摇,他们便松了口气。

总算,这段时日的劝说不是白忙活!

穆轲见她神色这般迟疑顾忌的看着容郅和萧以恪,岂会看不出是怎么回事,听言也不多问,只是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不过你这孩子脉象有些奇怪,如今不足三个月还探不清楚,过些日子再看看!”

楼月卿听穆轲说脉象奇怪,立刻面色微变,急声问:“那孩子会不会有危险?”

穆轲见她一脸急切担忧,当即摆摆手道:“不会不会,不是你担心的这种异常,而是……”

怎么说呢……

她这胎像,有些不寻常,当并不是有危险的那种,是怎么回事,穆轲现在也说不清楚,只是根据她的脉象因有猜测,可是终究不能确定,得等月份大一些才能确认。

不过,若是他的猜测是真的,那她的危险会比原先更大……

穆轲不由心有些沉重,不过,见他们个个都一脸紧张巴巴的看着自己,穆轲嘿嘿一笑,故作轻松道:“你们都别担心啊,不是什么危险的状况,估计是老头子我几十年没有摸过孕妇的脉搏生疏了,这才觉得脉象有些奇怪,放心放心,没什么大碍的!”

听着他这不着调的话,众人一阵无语,不过心也算是放下了。

楼月卿忙问:“那现在师叔可有办法帮我保住这个孩子?”

穆轲不答,反而目露正色询问:“花家的人在何处?”

楼月卿一愣,皱了皱眉,眼中有些茫然,她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花无心人还在楚京,但是具体在何处她没问过,他们也没有告诉她,所以不甚清楚。

还是萧以恪开了口:“花岛主人在城外的庄子那里,前辈是要……”

穆轲忽然面色古怪的打断萧允珂的话:“花岛主?花无心?”

见他神色有些奇怪,众人纷纷有些疑惑,看他的反应,他似乎认识花无心,而且不过,也并未多问,萧以恪回答:“不错,正是她!”

穆轲倏然静默,垂眸不晓得在想什么,面色有些沧桑晦涩。

显然,他不只是认识花无心,渊源还很深。

只是,他们没有多问,他也没有多说此事,静默许久之后,才道:“法子是有的,收到容郅的信之后老夫琢磨了许久,想到了个法子,不过没有把握万无一失,不过若是花家的人在,应该就没大问题了!”

所以,还是需要花无心出手?

容郅沉吟片刻,问:“师叔确定您和花无心联手便可保无忧和孩子无虞?”

穆轲瞪眼:“你小子问的什么话?老头子都说了没大问题,我的医术你还不信?”

容郅不置可否,他知道穆轲医术难有人能比,但是关乎她和孩子,他终究是无法安心。

穆轲冷哼:“放心,老头子虽解不了她的寒毒,可保她和孩子的命还是可以的,原本还有些不放心,如今既然花家那丫头也在那边不会有问题了!”

听到他这番话,众人总算是放下了这段时日一直悬着的心,只要能保证她和孩子不会有危险,那便放心了。

可是楼月卿却仍很是不安:“那……”

顿了顿声,她面色挣扎,有些犹豫,抚着肚子思索片刻,才一咬牙问:“师叔,你告诉我,这个孩子在我体内会不会染上寒毒?”

众人纷纷不可置信的看着楼月卿,这个问题,他们之前竟然都没想过。

穆轲也愣住了,倒是没想到楼月卿会问这个,顿时也面色沉重起来。

容郅等人也纷纷看着穆轲,等着他的回答。

穆轲神色沉重的沉默许久之后,才无奈叹声道:“丫头,这个师叔不想瞒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有得必有失,世间终难有两全之事!”

依照她的身子状况,能够安然生下孩子大小都保住命已是极限,孩子染上寒毒的可能性很大,这是不可避免的,也不可逆改。

楼月卿听言,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还是不由心底一沉,面色泛白。

终究,她还是不能再抱着侥幸心理了……

楼月卿脸色不太好,穆轲也不再多说,叹了一声让萧以恪带他去找花无心了。

怕她又和之前一样动了胎气,莫离给她服用了一颗药,容郅当即抱着她回了水阁房间,放她在床榻上,给她挨着软枕盖上被子,一直面色沉重不说话。

楼月卿静默许久之后,才轻声问道:“容郅,你说如果我们的孩子真的染上寒毒,他以后会不会怪我把他生下来呢?”

容郅其实很想劝她不要生这个孩子,毕竟若是她九死一生生下的孩子染上寒毒,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生下来,可是想了想,他还是不忍心这个时候与她说这个,便绷着脸道:“不会的,他若是敢怪你,我揍他!”

楼月卿听言,原本沉重的心被他这句话逗得忍不住笑了,嗔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哪有你这样当爹的,他还没出生你就说要揍他!”

容郅冷哼:“所以他要在你肚子里乖乖的,不能折腾你,以后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怪你,不然孤天天揍他!”

楼月卿:“……”所以,这孩子是注定要挨揍了?

容郅又绷着脸闷声道:“不过如果是个女儿,我应该不会揍她!”

最多就是凶一下,打是肯定下不了手的,若是个儿子……

不听话直接丢荒山野岭自生自灭去!

楼月卿傻眼,硬着头皮唏嘘道:“那还是生个女儿吧!”

还是生个女儿吧,以免孩子将来被吊着打!

容郅伸手,轻抚着她的脸颊鬓角,轻声道:“你也不用担心这些,你能够把他生下来已经是最大的不易,我们的孩子定会很懂事,不管是否健康无虞,他都不会怪你的,他感激你生下他还来不及呢,又怎会舍得怪你呢?”

楼月卿红着眼,含泪哑声道:“可是我实在害怕,自从那日景媃和我说孩子可能也会染上寒毒之后,我就一直在想,如果以后孩子真的染上寒毒,真的要承受更甚于我的痛苦,我现在不顾一切的留下他,究竟是爱他还是害他,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题外话------

祝大家元旦快乐,新的一年红红火火事事顺心。

唉,其实我想多更的,奈何一整天头晕脑胀,好像发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