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若当真花无心是穆轲的女儿,那她和景媃为何这般熟识交情匪浅就有了解释。

据她所知,当年景媃出生后不久就被穆轲带在身边养着,差不多十岁才被送回碧月宫继承端木夕月的衣钵,此后近二十年一直和端木斓曦一起,而端木斓曦却对景媃和花无心的关系不甚清楚,由此可见,景媃和花无心认识的时候,端木斓曦是不知情的,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花无心和景媃是年幼相识的,且能让花无心这般一而再再而三的不顾一切出手相助救她性命,还把萧以恒抚养长大,她们之间的交情绝对不会是萍水相逢,而是长时间相处下攒起来的情分,而花无心若是穆轲的女儿,她们还是表姐妹的关系,此事就说得通了。

只是,还是很玄乎啊,花无心作为一家之主,是花家的嫡系长女是毋庸置疑的,毕竟据她所知,花家传世数百年,虽说医术出名,可是不可否认,这是一个神秘而庞大的家族,很是注重血脉,族中有规定不得与外族通婚,特别是这两百多年举族移居千玺岛之后,更是再无与外界通婚的可能,所以花家向来是同族之人通婚,或表亲,或堂亲,只要不是同父同母皆可结合,可谓罔顾伦常惊世骇俗,倘若花无心血统不纯,又怎么可能继承得了花家,令这个传世数百年底蕴深厚的庞大神医世家的人对她心悦诚服?

如此,花无心怎么可能是穆轲的女儿,实在是匪夷所思啊。

萧以恪没多说什么,他送穆轲去到那里之后,穆轲见了花无心之后,就让他回来了,显然是有意让他避开,所以个中缘由他也不清楚,自然是无从解释。

容郅回来的时候,楼月卿将此事与他说了,顺道问了他可知道是怎么回事,毕竟穆轲的事情,他知道的比其他人多一些。

听到楼月卿的话,容郅难掩讶异,拧眉若有所思的道:“师叔确实是有一个女儿,不过……却没想到是花无心!”

楼月卿眨眨眼,果然是真的啊……

容郅见她一脸惊呆的表情,眼中却夹杂着丝丝困惑,难得开口解释了一下:“以前听师父提起过,师叔年轻时在外行走江湖十数年,此间曾与一女子有过牵扯,两人还有过一个女儿,只是对于这段往事师叔少有提起,师父也不甚知情,不过师父倒是与我说过一件事与此事有关,当年师叔曾单枪匹马闯入千玺岛,之后重伤而归,差点连命都没了,为此师父还将他拖回鹿峰山关了整整两年,后来他不受管束又跑了出去,据说便是因为那个女人!”

呃……

楼月卿懵了一下,不由得炯炯有神的想,难道是那次穆轲闯入千玺岛,和花无心的母亲认识了?之后两人擦出了火花,又被花家所不容,所以穆轲丢了半条命逃了出来?

可总觉得不对劲儿,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楼月卿脑子有些乱了,这些前辈们的爱恨情仇当真是复杂得紧,而且,穆轲那个整日吊儿郎当老不正经的样子,哪里像是有这么一段伤情过往的人?

当真是天雷滚滚!

容郅叹声道:“师叔从未提及过这些事情,这么多年一直隐遁江湖不问世事,我还以为那个女人和他的女儿都已经不在了,倒没想到是花无心,这世道可真小!”

最后一句,说的有些古怪。

确实是小,他们这么多人之间各有牵扯,偏生他们都凑到一起去了。

话说还好之前容郅有所顾忌没有对花无心下手,不然如今就更乱了,按理来说,花无心既然是穆轲的女儿,那不就是容郅名义上的师姐?

呃……

见容郅一脸郁闷,显然也是对这层关系感到无语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