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教导无方/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穆轲回来了,一回来就直接一头扎进了水阁,开口便询问楼月卿为何不认景媃,言语间还有些责问的意思,楼月卿当即变脸,容郅也面色阴郁,二话不说将他轰了出去,之后他只好找了萧以恪,只是两人单独聊了约莫小半个时辰之后,穆轲愤然出府,萧以恪也追了出去,天黑之后不久,两人一前一后回了王府,穆轲回了上林阁,萧以恪来见楼月卿,将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楼月卿。

他把那些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穆轲,穆轲自然是怒不可竭,去到别院之后,动手打了景媃,景媃本就体虚,穆轲怒火正盛,一掌下去差点命都没了。

对此,楼月卿似乎并不在意,神色淡淡,只让萧以恪早些回去休息,萧以恪也没有多留,很快就离开了。

第二日,楼月卿刚吃完早膳没多久,穆轲老头子就来了,只是,耷拉着头坐在那里很久了,还一句话都不说。

楼月卿让莫离上了茶之后,便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没有出声,只是神色淡淡的看着对面的老头子。

老头子仿佛刹那间愈发苍老了,面上难掩惭愧和懊悔,显然是内心受了不小的冲击,看到数十年未见的女儿,知道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外甥女还活着,本该高兴的,如今却一脸颓然失意,一副经历了大喜大悲之后的模样,若是他们没猜错,当年的事情他想来已经知道了,只是知道了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静坐了许久,老头子终于开口了,只是那神色那语气,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一般,颓然而又沧桑无力。

他看着楼月卿,眸色晦涩自责:“终究是我管教无方,当年太过溺爱纵容她,这才害了你们兄妹三个!”

景媃形成那样的性子,那般的自私任性,归根究底,他责任难卸,景媃出生没多久就被他带在身边长大,因为他姐姐端木瑶出身江湖,是碧月宫的宫主,机缘巧合之下,与上一任景阳王相识相恋,便义无反顾的嫁进了景家,可是她一旦嫁进了景阳王府,作为景阳王府的主母王妃,就不能再顾及碧月宫的事情,可这是他们的母亲端木夕月一手创立的势力,她自然是不能不管,可她又舍不得离开她的丈夫,所以,只能培养继承人,而继承人只能是她的女儿。

就在端木瑶接连生下一儿一女之后,又生了一个小女儿,端木瑶打算把这个女儿培养成碧月宫的继承人,继承她的衣钵,所以景媃还有一个名字,随母姓端木,叫端木婧柔,而这样的身份,长在江湖是最好的,所以他就顺理成章的将这个外甥女带在身边,那时候景媃还没满周岁,其实原本姐姐打算景媃长大一些,四五岁的时候再交给他,可他太喜欢那个小娃娃,粉妆玉砌的,又精致又可爱,当时他性子又胡闹,就偷偷把这小女娃抱走浪迹江湖去了。

直到那孩子近十岁时,他有意隐遁江湖,才将她送回碧月宫,期间除了他重伤被师兄关起来的两年那孩子被送回姐姐身边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带在身边的,由他一手教导抚养近十年,足以奠定景媃的性子,所以,景媃那般自私任性,他是有责任的。

如果她小时候,他管教的严格一些,如果那些年没有带着她到处横行霸道为所欲为,如果没有溺爱纵容她,任她想要什么得什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她做事随心所至全然不顾后果,从小就是那样,做什么事都全凭本心好恶喜怒,什么规矩道义礼仪道德都不会在意,当时他还引以为傲,觉得这小丫头真性情,与他脾气相投,现在看来,终究是他教导无方。

楼月卿不置可否,只道:“都过去了,师叔别怪我对她无情就行了!”

教养固然重要,可若是一个人天性自私,那边怪不得任何人了,景媃哪怕有一丝的良知,都不会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伤害自己的孩子,不顾自己的家族和百姓,通敌叛国,致使数十万人遭受屠戮,可谓道德沦丧人性泯灭!

穆轲沉沉一叹,一时无言。

穆轲倒是没呆多久,嘱咐了她一些话便离开了,因为他需要好好准备,她现在虽然情况还算稳定,可是快要三个月了,还没到三个月她就已经常有不适,三个月后腹中的孩子就会越长越快,吸收的也越多,情况如何犹未可知,但是危险在所难免,他自然是需要和花无心好好商议做好准备。

------题外话------

天知道我这几天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