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好好保重,心生疑窦/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昕望着他,四目相对,比起他眼中仍带着的一丝期盼,她眼底却一片清冷,半晌,她淡淡一笑:“你看着眼前这个孩子,还需要我的回答么?”

若不动心,又岂会愿意接纳裴沂,岂会有这个孩子……

只是,这份动心,究竟有多少分量,其中又有多少纯粹的男女之情,多少感激和感动,她自己都不知道罢了。

他并不意外她的这个答案,只是有些心痛,垂眸敛去眼底的黯然失落,静默片刻,点了点头:“那就好!”

动心了就好,如此,他便放心了,从此以后,她会幸福,他虽有遗憾,却也了了一桩心事,只要她能好好的,谁陪在她身边,其实都不重要。

他没有再说什么,站起来就要离开。

在他转身之际,她急忙出声:“阿慎!”

这是她对他专属的称呼,他说过吗,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他,以前他让她这样叫她,一时情急,她竟然脱口而出这个久违的称呼,一时间,她愣住了,而他背影也僵硬了。

少顷,他缓缓转身,看着她。

容昕也很快反应过来,目光认真的看着他,眼中有他读不懂的复杂,只听她轻声道:“你好好保重,再找一个好姑娘成亲生子,不要再惦念我,我们之间……早已没有可能了!”

他垂眸望着她,静默许久,才淡淡的吐出一个字:“好!”

留下一个字,他不在多留,往不远处的窗户走去,他是悄无声息来的,不想惊动任何人,也不愿惊动那些人让她为难名声受辱。

容昕看着他身影消失的窗户,怔然许久,这一面,怕是他们此生最后一面了吧,从此以后,她的人生,再无萧以慎这个人。

收回目光,容昕看着一旁躺着的孩子,伸手想要抱起来,却倏然一怔。

襁褓边缘那里,露出半边黄白色异物,她忙伸手拿起,这才发现,这是一块黄白色相融的玉髓雕刻成的玉佩。

这不是萧以慎的心爱之物么?

她之前在他身边的时候见过的,据说这是他的父王亲手雕刻,原本是两块一样的,是他父王母妃的定情信物,在他年幼时他父王出征前送给他的,他的妹妹兰陵公主也有一块,他很是珍爱,无时无刻不戴在身上,可就在她被他带回平南王府之后,他把这块玉送给了她,只是她离开他的时候,她把玉留下了。

他为何要把这块玉留下给她的孩子?

他说过的,这块玉,以后是要送给他心爱之人,也就是未来的妻子的……

容昕握着手里的玉,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万般不是滋味。

慎王府附近的某个茶楼里二楼雅间里,萧允珂站在窗下看着外面的街道,面容恬静淡然,她穿着一袭蓝色衣裙,衣裙上绣着木兰花,面上未施粉黛,头发也只是简单挽起,别着两支兰花玉簪,看着淡雅脱俗。

听见门口有脚步声,她微微回头看去,正好看到萧以慎推门走进来,面色黯然颓唐,好似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

萧允珂有些心疼,只是,并未多言。

萧以慎也没有提及和容昕见面的情况,看着萧允珂的目光也随之温和,轻声道:“走吧,无忧和二哥他们现在都在城西郊外的梅园行宫,我们直接去那里!”

萧允珂颔首,兄妹俩便一同离开了茶楼,策马往西城而去。

他们到的时候,楼月卿仍在昏迷,行宫门口侍卫来报,北璃来客在外求见,萧以恪当即亲往,看到萧以慎和萧允珂兄妹俩,着实惊讶不已,他事先并未收到他们来的消息。

心底疑惑,当即开口问:“你们怎么来了?”

萧允珂这才一五一十告知,原来是她去探望萧正霖时,从萧正霖嘴里得知楼月卿怀孕,想起楼月卿的身子情况很不放心,去询问了萧以恒,萧以恒并未瞒她,她很担心就打算来看看,萧以慎知道此事,便和她一起来了,说是也想来看看楼月卿,也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来,其实实际上,他知道容昕临盆在即,一直心神不宁,她要来楚国,也不过是给他一个来此的理由。

萧允珂简单说完之后,便急声问:“姐姐现在情况如何?”

萧以恪如实道:比之前好了些,脉象扎实了许多,胎像也稳了,只是昨日药熏针灸耗费太多精力元气,如今尚在昏迷!”

听见他的话,兄妹俩的心一上一下,不过还是松了口气,情况好转就好,不过……

萧允珂挑了挑眉:“药熏针灸?”那是什么?

萧以恪将药熏针灸的疗法简单的和他们说了一遍,听完之后,兄妹俩的心齐齐一沉,面色很是凝重。

在门口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恪这才带着他们进了梅园,往楼月卿所住的宫殿走去。

楼月卿尚未醒来,他们在楼月卿寝殿待了一会儿,见她昏睡的沉怕是一时半会儿也醒不来,萧以恪就带他们离开了。

“无忧的养母宁国夫人也在这里,我带你们去见一见!”

按身份,他们是璃国尊贵的公主和王爷,自然不用特意去见宁国夫人的,但是,在他们眼中,宁国夫人是楼月卿的养母,便是他们的长辈,他们作为晚辈来到楚京自然是要特意去拜访的。

所以吗,萧以慎和萧允珂都没有意见,跟着萧以恪去了后方的桃林。

后山桃林间,孩子的嬉笑声不停飘荡在上空,十分热闹,只见几个年纪不一样的小娃娃在空地上嬉闹着,一个十岁的少年站在一旁看着,倒是没有凑在一起玩耍,旁边还守着几个侍女,而宁国夫人就坐在不远处的亭子里,手里拿着一件小衣服缝着,聚精会神的,跟前的石桌上,放着一堆针线剪刀等工具,还有一些锦缎和两件已经做好的小衣服,一条灰色一条粉色,很精致可爱,这些东西全都堆在不大的石桌上,因为凝儿在一旁整理着,倒也不乱。

这是给楼月卿的孩子做的衣服,前几日穆轲诊脉后说,楼月卿腹中是一儿一女,确认孩子性别后,宁国夫人便开始了缝缝补补,她其实女红不算好,毕竟生在将门,年轻的时候,舞枪弄棒骑马射箭到很厉害,可是女红却有些拿不出手,以前她生养了几个孩子,也都没有亲自做过衣服,这两年做了奶奶后,倒是喜欢给几个孙儿孙女做小衣服,针线活越练越好,如今倒也不输于那些绣娘了,几个孩子平日穿的衣服好些都是她做的。

远远的看到萧以恪带着一男一女两个人过来,凝儿忙提醒正在全神贯注做衣服的宁国夫人,宁国夫人顺着凝儿的示意看去,见到来人,不有挑眉,站了起来。

须臾间,几人已经走来,走进了亭子。

宁国夫人是见过萧允珂的,只是时隔三年,加上当时并未刻意记着,倒也认不出来了,萧以慎她并没有见过,所以一时间有些疑惑不解。

见宁国夫人目露疑惑,萧以慎和萧允珂当即朝宁国夫人福了福身,面含浅笑:“晚辈萧允珂见过宁国夫人!”

一旁的萧以慎也朝着揖手行礼,语气敬重的道:“晚辈萧以慎,见过宁国夫人!”

宁国夫人恍然大悟,北璃的人她虽不是都知道,可是因为楼月卿的这个身份,她刻意打听过,璃国的道平南王萧以慎和兰陵公主萧允珂,和楼月卿关系极好的,她自然不陌生。

当即上前亲自扶起二人,忙道:“你们这是折煞我了,我如何能受得起二位的这个礼呢!”

萧允珂浅笑吟吟道:“夫人是皇姐的母亲,便是我们的长辈,我和哥哥都是晚辈,既是晚辈,给夫人见个礼是应该的,夫人如何就受不起了?”

宁国夫人听着这话,倒也不扭捏反驳,之前萧以恪跪都给她跪过了,这些天对她也是态度十分敬重,确实是是把她当成长辈对待,她已经习惯了,如今这两位给她行个礼倒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了。

“二位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萧允珂回答道:“得知姐姐怀孕情况不太好,我和哥哥都不放心,就来瞧瞧!”

宁国夫人点了点头,这倒不奇怪。

这时,许是发现了他们几个,那边几个孩子蹦蹦跳跳的跑来了,全都扎进了亭子。

一时间,亭子里叽叽喳喳的都是几个小娃娃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叫着奶奶和伯父。

最后面跟过来的萧子禹一进来看到萧以慎和萧允珂,很是惊讶,愣了愣之后,忙揖手行礼:“禹儿见过六王叔,见过兰陵姑姑!”

萧以慎道:“起来吧!”

“谢王叔!”

萧允珂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灵儿身上,眼中带着一丝讶异,微微怔然。

这孩子,可真像啊。

灵儿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看,小脸一皱,嘟着小嘴问:“唔,漂亮姐姐,你为何要盯着我看?”

声音一出,萧允珂忙回神。

反应过来后,萧允珂当即问萧以恪:“这就是五哥的那个小女儿?”

萧以恒还有一个女儿在外的事情酆都人人皆知,他们自家人也知道,这个孩子就养在楼家,所以,不难猜。

萧以恪淡笑颔首:“嗯,就是这个小丫头!”

语气间难掩宠溺,萧以恪很喜欢这个小丫头。

萧允珂恍然点了点头,不由叹声道:“她和姐姐小时候可真像啊!”

当时姐姐被送走的时候,也差不多那么大,虽不至于一模一样,可真的很像,尤其是那一双灵动狡黠的眼眸,还有那眉眼,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萧以慎看着,也惊叹道:“都说侄女像姑姑,倒是实话!”

灵儿听不太懂他们说的是什么,所以,闪着大眼睛疑惑的看着他们,正要开口说话,萧允珂已经蹲在她跟前,手放在她的小肩膀上,笑眯眯的道:“你叫灵儿对吧?我是你姑姑!”

听言,灵儿却不高兴了:“骗人,姑姑在休息,你才不是姑姑!”

呃……

众人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丫头说的姑姑是楼月卿,估计在小丫头眼里,姑姑就是楼月卿的专属称呼。

萧允珂哭笑不得,耐着性子道:“可我也是你姑姑啊!”

灵儿一脸困惑:“嗯?灵儿不是只有一个姑姑么?”

“谁告诉你的?”

小姑娘一脸懵然的抓了抓头发:“一直都是这样的啊!”

萧允珂无奈淡笑:“那是因为你以前没有见过其他的姑姑,你有好多个姑姑呢,嗯……我是你兰陵姑姑!”

小丫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哦,姑姑是姑姑,兰陵姑姑是兰陵姑姑,兰陵姑姑也是爹爹的妹妹对不对?”

这个说法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不再较劲儿,萧允珂点了点头:“嗯,差不多吧!”

小丫头倒也通透了,忙喜滋滋的退了一步,有样学样的学着刚才萧子禹的汤汁,揖着小手给萧允珂弯腰行礼,甜声道:“灵儿见过兰陵姑姑!”

这小脸一本正经的样子,倒是让人啼笑皆非。

一旁的小楼昱见着了,也有样学样起来了,揖着肉嘟嘟的小手奶声奶气的道:“昱儿见过兰陵姑姑!”

亭子里顿时一阵哄堂大笑。

萧允珂这才注意到一旁的两个小娃娃,一个小男孩子,约莫两三岁的样子,一个粉嫩粉嫩的小女娃,大概一岁多。

看着就十分讨喜的两个小家伙,萧允珂眼前一亮,忙看着宁国夫人道:“这两个就是夫人的孙儿孙女吧?”

宁国夫人含笑点点头:“嗯!”

萧允珂好似很喜欢这两个孩子,忙蹲在两个孩子跟前,左瞧瞧右瞅瞅,眼中仿佛闪着光一样:“长得真精致,叫什么名字啊?”

……

桃园中的亭子里,嬉闹声和谈笑声响了许久,都不曾停歇,直到侍女来报,楼月卿醒了,他们才往楼月卿那里去。

他们到的时候,楼月卿正在喝药,她现在因为做药熏,时常昏迷着,饮食和喝药的时辰都不按时,每日的膳食和安胎药都只能估算她醒来的时辰准备着,一醒来就用,所以她正在吃东西喝药,容郅亲手喂她吃。

宁国夫人怕几个孩子吵着楼月卿,并未过来,而是留在桃园里看着几个孩子,所以走进来的只有三兄妹。

楼月卿刚醒来,容郅还没来得及告诉她萧以慎和萧允珂来了,所以看到他们进来的时候,着实惊讶不已,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萧以慎和萧允珂自然是也住进了梅园,梅园又住进了这两个人,倒也愈发热闹了。

只是,翌日,楼月卿刚被送进药房后不久,普陀庵那边的人传来了消息,在那里带发修行的楼茗璇病倒了,宁国夫人听到此事,急匆匆的离开了,之后过了两个时辰,又派人回来,,说是楼茗璇病得很严重,想请花无心或者穆轲前去看看,穆轲不太方便,便让花无心去了。

楼月卿是次日下午醒来的,醒来后一直没见着宁国夫人,问了陪着她的萧允珂才知晓此事。

“花无心昨夜在那里待了一夜,今日早上才回来的,说是并无性命危险,只是早年落下的病根有些重,这才突然病倒了,如今宁国夫人还在那里照看,不会有事的,姐姐不必担心!”

楼月卿点了点头,没有多问,不过脑海中倒是不由冒出一些念头。

楼茗璇的情况,她也略有了解,是当年小产时大伤身子落下的病根,那时候也没有好好调养,后来楼茗璇心如死灰一心远遁红尘,倒也不在意了,这才在身体里留下隐患,每年都会在春开春多雨的时候犯病,这段时日时常下雨,前夜就下了一场瓢泼大雨,想来就是因此犯了病。

可她当年小产,好端端的怎么会小产呢……

楼茗璇怀的是父皇的孩子,虽说是一场意外,可是他们二人发生过的事情不可抹杀,而依照那个人的脾性,能容得下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的孩子么?

端木斓曦说过,当时因为萧正霖和楼茗璇的事情,景媃悲痛欲绝,站在雨里整整一夜以至于小产,之后楼茗璇有孕离开,景媃会有可能就此罢休么?

楼茗璇深爱着萧正霖,就算知道不该,怕是也会很珍视那个孩子,必然小心翼翼,怎么会轻易流产,还把身子伤得这样重,一般的小产就算伤身也不至于落下如此病根,除非……

想到这里,楼月卿一阵心惊,越想越觉得难以置信。

她当即问候在一旁的莫离:“莫离,我记得你当初给姑母诊过脉,你可还记得她的情况?”

莫离虽不明白她怎么忽然问起这个,不过还是如实道:“是小产大伤身子,且严重伤及宫房才留下了病根,具体的就不知道的,毕竟大姑流产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楼月卿听言,心底的猜测的更甚,也愈发的心惊。

萧允珂见她苍白的脸色更难看了,忙急声问道:“姐姐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楼月卿摆摆手,示意她别担心,缓了缓,垂眸想了想,才对莫离道:“你去帮我……把景媃找来,就说我想见她!”

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那她如何面对楼家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