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皇贵妃的目光忽然顿在楼月卿身后,依偎在萧允珂怀中的灵儿身上。

方才只顾着楼月卿,倒是谁也没有注意到这孩子,如今一看,皇贵妃一阵恍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刹那间,她还以为看到了楼月卿小时候。

可仔细一看,除了眉眼模样有几分相似,倒是有些不一样,这双眼睛太过纯粹干净,透着一股天真懵懂,不似无忧小时候那般灵动狡黠。

“这孩子是……”

萧正霖也看向灵儿,神色也随之一怔。

楼月卿这才想起灵儿,忙转身让灵儿过来,拉着灵儿给萧正霖和皇贵妃解释道:“父皇,母妃,这是灵儿,五……皇兄的女儿!”

萧以恒抬眸看着她,面色有些僵硬,五皇兄,承认了他们的兄妹关系,却极尽生疏。

楼月卿恍若未觉,看着灵儿,指着萧正霖和皇贵妃柔声道:“灵儿,这是你皇爷爷,这是皇奶奶!”

因为事先说过,灵儿倒是不认生,眨巴着双眸看着萧正霖和皇贵妃一会儿,也不多问,大大方方的上前两步,小小的身子忽然跪下,朝萧正霖和皇贵妃行了个叩头大礼,甜声道:“灵儿给皇爷爷皇奶奶请安!”

“快起来快起来!”

本想亲自扶着她起来的,可是萧正霖卧病在床,皇贵妃又站不起来,只能让一旁候着的顺德公公上前扶起。

萧正霖面色温和的对灵儿招招手:“孩子过来,让皇爷爷瞧瞧!”

灵儿转头看了一眼楼月卿,见了以前含笑点头,她才上前,站在床榻边。

萧正霖瞧着灵儿那乖巧的样子,心软的一塌糊涂,难得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

嗯,是挺难得,萧正霖半生戎马,又身处权力顶端二十多年,那不怒自威不苟言笑的样子早已深入人心,身上自带煞气,在外人看来,他很难亲近,心思难以捉摸,也只有在为数不多的几个人面前才会露出一丝温和,这般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的样子,除了楼月卿之外,哪怕是萧允珂几人也不是经常见到,所以十分难得。

可见,他很是喜爱这个孙女儿。

他如今也算是儿孙成群,但是其他的孙子孙女他都没见多喜欢,就连之前的萧子禹,他也不像现在这般温和慈爱,对这个初见的孙女却格外不同。

别说其他人见到他这幅样子惊诧,皇贵妃也有些讶异,不动声色的挑挑眉,随即笑道:“陛下您瞧,这孩子和无忧小时候可真像,方才臣妾还以为自己幻觉了!”

萧正霖看了看灵儿,在看了看楼月卿,笑着点头:“侄女像姑姑,应该的!”

正因为像,他才如此喜爱。

楼月卿听言挑了挑眉,不语,其他人也没说什么。

萧正霖这才目光柔和的看着跟前的孙女儿,温声问道:“你叫灵儿?这名字很好听,谁给取的?”

可不是么,小娃娃身上带着一股灵气,叫这个名字倒也十分合适。

灵儿眨了眨眼,认真回答:“姑姑说,这是灵儿的娘亲取的名字!”

萧正霖点了点头,又问:“灵儿多大了?”

这些其实他都知道,只是还是问着,就是想和小姑娘说几句话。

“唔……七岁了!”

……

因为萧正霖有话想单独和楼月卿说,所以说了一会儿话后,就让大家都出去了,寝殿内只留下父女二人。

指了指床榻边,萧正霖道:“无忧,坐过来些!”

楼月卿一眼起身,坐在了萧正霖跟前不远处的床榻边。

萧正霖看了一眼楼月卿仿佛有八个多月大的肚子,问:“孩子还有多久出生?”

因为是双生胎,才六个月的孩子,几乎八个多月大,挺着这么大一个肚子,更显得楼月卿瘦弱,让人看着心疼。

楼月卿抚了抚肚子,莞尔道:“至少还要三个多月呢!”

萧正霖听言,神色黯然,幽幽一叹:“父皇怕是等不到了……”

他如今都只是靠萧以恒的医术吊着命,虽然萧以恒从来不和他说他情况到底如何,还能活多久,可是他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等不到外孙出生的那一日了。

楼月卿听言,眼底的哀伤刹那间了无痕迹的敛去,当即瞪眼,有些不高兴道:“父皇胡说什么?您只是病了,只要好好吃药总会好的,以后等他们两个出生了,您还要含饴弄孙呢,等他们大一些,儿臣还想请父皇教他们骑马射箭呢,而且您不说总说想当外公么?如今他们都还没出生呢,您怎么能说这些丧气话?”

说着,她还板着脸,一副教训的语气,似乎很是不悦,话中却又难掩话中的紧张和惧意。

萧正霖倏然怔愣住,随即哑然失笑,无奈道:“好好好,父皇不说这些丧气话,无忧莫要生气!”

楼月卿撇撇嘴,冷哼:“这就对了,以后不许再说这些丧气话,谁还没有个生病的时候,好好养着就好了,想那么多作甚!”

萧正霖讪讪笑着,目光转向她圆滚滚的肚子,有些泛白的眉头一挑:“是龙凤胎?”

“嗯,一男一女!”

“可取名字了?”

“如今才六个月,一直没有想过这事儿,这事儿也不急,等他们出生了再取吧,嗯……”眼珠子一转,她笑眯眯的对萧正霖道:“要不到时候父皇来取可好?”

萧正霖有些心酸,他怕是等不到那一日了……

想了想,萧正霖道:“父皇现在就给他们取也是一样的……”

楼月卿当即反驳:“那不行,父皇取的名字定然是极好听的,就像儿臣的一样,所以得等他们出生了,父皇看看他们长什么样再取,不然名不副实可怎么办?”

萧正霖:“……”取名字还得看模样?这是什么歪理?

只是,歪理的背后,却是这个女儿对他这个父亲浓浓的眷恋和不舍,她不愿他死。

这傻丫头……

萧正霖不由得想起了多年前,这丫头年幼时的一个场景。

那时候朝政很忙,他每日焦头烂额的处理各种政务,经常饭都没心思吃,每次知道他不吃东西,这小丫头总是很不高兴,总是一本正经的跟他说不吃饭对身体不好,有一次这小丫头又知道了,怒气冲冲的跑到乾元殿,指着他板着脸教训,那稚嫩的小脸上难得的严肃。

“又不好好吃饭,是不是不想看着我出嫁了!”

方才那绷着脸训他的语气,和小时候一模一样,一本正经。

萧正霖想起这些陈年旧事,不由失笑。

只是这些,在她六岁出事后,就再也不曾有过了。

想起萧倾凰,萧正霖问:“你妹妹如今如何了?”

提起萧倾凰,楼月卿不由浅笑:“她很好,我把她送去了南疆的一个山谷里,那个地方如同世外桃源,她很喜欢那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