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萧以恪大婚(1)/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月二十四,萧以恪大婚,所以在四月二十三这一日,酆都城到处张灯结彩铺满红妆,大婚一切事宜准备妥当,二十四日一早,酆都城就进入了一番难得的喧闹中。

这段时日,酆都城源源不断的涌入大量外来之人,有各地回来参加大婚的官员抑或是眷属,还有和苏家交好的一些江湖人士,还有来一睹热闹的,据说酆都的那些客栈民宿都人满为患,因为太多江湖人涌来,怕出乱子,酆都城的城防和巡逻增加了两万人,比去年册封太子和楼月卿祭天时还要兴师动众,而且萧正霖下旨,萧以恪的大婚,酆都城大摆流水宴,所以酆都的安防守卫是前所未有的森严。

因为宫中萧正霖派人传话来,说是让他们等圣驾一同前往,所以楼月卿并不急着去,和往常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用完了午膳,喝了安胎药,等了好一会儿,直到外面的侍卫匆匆来报,陛下銮驾到,楼月卿才出去相迎,之后和萧正霖的圣驾一同前往瑾王府。

萧以恪大婚,萧正霖虽病着却也坚持要去,所幸他虽病着,身子也不至于下不来榻,来参加个婚宴自然是没问题的,随行的还有作为萧以恪生母的皇贵妃和温贵妃,其他的皇子公主早就去了,倒是没有和他们一同。

到瑾王府的时候,已经下午未时末快申时了,圣驾到来,自然是所有人出来相迎,一番跪地高呼之后,他们才进了瑾王府。

不出意外的,楼月卿又成了万众瞩目的对象,原因是她挺着仿佛已经有九个月大的肚子,还面色消瘦与之前大有不同,不过还好出来之前抹了点脂粉上了淡妆,气色倒也看不出不好,只是气色能改,胖瘦改不了,所以还是有不少人把目光定在她身上,神色各异。

楼月卿全然不在意,任由容郅扶着跟在萧正霖后面进了瑾王府。

往日萧条冷寂的瑾王府,如今到处布置的一片喜庆,宾客云集热闹不已,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们被带去了原本准备来给他们休息的一座大院落。

这个时辰,萧以恪早已前去迎亲了,因为戌时才是拜堂吉时,大概还要一个时辰才能迎亲回来。

萧正霖需要休息一下,楼月卿却还不至于那么虚弱,所以没在院子里待太久,便让容郅扶着她出去看看了。

萧以恪因为很得萧正霖的宠爱,以前一直住在宫里,是弱冠之年才按照规矩出宫建府的,加上这些年他一直在外很少回来,瑾王府虽然规模很大,却不似其他府邸那般花团锦簇,因为主人长期不在,加上府中没有女主人打理,后花园只有几棵松柏,如今后花园的那些花还是准备大婚的时候,管家让人布置的,一看就知道是新种植的。

如今花园中有很多人,都是来参加大婚的女眷,如今是景阳王妃和永宁长公主还有萧允珂和萧以恪的舅母韩夫人在招待。

宁国夫人也在那里,正在和几位女眷坐在一起相聊甚欢,那几个人楼月卿有些眼熟,是几位诰命夫人,且是几个品性不错极易相处的,想来是景阳王妃她们特意安排宁国夫人和这几位待在一起的。

楼月卿站在那里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那边就有人看到她了,然后惊呼一声,其他人也纷纷看过来。

这样众目睽睽的转身就走好像不太合适,楼月卿想了想,只好硬着头皮让容郅扶着她过去。

不过还没走近,本来坐在那里和几个诰命夫人聊的甚欢的宁国夫人走了过来,景阳王妃和萧允珂也走来。

宁国夫人走到她面前,拧眉道:“你身子不便,怎么不好好休息还跑到这里来了?”

楼月卿淡淡一笑道:“屋里待着闷,出来透透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