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不愿嫁/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以恒却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他本就不善言辞,平时都是少言寡语的,何况解释这种事情……他根本不知如何措辞。

所以一时间,萧以恒都是一脸僵硬的样子坐在那里不出声,有些纠结,还有些无措。

见他半晌不吱声,楼月卿只好道:“你突然来与我求娶莫言,总不能什么都不说清楚吧?你到底为何突然要娶她,她对此事又是何态度?”

萧以恒也知道自己沉默下去也不是办法,摸了摸了鼻子,思索片刻后,微微别过脸去,淡淡的道:“就当是……负责任吧……”

“啊?”楼月卿顿时错愕:“负责任?这是何意?”

萧以恒又不说话了。

楼月卿见他老毛病又犯了,立刻急了:“萧以恒,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负责任?你……你把莫言怎么了?”

难不成萧以恒把莫言给……

楼月卿不淡定了,莫言虽说是她的心腹侍女,实际上和她一起长大,可不是随意一个丫头,若是萧以恒敢欺负莫言……

她废了他!

见楼月卿一脸焦急,萧以恒怕她急的再动了胎气,忙解释道:“你别急,我没有把她怎么样,只是……”

他话音一顿,楼月卿忙蹙眉问:“只是什么?”

萧以恒只好简单告知楼月卿此事的来龙去脉。

这段时日因为跟着灵儿住在宫中,莫言和萧以恒时常见到,本来也没什么异样,每日见到的时候都很正常,不过是她给他行礼,他叫她平身,然而久而久之,萧以恒和莫言说的话倒是多了一些,他们最多的话题都是他询问灵儿的情况她回答,只是就在前儿晚上,两人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前天入夜,有个小宫女去禀报萧以恒说是灵儿突然摔了一跤挺严重,直接破皮流血了,萧以恒一听说马上就赶往灵儿居住的玉明殿跑去了,结果一到那里,在寝殿没见着灵儿,萧以恒就马上在玉明殿到处找了起来,当然也包括莫言居住的偏殿,他因为担心灵儿,直接火急火燎的就进了莫言的寝殿,而这个时候莫言正好在沐浴,然后……

楼月卿总算听明白了,估计是莫言照顾灵儿两年多,且尽心尽力事无巨细都一手包揽,灵儿那小姑娘很喜欢莫言,想让莫言给她当娘,所以折腾了这一出。

因为看到了莫言的身子,而莫言还是一个姑娘家,加上当时玉明殿不少宫人都看到了这事儿,萧以恒自然不能当做没看到,正好灵儿喜欢莫言,他也知道他不可能一生不再娶,毕竟他这样的身份容不得他这样做,而比起那些名门闺秀,他还是更愿意娶莫言。

楼月卿静默许久,才问:“那莫言的意思呢?”

“她……”萧以恒拧眉,倒是不知道如何说了……

那个女人的态度……

想起莫言对他这个提议的态度,萧以恒不由有些窝火。

他因为此事纠结了两日,下定决心娶她,委婉地将此事跟她提了一下,她却跟个没事的人似的,当即拒绝了,似乎根本不在意被他看到了身子,还让他别放在心上!

简直是……

见萧以恒一向寡淡漠然的俊脸上难掩懊恼,楼月卿挑挑眉:“她没答应?”

萧以恒有些不自在,别过脸去没说话。

楼月卿并不意外,若是莫言答应了,她才感到意外呢。

莫言跟在她身边十几年,她再了解不过,这件事或许对于一般女子而言关乎女子清白,可莫言毕竟不是那些在乎清白胜于性命的闺阁女子,或许此事她并非毫不在意,可是按照莫言的性子,绝对不可能因为这样一件事就草率的嫁人的。

何况,她不爱萧以恒,就算是失身于他也都不可能为此嫁给他,何况只是被看到了身子。

挑了挑眉,她不解的问:“既然她没有答应,你还来征询我的意见作甚?”

萧以恒抿唇道:“她是你的侍女,你的话她定然会听,所以我想……”

没说完,楼月卿忽然打断他的话,语气有些冷硬:“所以你想让我劝莫言嫁给你?”

萧以恒顿了顿,倒是没否认。

他确实是这样想的。

楼月卿见他默认的样子,不由一阵恼火,不过并未对萧以恒动气,只是语气比方才冷了几分,淡淡的道:“如果你今日是怀着这样的打算来找我的,那你怕是要失望了,这件事情我不能帮你!”

萧以恒豁然抬头看着她:“无忧……”

楼月卿定定的看着他问:“你说你想娶她是为了负责,可除此之外呢?你喜欢她么?”

萧以恒神色一怔,有些愕然。

楼月卿不等他回答,坦言道:“如果你喜欢她,我或许还会劝她,毕竟她与我一同长大,我希望她有个好归宿,可如今你不喜欢她,就算她钟情于你,我也不会让她嫁给你,我身边的人,哪怕得不到最好的,也绝对不能将就一生,萧以恒,你的心早已给了一个已经死去的女人,终其一生你都不可能忘记端木雪凝,你娶她,是打算用你的驱壳与她共度一生,让她以后成为你众多女人中的一个,与她做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妻,还是想把她当做端木雪凝的一个替代品,来补偿禹儿和灵儿自小丧母的遗憾?”

萧以恒面色陡然一变,僵硬片刻,才否认:“我没有这个意思!”

楼月卿当即反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萧以恒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楼月卿说的这些,他其实没有想过,不过也不是没想过,他以后要继承皇位,就不可能一辈子不再娶,他的两个孩子也需要一个母亲,可是那些出身名门望族矫揉造作只知道勾心斗角的大家闺秀他不喜欢,也信不过,这两日他下决心娶莫言之后,也想过这一点,莫言对灵儿是真的很好,照顾的无微不至,灵儿喜欢,想要她当娘亲,而萧子禹也似乎并不反对,而莫言虽说是一个侍女,但是却是楼月卿的人,加上若是他坚持,出身什么的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他确实忘不掉端木雪凝,或许他不会再爱上一个人,不会再动一次心,可是他想过的,只要她嫁给他,有生之年,他会对她很好,哪怕给不了她整颗真心,也会尽力给她他能给的。

楼月卿没等他回答,又疾言厉色的问:“还有,你可曾想过,你以后继位,免不了要广纳后妃,到时候你让她如何自处,让她当你的皇后为你管理后宫一堆女人,无时无刻不在防备算计,还是让她做你的其中一个妃嫔,让她仰人鼻息受人束缚,一辈子困在那座宫城中老死?”

萧以恒顿时缄默。

楼月卿冷声道:“萧以恒,如果你是这样打算的,那我告诉你,你休想!”

她宁愿莫言一辈子不嫁人,也不会愿意让莫言去过这样的人生,哪怕莫言自己愿意,她也不会同意!

她身边的八个侍女,都是与她一起长大的,情同姐妹,她们对她忠心耿耿,她也最是信任她们,一直以来,她从不反对她们寻找自己的归宿,相反,她更希望她们能寻得一个能够爱她们疼她们的良人,当年夕颜和赵启的事情她其实没有想过反对,只是夕颜的背叛让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令她难以接受罢了。

说句实话,在她的心里,她们几个于她而言的分量,萧以恒是远远不及的。

萧以恒静坐许久之后,便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对于她说的这些,他需要好好想一想。

萧以恒走了之后,楼月卿立刻吩咐莫离亲自进宫把莫言接回来,还把灵儿也一起接回,显然是要把她们接回公主府住着,不让她们继续待在宫里了。

莫言回来后,楼月卿立刻见了她。

楼月卿没有拐弯抹角,直接把今日萧以恒的来意一五一十的和莫言说了,莫言听她说的时候,神情从始至终都是平静的,听完之后,静默许久,才淡淡的问了楼月卿。

“主子希望莫言嫁么?”

楼月卿倒是没想过莫言会这么问,愣了愣,随即道:“这要看你的意思,你若是不想那便算了,此事到此为止,你若是想,那我也一定会尽我所能给你最好的,不会让你受委屈!”

尽她所能,让莫言得到最好的,包括那最尊贵的位置,还有萧以恒的全部,哪怕要不来整颗真心,也一定要让他对莫言倾注几分,而将来萧以恒的身边,也必须只能有莫言一个人!

莫言听言,神色有些动容,愣神片刻,便没有任何犹豫淡淡的道:“既然主子说要莫言自己决定,那莫言便直言了,莫言不愿嫁!”

楼月卿挑挑眉。

莫言想了想,面色平静的坦言道:“莫言承认,对宸王殿下是有几分动心的,这段时日在宫中日日见到,莫言也不知怎的就心生涟漪了,可这份心动只是莫言一个人的事情,莫言从未想过嫁人,只想一辈子效忠主子,以后也照顾两个小主子,至于宸王殿下……莫言配不上他!”

楼月卿听到莫言如此坦诚的说出她对萧以恒心动的话,本是有些惊讶的,可是听到莫言后面那句话,顿时恼了:“你说的什么胡话?你若是不想那便不想,配不上他这样的话,以后不许再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