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求助/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以恪拧着眉头看着她,一开口就没好气的训道:“这里日头如此大,你挺着那么大的肚子站在这里作甚?能耐了?”

楼月卿听着萧以恪难掩关怀的训斥,不觉莞尔:“刚刚到这里,也没站多久,二哥不必担心,而且我长时间在房中静养,许久不曾晒过日头了,师叔说多晒晒太阳对我和孩子都好,不妨事的!”

萧以恪面色稍霁,不过还是板着脸道:“虽说晒鞋日头对你和孩子好,可是你身子如今笨重不便,以后出来走动记得让人备步辇,以防万一!”

“知道了!”

萧以恪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容郅呢?不是和你一起入宫了?”

“父皇有话要与他单独说,在乾元殿呢!”

萧以恪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多问。

楼月卿这才问:“二哥二嫂这是从母妃那边过来?”

苏绿染笑眯眯的道:“是啊,过去陪母妃用了个早膳,知道妹妹今日进宫了,母妃刚才还在念叨说许久不见无忧妹妹,让我们过来见到妹妹的时候和妹妹说一声,让你过去和她说说话!”

楼月卿莞尔:“那我一会儿就过去看看母妃!”

她也确实是有些日子没进攻看股票皇贵妃了,主要是前段时日萧正霖病倒,她也跟着动了胎气,这段时日一直在府中静养,直至今日这才入宫,也有十多日了。

萧以恪不晓得想起什么,忽然开口:“估计一会儿你去见母妃会遇上杨淑妃!”

“嗯?”楼月卿一时不明所以,碰上杨淑妃并没什么奇怪的啊,为何要特意提起。

萧以恪抿唇沉声道:“杨老太君前些日子病了,且病的挺严重,想要杨弋回京侍奉膝下,杨淑妃和八皇妹这些天时常求见父皇和母妃,想让父皇下诏让杨弋回来,只是父皇根本不理会,杨家那边,镇国公夫人这些天也求见过你,只是你要静养,容郅没有让人打扰你,所以你并不知情,今日你既入宫了,她们是一定会想办法见你一面的!”

听言,楼月卿皱眉:“杨老太君病的很严重?”

萧以恪只道:“老太君年纪大了,杨弋又是她最疼爱的嫡长孙,算是她的心尖子了,自从杨弋被外放驻守北境之后,她就因为担心焦虑病了几次,杨淑妃和杨家之前也多次为此事求情,可都没有用,父皇说什么都不肯让杨弋回来,这次病的比较重,太医去诊治说多半是心病,药石罔效,可是父皇态度坚决,放眼整个璃国上下,如今能让父皇改变态度的,也只有你了!”

其实也不尽然,能让萧正霖改变决定的人并不只是只有楼月卿一人,只是其他人不会帮这个忙就是了,毕竟这些天杨淑妃和杨家的人到处求人帮这个忙,都被拒绝了。

当年萧正霖突然把杨弋下狱,其后杨弋被萧以慎重伤,被萧正霖下诏发配北境,从一个手握京中军权的战功赫赫的三品怀化将军的位置沦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副参将,从云端跌落泥潭,虽然萧正霖没有明旨昭告天下杨弋犯了何厝,可是杨弋年少时就很得萧正霖的赏识,是被当做一员领兵的大将培养的,却忽然被萧正霖如此震怒贬谪发配,可见事情不小,谁也不敢掺和此事,就连镇国公也不敢对此多言,在外人看来,确实是只有她这个几乎算得上是萧正霖心头肉的女儿才能帮这个忙了。

楼月卿眉头拧得更紧:“这件事找我也没有用,且不说我是不是真的能一句话就改变父皇的态度,就算能,我也不会管这事儿!”

萧以恪不置可否,只道:“不管结果如何,她们总会想要试一试!”

楼月卿冷嗤,旋即想到什么,不由挑眉问:“杨家那边和杨淑妃不知道杨弋被父皇贬谪发配的缘由是什么?”

“应该猜到一些,当年杨柳被老六弄死的时候,杨家不敢置喙只言片语便是知晓杨柳算计了兰陵,让兰陵受了伤害,只是其中缘由并不清楚,杨弋被父皇重罚后怕是大概知晓了,只是最多大概知道一些,具体的应该猜不到,否则也不会敢求父皇召杨弋回来了!”

虽说这件事追根究底也不过是杨弋和萧允珂两个人之间的爱恨情仇,算不得什么天大的事,可是严重就严重在,萧允珂乃皇室公主,且还是极受宠爱的特封公主,在萧正霖的心目中占据着的地位还不小,不管此事前因后果如何,萧允珂被杨柳算计失身杨弋,并且被杨弋羞辱践踏,还流产伤身落下病根终身不能再做母亲,萧正霖没有杀杨弋已是看在杨家数代忠君且镇守西境有功的份上网开一面,如今想让萧正霖召回杨弋,不仅不可能会如愿以偿,反而极有可能会触怒萧正霖。

毕竟萧允珂这一生,就这么毁了!

楼月卿沉吟片刻,问:“这事儿珂儿和六哥可知道?”

“知道,珂儿不予理会,老六知道此事后特意找了父皇,放言若是父皇当真让杨弋回来,他就让杨弋死在回来的路上!”

说到萧以慎,萧以恪忍不住无奈笑着,当日萧以慎进宫见萧正霖的时候,他是在的,自然见到了萧以慎当时那气急败坏的样子,萧正霖被他气得脸色青黑青黑的。

楼月卿忍不住嘴角一抽,一阵无语。

和萧以恪聊了一会儿,萧以恪便带着苏绿染出宫了,楼月卿这才去了长信殿。

如萧以恪所言,她刚到长信殿没多久,外面就有人进来通报,杨淑妃在外求见。

皇贵妃见她眉头皱了皱,便道:“无忧若是不想见,便让人回绝便是,不必在意!”

楼月卿淡笑:“回绝了一会出去也都是会见到的,不必多此一举,还落人口舌,让她进来吧!”

杨淑妃若是非要见到她,就算现在拒绝了,也必然会等着她出去,或是在出宫的途中拦着,总之是一定要见她的。

皇贵妃点了点头,示意宫人出去放人进来。

果不其然,杨淑妃便是为了此事来找的她,且也没有拐弯抹角,一开口就是此事。

说是杨老太君最近病的厉害,思念在北境的孙儿,希望陛下开恩让杨弋回京侍疾,待老太君病好了再让杨弋回北境,希望她能帮忙劝劝萧正霖,大恩大德杨家没齿难忘……

楼月卿听着,始终不发一语。

杨淑妃有些紧张不安的看着她沉静的样子,许久没听见她表态,面色更是没有任何变化,不由小心翼翼的问:“公主可愿帮这个忙?”

楼月卿这下子不出声也不是办法了,便斟酌着用词,笑着道:“淑妃娘娘,容我提醒您一句,当初父皇将杨弋送去北境,已经是父皇看在杨家世代忠君功在社稷的份上免了死罪开恩之后的结果,这才短短一年的时间你就让父皇召回他,您可知道这是让父皇出尔反尔?”

谁都猜得到当初杨弋必然是做了很大的错事触怒了萧正霖,才会被如此重罚,被贬谪发配,这样的情况,除非是立下大功,抑或是奔丧和回来继承爵位,否则是不能再轻易召回的。

“这……”杨淑妃面色顿时有些难堪。

楼月卿又淡淡的道:“而且,杨老太君思念孙儿积郁成疾虽然不假,可是杨家想要杨弋回来,当真只是为了杨老太君的病么?”

怕是这只是其中一个目的吧。

杨淑妃面色顿时一变,当即沉声质问道:“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和杨家居心叵测么?”

楼月卿不说话了。

皇贵妃则是暗含警告的看着杨淑妃,淡淡开口以示提醒:“淑妃!”

杨淑妃如梦初醒,当即面色尴尬起来。

她虽说是淑妃,也是楼月卿的长辈,可实际上,她并不是很得宠,只是萧正霖对她留有颜面有几分尊重,可是她是没有资格在楼月卿面前大呼小叫厉声质问的。

何况,如今是有求于人。

楼月卿也不理会杨淑妃的尴尬面色,淡淡的道:“淑妃娘娘想要杨弋回来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您要想清楚后果,杨弋辱没皇室颜面,践踏皇室尊严,倘若杨弋免去责罚,杨家将要面临什么?”

对杨家,她不予置喙,可是对于杨弋,她是很不喜的,萧允珂是她的妹妹,所以相对来说,不管对杨弋的处置有多重,哪怕是死罪,她都不觉为过,让杨弋回来,别说萧正霖不同意,就算萧正霖同意了,她也会反对。

她也是个自私护内的人,旁人如何她不在乎,可萧允珂一辈子都被杨家兄妹毁了,她不能不在意。

杨淑妃听到楼月卿这番话,却面色陡然苍白,不可置信的看着楼月卿,颤声问:“辱没皇室颜面?践踏皇家尊严?公主这是什么意思?弋儿做了什么?”

显然,对于杨弋当初被萧正霖重罚下狱发配的缘由,杨淑妃不知情,或者说,对于杨弋和兰陵的事情,她根本不知道,她毕竟身在深宫之中,杨家也不会真的敢把这些事情告诉她,怕是当时杨弋忽然被下狱发配,她只当是杨弋不知为何触怒了萧正霖,所以才会被这般对待。

------题外话------

咳咳,明天尽量早更多更,今天凑合吧。

兰陵和杨弋还要不要写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