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转变/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淑妃能在这个后宫中安然度过那么多年,自然不是不明事理不知轻重的人,要知道,在萧正霖的后宫之中,会耍手段玩心计是没用的,萧正霖不喜欢这种女人,更是容不得后宫有任何算计,所以他的后宫妃子,少有勾心斗角争宠的情况,而不争不抢知礼数懂进退的反而会让他尊重善待,杨淑妃能在宫中二十多年都被萧正霖善待尊重,自然在这一方面很不错,若是知晓杨弋和兰陵的事情,绝对不会也不敢开这个口提这个要求的。

毕竟杨弋做的事,不管是于法于私,杀了他都不为过,这一点,杨淑妃若是知晓情况,应当会明白的。

楼月卿自然不可能解释,淡淡的道:“这些事情淑妃娘娘莫要再问了,您还是不知道为好,我奉劝您一句,您若是想让杨弋留得一条命在,就最好不要再为此事奔走,也劝一劝杨家那边适可而止,否则惹怒了父皇,父皇说不定哪天就直接下旨处死杨弋,到时候,便是得不偿失了!”

若是其他的事情,萧正霖或许会看在杨家世代功德和杨弋的累累战功的份上网开一面允许杨弋回来,可是此事关乎萧允珂,当年那件事几乎摧毁了萧允珂一辈子,萧正霖不可能退让开恩。

杨淑妃闻言,面容失色,眸间有些愕然:“当真有那么严重?”

楼月卿看着杨淑妃,面无表情道:“若是淑妃娘娘觉得我是在吓唬您,大可不信我的话,继续挑战父皇的容忍底线,只要您和杨家能够承受得住这个后果!”

杨淑妃有些心慌了,入宫二十多年,萧正霖的脾性她自然是知道的,虽然他对她们这些后妃平时还算宽容善待,可是却不会纵容,尤其是她,不是他所爱之人,也不是他所愧之人,平时得到的善待不过是她懂得收敛知足,不争不抢,也安分守己,加上杨家的原因,可若是惹得他真的动怒,极有可能他就直接赐死杨弋。

杨家虽然不止杨弋一个儿子,可杨弋却是嫡长子,他们都赌不起。

楼月卿又道:“至于老太君那边,我一会儿会跟父皇说说,派霍老太医去看看,若当真病的重,那便有病治病,其他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话说到这份上,杨淑妃自然不好继续待着,也没心情继续待着,没多久就离开了。

杨淑妃走后,皇贵妃这才叹声道:“说到这事儿,前段时日陛下还与我念叨,兰陵也都年纪不小了,自从当年从北地回来后,就一直没有再嫁人,陛下多次要为她选夫婿她也都拒绝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她这一辈子还很长呢……”

萧允珂如今也才二十一,虽然也不算小了,一般的女人在这个年纪早已夫君陪伴在侧,儿女环绕膝下,可她却一直是一个人,怎么都不愿意再嫁人,现在还好,身边有情人陪伴不会孤单,可是以后漫长一生,若是一直不嫁人,谁来陪着她?

还有萧以慎,也不愿娶妻,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也不知道以后可该怎么办。

这兄妹俩都这个样子,他们的父王母妃在天有灵看到,不止该多心疼难过……

楼月卿莞尔浅笑:“母妃放心吧,珂儿的事情我会多注意些的,而且,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个命定的人,兰陵如今也只是还未遇上她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以后总会遇上的,说不定那一日很快就到了,这种事情急不得!”

皇贵妃对此到时赞同,点了点头,继而面色恍惚的叹声道:“其实说句实在的,我以前一直很看好杨弋那孩子,当年兰陵到了适婚年纪的时候,我还向陛下提议过把杨弋选为兰陵的驸马,当时陛下深思熟虑后同意了,只是还未来得及和兰陵提起,兰陵就自己请旨嫁给了傅中翎,那时候正好傅中翎回京探视亲族在京中待了一个月,我和陛下都还以为他们是看对眼了,便没有多想就同意了,如今想来,若是当时我们多关心一下那孩子,也不会出这种事情……”

说着,皇贵妃不免有些内疚自责,当年萧允珂被杨柳算计,被杨弋玷污,还因此受尽折辱流产,伤心又伤身,落下病根终身不能再做母亲,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却都不知道,让她自己一个人承受这些,如何能不自责。

楼月卿见皇贵妃面色愧疚自责,有些不忍,忙手握着皇贵妃的手,宽慰道:“过去的事情了,母妃不要再想了,反正珂儿也要放下杨弋了,以后都会好的,想这些也都于事无补了!”

皇贵妃点了点头,倒也不多说什么。

和皇贵妃闲话家常聊了一会儿,楼月卿这才离开长信殿。

回到乾元殿的时候,萧正霖和容郅正在下棋,萧正霖身子好转,已经能下地走动,所以两人都坐在暖榻上下棋,看这胶着的局面,似乎一盘棋下了许久都未曾分出胜负,黑白棋子几乎覆盖了整个棋盘,眼看着就要平局了。

楼月卿见他们下的认真,一副无形厮杀的局面,便没有出声,直接让小宫女搬来一张凳子坐在旁边看着。

默默的看了很久,等他们最后一个棋子落下平局的时候,楼月卿半点都不惊讶。

倒是萧正霖看着和局的棋盘,朗声一笑,摆谱儿道:“朕就是老了,要换朕年轻时,你小子休想在朕面前讨到好!”

容郅眼观鼻鼻观心,对此不置可否。

岳父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不跟老人家计较,也不和病人计较!

楼月卿在旁边听着萧正霖这句话,却忍不住噗嗤一笑。

萧正霖斜眼瞅她:“你这丫头笑什么?”

楼月卿忙正色道:“没什么,就是觉得父皇说得对,要换您年轻的时候,铁定杀他个片甲不留屁滚尿流,哪能让他有机会和局啊!”

萧正霖这下高兴了,容郅就不高兴了。

什么叫杀他个片甲不留屁滚尿流?

这不靠谱的女人!

见容郅黑沉着一张脸看着自己,楼月卿有些心虚,给他挤了挤眉眼递了个眼色。

这不是哄老人家开心么!

何况,跟前这位还是个生病的老人家,轻易惹不得!

容郅心底冷哼一声,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

萧正霖仿佛心情颇好,笑道:“今日就到这里吧,没精力再继续拼杀一次了,想来无忧也该回去休息了,等寿宴之后,咱爷俩再战,朕一定把你小子杀个片甲不留!”

容郅从善如流:“岳父若想,小婿届时定奉陪!”

啧!

楼月卿诧异的看着这翁婿俩,怎么感觉他们这才半天,关系好了不少,竟然什么爷俩岳父小婿的称呼都来了,简直是刮目相看啊……

皱了皱眉,不由狐疑道:“我怎么觉得我出去溜达一圈回来,从女儿变成儿媳妇了?”

莫名感觉这俩才是亲父子是怎么回事?

萧正霖哑然失笑,没好气的看着楼月卿道:“你这丫头,怎么,就见不得父皇和你这夫君关系和睦些?”

楼月卿笑眯眯的道:“哪能啊,父皇和容郅关系好些,女儿求之不得呢,只是好奇你们方才背着我聊了什么,眨眼功夫就互看顺眼了?”

以前俩人可是互相都不满对方的,有多嫌弃对方她可是知道的啊……

萧正霖冷哼:“男人之间的事,管那么多作甚?!”

楼月卿瞪眼,转头看着容郅,容郅眼观鼻鼻观心,没吱声。

楼月卿:“……”

萧正霖忽然问道:“对了,方才有人来禀报,说你在长信殿的时候,淑妃去找你了,可有为难于你?”

楼月卿挑挑眉,旋即淡笑:“父皇说笑了,这个世上还有谁敢为难女儿?谁还能为难得了女儿?”

萧正霖点了点头道:“没有就好,淑妃这些天有些失了分寸,不管找你所为何事,你都无需理会!”

楼月卿见萧正霖面色有些不悦,笑道:“杨弋是淑妃娘娘的侄儿,她也是心疼杨弋才会着急,父皇可莫要责怪她!”

萧正霖点了点头,淡淡的道:“朕正是知道她因为心疼侄儿才不知分寸才由着她折腾,可她太不知轻重,竟还找到你跟前去了!”

楼月卿不以为然笑道:“不过是说了几句话,想来今日之后,淑妃娘娘就不会再折腾了,杨家那边也能安生了,父皇不必太在意!”

萧正霖听言有些好奇,挑眉问道:“哦?为何?”

楼月卿耸耸肩:“我说了,他们若是想杨弋活着,就最好不要再折腾,所幸淑妃娘娘听进去了!”

萧正霖:“……”

容郅抿唇一笑。

楼月卿道:“不过还请父皇晚些时候派霍老太医去看看老太君吧,可别真的让她老人家出个好歹!”

萧正霖点了点头,表示晓得了,随即摆摆手道:“好了,快些回去吧,无忧身子不便,这都进宫大半日了,也该回去好好休息了,明日寿宴可还有的忙呢,可要休息好啊!”

两人这才告退离开。

楼月卿怀着疑惑一路和容郅一起出宫,一直到坐上马车离开皇宫后,才问出来。

歪着头瞅着容郅,好奇问:“你和我爹聊了什么?关系好的那么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