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萧倾凰归来/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以恒也不瞒着,如实道:“父皇现在亦是油尽灯枯强弩之末,我根本无法确定他还能撑几日,有可能他这一两日就会……”顿了顿,他没有说出那个字眼,而是艰难的咽下几乎要出口的话,转声道:“师父给的药,只能让父皇在濒危难捱时稳住心脉多撑几日,其它的作用……没有!”

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萧以恒平静的声音有些暗哑颓然。

萧正霖的身体年轻的时候就因为受太多的伤又没有好好调理过而落下病根,这些年又心怀忧惧没有好好养过以至于身体慢慢衰败,这几年病情一再反复,这两年又数次变动几经起伏,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身体的衰败已是药石罔效,所谓起死回生肉白骨的高超医术其实也是夸大其词,一个人生命走到极限的时候,医术再高都无能为力了。

闻言,大家一致缄默。

萧以恪凝重的面上多了一抹愁容,道:“父皇的病情我心里有数,也早已做好的准备,可是这个时候……无忧那里该如何是好?”

萧正霖病发她都受不住动了胎气,若是这个时候萧正霖真的有个好歹,她根本不可能受得住,现在孩子才七个月……

说到这个,其他人也面色担忧起来,是啊,这个时候萧正霖若是死,他们还好,可是楼月卿……

萧以恒想了想,沉声道:“现在父皇的状况,绝对不能让无忧知道,走一步看一步,我们再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瞒着她……”

可是说到这里,萧以恒自己都觉得不可能,如何能瞒得住?

现在能暂时瞒住萧正霖的真实病情已经不易,可是按照现在楼月卿的态度来看,根本不可能会愿意出宫离开萧正霖身边,定然会日日待在宫中来看萧正霖,萧正霖活着还有一口气还好,若是当真死了,根本不可能瞒得住她。

一旦萧正霖死,她必然承受不住,若是动了胎气轻则早产重则……一尸三命!

而她现在才怀孕七个月,加上情况一直不好,保胎都万分艰难,足月生产还好,可是早产……能够保住母子三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她若是有个好歹,他们没有人能够承受的住。

萧以慎适时开口:“要不,让容郅带她离开吧!”

几人闻言,纷纷看着他。

萧以慎思索片刻,道:“现在皇叔的情况还算稳定,只要想办法骗她皇叔并无大碍,让她放下心来,然后让穆前辈和花岛主告诉她她的情况不好需要离开酆都去别的地方养着,让容郅先带她离开,只要能把她带离这里,瞒住她就不难了!”

虽然不太现实,可是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想办法把她送走,萧正霖的情况才能瞒住她,才能确保她和孩子能够安全无虞。

萧以恪点了点头,无力的叹了一声道:“现在也只能试试这个办法了!”

虽然知道他们这个办法难,毕竟楼月卿不是好糊弄的,这个时候送她走,难,所以这个法子需要好好琢磨。

这时,一个暗卫闪身进来……

……

楼月卿回到西偏殿后,膳食和安胎药很快就送来了,只是她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还是容郅连哄带劝才多吃了些,药也是在容郅的监督下强忍着喝下去的。

然而,刚吃完东西喝完药没多久,门口就来了几个人,是萧以恪他们,而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浅黄色衣裙的女子,不过她不是走进来的,而是疾步冲进来的。

“姐姐!”

楼月卿听见声音豁然抬头看去,看到门口走进来的人时,她猛然起身,不可置信的看着向她走来的萧倾凰。

“凰……凰儿……”

萧倾凰突然到来,让楼月卿无比震惊,不过却让她不安焦躁的心有了一丝欣慰,半年多不见,她很想萧倾凰,如今突然见到,自然无比高兴,高兴了,对萧正霖的不安和担忧也消散了不少。

见到楼月卿,萧倾凰也是震惊的,上下打量着楼月卿,她瞪大了眼失声问道:“姐姐,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还有,你怀孕了为何不告诉我?”

对于楼月卿怀孕的事情,她来的途中就知道了,只是没想到楼月卿会变得如此瘦弱憔悴,所以砍到楼月卿现在这个样子,她怎么不惊讶。

甚至,有些怨怪,楼月卿的肚子那么大,显然是怀孕很久了,可是这半年多来姐妹俩每个月好几次的书信往来,楼月卿竟然都没和她说过怀孕的事情,而且看这样子,显然是怀孕期间受了很多罪,却一个字都不告诉她,萧倾凰哪能不气。

“我……”面对萧倾凰的声声质问,楼月卿不知道如何解释,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之后,直接转了话题:“你还没看过父皇吧,我先带你去看看父皇,我的事情晚些再与你解释,好不好?”

萧倾凰绷紧了脸,不过终究是没有逼问,点了点头,等看了父皇再问也是一样的。

萧倾凰是直接就来见楼月卿的,还没见到萧正霖,自然也想尽快见到萧正霖。

时隔将近一年,再次见到萧正霖,萧倾凰心境极其复杂。

自从去年楼月卿要杀景媃,萧正霖匆匆赶去别院加以阻拦时匆匆一面后,父女俩就没有再见过,哪怕是那一次,也因为突发的那件事情一句话都说不上,等于没见到。

那个时候,她是恨他的,恨他这么多年瞒着她所有的一切,恨他让她受尽折辱和伤害,恨他的偏心,也庆幸他的偏心。

因为他偏心的那个人是她最敬爱在乎的姐姐,所以她不在乎,甚至为此感到高兴,可若是别人,她一定不会谅解。

缓缓伏在床榻边,萧倾凰红着眼哽声道:“怎么会这样呢?去年见到的时候他还很健朗,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病得那么严重……”

明明才五十出头的年纪,却如同风烛残年那般满脸沧桑,这病入膏肓的模样,和记忆中那个身体健壮硬朗英姿勃发的父亲几乎天差地别,如同两个年龄的两个人,可他们明明是同一个人啊。

楼月卿浅笑着道:“父皇一直想见你,这一个多月来时常与我说起你,也总会问我你的情况,若是他醒来见到了你,一定会很高兴!”

今日是萧正霖的大寿,萧倾凰赶在这一日回到这里,用意不言而喻,对于萧正霖而言,这也算是一份别致的礼物,当然,也是最好的礼物。

萧倾凰听言眸色微动,随即苦涩的笑着,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

楼月卿心底疑惑,便问:“不过我还没问你呢,你之前不是不愿回来么?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回来之前也不和我说一声,我快一个月没收到你的信,可担心坏了!”

萧倾凰垂眸咬着唇想了想,低声道:“我只是……不想他离开的时候,心里满怀对我的愧疚和遗憾!”

她也想回来看看他,在他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好好陪着他,以一个女儿的身份,忘却过去所有的一切,陪在父亲的身边,回来的这一路上,她一直在担心赶不上,因为距离上次姐姐来信告诉她命不久矣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快三个月了,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回来晚了。

楼月卿听言,眼眸微缩,伸手握着萧倾凰的手,却并未说什么。

寝殿门口,看着姐妹俩坐在榻边说着话,他们并没有进去打扰,连容郅也在外面等着没有进去,萧以恪兄弟几人面面相觑之后,留下萧允珂自己在门口等着,带着容郅走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