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萧正霖醒,恼羞成怒/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倾凰问起她怀孕的事情,楼月卿知道瞒不住了,也糊弄不了,便只好一五一十解释了,如实告知,当然,如实告知也有所保留,有些不必说的,说出来只会让萧倾凰担心难过的,她都没有说。

听完楼月卿的解释,萧倾凰直接暴怒,把楼月卿狗血淋头的骂了一遍。

这还是姐妹相认那么久,萧倾凰第一次对楼月卿生气,且气得不轻。

楼月卿理亏,根本不敢反驳,只好坐在那里,一副乖巧的的样子,眼观鼻鼻观心,一声不吭默默的听着。

一通臭骂下来,萧倾凰口干舌燥,见她雷打不动似的,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为什么不说话?哑巴了?”

“咳咳!”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楼月卿不自在的道:“我这不是怕我一开口你更生气?”

萧倾凰瞪大了眼,几近咆哮:“姐姐!”

楼月卿被吼得一阵心惊胆颤,缩了缩脖子。

萧倾凰怒道;“你是我姐姐,你怀孕了还那么危险却一个字都不告诉我,如果不是我这次回来了你瞒不住了,你是不是打算等孩子出生之后才告诉我?啊!?”

因为本就是这样打算的,所以楼月卿没敢否认,当然,也没敢承认。

萧倾凰见她不否认,直接失声怒吼:“你怎么能这样?什么都瞒着我,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我就你这么一个姐姐……”

说到最后,她因为太过激动声音哽咽沙哑了,可是那不清晰的一句话,却刺痛了楼月卿的心。

她只有她这一个姐姐,虽然她兄弟姐妹很多,可是在她心里其他人都已经不重要,只有姐姐才是她最重要的亲人,就像她的命一样,是她活下去唯一的勇气和信念,如果姐姐出事了,她该怎么办……

楼月卿的心,如同被钝刀子刮过一样疼的难以呼吸,她看着萧倾凰气的全身发抖,两眼通红泪痕几欲滑落的样子,忙站了起来,两步走到萧倾凰面前,抱着她安抚着,不停地说对不起,声音中满是愧疚。

萧倾凰心里是有些委屈的,她那么依赖信任的姐姐,在姐姐面前几乎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可是楼月卿却什么都瞒着她,什么都不肯和她说,其他的也就算了,可是怀孕那么大的事情,还那么危险竟然都不和她说,看楼月卿这个样子,都不知道生的时候会不会有危险,如果不是她突然想通了回来看父皇知道了这事儿,她怕是永远都不会知道姐姐曾经遭了那么多罪……

虽然知道了她也什么都帮不上,还会整日提心吊胆不得安生,可是也好过什么都被蒙在鼓里。

一阵安抚道歉,加上看着楼月卿这幅样子,萧倾凰再大的气也都消了。

不过,还是红着眼板着脸道:“看在我两个小外甥的份上这次不和你计较,不过你答应我,一定要平安生下孩子,还有,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你要是再有这种事情瞒着我,我以后都不叫你姐姐了!”

楼月卿咧嘴,浅笑着点头:“好!”

萧倾凰面色稍霁,气也气过了,骂也骂过了,这才把注意放在楼月卿圆滚滚的肚子上。

有些拘谨,有些不知所措,她扯着嘴角,指着楼月卿大的不像话的肚子问:“这里面……真的有两个孩子?”

提起孩子,楼月卿脸上洋溢着柔和的笑意,颔首轻声道:“对啊,师叔说虽然还不完全确定,不过八九不离十是龙凤胎!”

萧倾凰闻言,一阵欣喜,面上笑容更加灿烂,眉眼弯弯,眼中一片熠熠生辉。

她歪着头看着楼月卿的肚子,因为太过紧张,手脚都不知道如何摆放,只能局促不安的搓着。

她也是曾经怀过孩子的人,只是那个时候她什么感觉都还没有,那个孩子就已经被扼杀,因为过去的那些经历,她对孩子其实没有多大的期待,那个时候那个孩子,她最大的情绪也不过是茫然,当然也有那么一丝在乎,可之所以在意,不过是因为那个孩子还是元绍衍的,她想要自欺欺人的留住那一抹她自以为的光,可是孩子没有了以后,她没有悲伤,也没有遗憾,只觉得可惜。

现在,在面对她姐姐的孩子时,她却前所未有的欣喜和不知所措,她想,她和姐姐是双姐妹,这两个孩子,也可以算是她的孩子吧。

楼月卿见她这般局促紧张,不觉莞尔,轻声问道:“你想摸摸他们么?”

“呃……”萧倾凰抬眸,炯炯有神的看着她问:“可以么?”

这样摸着会不会痛?

楼月卿无奈一笑:“当然可以!”

萧倾凰闻言,一脸喜色,忙小心翼翼的抬起手,往楼月卿的肚子摸去,指尖碰到的时候,她还缩了一下,之后见楼月卿面含笑意并没有任何不适,这才放心的把掌心贴在圆滚滚的肚皮上。

萧倾凰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突然间发现了新奇的东西那样,充满的新鲜感,爱不释手的,楼月卿看着,嘴角不知不觉的弯起,连她自己或许都未曾发觉,她此刻的面容眼神有多柔和。

其实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她和萧倾凰一样大,若说她比萧倾凰大也不过是大不到一个时辰,可是不知为何,她就喜欢宠着纵着这个妹妹,特别的想保护她,把最好的都给她,她开心,自己也会觉得愉悦。

萧倾凰既然回来了,住在西偏殿就不行了,因为乾元殿的西偏殿虽大,可说到底了也只有一个寝殿,楼月卿便带着她住进了离乾元殿不远的长乐宫,因为萧以恒的吩咐,加上萧倾凰在偏殿以外的地方走动的时候都戴着面纱,宫里的人在萧倾凰进宫时见到萧倾凰模样的当做没见到,而其他人,也只是当作楼月卿身边多了一个神秘女子,却无人敢猜测,也猜测不出这个女子是何人。

长乐宫自从萧倾凰离开后,就一直很冷清,除了打扫的宫人太监之外,便没有什么人来这里,不过也因为有人日日打扫,根本不用做准备便可直接住进来,因为这里的宫人太监都是之前萧正霖让温贵妃精挑细选的,都是信得过的人,所以萧倾凰住在这里,这些人恭敬之余,也不敢多嘴议论,也不敢出去乱说话,不用楼月卿交代,他们都自觉称呼萧倾凰为小姐,她们住进来之前萧允珂来看过,想来是吩咐过了。

萧正霖这一昏迷,就是一天两夜,是在五月二十七的早上醒来的,醒来后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只能躺着,也没力气说话,萧以恒把所有人叫出来,之后关着门在里头折腾了一个时辰,大家再进去的时候,萧正霖看着有了几分精神,正背靠着软枕坐在床头,而萧以恒却好像有几分疲惫憔悴。

不过,大家都围在萧正霖身边,也没有人注意到他。

因为萧正霖这次病倒的动静太大,外面物议沸腾,宗室皇亲和文武百官也都很不安,事情也跟着多起来,萧以恒很忙,没待多久就出去了。

刚出去,正要拐弯走向御书房的方向,远远的看到灵儿又蹦又跑的紧乾元殿的大门,而灵儿后面,跟着莫言。

萧以恒下意识的顿足,站立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由远及近的一大一小。

那一大一小上阶梯快到顶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台阶上的他,看到他时,也都齐齐停下,莫言见萧以恒定定的看着她,不由下意识的垂下眼帘当做没看到。

“参见宸王殿下!”礼仪周到,语气恭敬。

萧以恒没反应,只是看着莫言,目不转睛。

灵儿看看萧以恒,再看看身旁的莫言,脸皱了皱,然后也不理会萧以恒,直接拉着莫言就要上阶梯跑进乾元殿。

“站住!”刚要越过萧以恒的时候,萧以恒忽然开口。

一大一小闻声停下,莫言垂眸恭恭敬敬的站着,灵儿则是皱着眉看着他:“你又要干嘛?”

萧以恒还没反应,莫言就拧眉低声道:“郡主,宸王殿下是您的父王,主子不是和您说了么?您不能对宸王殿下无礼!”

灵儿撇撇嘴:“知道了!”

知道是知道了,却也没改口,也没认错。

莫言也没多说什么,这是他们父女的矛盾,她只负责教好灵儿礼仪和教养,其他的概不负责,也不想管。

萧以恒这才开口:“灵儿,你先进去看皇爷爷,父王有几句话要和莫言说!”

灵儿小脸一皱,莫言也有些诧异的看着萧以恒。

萧以恒上前一步,伸手揉了揉灵儿的脑袋,温声道:“听话,皇爷爷刚醒,若是见到灵儿会很高兴,快进去吧!”

灵儿有些迟疑,莫言便道:“郡主,您先进去看看陛下吧,莫言一会就进去!”

莫言都开口了,灵儿便也只能乖巧的点头,自己进了乾元殿。

萧以恒看了一眼周围,到处都是侍卫和宫人太监,不是说话的地方,便对莫言道:“你……跟我过来!”

说完,转身往宫廊的另一头走去。

莫言眼观鼻鼻观心,跟着走了过去。

走到宫廊尽头没什么人的地方后,萧以恒停下,莫言也在他三步的距离外站定。

莫言垂眸站在那里,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问:“不知道宸王殿下想和莫言说什么?”

萧以恒眸色微凝,直接问:“为何不愿嫁给我?”

这个问题,他一直没问,只知道她怎么都不肯嫁给他,却没问为什么。

莫言眸色微动,随即恢复一片冷清,回答:“莫言身份卑微,匹配不上宸王殿下!”

萧以恒蹙眉:“就这样?”

莫言点头:“对!”

“可我并不介意!”

莫言抬眸看着他,眸色淡淡,问:“那又怎么样?”

萧以恒愣了愣。

莫言淡笑:“宸王殿下,您是璃国未来的君主,您要娶什么样的女人也不是您能做决定的,我想璃国上下没有人会同意您娶一个婢女出身的女人吧?”

萧以恒面无表情的道:“我想娶谁那是我的事情,他们是否同意那是他们的事,我不在乎!”

莫言倒是没想到他话说的那么干脆,有些惊讶,不过惊讶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便恢复正常,淡淡的道:“就算是这样,莫言也不能嫁给宸王殿下!”

萧以恒皱眉:“为何?”

莫言不答反问:“那莫言倒是想问问宸王殿下,您想要娶我,除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外,还有什么原因?”

萧以恒倏然沉默。

莫言依旧淡笑着:“如果我猜的没错,除此之外,你还想着为旭王殿下和小郡主找一个合适的母亲,而小郡主喜欢我,旭王殿下也并不排斥,我是主子的人,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都不会亏待这两个孩子,比起那些您根本不了解的世族女子,我是不错的选择,对么?”

萧以恒豁然抬头看着她,面色微动,想说什么,可是张了张嘴,他却无法否决。

因为他是有这个想法的。

莫言是楼月卿的心腹,又尽心尽力的照顾灵儿几年,把灵儿交给她,他是很放心的,他既然答应了继承皇位,总是要再娶,比起那些有心计有野心的世族女子,他更相信莫言,因为其他人不管是谁都有可能会为了家族利益和争权夺势伤害他的孩子,但她不会,也没有这个必要。

莫言见他不说话,眼底一暗,情绪意味不明,面上依旧笑着,垂眸淡淡的道:“问句冒犯的话,宸王殿下,在莫言看来,两个人在一起是需要两情相悦的,您……喜欢我么?”

跟在楼月卿身边那么多年,看着楼月卿和容郅之间一路走来,莫言虽也未曾想过自己有一日也会嫁人,可是在她看来,两个人在一起,哪怕不能像主子和摄政王那样爱的刻骨铭心,也起码要两情相悦,否则还不如不要。

萧以恒听言,眸色微深,情绪不明的问:“是不是只要我喜欢你,你就会嫁?”

莫言没说话,或者是说,没否认。

萧以恒一向寡淡的眼眸顿时多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那我是否可以认为,你心里有我?”

莫言顿时瞪大了眼看着他:“你……我何时说过我喜欢你?简直胡说八道!”

萧以恒笑意渐深:“这是你说的,两个人在一起需要两情相悦,只要我心里有你,你便会嫁给我,那不就是说,你心里有我?”

莫言被噎得说不出话。

见她恼怒之余脸上还挂着一抹不自然羞赧,萧以恒不知道为何,心情莫名好了几分,眼底带着一丝浅微的笑意,淡淡的的道:“看来是真的!”

莫言恢复理智,面色也恢复了一片冷清,淡淡的道:“宸王殿下,您误会了,莫言并不喜欢您,不否认不代表承认,你莫要自以为是的想太多了!”

莫言话一出,萧以恒面色陡然一僵。

莫言又道:“还有,您想要为两个孩子再找一个合适的母亲,天下女人数之不尽,您另寻他人吧,莫言怕是难以胜任!”

说完,福了福身,转身要走。

可是走了两步,忽然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道:“不过宸王殿下大可不必担心小郡主,莫言奉主子的命令照顾小郡主,只要主子不开口让莫言离开,莫言都会尽心照顾好小郡主,不管您以后娶谁,莫言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言罢,直接离开。

萧以恒站在那里,看着这女人潇洒离开,没有任何犹豫的背影,眸色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忽然,他面色一凛,目光凌厉的扫向不远处的墙角那边,冷声道:“谁在那里?出来!”

墙角走出来一个身影,竟是萧子禹。

半点没有偷听后的羞愧,若无其事的走到萧以恒面前,给萧以恒揖手行礼:“孩儿参见父王!”

萧以恒很不悦的厉声问:“你为何会在这里?”

萧子禹回答:“孩儿奉父王的命令在御书房学习熟悉政务,听下人来报说皇爷爷情况好了可以去看看,便出来想去看看他老人家,没想到一走到这里就看到父王和莫言姑姑走到这里在说话……”

然后,就不必说了。

萧以恒有些不自在,不过还是板着脸问:“所以你的意思是,你都听见了?”

萧子禹:“应该吧!”

萧以恒沉着脸看着自己的儿子,显然是被气到了。

冷着脸,一副严父的样子道:“既然来了,为何不出来,竟然在偷听,你不知道听墙角是失礼的行为?”

萧子禹立刻认错:“孩儿知错!”

嘴上是认错了,可看他的神情,那里有半点知错的样子?

萧以恒更不高兴了,当即道:“太祖治国通论,罚抄五百次!”

听到这责罚,萧子禹也不高兴了,皱着脸道:“父王,您这可就不厚道了!”

萧以恒陡然眯眼:“你说什么?”

萧子禹一脸严肃的分析道:“孩儿偷听虽然不对,可此次错不在儿臣,您和莫言姑姑谈论这等事情在人来人往的宫廊之上,本就是冒着被人听到的风险,由此可见,孩儿会听见也是正常的!”

萧以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