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帝崩前夕/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见她的顾虑,旁边的容郅眉头微动,随即不动声色的舒展开,眸色沉沉的坐在那里看着她,倒也没说话。

穆轲想了想,当即语气铿锵的保证道:“你父皇的情况老夫看过,你大可放心,不会有大碍,但你和孩子却不容耽搁,最好尽快去渭明山,若是你实在不放心,这次我让无心和你一起去,我老头子坐镇在这里顾着你父皇,这你总可以放心了?”

楼月卿仍有些迟疑。

见她仍迟疑不定,穆轲继续沉声道:“丫头啊,师叔不是吓唬你,你和孩子现在的状况当真不妙,你自己也感觉到了,寒毒已经侵入胎中,只有去渭明山一趟,若是再耽搁下去,就算是勉强熬到生下来,孩子能否存活,你焉有命在都难说,这可由不得你任性!”

楼月卿越听越心慌不安,不错,她自己能感觉到,原本坏绕在孩子周围的内力已经越来越弱,之前穆轲就说过,她的内力就像保护罩那样保护着两个孩子不受寒毒侵蚀,可是随着月份增大,内力会越来越弱,寒毒便有可能会慢慢侵蚀她的孩子,如今已经七个月了,有这样的症状也是意料之中的,她这些天感觉越来越体虚,便是这个缘由。

寒毒已经开始侵蚀她的孩子了。

抚着肚子垂眸沉默许久,她才定定的看着穆轲问:“我父皇真的不会有事么?”

穆轲立刻有些激动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信誓旦旦的道:“老夫以自己的招牌保证,不会有事!”

“那这一趟要多久?”

穆轲想了想,道:“你现在体虚不能赶路,只能慢行前往渭明山,一来一回怕是不下一个月,不过要在渭明山待多久还难说,得看你和孩子的状况!”

楼月卿忽然沉默了。

一直坐在一旁看着她没说话的容郅忽然开口:“怎么了?你还有别的顾忌?”

“我……”楼月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有些为难,孩子出问题了,她自然是要想办法挽救,去渭明山她是没意见的,可是这个时候……

萧正霖病成那样,虽然穆轲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会有大问题,可是她仍然心有不安,总觉得不能离开……

她沉默许久,看向穆轲:“师叔,一定要去么?”

穆轲叹了一声,整个人都仿佛被无奈和哀愁笼罩,语重心长的道:“孩子现在已经开始染上寒毒,且我根本无法确定孩子染上的寒毒究竟到何种程度了,实话告诉你,就算是现在去渭明山,也改变不了,只不过能让孩子染的毒相对少一些,以后受的罪少些,可若是不加以制止,孩子就算是生下来,怕也养不活,而你现在的状况你心里也有数,生孩子时不一定能撑得住,去与不去,全由你自己抉择!”

原本他们是有足够的把握可以保住她和孩子平安,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她从楚国来的一路上虽然慢行,却也免不了颠簸,回来后又几次动了胎气,情绪波动焦虑不安,会出现现在的情况也是正常的。

楼月卿本就不太好的脸色随着穆轲的话寸寸发白,脑子一阵晕眩,抚着肚子的手都有些发抖。

这时,容郅开口:“师叔,你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

穆轲点了点头,站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容郅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萧倾凰和莫离:“你们也出去!”

俩人虽然都很担心楼月卿,可是听见容郅的话,便点了点头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殿内顿时只剩下夫妻二人。

见她脸色不好,容郅握着她的手给她输入了一丝内气,见她脸色好了些,才收手,才神色不明的问:“你不想去渭明山?”

楼月卿摇了摇头,低声道:“也不是,只是父皇现在这个情况,我怕我若是离开,会……”

可不离开也不行,这两个孩子比她的命更重要,她赌不起一个万一,何况穆轲说了,不是万一,而是绝对。

她不敢抱侥幸心理。

容郅垂眸思索片刻,耐着性子温声道:“刚才师叔不是说了么?你父皇的病还不至于到那个地步,师叔医术高明,他留在这里,定能确保你父皇平安无事,可你和孩子现在都不容耽搁,若是你父皇知道此事,定然也会希望你去的!”

楼月卿面色恍惚,垂眸不语。

容郅也不再多言,有些话说的太多便显得刻意,她那么聪明,肯定会起疑。

楼月卿还有些犹豫为难时,萧正霖那边不晓得是谁告诉他这事儿,叫了她过去。

楼月卿身子虚弱,自然是走不过去,二十倍步辇抬着到了乾元殿,被抬着进了乾元殿的寝殿。

萧正霖看起来和刚醒来那日差不多,她一进来,便虚弱无力的叹声道:“这事儿父皇都听说了,孩子最重要,听他们的话去渭明山吧!”

“可是……”

萧正霖没等她说完话,当即打断道:“父皇不会有事,父皇不都说了?会等着看两个小外孙出生给他们取名字,不会食言!”

楼月卿紧紧拽着袖口坐在那里,低着头不说话了。

萧正霖正色道:“无忧,听话,你现在是一个母亲,没有什么比孩子更重要,为了孩子,不可任性!”

楼月卿眼眶微微红润,吸了吸鼻子哽声道:“那您一定要答应儿臣,好好活着,等儿臣回来,等着两个孩子出生,然后给他们取名字,给他们讲故事,陪他们玩闹嬉戏,教他们骑马射箭,就像小时候您对儿臣那样!”

萧正霖慈和一笑:“这是自然!”

“不许食言!”有些孩子气。

“好,不食言!”

语气中,饱含着淡淡的宠溺和纵容,就像小时候她撒娇时,不管提出什么要求,问他要什么,他都这般纵容的答应,从不让她失望过。

楼月卿没在乾元殿待太久就离开了,之后容郅吩咐人收拾了一下,不到两个时辰,就启程南下前往渭明山。

穆轲留了下来,只有花无心跟着,当然,萧倾凰本来想跟着楼月卿去的,不过楼月卿还是让她留下陪着萧正霖。

因为是秘密离开,自然不可能大量人员随行保护,除了容郅的暗卫,便是萧正霖派出的蒙轶带着黑龙盾的人暗中保护着,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酆都。

然而,楼月卿并不知道,她刚离开乾元殿没多久,萧正霖就撑不住再次陷入昏迷,并且情况危矣!

萧正霖这次昏迷并不算久,第二日凌晨快天亮的时候醒来的,只是醒来后没多久,圣诏从皇宫传出,传进了各个大臣府邸,诏令群臣入宫!

此诏一出,谁都猜得到将要发生什么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