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难产/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突然早产,大家根本顾不得萧正霖的丧事,除了萧以恒作为继任帝王需要坐镇办理萧正霖的丧事,景阳王等几个宗亲大臣从旁协助外,几乎大家都守在长乐宫的正殿中,此时的长乐宫,仿佛被一层阴霾笼罩着,每个人的呼吸,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宫人们端着一盆又一盆血红的水出来,又端着一盆又一盆干净的热水进去,而寝殿里面,除了花无心等人催着楼月卿用力的声音之外,根本听不见楼月卿的声音。

听不见她的声音,众人本就惊惶不安的心仿佛悬在嗓子眼中,上不来下不去。

想进去看,可是想起里面是何情形,谁也不敢冲进去,就怕进去什么都帮不上还让里面的人分心。

而此时的寝殿内,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殿内,帷幔都垂落下来,将寝殿的隔开来,穆轲等人都在帷幔外面,不停的有宫人端着血水和干净的热水出入,帷幔内侧人影混乱的走来走去,里面的人好似分工有序却又慌慌乱乱的来回走动帮忙,有的递布帛,有的换水端水,有的烧艾草,床榻上,围着大群的人,花无心和萧允珂几人都在,还有几个有经验的接生嬷嬷,个个都面色凝重。

“公主用力啊,看到孩子的头了……”

“不能停,用力……”

“公主……”

杂乱的声音不停的响起,可是楼月卿就是没有一点声音。

是了,她一直紧咬着牙关,尽管痛的几乎整个人都被撕碎了一样,可是她依旧没有叫出一点声音,此时的她,铺在头下的头发好像泡过水一样湿漉漉的,有些还贴在她脸上,脸上额头上都是泪水和汗水,眉头拧成一团,仿若解不开的死结,因为太过痛苦,瞪着的眼珠子好似随时都要从眼眶子里蹦出来,鼻子一张一翁的急促呼吸着,然后又如释重负般使尽全力,如此反复着,两只手静静地拽着已经被汗水打湿的床单被子,手背上青筋暴起,不停地抖着。

而她是挨在容郅身上的,头枕着的便是容郅的腿,所以容郅的衣袍早已被她的汗水浸湿了,容郅手拖着她的背,手掌覆在她的背上,源源不断的被她输送内力让她有力气生产。

容郅的脸一直紧绷着,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眼神极尽隐忍压抑,看着楼月卿如此痛苦,他心如刀绞,却强忍着不能分心,因为要给她输入内力,她现在根本没有生孩子的力气和元气,今日又事发突然谁都没有准备,暂时只有这个办法可以帮她,一旦他有任何偏差分心,她就会很危险,轻则她再度昏迷孩子极有可能窒息而死,重则,一尸三命!

楼月卿不是怕疼的人,她这些年经受过的痛并不亚于生孩子,加上不能让容郅分心,一旦她痛呼出来,容郅必然受不了,所以她没有像其他的孕妇那样竭力大叫,而是紧咬着牙关,哪怕牙仿佛要崩裂开来,她也没有松开,愣是没有叫出半点声音。

她很累,她的体力和元气都已经耗尽,很想就这样睡过去,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她若是闭上眼,她的两个孩子都会没命,所以只能凭借容郅源源不断传给她的内力硬撑着,听接生嬷嬷的话吸气用力,身体仿佛被撕裂一般越来越痛,她几乎要撑不住痛呼大叫,可还是极力压制着,只是痛的忍不住的时候闷哼了几声。

她的几声闷哼,让本就心神紧绷只余一丝机智支撑的容郅差点失控,手一颤,差点内力逆行反噬了自己。

嘴角溢出一丝血迹,他顾不得自己的不适,立刻稳住心神,继续给她输送内力!

这时,花无心失声道:“不好,公主难产,快,快去把药端来!”

------题外话------

哎,没生过孩子,卡这里一天了,我去看看那些电视剧生孩子的片段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