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五年之后,六月打匪/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比州是璃国东境的一座城池,不算大,可却也算太平,只是近两年比州城附近衍生山贼,这群山贼名为斧头帮,烧杀抢夺无恶不作,并且十分猖獗,比州城周边的村庄数次被洗劫,妇女也多次被掳,途径的商队和过路人也难逃被抢劫的命运,官府多次追查都查不到山贼的窝点,弄的比州城内外的百姓都为之惶恐不安,十分令比州城的官员头疼。

然而……

比州城外的某一个普通村庄里,青天白日的传出了声声惨叫:“哎哟……我的腿……我的腰……姑奶奶饶了我吧……哎哟……别打了别打了!”

伴随着这道惨叫声的,还有无数道有气无力的哀嚎声,放眼望去,村庄看着一片祥和安宁,可就在这个村子里的某一处院子中,一片惨状十分混乱,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好似被山贼洗劫了一般,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很多人,这些人身着布衣看着像是淳朴的农民,可如今却哥哥躺在地上捂着手上的位置哀嚎惨叫。

阵阵哀嚎惨叫声此起彼伏不停中,突然响起一道稚嫩却不失凌厉的怒骂声:“我让你绑架我!让你觊觎我姨姨的美貌,长得獐头鼠目的还妄想娶我姨姨做压寨夫人?活腻歪了!我弄死你!抽死你!”

方才那一道惨叫声伴随着这一连串的骂声叫的越发的惨烈,这些痛苦的惨叫声中还能依稀听见鞭子抽在人身上的声音。

可那道稚嫩却不失凌厉的声音的主人却不为所动,继续一边抽鞭子一边骂道:“还敢为非作歹杀人放火,我看你%¥……&*……%%”

这声音虽稚嫩,骂人却十分顺溜,而这些话听着也并不粗俗,反而让人哭笑不得。

是了,院子里的主屋内,地上也是一片混乱,除了一地的斧头大刀,还躺着不少正在哀嚎的人,而其中的一个叫的比其他人还要惨烈几分,只因为有一个身着烈焰红裙的小女孩正手握一条红色鞭子不停的挥在他身上,而这个人便是斧头帮的头子,此时正缩在地上,身上被绳子绑着,布衣衫上隐隐沁出血迹,显然衣服里面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

惨叫声也一声比一声小。

而这一片惨烈中,亭亭玉立着一个浅黄色衣裙的女子,比起屋内的狼藉混乱,女子全身上下不见一丝尘垢,那清雅脱俗的气质和堪为天人的面容与这个肮脏混乱的屋子格格不入。

此时,她正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无奈扶额,眼见着那斧头帮的头叫声愈发的微弱,她终于动了动唇柔声开口。

“六月,住手!”

声音刚出,那小姑娘当真停了下来,却回头皱着小脸不高兴的看着女子道:“姨姨,这个人坏,打死他!”

乍一看,那张稚嫩的小脸,与女子有几分相似,精致却又不失圆润,特别是眉眼,只不过比起女子的柔和,小姑娘就多了几分凌厉,一身红色衣裙,好似一团火焰,张扬肆意。

女子无奈道:“就算是该死,那也该是官府制裁!”

小姑娘不高兴的垮了小脸。

浅黄色衣裙的女子,既萧倾凰,继续无奈的看着小姑娘柔声道:“而且你别忘了,你跟姨姨出来之前是怎么答应你娘亲的,不许杀人,你难道想回去见到你娘亲时被娘亲罚去面壁思过?再说了,你舅舅送你这个鞭子的时候也说过了,这是送给你防身的,不是给你杀人的!”

小姑娘,也就是容六月听到萧倾凰提起自家娘亲,一张小脸顿时蔫了,撇撇嘴道:“好嘛好嘛,我听话就是了,姨姨你不许告诉娘亲!”

要是娘亲知道她在外面不听话,娘亲一定会不高兴,娘亲要是不高兴了,爹爹肯定又要一张脸拉的长长的,说不定以后都不会再给她出来玩了!

萧倾凰宠溺一笑道:“你听话些,姨姨自然不和你娘亲告状,走吧,赤芍她们去给官府传信也该回来了,等一会儿官府的人该到了!”

容六月点了点头,回头抬腿踹了一脚躺在地上痛的叫不出声起不来的人,没好气的哼哼两声,就收起了鞭子蹦了几下到萧倾凰旁边,拉着萧倾凰的手走了。

一大一小,一黄一红两道身影飘然离去,再不见踪影,果然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大量官兵将村庄围了起来……

与此同时,村庄不远处的山头,萧倾凰牵着容六月的小手站在那里,看着下面官兵压着那些山贼离开。

她们身后,站着赤芍和青苓二人。

眼看着那些官兵远去,容六月抬头看着萧倾凰,眨巴着清澈的大眼睛:“姨姨,我们等一下去哪里啊?”

萧倾凰低头,面含柔和浅笑:“六月想起哪里玩?”

“唔……”容六月想了想,好似想起什么,突然眼神黯然的低下头,低声道:“我想去找哥哥!”

听见容六月的话,萧倾凰眸色陡然一暗,眼中痛色难掩,无奈尽显。

六月的哥哥容珒,也就是她姐姐当年生下的那个男孩,一出生就被寒毒差点夺去了性命,之后就被穆轲带走,至今下落不明,这些年穆轲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回,那个孩子究竟是死是活,现在什么样子,他们全都不知道。

想起姐姐这些年因为思念那个孩子数次积郁成疾,她便心疼不已。

容六月抬头见萧倾凰一脸痛色,立刻知道自己又说了不该说的话,忙改口道:“姨姨,要不我们回去吧,我们都出来好久了,娘亲一定很想我了,我想回去看看娘亲,看了娘亲我们再出来玩好不好?”

别看娘亲平日里总是对她那么严厉,爹爹也是整天摆着一张臭脸,可都是因为疼她,她可还记得离开的时候,娘亲满脸的不舍,爹爹的脸拉的比往日还长,肯定也是舍不得,而且,她也想娘亲和爹爹了……

听到容六月的话,萧倾凰立刻笑开,蹲下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道:“好,那我们就回去,等回去看了娘亲之后,姨姨再带你去楚京,看外婆和舅舅!”

容六月当即弯了眉眼:“唔,还有昱哥哥和惜姐姐!”

她先前去酆都看了舅舅们还有灵姐姐和禹哥哥他们,也要去楚京看看外婆他们,嘿嘿嘿……

与此同时,渭明山。

渭明山坐落在璃国和宥国的交界处,渭明山是一片看不见边际的山群,山群中间有一个大山谷,故而也称神医谷,只因为堪称神医世家的花家在此处发迹,因此得名。

原本早在前朝时期,花家开罪元朝皇族,皇帝派兵围剿,花家举族迁往千玺岛,渭明山就空置下来,从那以后,这里只是花家的祖居和种植药材的地方,而花家只是让人再次驻守此处,顺便打理这里的药材,幸好渭明山周围布满瘴气,百年来也无人敢闯入。

而就在五年前,花家家主花无心带着几个人重新住进了这个荒置百年的神医谷,这一住,便是五年!

今日天气极佳,风和日丽的,一眼看去也是万里无云,要是非得说句不好,也就是日头毒了点。

楼月卿坐在阁楼上,看着外面的好天气,内心十分惆怅。

她穿着一身白色衣裙,长发轻挽,只有一根玉簪子挽在发间固定,因为微抬着下巴,侧颜轮廓仿若雕刻的一般精致无暇,岁月的流逝几乎在她脸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若说有,便是看着比当年温软了些,看着愈发动人了。

莫离立于身后看着她,静静地看着她,并未出声打扰。

因为她知道,主子又在想两位小主子了,特别是那位自出生便从未见过抱过的小世子,这么多年,每日想那个孩子,几乎已经成了习惯,只是后来小郡主跟着小姐出去游历顺便看看酆都的故人们后,捎带着小郡主也成了主子每日思念的对象。

而这个时候,主子不喜欢被打扰。

“莫离!”楼月卿忽然出声。

莫离上前一步,微微低着头:“主子!”

楼月卿抬头看着莫离,问:“六月离开多久了?”

莫离想了想,道:“差不多三个月了!”

楼月卿听言,黛眉皱了皱,撇撇嘴闷声道:“唔,不到三个月……那么久了,她怎么还不回来啊……”

莫离听着楼月卿这话,顿时乐了,拆台道:“主子您忘了?上次小郡主离开的时候,您可是说了,让她别回来太快……”

说着说着,莫离住嘴了,因为她被瞪了。

瞪了莫离一眼之后,楼月卿忽然一脸茫然的问:“我有说过这句话?”

莫离一本正经道:“对啊,小郡主离开之前,把花岛主辛辛苦苦种植了三年的一颗七叶草拔了,您气的不行,正好小姐要带小郡主出去游历,您就放言说让她别回来太快……”

说到这个,楼月卿立刻就没好气道:“那是气话,谁让那鬼丫头那么调皮,那颗七叶草是为她种的,还有一年就长成了,她倒好,一声不响就拔了,要不是你们死命拦着,我非得把她那层皮剥了,看她怎么野!”

话是这样说,可是听那语气,看那神情,啧,舍得才怪!

典型刀子嘴豆腐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