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天下将乱,四面楚歌(除夕快乐!)/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离若不是稳得住,早翻白眼了。

说着说着,楼月卿又一脸惆怅的咕哝道:“不过话说回来,那小丫头离开那么久,也不知道想我了没有……”

她可是想她了……

不过也只是想,担心什么的都没有,毕竟那鬼丫头精着呢,还那么霸道,谁敢欺负她,没被她欺负就不错了,况且她身边又有凰儿照顾,还有那么多人明里暗里保护着,担心什么的都是多余的,就是想了……

莫离笑笑:“铁定是想了的,小郡主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离开您身边,哪能不想呢?”

楼月卿顿时傲娇的昂头道:“最好是这样,不然等她回来,看我不收拾她!”

莫离:“……”

楼月卿近来常多愁善感,刚想完容六月,又唉声叹气道:“好几年没出去过了,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

她在这个山谷待了几年了,自从那一次产后昏迷醒来至今四年多,她都只能呆在这里,一步未曾离开。

因为生孩子的时候体力透支,大伤身体,可谓命悬一线,她昏迷了大半年才醒来,醒来开始那段时日,她连床榻都下不来,浑浑噩噩意识不清,后来慢慢地,可以开口说话了,可以坐起来了,可以下地,可以走动,到恢复正常体力,足足花费了几近两年的时间,之后日复一日的药疗,现在武功也在恢复中,她原本的内力在生产的时候,大部分都被两个孩子吸收,剩下不到三成,加上容郅在她生孩子的时候传授了他所有内力的五成给她,她内力依旧磅礴,只是需要慢慢恢复集成,现在已经可以提起来运用,基本来说,她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可是容郅就是怎么也不肯让她离开渭明山,说是再疗养一段时间,等花无心准许为止。

而有一件事,对她来说可谓幸事,但在她看来,也是最大的不幸,她的寒毒算是解了,但也算不上,因为全部被孩子吸收了,可很奇怪的是,六月半点寒毒都没染上,所有寒毒都在那个她素未谋面的儿子身上,听说,当时那个孩子一生下来就寒毒发作,穆轲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稳住了孩子的性命,之后连夜带着孩子离开,自那以后再无音讯,她的儿子,她尚未来得及看一眼,不知道长得像谁,更谈不上抱一下,就再没有见过。

她醒来的时候,只看到已经会爬的容六月,而容六月身体也不是很好,因为胎中不足,又早产,在她腹中憋了太久,刚出生那会儿身子非常虚弱,虚弱到随时会断气的程度,容郅当时一心扑在她身上也顾不上孩子,只有萧倾凰和宁国夫人等人照顾着,幸好容六月体内有她的几成内力,才稳住了心脉,当然,也是花无心费尽心血用了无数药材吊着才让容六月长那么大,如今容六月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差最后一道药疗,而那道药疗只差一味药材便是七叶草,那小丫头却拔来玩了……

莫离轻笑道:“主子若是想看,等过些时日花岛主准许了,您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您不是一直念叨着出去了要回璃国和楚国看看他们嘛,这一日兴许不久了!”

楼月卿听言,神色忽然一阵恍惚:“璃国……”

她其实想去也不想去。

虽然过去那么多年,她早已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可是现在想起,她仍然感到心疼,当年父皇的死,她尚来不及见最后一面……

虽然大家都不说,可她知道,父皇临终前一定念着她。

她两个孩子的名字,儿子容珒,女儿容笙,都是父皇取的,却在临死之前见容郅的时候就把起好的名字交给容郅,料定了他不可能看到孩子出生,她不太叫容笙这个名字,醒来之后给容六月取了个小名,生在六月初一,加上这一日意义深刻,初一又不太好听,所以就叫六月。

她是昏迷着被送来了渭明山,若是再踏足璃国……

她真的有些近乡情怯了。

就在她出神之际,肩头忽然一沉,耳边突然响起一阵温柔低沉的男声:“在想什么呢?脸色怎么不太好?”

楼月卿闻声回神,微微侧头,正好看到容郅依偎在她耳边的脸。

她立刻嫣然一笑:“容郅,你忙完了?”

“嗯,忙完了!”点了点头,容郅站直行至她跟前,蹲下,握着她的手,目光温柔的几乎要滴出水来,声音轻柔却难掩急切问道:“怎么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花无心过来……”

楼月卿立刻摇头:“没有没有,我很好,你别那么紧张,哪有那么较弱!”

不知道是不是当年产后昏迷了半年多,又恢复了两年多吓坏了他,这几年容郅对她小心翼翼的,可谓捧在手心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她一皱眉就紧张得不行,好像她是个瓷娃娃似的。

楼月卿有些无语,也心疼,他这几年都有一日安心过,她不好受,他也饱受煎熬,满腹愧疚。

她还记得,她刚醒来的时候,看到他满头华发,是了,因为她,他不到三十岁的年纪竟白了头发,后来这几年花无心用了花家的一些奇药,才让他恢复如常,可他眉眼间的沧桑却与他的年纪格格不入,这些都是因为她。

容郅松了口气,随即拧眉追问:“那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

楼月卿只好如实道:“我想六月了!”

她没说也想儿子了,其实在他面前,她很少提起儿子,他也不会说,这个如今生死不明的儿子,几乎成了他们禁忌的话题,她怕他更加愧疚,他怕她更加难过,所以都不会多提起。

容郅挑挑眉,难得笑了笑:“你若是想她了了,我让人去把她找回来便是!”

楼月卿忙摇头道:“不用,她难得出去看看,让她好好玩吧,我也只是想了一下,却并不想她回来继续气我!”

她若不这样说,他当真会为了她能解相思派人出去把容六月绑回来,虽然他也是疼爱女儿的,可在他看来,她始终是最重要的,她的心情和感受自然也是最重要的,不过她并不想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凌驾在孩子身上。

容郅道:“那就不要想她,想我就好了!”

“呃……”

“怎么?”

楼月卿眨眨眼:“你整日在我身边,我想你作甚?”

整日在她跟前晃悠的男人,她实在没有想的必要。

容郅没好气的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骂:“欠收拾!”

楼月卿摸了摸自己被他说是敲实则是摸的额头,撇撇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哼哼道:“你才欠收拾!”

容郅忽然笑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眼神让楼月卿暗道不好,可是来不及躲开,他就撑起身体站起来,之后猝不及防的弯腰低头堵住了她的唇。

之后,轻轻地吮吸轻啃,长舌直入掠夺着她的气息,既不显得粗鲁,又带着一丝惩罚的意味儿。

楼月卿起初还由着他折腾,可是后知后觉想起,莫离好像还在后边站着,当即推开了他,随后做贼似的往后面瞄了一眼,随后皱眉。

莫离呢?

刚刚不还在?

容郅见她一副做贼似的样子,不由低低一笑道:“我来的时候就让她离开了!”

楼月卿松了口气,虽说莫离看到也算不得什么,可是怎么说呢?她就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容郅无奈:“都孩子的娘了,还那么害羞作甚?”

不只是外人在的时候,他们两个单独在一起亲热时,她也是一如既往地害羞,甚至比生孩子之前还要放不开,对于这点,他倒是有些纳闷了。

楼月卿瞪他:“你还说,上次被容六月瞧见了,跑去到处说,之后他们见到我都一脸古怪,丢死人了!”

容六月那个大嘴巴,上次她和容郅在房里……被容六月看到了,那死丫头就到处宣传,跟个长舌妇似的,说娘亲被爹爹压在床上欺负……咳咳,害的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脸见人,老脸丢尽了!

说到这事儿,容郅也有些不自在,摸了摸鼻子别过头去,耳朵有些红,闷声道:“以后小心些就是了!”

也怪那天他太猴急没关好门……

“哼!”楼月卿懒得理他,又不是第一次这样,死德性!

楼月卿不想再说这个……咳咳,令人想入非非的话题,遂转了个话题好奇地问:“对了,你在书房半天了,处理什么那么忙?”

自从五年前她生孩子后楚国的事情他都全权交给了楼奕琛和襄王等人,一心扑在他身上,这几年楚国也算太平,可是这段时间不知怎么地,楚国那边的事情他忽然又开始处置了,似乎出了什么棘手的事。

容郅神色微动,眸间一丝异色划过,随即恢复如常,轻声道:“一些军务,不算什么大事,别担心!”

楼月卿白眼一翻:“拉倒吧,不是什么大事儿会送到你这来?”

他一直是寸步不离的在她身边,这些日子却时常大半日都在处理冥夙带回来的折子,显然是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大事儿,而且事情紧急到他不得不亲自处理的地步,必然不是小事儿,说不定是关乎楚国生死存亡的大事儿。

容郅知道瞒不住她,便斟酌片刻,沉吟许久,言简意赅道:“无忧,这天下怕是要乱了!”

话中,带着无尽叹息……

楼月卿听言,面色微变:“天下要乱?什么意思?”

容郅垂眸思索片刻,也知道瞒着她没用,便道:“东宥进来频繁调兵遣将,已经集结了八十万大军在边境!”

楼月卿霍然起身:“你说什么?”

东宥……

东宥五六年前也曾调兵遣将,本以为南宫翊想要发动战争,他却在一番大动作后偃旗息鼓归于平静,这些年也不曾再有过动静,只是听闻东宥的铁桶江山被他牢牢控制,在他的治理下,东宥国力强了不少,特别是当年那一次大幅度调兵遣将后,军力也是大大增长,百姓也算安居乐业,没想到现在又……

看来这几年,他都在为此做准备。

容郅又道:“而且,魏郡那边怕是也要乱了!”

楼月卿瞪大了眼:“魏王要独立?”

容郅点头:“嗯,想要恢复国号脱离楚国!”

“那现在是个什么状况?魏王既然有此野心,那舅舅……”

容郅宽慰道:“放心,有薛痕在,王叔不会有危险!”

“那就好!”楼月卿松了口气,转念一想又蹙眉问:“魏王想要独立,那他在楚京的两个孩子……”

“如今他应该也是顾忌那两个孩子才不敢有所动作,不过也只是暂时的!”

魏王膝下不止那两个孩子,一直有所顾忌不过是因为那两个是他嫡出的,他的王妃又出身魏第一世族谢家,他有所顾忌是肯定的,可是他膝下有不少孩子,最宠爱的也是最宠爱的侧妃所生的小儿子,等到时机成熟,他觉得他可以一举成功的时候,那两个孩子也就不重要了,两个可有可无的孩子和巍巍皇权孰轻孰重不必多言,所以,只是暂时的。

而如今东宥蠢蠢欲动已经可算是兵临城下,等楚宥两国交战,魏那边必然不会安分!

“那你何时回去?”不是问回不回去,而是问什么时候回去,因为这次他是一定要回去的。

作为楚国摄政王,他已经为了她舍弃了太多,这些年陪着她在这里,几乎没有管过楚国的任何事情,若是太平倒也无妨,可是现在关乎楚国生死。

容郅拧眉道:“过两日吧,你明日还有一次药疗,我想陪你再回去!”

她身子虽然恢复得差不多了,可是她本身身子底子就很差,生孩子大损身子,如今仍然尚在恢复中,花无心每个月为她做一次药疗,明日便是一次。

而药疗也并不好受,所以他想陪着她度过,不能为她承担,陪着她一起,也算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楼月卿听言,忙劝道:“别了,你尽早回去吧,如今局势刻不容缓,我不想你再为我不管楚国!”

楚国有容郅这样的摄政王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他是个勤政爱民的好王,可是这是在与她没有冲突的情况下,一旦与她有所冲突只能二选一的时候,他毫无疑问只会选她,此乃她之大幸,却也是楚国之不幸。

若是她情况危急的时候她选她是好事,可现在没什么必要的时候,她还是希望他顾全大局。

现在,他应该回去。

想来他知道这个情况不是第一天了,却一直没有和她说,只是自己忙着处理,就是打着陪她度过这次药疗的想法,这样,实属不必要。

“无忧……”

楼月卿抿唇正色道:“容郅,你听我的,回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