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南宫渊死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渊虽然是一员猛将,但并非好战之人,不管是出于江山稳定的大局还是和她的交情,他都不可能任由南宫翊这般,毕竟如今楚璃两国同气连枝,攻打楚国,就意味着和楚国交战的同时也要应对北边的璃国,楚璃一旦联手对付东宥,东宥就算这几年国力再如何增长,兵力如何强大,都不可能有胜算,而这两个国家,都和她切身相关,南宫渊和她这份交情,不可能坐视不管。

除非,是他管不了!

管不了……

容郅很了解她,知道她既然察觉不对问起了,就算他不说,她也会想办法知道,骗不了,便低声道:“无忧,南宫渊……已经死了!”

楼月卿面色大变,不可置信的看着容郅:“你……你说什么?”

容郅抿唇道:“他一个多月前就已经被南宫翊杀了,罪名是……通敌叛国,意图谋反!”

虽说算起来南宫渊和他其实算不得熟人,只是因为她,他们之间有了一丝牵扯,加上他们的身份和各自的能力,有英雄相惜的缘由,他们互相都有敬佩,南宫渊死,他也并不好受。

只是,只是一丝可惜,并没有太大的触动。

楼月卿脚步一个趔趄,踉跄两步,后腿撞到美人榻边,重重的瘫坐在榻上。

面色霎时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容郅见状,忙两步上前,蹲在她跟前,握着她的手,担忧的叫着她:“无忧……”

楼月卿眼眶红了起来,泪痕滑落,声音带着沙哑哽咽,整个人都笼罩着一层悲伤:“他怎么会死呢?他明明答应我,会好好活着的……”

当年最后一面时,他说会好好活着,他们认识那么多年,他答应她的事情都没有做不到的,这次,怎么能食言呢……

她记得每次宁煊来看她,都说南宫渊很想来看看她,只是时局不允来不了,但每次写信都会问及她的情况,还让宁煊带来了不少容六月的小礼物,容六月都很喜欢,她还想着等以后身子好了可以出去了,一定找个机会去看看这位故人,可如今这算什么?

虽然多年不见,不如当年那般常有来往,可年少时她经常去南宫渊那里闹腾,经常把南宫渊的地方折腾的鸡飞狗跳,南宫渊其实也不是什么宽厚的人,绝非善良之辈,却对她十分宽容,说是宽容,说是宠着她更为贴切,南宫渊也确确实实拿她当妹妹一样宠着护着,她想要的,他有的,从来不会吝啬,这么多年虽没有见面,可互相牵挂着,知道他好好活着,她是安心的,可如今,他竟然死了。

容郅倒是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并不想她为其他人,尤其是一个男人伤心,可是南宫渊不一样的吧,那个男人虽然对她诸多宠溺爱护,却没有任何男女之情,如今他死了,而且他的死,其实和她也是有关的……

想起什么,楼月卿豁然抬头追问:“那雅儿呢?南宫渊死了,雅儿怎么样了?她……”

容郅回答:“她还活着,如今在宁煊那里!”

楼月卿一时怔愣,还活着……

随即,松了口气,活着就好……

随即又想问什么,容郅在她开口前低声道:“这件事我并不太清楚,你若是想知道更多,问莫离,她应该知道!”

他知道这个,还是顺带的,楚国的事情他尚且不太关注,更何况东宥,只不过是月前冥夙带回楼奕琛的书信,他得知东宥进来大幅度调兵意欲对楚国发动战争,让人去查了一下,暗卫的回复中提起东宥时局,告知南宫渊的死讯,他没告诉她,也是怕她难过,可现在这般局势,他也没有心思让人多探查此事。

所以,也只是知道南宫渊死了,南宫雅被宁煊救走。

楼月卿瞳孔一缩:“莫离知道?”

“嗯,是我命她不告诉你,怕你难过,可如今既然瞒不住了,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她,她应该都知道!”

楼月卿这几年对外面的事不甚清楚,可莫离却都知道,只是她在调养身体,不宜让她知道太多徒增烦恼罢了。

楼月卿听言,立刻叫来莫离,莫离一来,当即询问了南宫渊的死是怎么回事。

莫离很惊讶,看了看楼月卿再看看容郅。

容郅淡淡道:“但说无妨!”

莫离这才将南宫渊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原来,南宫渊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是上个月中死的,被南宫翊派人围剿闳王府杀死的,罪名便是通敌叛国,意欲谋反,而罪证,是闳王妃梅语嫣起手奉上的一些南宫渊亲笔写下打算送往楚京和姑苏城的飞鸽传书,上面的内容都是关于南宫翊意图发兵,让楚国做好防范的,还有他联络旧部打探军情笼络人心的信函,打算若是南宫翊当真穷兵黩武,便将他推翻,原本这都是隐秘的书信往来却不知为何会落入梅语嫣手里,梅语嫣上交南宫翊,南宫翊以此为证据定罪,派兵围剿闳王府。

南宫渊死了,闳王府其他人也无一生还,唯独围剿时,没有南宫雅的身影,南宫翊派兵多番追杀也没能如愿。

莫离道:“闳王殿下事先料到此劫难逃,在事发之前及时把雅郡主送到花好月圆托付给红菱,让红菱把雅郡主送到您身边,还写了封信将雅郡主托付给您,红菱在闳王府被诛灭之后,乔装打扮欲将雅郡主送到这里,却惨遭追杀数次死里逃生,宁公子得知闳王殿下的事后赶往东宥,正巧救下了她们,如今她们都在姑苏城!”

楼月卿阵阵心惊,追问:“那雅儿可还好?”

莫离摇头解释道:“雅郡主没事,受了点伤也都好了,就是接受不了闳王殿下的死伤心不已,一直叫着要杀了南宫翊报仇,如今宁公子派人看着她,红菱也寸步不离的跟着,不会让她做傻事,主子不必担心!”

楼月卿这才放下心来,可心底却阵阵刺痛着。

南宫渊的死,与她还是有关系的,起码如果不是因为和她这份交情,他不会传信到楚京和姑苏城提醒楚国做好防范和迎战准备。

通敌叛国……

他那么热爱他的国,为此半生隐忍,如今临死却背上这等罪名,怕是死也不会瞑目!

楼月卿沉痛的闭了闭眼,周身笼罩着一层悲伤,半晌,才无力的问:“他的尸身……可有人收?”

“有,南宫翊虽然下令诛杀闳王殿下,可不知为何,杀了闳王殿下之后,命人将闳王殿下葬在了南宫家的皇室陵园!”

这一点,南宫翊倒是留有一丝余地,虽然要赶尽杀绝,可还是没有让南宫渊死无葬身之地,成为孤魂野鬼。

楼月卿冷笑:“那又如何?”

南宫翊……

他竟然真的敢对南宫渊下手……

该死!

原本因为那样一段渊源,她对南宫翊并非陌路人那般,可是南宫翊一次又一次,这次竟然杀了南宫渊,这笔血债,非死亡不能还!

楼月卿紧握着双拳,拳头隐隐颤抖着,面上带着无尽的寒意和戾气,紧咬着牙关,眼神中,难掩恨意与杀机。

肩头忽然一沉,楼月卿猛的回神,抬眸,正好撞上容郅有些担心和关怀的眼神,她想说什么,容郅就已经裹着她轻颤的手,轻声道:“逝者已矣,想来南宫渊这么多年待你如妹,不会希望你这样伤心,你放心,这笔仇,我定会替你报了!”

如今南宫翊大军压境,战争一触即发,这场战争一旦开始,结束必然是一方战败死亡,而那个人,不会是他!

所以,这个仇,她不必执念入心,他会为了她报了。

楼月卿与他对视着,并没有说话,可眼中的意思……

“无忧……”

他开口的同时,楼月卿语气坚定的道:“我和你一起离开渭明山回楚!”

容郅面色一沉,当即否决:“不行!”

“容郅……”

容郅抿唇沉声道:“你方才如何答应我的你忘了?不许离开,不管发生什么!”

楼月卿顿时哑然。

容郅语气缓了些,可态度依旧强硬:“我知道你想要为南宫渊报仇,又不放心我和楚国,可是无忧,这件事不管如何我不能答应你,你必须留在这里,就算是要离开,也要等花无心调养好你的身体才行!”

没有什么,比她更重要!

楼月卿神色微动,却没有说话。

容郅知道她听进去了,继续你这性子道:“无忧,你听话,我不反对你报仇,可起码不是现在,你的身体好不容易恢复到现在,药疗就快结束了,不可前功尽弃,若是南宫渊真的在天有灵,也不会希望你不管不顾的为他报仇!”

楼月卿继续沉默了,眼中的坚定却慢慢被迷茫所取代。

容郅态度又忽然强硬起来:“还有,你应该知道,若是你不听话,我会留在这里看着你,在你药疗结束前,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会让你离开渭明山!”

意思很明确,她若不听话,他也不会离开,留在这里看着她。

楼月卿哪里还敢不妥协,挣扎许久后,点了点头。

虽然打消了她随他一起离开的想法,可容郅怕她因为南宫渊的死难过伤心影响身体,改了主意打算等她情绪好些再走,可是楼月卿拒绝了,让他尽快回去,如今东宥大军压境,随时可能攻打楚国,虽然他自从知道南宫翊的野心之后,这一个月来已经部署的差不多了,可国中无王军中无主,总归是军心不稳,只有他尽早回去,才能鼓舞军心稳住大局,之后才有把握打败东宥杀了南宫翊!

容郅是趁着她睡着的时候离开的,可他不知道,在他带着人消失在夜色茫茫中的山谷口时,楼月卿正站在阁楼上目送他离开。

莫离站在她身后,低声道:“主子,王爷已经走了,更深露重,您也早些休息吧,明日还要去药阁呢!”

楼月卿望着茫茫夜色,静默许久,才低声道:“莫离,我想见见雅儿!”

莫离一愣,随即了然颔首:“我一会儿就去传信给宁公子,让他带雅郡主来渭明山!”

楼月卿点了点头,随即想了想,又意味不明的道:“还要,让他带上南宫渊留给我的信!”

“……是!”

楼月卿抬头仰望着天际,那满天的星星熠熠生辉,几乎让她眼花缭乱。

她知道的,南宫渊其实活得很累,他有那样见不得人的身世和秘密,从小就活得压抑,他并不快活,直到遇上了覃子衿,那一个虽出身青楼却出淤泥而不染的女子,他们相识在一个杏花微雨的季节中,他们之间的感情也算是刻骨铭心的,宁煊说,南宫渊是和覃子衿拜了天地打算共度一生的,只是后来他名义上的兄长实际上的父亲不允许他与一个出身青楼的女子相守一生,出手干扰,最终逼死了覃子衿,她留下一个尚在襁褓的女儿,就自杀了,所以当年南宫翊弑父杀君的时候,他明知道且并未阻止,他是恨的,只是鉴于那一丝血脉的传承没有亲自动手,所以任由南宫翊出手。

当年的南宫渊太过年轻,血气方刚不够稳重,才会导致那段情惨然收场,说起来,覃子衿的死,他有责任的,所以从那以后,他就再没有真的快活过,也只有南宫雅的存在,在他枯寂的生命中再增添一丝色彩,他或许没有想过死亡,毕竟他是一个父亲,有要守护的东西,可死亡于他而言,未尝不是解脱。

他终于可以去见他的母妃,还有他最爱的女人,他应该会开心的。

可,未尝不会饱怀遗憾,因为南宫雅还未嫁人,那是他唯一的女儿,他捧在手心呵护着十几年的女儿,如今正是嫁人的年纪,他却没有看着她出嫁就死了,而且,南宫翊野心勃勃,可未来是什么样的,东宥的命数如何,谁也说不准,他尽管恨他的父亲,可终究,爱他的国。

嘴角扯开一抹狡黠带着一丝丝失苦涩的笑意,她呢喃道:“南宫渊,我会替你照顾好雅儿,也会为你报仇,你……安息吧……”

------题外话------

你们要这样想,要是南宫渊不死,她会同意宁煊这个和他差不多同龄的好基友做他女婿?不存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