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托孤遗言/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受了,人却慢慢的死寂下来,仿佛行尸走肉,很听话,却令人心疼。

楼月卿听言,静默片刻,才问:“南宫渊临死前给我留的信呢?”

宁煊眸色微动,拿出那一封带血的信函交给她。

信封早已染上大片血迹,且布满皱褶,从信封上就能看出,这封信曾经历经何等腥风血雨才送到她面前。

楼月卿眼眶倏然红润,眼底的莹润强忍着才没有滑落,颤抖着手接过了信封,接过之后她没有立即打开,而是握在掌中许久,鼓足了勇气,才打开了这一封南宫渊留给她的遗书。

信没有被打开过,因为封蜡还紧贴着,她颤抖着手撕开了信封,拿出了里面的纸,缓缓打开,许久未曾见过却眼熟的字迹映入眼帘。

贤妹芳鉴:

见字如唔,自前分迄六载,此中常闻汝者,直欲往看,奈何不暇分身,所恨,知汝一切安,心安矣!

你我相识多年,吾无求矣,今有一事相托,愿卿能许,今东原鼎沸,南宫翊野心欲夺楚江山,吾不能阻深感惭愧,今罪及无复生,吾女雅芳年而不与吾共死,吾将女寄,愿在尔吾旧顾之,让其一世安然无忧,先敬谢恩!

自此阴阳两隔,再无相见之日矣,愿卿勿以吾身而伤悲,人有为同,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愿卿多爱,此后珍重!

—南宫渊遗字。

短短的一封信,南宫渊写了两张纸,字迹墨汁穿透了纸张,可想当时南宫渊写下这封书信的时候心中是何等沉重。

他其实并非没有生路可言,他既然事先得知写下这封信并且还送走了南宫雅,便可以看出他不是没有机会逃离,可是他一身铮铮铁骨,又岂会愿意苟活,宁死也不愿意逃离他的家国苟延残喘,唯独舍不得他的女儿和他一起死。

他或许知道,就算他不留下这封信托孤,他们也会保护照顾好南宫雅的,只是作为一个父亲,他想最后再为自己的女儿铺好一条万全的路,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楼月卿看完信后,站在那里久久不懂,不言不语,宁煊见她如此,拿过她手里的信看了起来,当看到上面苍劲有力却有些潦草繁乱的字句时,面上也透着难掩的悲痛。

楼月卿站在那里沉静许久,一开始只是红着牙抿着唇,可最终还是忍不住滑落了泪痕,缓缓蹲下,抱着头捂着脸,泪水从指缝中沁出滴落在地,只见她身子微微颤栗。

她在哭。

哭的很压抑,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却终究热不住泪流满面,沁出指缝沾湿了衣袖,滴落在地上。

宁煊没有出言安慰,只是别过头去没有看她,可面上的一行泪痕却足以看出,他的悲伤不亚于楼月卿。

他和南宫渊年少相识,虽然他比南宫渊小几岁,可却脾胃相投,到现在也有将近二十年的交情了,每年他都会去几次东宥和南宫渊把酒言欢,时常书信往来,那是过命的交情,南宫渊的死,他心中的悲痛,比楼月卿还要深。南宫雅被送进房后,莫离亲自为她沐浴更衣伺候她歇息,她也很听话的让做什么做什么,因为身心俱疲,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可是没多久,她就醒了,是被噩梦惊醒了。

她又做梦了,梦到了父王,梦到了她生辰那日父王陪着她泛舟游湖,给她做长寿面,梦到了父王出事前送她到红菱那里时的诸多嘱托,他说让她先和红菱来找月姑姑,他很快就来和她汇合,她信了,可是他食言了,他死了……

她没亲眼见到,却莫名梦到了父王被万箭穿心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那一幕……

一声惊恐大叫后,她猛然起身,气喘吁吁,心惊胆颤。

可刚一坐起来,心惊之后,她便神色一怔:“……月姑姑……”

楼月卿坐在那里有些心疼担忧的看着她,伸手为她擦拭额间的冷汗,声音轻柔温软:“雅儿可是做噩梦了?”

南宫雅一时有些怔愣:“我……姑姑怎么会在这里?”

楼月卿浅笑:“不放心你,所以来看看!”

南宫雅听言,点了点头没说话,微微垂着脑袋,又恢复了刚到的时候那样一副冷寂。

楼月卿伸手,裹着她芊嫩白皙的手,头微微前倾,轻声问道:“雅儿想父王么?”

南宫雅神色微动,抬头看着楼月卿。

半晌,她点了点头,眼眶似乎红了,微微哑着声音点头道:“想!”

每天都在想,她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噩梦,等梦醒了,父王就会好好的,所以她接受不了,可是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她已经无法再自欺欺人了。

父王死了……

她长那么大,从来都没有想过,父王也会有死去的一天……

还死的如此惨烈……

楼月卿轻扯开嘴角,柔声问道:“你父王让红菱带了一封信给我,雅儿想知道他写了什么么?”

南宫雅愣了愣,巴巴地看着楼月卿点了点头。

楼月卿从袖口里拿出那封信,拆开递给了她。

南宫雅颤着手接过,看着纸上熟悉的笔迹和内容,泪水如决堤一般涌出,沾湿了她的脸颊,很快滴落在信纸上,晕开,蔓延……

看着南宫雅想哭却又极力忍着,却忍不住泪流满面的样子,楼月卿很是心疼,不过没有安慰她,只是轻声道:“雅儿,我知道你如今很难接受你父王的死,可是我想让你知道,你如果想让他走的安心,就应该试着放下对他的不舍和牵挂,他那么疼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希望你开开心心的活着,如果他在天之灵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他一定很难过,你忍心让他死不瞑目么?”

南宫雅听言,当即抬起头来,含泪激动道:“如果他不想让我伤心难过,他为何要死?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娘亲就死了,我只有父王,可是现在他也离开我了……他为什么要这样,他明明可以和我一起逃走的,可是他没有……他选择了丢下我一个人……”

说着说着,她声音愈发哽咽,到最后竟哭了起来,手捂着脸,低声呜咽着,肩膀一颤一颤的,竟话都说不出来了。

从小到大,她和父王相依为命,可如今,父王死了,她的天都塌了。

楼月卿伸手将她搂进怀中,手在她背上轻轻抚着,南宫雅却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越哭越厉害,泪如雨下般,哭着哭着,就好似敞开了心扉,头埋在楼月卿怀中嚎啕大哭起来。

她虽然已经十九岁了,这个年纪的姑娘大多数都已经成亲生子,什么事都该懂了,可她因为从小到大被南宫渊保护的太好,不谙世事懵懵懂懂,其实也不过是个孩子心性,突然间失去了父亲,还惨遭追杀几经生死,这般颠覆人生般的变动,任谁都接受不了。

其实她的心境,楼月卿虽不能说感同身受,却都是明白的,因为她也曾经历过人生被颠覆失去一切的痛,她,也曾经失去了父亲,虽说和南宫雅不同,可那致命的打击,她深有体会!

她趴在楼月卿怀中,崩溃痛哭道:“为什么父王要离开我……丢下我自己一个人……为什么……”

楼月卿十分心疼,紧紧的抱着她,手在她背上轻抚着,柔声道:“傻丫头,你怎么会是一个人呢?你还有我们啊,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那些事情都过去了……”

“乖,没事了,都过去了……”

“你还有姑姑,以后有姑姑在,谁也不敢伤害你……”

楼月卿不停地安抚着她,南宫雅也慢慢的平静下来,到最后,只剩下阵阵抽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