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开解,对酒/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见她平静下来,这才放开她,见她泪眼斑驳,便抬手轻轻擦拭她脸颊的泪水,看着她的目光满含着无尽的怜惜和无奈。

不过,再没有出声打扰她,让她自己慢慢平复。

南宫雅痛哭一场之后,心中的悲痛消散了许多,抽噎也渐渐停下,过了好久,她才抬头看着楼月卿,倏然开口:“姑姑!”

“怎么了?”

她问:“你说父王为什么这么傻呢?他明明可以和我一起逃走,一起活着,可他为什么还要留在那里等死呢?”

父王事先送她走,还写下了这封遗书将她托付给姑姑,肯定早有察觉,既然如此,他肯定也有机会逃走的,可是他却选择了肚子留下面对死亡……

楼月卿怔愣片刻,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因为他是南宫渊!”

南宫雅听言一顿,随即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明白!”

楼月卿轻扯嘴角,伸手轻抚着南宫雅的鬓角,认真的道:“你的父王,是一个很骄傲的男人,他铮铮铁骨,也顶天立地,对于他来说,要活着,就必须要正大光明清清白白的活着,可是那样的罪名加身,他知道自己无力辩驳,也不能反抗,否则死的人更多,因为南宫翊已经控制了整个东宥,所以他只能接受,而接受便是认罪等死,那是他唯一的归路!”

南宫雅却不认同,拧眉道:“为什么?他可以和我一起逃走的啊……”

话没说完,楼月卿就忽然语气铿锵笃定的打断南宫雅的话:“不,他不能!”

南宫雅怔愣着,随即一脸疑惑……

楼月卿抿唇沉声道:“他若是逃了,便终其一生都是国之叛臣,是南宫家的罪人,等待他的,就是宥国上下的声讨谴责,还有苟且偷生,他不会愿意,他的骄傲和尊严,也不允许他这样做!”

他确实联系旧部静待时机打算推翻南宫翊,也确实传信给楚京和姑苏城告知南宫翊挥兵西进的打算,意图谋反和通敌叛国的罪名是无从辩驳的,东宥的臣民和天下人不会在乎他做的这些是因为什么,不会因为他们之间的私交就理解他,所以,这两条罪名他是必须要背下的,既然注定要背负罪名,以他的骄傲,他不可能逃走苟且偷生,但是也不会束手就擒等待审判,抵抗而死,是他给自己定下的结局。

南宫雅听言,哑然片刻,才咬着唇不甘心的问:“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要送我走?我是他的女儿,我也不怕死,我可以和他一起死!”

她是将门虎女,从小是父王亲手调教,她也有她的骄傲和血性,父王能做到的,能做到,父王不怕死,她又何曾畏惧过死亡?

楼月卿笑了:“因为你是他的女儿!”

“什么?”

楼月卿定定的看着南宫雅,面色严肃语气凝重的正色道:“因为你是他的女儿,他是你的父亲,你可以不怕死,可他怕你死,或许你并不知道,在你父王眼里,你比什么都重要,他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希望你好好活着,所以,他可以死,唯独你不能!”

南宫雅神色怔然,不说话了。

楼月卿又道:“雅儿,其实你从来不知道,对于你父王来说,死比活着轻松多了,如若不是为了东宥的江山和你,他或许早就不想活了,你应该为他感到高兴,他的死,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解脱,他终于不用再背负着江山的责任和对你母亲的愧恨活着了,也无需再被那些充满血腥的罪孽折磨了,你如果能够理解他,就不要再难过,而是遵循他临终时的意愿,好好活着!”

南宫雅听言,很是不解:“我不明白姑姑的话是什么意思……”

楼月卿淡笑问:“你从小到大都和你父王相依为命,可你好好想一想,你的父王这么多年来,可快活过?”

南宫雅听言,不由得陷入了沉思,思绪飘会了过往那些岁月中。

不想还不觉得可现在回想,从小到大,父王似乎都没有快活过,哪怕是在她面前开怀的朗声大笑的时候,都感觉他身上笼罩着一层悲伤,怎么也化不开,她也曾疑惑过,可怎么想都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因为父王在她面前,总是很开心,好似再烦恼只要看到她都会轻易被化解,可现在想起,她才发觉自己这么多年从没有整整了解过父王……

蓦然发现,父王这些年活得很累!

“为什么……”呢喃着,她不知道是在问楼月卿,还是在问自己。

楼月卿轻声道:“雅儿,有很多事情你父王并不想让你知道,你也不需要知道,姑姑今日和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好好想清楚,你父王此生唯一所愿便是你一生顺遂平安,他已经为了这个心愿努力了那么多年,为此,他活得再累都心甘情愿,如果你真的理解他,就从此以后好好活着,让他在天之灵看到也能安心瞑目,至于那些仇恨和烦恼,它们不该是你拥有的,你要做的,就是遵循自己的心活着,每日开开心心的,不必心怀执念和怨怼,这就是对你父王最大的回报!”

南宫雅听进去了,却仍不甘心:“可是父王的仇……难道就算了么?”

她的父王,被那些人联手栽赃陷害而死,这样的血海深仇,难道她要就这样算了?

楼月卿听言,眸色一冷,眯着眼咬牙道:“不,他的仇,我一定会报!”

南宫雅看着她,神色微动。

楼月卿看着南宫雅保证道:“雅儿放心,姑姑一定会为你父王报仇,那些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南宫翊该死,可是该死的不止他,那些信是怎么落到南宫翊手里成为南宫渊的罪证的在,这些都要好好深究,参与其中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南宫雅想了想,还是眼神坚定的看着楼月卿,咬牙道:“可是我想亲手为父王报仇!”

楼月卿听言,静默片刻,才轻声问道:“雅儿可明白为何从小到大你父王什么都由着你,唯独不允许你杀人么?”

南宫雅忽然愣住了。

从小到大,父王虽然对她宠得几乎没有限度,甚至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也教了她武功,可是却从来不允许她伤人性命,哪怕她时常整蛊欺负人,也都是在不伤人性命的前提下,也不能无缘无故欺负人,所以她虽然可以说是跋扈蛮横,在金陵城中臭名昭著,可是仔细算起来,她没害过谁,哪怕是欺负了谁打了谁,都不过是一些皮肉伤,教她武功的时候父王就说了,她的武功是用来防身的。

为什么呢……

楼月卿浅笑着解释:“因为他希望你一辈子活的纯粹干净,而血腥和杀戮是生生世世都洗不清的罪孽,所以你的手,不该染血!”

就像她现在对容六月的教导,她此生杀的人太多了,而她的手,是无论如何都洗不干净的,这些都是她永生永世都洗不清的罪孽,她不在乎,可是她不希望她的女儿也和她一样,而南宫渊,也是一样的。

南宫雅不说话了。

从南宫雅的房中出来,在回廊下,楼月卿看到了宁煊。

宁煊显然是担心南宫雅,所以站在这里许久了,见她出来,两步上前。

“她如何了?”

楼月卿揉了揉眉心,叹了一声道:“让她自己好好想想,明天应该就好了!”

听到楼月卿的这句话,宁煊松了口气:“那就好……”

楼月卿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便是她有把握已经解开了南宫雅的心结,也化解了她的悲伤,如此,那便再好不过。

楼月卿看了看夜色,忽然心血来潮道:“很久没有喝过了,喝一杯吧!”

宁煊倒是没意见。

楼月卿转头看了一眼莫离,莫离会意,转身去拿酒。

谷中有不少佳酿,都是花无心这几年酿的,莫离拿来的是两坛梨花酿,是花无心拿谷中的梨花酿出来的,因为加了几味药材,虽然挺烈,可并不伤身,甚至对身体大有益处。

楼月卿的身子早在去年就被允许喝酒了,平时的时候,她也三不五时弄一点来喝,消遣消遣无聊的时间,经常和容六月抢着喝,容郅虽然不喜欢她喝酒,可因为这酒不伤身,他也随着她去,顶多就是板着脸。

凉亭中,两人面对面坐在石桌旁,一人一坛酒,虽然是晚上,可亭子上面悬着置放着夜明珠的灯笼,倒也不影响视物。

仰头喝了一口酒,宁煊神色不明的道:“上次去找南宫渊喝酒,也是这样的夜色,他还感慨说,不知道何时才能重现当年我们三个一起喝酒的场景……”

那是多久之前了呢?

十多年前了吧,当时她还没有出事,和他经常光顾南宫渊的府邸,虽然她年纪比较小,才十二三岁,还是个姑娘,可是他们时常一起喝酒,不过倒不是像现在这样平静的对酒畅谈,而是鸡飞狗跳的,因为她太能闹腾,总是在他和南宫渊一起对酌聊天的时候跑来捣乱,抢酒喝,骂他们不够义气喝酒不叫上她,然后大大咧咧的捧着酒坛跟个大老爷们似的狂饮,半点没有姑娘家的矜持,那时候,他们除了无奈,便是纵容。

谁让她年纪小,还是个姑娘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