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后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他对楼月卿的暗藏的情意不同,南宫渊是确确实实把她当妹妹对待,说是妹妹,也算是知己和挚友,虽然年纪相差一大截,可是却彼此了解相知,所以,南宫渊很遗憾再没有机会和当年一样把酒言欢,如今看来,当真是没有机会了。

楼月卿听言,眼眶微涩,喉头一梗说不出话来,只捧着酒坛仰头灌了一口酒,火辣辣的酒气入喉,冲刷着她心头的哀伤。

宁煊看着楼月卿认真道:“既然南宫渊将雅儿托付给你了,你好好照顾她,那丫头……心思比较执拗,虽然现在你劝住了她,可难保哪天不会再想着为南宫渊报仇,一时冲动去做傻事,你看好她,千万别让她离开渭明山!”

其实南宫渊把南宫雅托付给她而不是他,也是有考虑的,他是个男人,总归不够细心,在他身边,南宫雅不会得到全面的照顾,加上他是姑苏城城主,身边也危机重重,他也难保南宫雅在他身边能够安然无恙,只有她才能确保南宫雅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楼月卿听着宁煊谈及南宫雅时的语气,有些古怪,面色也很是复杂,心底有些疑惑,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这个我都明白,你放心吧!”

宁煊转过头去,捧着酒坛喝了一口,微仰着头看着茫茫夜色,不语。

楼月卿沉吟片刻,歪着头问:“接下来有何打算?”

她了解宁煊,若是往常,他兴许会在这多待些日子,可是这次不会,南宫渊的死,他不会善罢甘休,之前没有动作,不过是因为南宫雅,现在南宫雅送来了这里,他也能放心了,既然放心了,有些事情也该去做了。

他和南宫渊十数年的交情,这份情谊比之兄弟更甚,说是生死之交也不为过,怎么可能罢休?

她问的,正是他打算怎么报这个仇!

宁煊面色阴冷起来,眸间充斥着慑人的杀意,眯着眼,语气略带阴戾的道:“阿渊的死,所有参与的人都必须死,梅家的人首当其冲,至于南宫翊,不急!”

南宫渊写给旧部和楚国还有他的书信,为何会落入梅语嫣的手里,被梅语嫣联合梅家呈给南宫翊成为罪证,有待考究,他在得知南宫渊被杀的前因后果之后,就已经派人去查了,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他会一个一个的了结那些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楼月卿听言,沉默片刻,只道:“你一定要小心,南宫翊不简单,现在更是深不可测,不要为了报仇把自己搭上,南宫渊在天之灵定也不希望看到你为他报仇而赔上自己!”

至于她,现在还不急!

宁煊点头:“这个我明白!”

他虽然一定要报这个仇,却并没有不惜任何代价甚至搭上自己的想法,如果是他自己一个人倒也无妨,毕竟士为知己者死,可他还有姑苏城!

“那你打算何时离开?”

宁煊垂眸道:“明日!”

楼月卿讶异挑眉,明日……那么快……

如宁煊所言,他确实只在渭明山待了一夜,第二日一早就离开了,他离开的时候,南宫雅还没起来,他去了南宫雅房里待了一会儿,之后也没有打扰楼月卿,悄无声息的就离开了。

楼月卿没怎么睡着,早早就起来了,不过没有去送他,只是站在阁楼上看着他身影远去,直至消失在视线中,才收回目光。

转头对莫离淡淡的道:“你传信去给卉娆,密切关注宁煊,若有必要,不惜任何代价助他!”

“是!”

楼月卿想了想,又道:“还有,现在外面局势不稳,传信给凰儿,让她尽快带容六月回渭明山!”

“是!”

吩咐完这两件事,楼月卿转身走回屋内,走向前两日她就让莫离准备好的地图面前,看着上面几个国家错综复杂的地形线,陷入沉思。

研究许久,她让莫离寻来了红菱。

红菱很快被莫离带来。

“主子有何吩咐?”

她看起来情绪也不是很好,有些低落伤怀。

楼月卿想问的话到嘴边没问出来,反而拧眉问:“你怎么了?有心事?”

红菱立刻摇头:“回主子的话,没有!”

楼月卿挑挑眉,她这样子可不像没有心事的样子,正要追问,红菱及时道:“主子不必担心,红菱只是这段时间有些累了,没什么大事!”

她毕竟这么多年一直在金陵待着,说是替楼月卿关注那里的情况局势,实际上也一直很安逸,在金陵城虽然是一个风尘女子的身份,可好歹算是养尊处优,这段时间因为要送南宫雅离开,路上一路遭到追杀几经生死,也受了不轻的伤,确实是有些不适应。

楼月卿松了口气:“没什么事就好,既然累了,那就留在这里好好休息,以后没什么事我都不会再让你去做事了,这么多年也是委屈你了!”

让红菱以一个青楼女子的身份在金陵待了十多年,确实是委屈了。

红菱听言忙道:“主子言重了,为主子分忧是红菱的职责,不委屈!”

楼月卿还想说什么,红菱怕她再说出这些愧疚自责的话,在她开口前就问道:“主子找红菱来,可是有话要问?”

楼月卿不再多问,而是顺着红菱的话点了点头:“不错,是有些事情要问你!”

“主子请问,红菱知无不言!”

楼月卿问:“东宥这几年局势如何,还有,兵力情况如何?”

虽然大致知道,可是也都知道的浅,深入的就了解的少了,红菱在那里那么多年,定然再清楚不过。

红菱想了想,面色凝重道:“南宫翊这几年注重军事,暗中招兵练兵,有些事情太过隐秘红菱并不能确切的知道,只是闳王殿下让我暗中护送雅郡主离开的时候让我告诉主子,南宫翊这几年一直让他的心腹在外奔波,想来是在为这次攻打楚国做准备,他一旦兴兵,必然有后手,让您务必小心防范,不要硬碰硬!”

楼月卿听言不由蹙眉:“后手?什么意思?”

红菱摇了摇头:“当时时间紧急,闳王殿下没来得及多说,不过据红菱所知,南宫翊曾在四年前派人大量收集硝石和硫磺,可那些东西却不知作何用处,怕是……”

楼月卿听言,脑子轰的一声,陡然一片空白。

硝石,硫磺……

若是再加上木炭……

如果这就是南宫翊的后手,那就棘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