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离开渭明山/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雅又不说话了,低着头玩着手指。

楼月卿淡笑道:“其实我知道,相比于我,你的心里更依赖宁煊,更想待在他身边,你应该也猜到了,宁煊现在就在东宥,在筹划着为你父王报仇,你想去找他,和他待在一起,和他一起为你父王报仇?我说的可对?”

南宫雅咬着唇仍不说话,只是静默许久后,才点了点头。

楼月卿神色不明的看着南宫雅,问:“雅儿,你如实和姑姑说,你喜欢宁煊,对么?”

南宫雅猛然抬头看着她,面色有些僵硬苍白:“姑……姑姑……”

楼月卿见她这个神色,倒也并不见任何惊讶,只是淡笑着道:“当年我还以为你不过是小孩子心性,对宁煊也只是孺慕崇拜之情,不过是自当时年纪小不明白,可是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你也长大了,早已过了适婚的年纪,却迟迟不肯嫁人,又这般依赖宁煊,便也知道了你的心思,只是让我很惊讶,时间如此多男子,你为何会偏偏喜欢他?”

当年她大婚,南宫渊带着南宫雅去楚京,南宫雅当时嘀咕的那一句话她听得清清楚楚,当时只不过以为是这孩子的一句童言稚语做不得真便也没太放在心上,毕竟当时南宫雅不过十岁,可是如今想起才发现,那个时候南宫雅就已经有了这种心思,这么多年过去了,竟也未曾变过,可见并非玩笑。

只是……

想不明白,她怎么就对宁煊起了这样的心思呢?

宁煊已经三十多岁了,她才十八九岁,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宁煊是南宫渊的至交,情同兄弟手足,那么算来,宁煊也算是南宫雅的叔叔,是长辈,他们两个……

总归是不合适。

南宫雅听到楼月卿最后一句话皱眉,想都没想当即反问:“天下那么多优秀的男人,那为何姑姑也偏偏喜欢楚国摄政王呢?”

楼月卿倒是被这句话堵得哑口无言了。

南宫雅后知后觉自己言语失了分寸,见楼月卿僵硬着不说话,有些急了,忙解释道:“姑姑别误会,我并没有顶撞姑姑的意思,我只是……”

楼月卿莞尔笑了笑,没有任何恼怒之意,轻声道:“不必解释,我都明白!”

南宫雅话音一顿,动了动唇,还想说什么……

楼月卿苦笑道:“是我自己狭隘了,感情之事原本就是没有道理可言的,就像我和容郅,一旦动了心,便也由不得自己控制了,宁煊是个优秀的男人,样貌才华皆是上乘,你会对他动心无可厚非,只是雅儿,他和你父王是至交好友,如同兄弟一般,你不该对他存着这样的心思!”

南宫雅面上扬起一抹苦涩无奈的笑,幽幽道;“可是姑姑,您也说了,人一旦动了心,就由不得自己控制,我何尝不明白我的这份心思注定无疾而终,可我又能怎么办?我从小就下决心等长大了要嫁给他,这个念头随着岁月增长越来越强烈,已经无法改变,我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是错的,他和父王情同手足,是我的长辈,我本该唤他一声叔叔,又岂能生出这等心思痴恋于他,所以从不敢让父王知晓,就是怕他接受不了,父王还在的时候,我就知道就算宁煊也喜欢我,父王也不会答应,所以我也早做好了此生不嫁的准备,可如今……”

话到这里,她苦苦一笑,忽然沉默下来。

父王死了……

她最爱的两个人,一个是父王,一个是宁煊,父王不在了,她只有宁煊,想要依赖的,也只有宁煊!

楼月卿听言,眸色渐深,思索片刻,问她:“那你和宁煊说过你的心思么?”

南宫雅面色有些僵硬不自在,微微低着头,没敢看楼月卿,面色不自然的闷声道:“我……我暗示过!”

楼月卿挑眉:“他拒绝了?”

南宫雅摇头:“没有!”

“哦?”

南宫雅微咬着唇低声道:“他没有任何反应,一切如常!”

所以就是说,对于南宫雅的按时,宁煊要么就是没发现,要么就是……故作不知?

鉴于对宁煊的了解,楼月卿觉得,后者可能性更大!

宁煊心思细腻,不可能真的卡拿不出来南宫雅的暗示,而就算看出来了,他也只会故作不知,这就是他的性子使然,不会明着拒绝,可也是拒绝了!

宁煊不可能答应南宫雅,就算他喜欢南宫雅,也不可能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他是看着南宫雅出生,看着她长大的,在他眼里,南宫雅是他的侄女,是一个孩子,他又岂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对于这事儿,楼月卿真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南宫渊好在不知道,若是知道自己的女儿对自己的好兄弟有这样的心思,估计要怀疑人生!

南宫雅低着头道:“其实我知道,他心里爱着的人是姑姑你,父王曾经和我说过,说宁……一直都恋慕姑姑,只是姑姑不喜欢他,而是一心爱着楚国的摄政王,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娶亲也是因为姑姑……”说着说着,她抬眸看着楼月卿,忽然不解的问:“姑姑,你为何不喜欢他呢?你们认识那么多年,他待你也一直很好,人也不差,可为何您偏偏对他不动心呢?”

楼月卿淡笑道:“男女之情是要看缘分的,我跟他无缘!”

说实话,她八岁就认识宁煊了,后来的六年大多都是和宁煊一起到处走,宁煊比她大十岁,当时已经快二十岁了,带着她就像一个大哥哥带着小妹妹游历江湖一样,把她照顾得很好,可以说是无微不至,还无条件无底线的宠着她纵着她,一般来说这种情况都会生出一段青梅竹马的佳话,可她就是对宁煊没有那种心思,说来也是奇怪!

她不得不承认,缘分这种东西,真的说不准!

南宫雅听言,忽然有些不安忐忑的看着楼月卿试探着问:“那姑姑觉得,我和他……有缘么?”

楼月卿点头:“有!”

南宫雅面色一喜。

楼月卿又道:“不过是良缘还是孽缘,就看你们自己了!”

南宫雅笑意一僵。

楼月卿定定的看着她,面色很是认真,抿唇道:“如果你不是南宫渊的女儿,如果他和南宫渊没有这样一段交情,那倒还有的说,可是雅儿,这个世上没有如果,你是南宫渊的女儿,他就算是心里有你也不一定会妥协,何况现在他是何心思谁也不知道,所以,你若是宁折不弯继续坚持,你以后的路会很难,且也不一定会有得偿所愿,你可要想清楚了!”

南宫雅想都没想当即摇头,一脸坚定道:“我不怕!”

楼月卿点了点头:“那你就好好想想你今后该怎么做,出去的事情别想了,留在这里好好想清楚,等你想清楚了让人告诉我!”

南宫雅听言一愣,随即急了:“姑姑你……”

楼月卿用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语气道:“你和宁煊的事情我不会反对,若是有可能,我也乐见其成,可一码归一码,你现在不能离开渭明山,更不能去给你父王报仇,你留在这里好好想想你以后该怎么做,等合适的时候,我会派人送你去宁煊身边!”

抛开偏见,宁煊早已过了成亲的年纪,至今孤身一人,老城主也几年前过世了,若是能够成亲有个人陪着也挺好,至于这个人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真心待他,而南宫雅那么痴迷他,若是他能够也对南宫雅动心,两人喜结连理未尝不是好事,至于其他的问题,年纪和辈分这些都是其次,南宫渊或许活着不会答应,可是人不在了,就算在天有灵也应该不会反对的,顶多就是郁闷,为何兄弟成了女婿……

楼月卿坚持,南宫雅就算是再想离开这里也是枉然,渭明山周围都是阵法机关,还弥漫着毒瘴,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没有指引和抵抗毒瘴气的解药也一样出不去,她若是不同意,没有人敢带南宫雅出去。

南宫雅知道自己怎么说楼月卿都不会同意她出去的,再多说也没用,便也只好先回去了。

见她垂头丧气的离开,楼月卿无奈叹息。

莫离不解:“主子原本不是打算把雅郡主带在身边的么,为何现在不同意了呢?”

楼月卿端起茶抿了一口,才淡淡的道:“原本我确实是打算把她带在身边的,毕竟现在这个时候,把她留在哪里我都不放心,可她自己来找我要出去那就不一样了,她的心定不下来,一旦我带她出去,她定会趁我不备寻机离开去找宁煊,如今这种局面,我没那么多心思和精力看着她,外面战火纷飞,东宥又派出那么多人要杀她,她一旦脱离了我的看管,难保不会落入南宫翊手里,她是南宫渊唯一的骨肉血脉,我说什么也要保住!”

莫离点了点头,倒是没多说什么。

楼月卿想起什么,拧眉问:“对了,我之前让你传消息给凰儿让她们回来,如今却迟迟不见踪影,这是怎么回事,你可有收到她们的回信?”

她这些天因为战况和准备一些东西一时间没想起这事儿,可明日就要离开这里了,仔细一想,才蓦然想起这件事。

上个月她就收到了酆都传来的消息,说她们探亲之后待了半个月就离开了,说是要去游玩,从那以后就没消息了,平时她倒是不担心,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也不知道她们人在哪里,若是在璃国境内还好,东宥还折腾不到那里去,可若是……

她总是不安。

莫离猛然想起这档子事,当即蹙眉道:“主子不说起这个我还忘了,我半个月前就传信出去了,正常来看就算她们还没回来,回信也早该到了,可现在还没有任何回信……”

这段时间因为战况和各种棘手的消息传来,人都晕乎了,谁也没想起这档子事。

楼月卿面色一沉,立刻吩咐道:“你马上传信给各地的人,让他们着手寻找,联系赤芍和青苓,就算她们不会来这里,也不能让她们离开璃国境内!”

如今楚宥魏都乱了,唯有璃国还算安宁,那些人还不敢在璃国放肆,而萧倾凰现在明面上是以她的身份在璃国行走,带着她身份信物和令牌,可以随处调动军队号令官员,在璃国肯定比在其他地方安全。

可若是安然,没道理没有回信……

“是!”莫离不敢耽搁,应声之后,当即转身去办。

楼月卿静坐片刻后,人也站了起来,走到不远处的桌案旁,铺好纸提起笔,蘸墨,想了想,落笔。

第二日一早,楼月卿便带着莫离启程离开了渭明山。

她已经五年没有离开过渭明山了,这几年一直在渭明山里调养身子,对外面的了解都只是从身边人嘴里听到的,如今出来,看到外面和当年没什么区别的如画山水,她却感物是人非如同隔世。

渭明山坐落在璃国边境,靠近宥国,楼月卿出来后,没有南下,而是往西南去,去了璃国汝阳关,也就是曾经的汝南如今和蜀郡合并为蜀南郡靠近宥国的一大关卡,而那里,如今驻扎着璃国五十万大军,正是萧以恒派来伺机助楚国一臂之力的大军,如今萧以恪和萧以慎亲自领兵在那里,等候圣令挥兵南下。

楼月卿没有惊动其他人,直接潜入他们二人所在的总兵府,去了两人所在的议事厅。

他们正在和几个将领议事,讨论的正是如今楚宥的战况,楼月卿在屋顶上听着,并未惊动屋里的人。

在上面停了许久,等到下面散了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楼月卿从他们的谈话中,也大概知道了线下的情势。

等几个将领离开后,楼月卿才悄无声息的跃下屋顶。

萧以恪和萧以慎目送几个将领离开后正要转身走回去,乍一看到她从天而降,还以为自己幻觉了,两人齐齐大吃一惊。

“无忧?”震惊之后,萧以慎最快反应过来,有些不确定却又带着几分欣喜的叫了一声。

楼月卿浅浅一笑,轻声道:“二哥,六哥,好久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