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先发制人/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以恪听见声音猛地回神,面上划过一抹喜色,随即不知为何又是一沉,大步跨下台阶,行至楼月卿面前,拧眉问:“无忧,你怎么会在这里?”

楼月卿正要回答,他又沉声问道:“不是传了消息让你不要离开渭明山的么?你为何还要出来?”

楼月卿无奈道:“二哥,你觉得能独善其身的窝在渭明山什么都不管么?”

萧以恪拧眉,当即反问道:“为什么不能?这些事情本不是你该管的,有我们在你担心什么?”

楼月卿倒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萧以恪不由分说,态度强硬的道:“明日你就给我回渭明山去!”

楼月卿当即拒绝:“不行,我明日就要启程回楚!”

萧以恪难得疾言厉色的呵斥道:“胡闹!你回去做什么?现在楚国那么乱,你的身体又还没恢复完,不好好待在渭明山养着跑回去做什么?”

许久没有被这么凶过,楼月卿一愣一愣看着萧以恪,不说话。

萧以慎见萧以恪如此疾言厉色,再看看楼月卿一脸怔愣好似被吓到的样子,忙上前劝道:“二哥,这许久不见无忧了,现在见到怎么也该高兴,你凶她作甚?有话好好说!”

楼月卿递了个感激的眼神给他,然而萧以恪却转头看着他,厉声斥了一声:“你别添乱!”

萧以慎讪讪的闭嘴了。

楼月卿瞪他,这样就太不讲义气了。

瞪了一眼后收回目光,便看到萧以恪黑沉着脸又想说她,楼月卿忙拉着萧以恪的袖子可怜兮兮的道:“二哥,我的好二哥,我这赶了一天的路没休息,现下又饿又累,你有什么话等我吃饱了再说好不好?”

萧以恪还能如何?

只能吩咐人准备膳食,先让她吃饱再说,总不能让她饿着吧,心疼的可是他。

楼月卿确实是饿了,她赶了两日的路,昨晚在途径的小镇上住了一夜,今早启程一路狂奔都没休息过,途中也只是吃了点带在路上充饥的干粮,哪能不饿呢。

顶着两个人一个似笑非笑一个阴沉不悦的眼神,楼月卿这一顿吃的很有压力,待吃饱的时候,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

萧以恪命人撤走了残羹剩饭,之后板着脸看着她又要念叨,楼月卿及时制止他,语气坚定严肃的道:“二哥,你别说了,我既然出来了就不会现在回渭明山,你说的再多也没用!”

萧以恪面色愈发的冷沉,死死的看着她,倒是没说话,应该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这个妹妹他哪里不明白,说什么就是什么,劝不得说不得,她既然都这样说了,他除非是有本事把她绑起来送回去,不然还真拿她没辙,可将她绑起来送回去……且不说他舍不舍得,就算狠得下心,也打不过她……

萧以恪不由得心生一股挫败感。

一旁的萧以慎笑了,萧以恪这一脸挫败无奈的样子,可真像平时面对苏绿染和两个孩子的时候,被气得不行,可偏偏打不得骂不得。

萧以恪听见笑声缓缓转过头,阴测测的看着萧以慎,萧以慎一个激灵,忙收敛笑意,恢复一本正经。

他可不敢招惹萧以恪,不然被惹毛了,等回酆都,他就别想清闲了,要是萧以恪再和太后建议给他选王妃。他可麻烦了。

萧以恪冷哼,收回目光继续看着楼月卿,想起什么,他倏然眯了眯眼,问:“你出来渭明山的事情,容郅还不知道吧?”

楼月卿倒是实诚:“不知道啊,我瞒着他出来的!”

萧以恪挑挑眉,不知道……

楼月卿见萧以恪那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摆摆手道:“二哥,我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不过你别想了,就算你告诉容郅我也不回去,我意已决,这次楚国有难,我是一定不可能袖手旁观的,最多就是被他瞪几眼冷几天,可也好过我什么都不管让他一个人面对好!”

萧以恪无奈至极,她都这样说了,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楼月卿这才严肃道:“好了,现在我们来说正事儿吧,方才你们商谈的时候我在上面已经听得很清楚了,你们的计划我也听到了,不过说实话,我并不赞同你们援助楚国的打算!”

这倒是让二人好奇了,萧以恪皱了皱眉,而萧以慎则是不解的问:“哦?为何,难道无忧不想让璃国出兵帮助楚国?”

楼月卿摇头:“不,六哥误会了,我不是在这个意思!”

“那你是何意?”

楼月卿淡笑道:“现在北璃集结五十万大军在汝阳意欲援助楚国已经不是秘密,援助二字也正是璃国朝堂上群臣反对的原因,毕竟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也不愿意做,想来军中大有人不愿意冒着有去无回的危险帮助楚国度过危机!”

萧以慎听言,眼眸倏然一眯。

萧以恪适时开口,意味不明:“无忧的意思,是让我们挥兵攻打东宥?”

楼月卿点头:“不错!”

萧以恪和萧以慎对视一眼,倒是忽然沉默了。

楼月卿勾起嘴角,莞尔笑着道:“如今朝堂上物议沸腾,大多数人的反对缘由都不过是此次出并帮助楚国对抗东宥对璃国而言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好处,相反还要损兵折将惹来民心抱怨,他们反对也是正常,可如果是出兵攻打东宥那就不一样了,不管夺下多少疆土,都是璃国的,扩张领土这种事情,是每一个帝王都梦寐以求的,如今又有这样一个好机会,要知道,南宫翊野心勃勃,如今是楚国,下一个便是璃国,璃国若是出兵攻打也不过是掌握了主动权,让东宥应接不暇,想来也没有人会反对了!”

源于她,璃国出兵帮助楚国实属人之常情,可如此耗人力物力的事情,就算是以后平定了这次的麻烦,楚国会补偿,可终究难以相抵,所以难免朝臣反对百姓抱怨,可若是攻打东宥扩张领土,那就不一样了!

可扩张领土,又可帮助楚国,倒是一举两得。

萧以慎看着萧以恪面色认真地道:“二哥,无忧说的对,我们这段时日担心楚国的局势,只想着帮他们度过此次危局,倒是没想到这一点,想来以此为由,朝中那些人必定不敢再反对!”

如此简单的道理,他们竟然没有想过,只是一心想着援助楚国,却忘了可以借此机会扩张璃国疆域!

萧以恪倒也很赞同这件事,点了点头道:“我现在就飞鸽传书给陛下!”

说完,站起身行至不远处的桌案,萧以慎也跟着走了过去,给萧以恪研磨,萧以恪提笔蘸墨,思索片刻,落笔。

楼月卿挑挑眉,上前两步,看着萧以恪写的内容,倒是没有置喙一语。

待萧以恪写完,卷好放入小竹筒,命手下传回酆都后,兄妹三人才就着羊皮地图,商议接下来的计划。

五年前和五年后相比,酆都城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一样的繁华,一样的庄严,可实际上却大有不同,最大的不同,便是这里的主人变了。

桐华台是宫中最高的建筑,站在台上可对整个酆都城一览无遗,而此时高台上立着一个身影,确切的说,是一个衣着白色龙纹锦袍的男子,而这个人,便是如今璃国的帝王,萧以恒!

五年过去了,萧以恒看起来并不见老态,原本寡淡冷漠的他,因为数年的身居高位,平添了几分帝王的威仪和孤冷,令人不敢直视。

每当心情烦闷的时候,萧以恒都喜欢来这里站着,看看酆都城的繁华和庄重,他便慢慢平复下来,而今日,他又上来了。

他登基五年了,这五年来大力整顿朝堂,励精图治,勤政爱民,他自问自己尽力了,当然,也没有辜负他的身份和责任,如今的璃国比之当年可以说是更上一个台阶,国力也愈发强盛,璃国上下无不称颂说他是个好皇帝,然而,在背后,仍有不少朝臣对他这个帝王不满,所以,这次他打算发兵援助楚国,朝堂上反对声日盛,甚至已经有几个老臣死谏,令他十分棘手。

他虽然是帝王,拥有决策权,只要他下令,谁反对都没用,可毕竟他作为帝王要顾全大局,引来百官反对百姓抱怨终归不妥,所以他很头疼,这次楚国的事情他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但总不能顶着那么多人的反对一意孤行的出兵。

不知道站了多久,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

萧以恒微微回神,便听到后面的人恭声道:“启禀陛下,太子殿下求见!”

萧以恒神色微动,垂眸想了想,淡淡的道:“让他上来!”

“是!”

内侍退下,没多久,又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衣着青色衣袍的少年走来,站在萧以恒身后,揖手,单膝跪下,恭声道:“儿臣参见父皇!”

“平身!”

“谢父皇!”

少年起身,抬起头,只见那是一张和萧以恒有几分相似的脸,只是较于萧以恒的老成,他显得稚嫩了些,这便是萧子禹,如今璃国的储君。

萧以恒转身,淡淡的看着他:“何事?”

他在这里的时候,一般是不想见人的,这一点谁都知道,所以若是没什么重要的事,萧子禹不会这个时候来见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