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翊六年前就已经有了侵略楚国的打算,这几年大肆招兵,一直在为攻打楚国做准备,后备军力一定做足了准备,南宫翊这次定然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可面对这样来势汹汹且令人预想不到的攻打方式,现在的楚国根本无力抵抗。

这几年他不管楚国的事情,楚国虽然还算太平,可国力停滞不前,而南宫翊治理江山也是能力不凡,东宥这几年国力愈发强盛,几乎不比当年鼎盛时的楚国差,南宫翊也注重军事,加之本就抱着攻打楚国的想法,他大肆征兵练兵,如今东宥派出了一百三十万大军对付楚国,可容郅很清楚,东宥的军事力量绝非如此!

若是再想不到法子遏制东宥的大军,怕是……楚国江山难保!

忞阳关内十二州城是一马平川的,没有任何屏障,易攻难守,而后抵达汴州,汴州那里有一片绵延山脉,名为祁明山,几乎算是前往楚京的最后一道天然屏障,过了祁明山一直到楚京,都是易攻难守的城池,再无遮挡!

楼月卿问:“现在朝中是襄王坐镇?”

容郅颔首:“嗯,他这几年代理政务也算是,如今两边战事吃紧,他坐镇朝中,还算稳得住!”

“如此便好!”放下心来后,楼月卿又想起一档子事,不有挑眉问:“既然魏国这次趁火打劫联合东宥对付楚国,那魏帝那两个孩子你如何处置了?”

“还在行宫!”

“哦?没有处置?”

魏帝反楚恢复国号,还联合东宥举兵攻打楚国,那两个魏帝的孩子,既是质子,如今魏国既然做出这等事,楚国就算是处死那两个孩子,那也无可厚非,谁也不敢置喙半个字。

容郅眸色微动,垂眸静默片刻,才淡淡的道:“无忧,你别忘了,我曾经……也是质子!”顿默片刻,他又道:“而且这两个孩子,我留着有用!”

楼月卿听言,眼眸微眯:“你是打算……”

容郅淡笑,算是默认。

楼月卿笑了:“如此一来,魏国便是内忧外患了!”

那两个孩子是魏帝的嫡子嫡女,皇后嫡出,而魏国皇后是魏国谢氏家族的嫡女,谢家是魏国第一豪族,那可是前朝就存在的钟鸣鼎食之家,因为谢家似乎很懂得收敛锋芒,低调行事,自魏国建国立朝后,便稳坐第一世家豪族的位置至今仍长盛不衰,而谢皇后是谢家嫡长女,父亲是这一代谢家家主恒国公谢旬,母亲乃魏先帝的妹妹康元大长公主,这等出身可谓尊比公主,是谢家的掌上明珠,据说当年便是因为娶了谢家的女儿,魏帝才能在没有母族才智平庸的情况下稳坐储君之位,谢皇后只有这两个孩子,如今魏帝反楚等同于舍弃这两个孩子,必然夫妻反目且谢家离心离德……

而按照容郅的意思,不用多久,西域各国个部落便会联合东进,魏国想要趁乱分一杯羹,怕是只能自食恶果了!

呵,这魏帝当真算得上是愚蠢至极了!

想到这里,楼月卿点了点头:“魏国算是解决了,现在唯有东宥,我是从北璃南下来此的,来之前途径汝阳关见过二哥他们,皇兄已经传诏命二哥和六哥出兵攻打东宥,想来这两日已经开始了,只是还没有消息传来而已,不出两日,东宥必然要分出兵力去应付北璃,南宫翊又重伤,起码他这一路大军短时间之内不会有异动了,不过大哥那里……你是去不了了,我打算明日去大哥那里看看!”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定定的看着她,神色闪烁。

梅显是梅岭南最在意的儿子,如今梅显死了,梅岭南必然震怒,届时挥兵大肆攻打,楼奕琛怕是扛不住。

他看着她静默许久没说话,就在楼月卿以为他不答应正要措辞劝说的时候,他点了点头:“好!”

楼月卿眼前一亮:“你答应了?”

他苦笑问:“我不答应你就不去?”

楼月卿垂眸不说话了。

她知道楼奕琛现在情势不妙,是不可能坐视不管的,若是这里需要她把控她脱不开身另说,可是现在确定了南宫翊受伤,暂时不会再有动作,容郅虽受伤却还不至于控制不了局面,这种时候她也顾不得他的伤势了,只能先去德宁城看看。

还有萧倾凰和六月……

想到她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情形如何,可有危险,楼月卿就忍不住担心不已,可看着容郅这个样子,加之现在的局势,她想了想,还是没有将她们的事情告知他。

果然,第二日一早,终于收到了北边来的战报,璃国举兵五十万攻打东宥的北境,因为她当时根据她所知的东宥北境的兵防部署,和萧以恪他们对战略计划筹划了两日,就在前日晚上,他们趁夜攻打,打的东宥猝不及防,所以打得顺利,当即夺下与汝阳关相对的东宥北境靖水关,而后萧以恪和萧以慎没有做休整,当即兵分两路,连夺东宥靖水关后的两座城,打得东宥节节败退,这只是战报传来前的战果,如今是何境况还不得知!

南宫翊遇刺重伤,致使东宥大军人心惶惶,此时的东宥军营,主帐被一个个黑衣冷面的侍卫把守得密不透风,主帐外面,一群被侍卫挡着的将领们个个面色担忧无措,时不时张望着紧闭的帐帘,而后相互叹息满脸愁容,东宥本来因为连胜而高昂的士气也渐渐萎靡不振起来……

而此时的帐内,南宫翊一袭白色中衣挨着床头半躺着,面无血色,十分虚弱,却手执一张纸条看着,神色不明。

曹寅和成毅皆低着头站在一旁,面色凝重,却摒着呼吸没有出声。

南宫翊已经拿着那张纸条看了许久了,却一直没说话,神色也意外的平静,似乎对于北境的战况半点都不担心,或是不在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动了,却没有对战况置喙半个字,而是放下纸张,抬手捂着自己的伤口处,淡淡的道:“传御医!”

曹寅和成毅双双一愣,随即曹寅应声,转头出去传御医。

很快,御医被带进来。

“参见陛下!”

南宫翊虚弱无力语气寡淡的道了声平身,后又淡淡的道:“说吧,朕的伤势如何?”

御医忙道:“回禀陛下,陛下伤势极重,虽箭矢未伤及命脉未射中心口,然失血过多伤口过深,怕是最少要静养半个月方能痊愈!”

南宫翊剑眉一蹙:“半个月?”

“是,这还是最少期限,若是要完全康复,怕是不止半个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