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抵达德宁,大哥重伤/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太医这话,南宫翊剑眉一蹙,却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凝神沉思。

帐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他不说话,其他人也不敢打破这份沉默。

“成毅!”静默许久会,他淡淡开口。

“属下在!”

他淡淡的道:“你立刻持朕兵符,回去调朕留在骥北的五十万朔原大军,先去应付北璃!”

“属下遵旨!”

“去吧!”

“属下告退!”

成毅当即行礼退下。

他出去后,南宫翊才看着曹寅:“楚国那边情况如何?”

曹寅恭声道:“楚军退守徐州,正在整顿兵马,昨日刺杀陛下的人属下也可确认,就是楚国摄政王妃无疑,如今她人在徐州,当时陛下受伤后,属下第一时间派出暗卫追截,却还是没能追上,暗卫也无一生还,望陛下恕罪!”

南宫翊眸色微动,并不意外。

虽然昨日事发突然,他只看到一个并不清晰的身影,且还没有看到正面,可他确定,那就是她!

她终于出现了!

这么多年不见,没想到再见竟是以这种方式,他在攻打她的国,她来杀他,可是,为何不直接要了他性命呢?

他忽然觉得,若是能死在她手里,倒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只可惜,这个想法,怕是也难实现。

曹寅见他又沉默了,不由好奇问:“敢问陛下可要整军继续攻打徐州?”

南宫翊想了想,淡淡的道:“朕伤成这样,难以御驾亲征,军心必然不稳,所带来的大炮也不多,现在攻打也讨不到好处,连着打了几日将士也该休息了,暂缓吧!”

“是!”

南宫翊伤势不轻,现在说了那么多话已经是极限,没什么精力多问别的事情,所以没再多问,而是目光转向御医,淡声道:“该换药了吧,给朕换药吧!”

他醒来小半个时辰了,一直在说话,还没换药。

御医忙上前给他换药。

楼月卿得知北璃攻打东宥且连胜后,放下心来,一早和容郅用了早膳后,就暗中离开徐州,南下去了德宁,整个徐州城除了容郅身边的人,无人知道她离开了。

德宁距离徐州近三百里,中间相隔六座城池,楼月卿快马加鞭跑了整整一日,在临近午夜时分抵达了德宁。

而她到的时候,德宁刚结束一场鏖战,城东门那一片带一片混乱,大军正在趁夜收拾战场清理尸体,楼月卿一到就看到这样的场景,当即大惊,忙抓了一个小兵问楼奕琛的下落,德宁的百姓早就撤的一个都不剩,大半夜的,还是战场上突然出现两个女子,一来就询问楼奕琛的下落,自然是被当做敌方细作,不仅没有回答楼月卿的话,还将她团团围住要抓起来,楼月卿只好亮出了随身携带的容郅的令牌表明了身份,才得知楼奕琛现在在德宁的总兵府,她亮出身份后,惊动了正在带着士兵收拾战场的将领,很快那将领就来了,楼月卿看着觉得很眼熟。

思绪转动一下,她才想起来,那是莫铨,之前带着楼家十万大军驻守楚京附近平城的将领,这次那里的十万大军被调来东境,他也来了。

莫铨一看到楼月卿便认出了她,面色一惊后,当即恭恭敬敬的单膝跪下行礼:“末将莫铨,参见摄政王妃!”

“莫将军请起!”

“谢王妃!”

“怎么回事?东宥又来攻了?”

莫铨当即恭声回话道:“回王妃的话,正是,今日梅岭南率军来攻,不知为何这次梅岭南十分疯狂,德宁城差点就破了,幸好国公爷这些天做好部署勉强挡住了东宥大军,鏖战了一日,梅岭南才退军,不过我方死伤也十分惨重!”

“伤亡多少?”

莫铨神色难掩沉痛:“将近十万!”

楼月卿瞳孔一缩,心中顿时一阵窒痛,呼吸难抑,手不由紧紧攥成一团。

容郅带领的大军,开战至今死伤三十多万人,可谓惨重,如今德宁一战就死伤近十万……

再加上容易琰那一路大军……

如今战事不知何时才能结束,就已经搭进去数十万将士的性命,而这背后,是多少家庭的支离破碎啊,楚国多少年没有败的如此惨烈了……

闭了闭眼,敛去眼底的悲悯和痛色,她恢复理智,淡淡的问:“我大哥呢?他可还好?”

莫铨忙道:“国公爷……国公爷很好,如今在德宁城总兵府!”

楼月卿听言,却忽的眯了眯眼,看着莫铨的眼神带着一丝探究。

莫铨的语气和神色不对劲!

不过,看了看周边那么多人,楼月卿没有追问,而是道:“带我去见他!”

“是,王妃请!”

楼月卿提步要走,可却不知为何忽然顿住,想了想,对莫铨淡淡的道:“处理一下,我人在德宁城的消息,封锁,别让敌军知道!”

莫铨当即领命,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手下,那手下立刻会意,应了声是。

莫铨这才带着楼月卿前往总兵府。

总兵府在德宁城的中间,走的话要起码小半柱香,策马去,一小会就到了,策马穿过几条萧条冷清的大街时,楼月卿的心情十分压抑沉重。

总兵府外,重兵把守着,一下马,莫铨带着楼月卿进总兵府,楼月卿见莫铨心事重重面色担忧,忙停下来问:“我大哥是不是出事了?”

莫铨一顿,面色犹豫片刻,点了点头:“国公爷受伤了!”

先前莫铨说话神色语气皆有异动时,楼月卿便猜到了楼奕琛可能是受伤了,只是当时见莫铨没有直言,想到当时周围那么多人,他们怕是还不知道楼奕琛受伤,毕竟她问的时候,那士兵只说了楼奕琛在总兵府,却没有见任何担心慌乱的神情,所以莫铨不说,她也压着不问,否则军心不稳就麻烦了。

既然早猜到了,听见莫铨的回答,楼月卿并不惊讶,只是神色愈发沉重。

“伤得很重?”

莫铨道:“中了一箭,是梅岭南射的,当时国公爷躲避不及,箭射中了肩胛,可为了稳住军心,国公爷折断了箭只留个位箭头在体内继续作战,梅岭南撤军后,国公爷就承受不住了,军医把箭头取出时,国公爷便昏迷了,现下怕是还在昏迷!”

楼月卿听言,心底一阵抽痛,顾不上再问其他的,让莫铨带她去楼奕琛所在的房间。

楼奕琛的房外,几个将领都在守着,楼月卿到的时候,他们都大吃一惊,之后认得她的忙上前行礼:“末将参见摄政王妃!”

不认得她的其他几个将领见状面色一惊,也纷纷忙着行礼。

“诸位将军请起!”

“谢王妃!”

楼月卿并未多逗留寒暄,让他们起身后就径直上了阶梯进了楼奕琛的房门,推门而入,一进门,浓郁刺鼻的药味便扑鼻而来,楼月卿虽这些年早已习惯了各种药味,已然无感,仍不免蹙眉。

楼奕琛的两个贴身手下楼定和楼贤在里面候着,皆面色沉重,除了他们,还有一位军医。

而楼奕琛正躺在榻上,面色苍白如雪,因为如今已经十月初,步入冬季,所以他身上盖着一张被子,看不到伤口,但看他苍白的仿佛没有任何生气的面容就知道,他伤的绝对不轻。

楼月卿心下一沉,顾不上理会给她行礼的楼贤几人,疾步上前,掀开楼奕琛身上的被子,楼奕琛没穿上衣,所以一掀开就看到肩胛处包着纱布,纱布上还沁着血,血腥味和药味夹杂着扑鼻而来愈发浓郁。

而楼奕琛的呼吸很浅弱……

楼月卿忙转头对莫离道:“莫离,快把脉!”

“是!”

莫离当即上前,给楼奕琛把脉。

莫离医术本就挺好,这几年在渭明山和花无心学了几年,更是精湛了不少。

片刻之后,莫离把脉完毕收回手,面色已是一片凝重。

楼月卿忙问:“如何?”

莫离沉声道:“虽不会有性命危险,可因为伤后未曾及时疗伤包扎,反而还继续作战,以至于伤口撕扯已然恶化,醒来之后,怕是一个月内都不能再上阵杀敌了,而且这个伤太过严重,还伤及筋骨,十之八九是要落下病根的了!”

楼月卿面色大变,血色尽失,顷刻间已然一片苍白。

垂于身侧的手紧紧攥成一团,蓄着泪水的眸间冷芒划过杀机难掩,面色冷凝,仔细一看还能看出她牙关紧咬下巴微颤,大家见她这个样子,都不敢出声。

片刻之后,她敛去情绪,恢复理智与淡定,闭了闭眼,才问:“那他何时能醒?”

“若是不出意外,明日或能醒来,最迟明晚!”

楼月卿点了点头,淡淡的对莫离道:“尽你所能,替他治伤,尽量不要让他留下病根!”

莫离当即道:“莫离明白,定会竭尽所能帮宁国公治伤!”

楼月卿嗯了一声,想了想,看着军医道:“如今军中有大量伤兵,怕是军医不足,你与我这侍女交代好国公爷的情况便去为伤兵诊治!”

军医忙领命:“是!”

楼月卿点了点头,才对楼贤和楼定淡淡的道:“你们都跟我出来!”

说完提步走向门口,两人相视一眼,跟了上去。

走出房间后,楼月卿带着在外候着的将领们一同去了议事厅,商议了将近两个时辰,做好一切部署,眼看着快天亮了,楼月卿才让他们先去休息,折身回了楼奕琛的房间。

楼奕琛尚未苏醒,莫离正在他身边随时看着。

楼月卿坐在床榻边看着楼奕琛,她已经两年没有见过楼奕琛了,因为她不能离开渭明山,而楚国政务繁忙,楼奕琛很难有机会去看她,这几年去看过她三次,一次是她尚未醒来之前,一次是她醒来后不久,还有一次便是两年前,他每次去都是北境巡查军务时特意折道去的,也没待多久,倒是宁国夫人和蔺沛芸总是带着楼昱和楼惜那两个孩子每年去一两次,带去楼奕琛的问候书信……

许是朝政繁忙军务过重,加上这一个多月来的战事,楼奕琛看着又沧桑了几分,鬓角都长出了几根白发……

楼月卿有些心酸,更多的是内疚,她这几年在渭明山休养,容郅也因她留在渭明山不管楚国,朝中的事情大半落入楼奕琛手里,原本以前楼奕琛只管军务不理朝政,可是这几年却也不得不管一些,毕竟襄王虽然能力手腕足够,可是若是独掌大权总归不好,所以容郅将朝政大全一分为二有一半给了楼奕琛,兵权也都是楼奕琛掌着,楼奕琛肩扛大任,人如何能不沧桑劳累。

莫离低声道:“主子,您赶了那么久的路,方才又在议事劳神,您的身子可不能再熬着了,先去休息吧,这里莫离会看好,不会有事的!”

楼月卿听言摇了摇头:“不必了,我没事,再说了,你也和我一样赶路劳神,断没有我跑去休息你在这里守着的道理!”

莫离没好气道:“那哪能一样?我身子好着呢,再熬个几天几夜都不打紧的,可您呢?您可别忘了您临行前摄政王殿下的交代,还有出来渭明山时答应花家主的,要顾着自己的身子!”

楼月卿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莫离又道:“而且,我在这里还能看顾着宁国公的伤情呢,您在这里除了干坐着还能作甚?您先去休息,等明日宁国公醒来了您再来陪着,再说了,若是宁国公醒来看见您黑着眼眶,又该心疼了!”

楼月卿思索着点了点头,站起来道:“那我先去休息,醒来再来替你!”

莫离一笑,点头。

楼月卿这才走了出去,去了先前到的时候莫铨吩咐人准备好的屋子休息。

这一觉她睡得并不安稳,所以才眯了两个多时辰就自行醒来了,醒来时正是上午,她一阵头昏脑眩,眼睛也有些浮肿了。

如今整个德宁城总的来说只有她和莫离两个女的,莫离在照看楼奕琛无法过来伺候她,她便让侍卫打来水自己梳洗,折腾完一切后,顾不上用早膳,她直接去了楼奕琛那里,楼奕琛还没醒,莫离扔在一旁候着。

莫离说,楼奕琛的脉象平稳了些,今日必然可以醒来!

楼月卿让莫离去休息,自己看着楼奕琛,莫离本来拒绝,可她坚持,莫离也只好应声退下。

侍卫送来他的早膳,楼月卿午时途中停下吃了点东西后,一直到现在都没吃东西,本来还不觉得多饿,可膳食一送来,她便觉得很饿了,把东西都差不多吃完了。

然而,刚吃完东西不久,莫铨便匆匆来报。

梅岭南率军来攻,如今已兵临城下!

而楼奕琛重伤昏迷未醒的消息,不知为何在军中传开……

------题外话------

新文都没人收藏,哭唧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