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披甲上阵/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定阳虽然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可前提是有守军,而现在因为两边交战,各地的守军都调走了十之八九在前线抗敌和安抚镇压边境潜入国中府腹地的百姓,所以定阳只有不到两千守军,没有军队驻守,再如何坚固的城门都挡不住东宥的进攻,而现在根本没有调遣援军的可能,定阳之后,便是四通八达的路线通往楚国各个方向,有一条直通楚京,若是定阳也落入东宥之手,东宥大军必然直入楚国东境腹地,届时楚国的江山就真的保不住了!

而边境城池迁离的百姓,就在定阳后面!

楼月卿岂会不知道莫铨的担忧,只是她的考量终究不同,咬了咬牙,她冷声道:“莫将军,未曾战便先言败,你太过杞人忧天!”

“王妃……”

楼月卿有些不耐烦的看着莫铨冷声道:“起来,下去做好部署,等我命令,其余的等此战结束再说!”

莫铨还算有几分了解这个王妃的脾气,说一不二,决定的事情难以更改,见她态度坚持,便也只好认命,起身退下。

莫铨下去后,一旁候着的莫离才出声:“主子,您是打算……”

楼月卿望着城外几乎看不到边际的东宥大军,眸色渐深,神色意味不明:“今日一战,唯有险中求胜,两军厮杀取胜,可楚军如今这个情形怕是难以取胜,然则兵法有云,擒贼先擒王,主帅死了,军心便乱了,就像如今的楚军,我虽武功不如当年,可杀一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她昨夜问过那些将领,东宥大军中只有梅岭南一个主帅,其余的将领都只是副将,原本还有一个二品大将,却在这段时日的交战中死于楼奕琛之手,而梅岭南独断专行不喜欢与人分权,故而军中将领皆无甚实权,随军将领大多难以主持大局,只要梅岭南死,东宥大军必乱!

莫离挑眉:“那莫离为主子掩护?”

楼月卿转头看着她,当即否决:“不,你立刻回总兵府,守在我大哥身边,寸步不离,!”

莫离听言面色一变,当即惊呼:“主子!”

楼月卿道:“一会儿两军交战,城内必乱,若是有人趁乱不轨怎么办?你去守在我大哥身边,记住,你今日的责任是保护我大哥,万一……我是说万一当真守不住城,你务必带着我大哥立刻离开,他不能有事!”

莫离哪里肯,忙道:“可是主子您……”

楼月卿打断她的话道:“不必担心我,我武功虽不如当年了,但万不得已时自保还是没问题的,而且,我有八成的把握可以一击而中,你无需担心我!”

莫离见楼月卿神色坚定不可动摇,显然是做出了决定,便也只能听命行事:“那主子务必保重自己!”

“嗯,去吧!”

莫离转身欲走,可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转过头来低声道:“请主子上阵杀敌时,切莫忘了您一己之身牵涉甚大,摄政王殿下,还有小郡主和小公子都在等着您!”

楼月卿身形一僵,莫离已经福身离开。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东宥大军已经慢慢靠近,距离城楼只余百丈,几乎将德宁城外面空旷的地方全部覆盖,军队中有战车,还有各种攻城所需要的东西……

而德宁城内,大军已经集结完毕,正集在靠近城门口的几条大街上,几乎占据了半个德宁城,等待号令,显然按照楼月卿的吩咐,集结大军时,她在德宁城的消息已经传遍军中,在楼奕琛受伤昏迷军心不稳的时候,摄政王妃人在德宁城一起应敌的消息传开,还算是有效的鼓舞了军心。

楼月卿看着大军慢慢逼近,转身下了城楼,吩咐三千弓箭手在城楼上掩护,而后下令开城门迎战。

敌军打算攻城,就让他们无法靠近城门口,出其不意,想来梅岭南现在肯定以为楼奕琛重伤后楚军大乱,肯定不堪一击,但是楚军若是主动出城迎战占据主动方,定会打乱敌军计划!

果然,就在东宥大军距离城门还有五十丈左右时,德宁城城门大开,大量楚军冲出,二话不说就冲上去厮杀,让东宥大军措手不及。

一场混战就此展开,两军交战,生生的挡住了东宥大军的脚步,只有前面一部分与楚军交战。

城楼上的弓箭手也在不停的放箭射杀混战中的东宥将士,让东宥的将士竟一步也靠不近城楼。

梅岭南就在大军后面,正要吩咐大军迅速靠拢城门准备攻城时,前面传来厮杀声,因为相隔三十万大军有些远,又隔着大军,遥遥望去只看到那城楼,根本不知道城楼下发生了什么,梅岭南正要吩咐手下去一探究竟,就有一个副将策马而来,到他面前时当即翻身下马。

梅岭南没等他禀报,当即问:“前面怎么回事?”

那名副将立即回禀:“启禀大将军,我军刚靠近德宁城约莫五十丈时,城门大开,楚军冲出来便与我军交战,如今两军正在厮杀!”

“什么?”梅岭南大惊,当即站起来,眯了眯眼:“怎么会这样?”

那名副将道:“末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如今楚国开城迎战,挡住了我军无法前行,怕是一时半会儿无法攻城了!”

梅岭南眯着眼不解的问:“楼奕琛那竖子不是重伤未醒?楚军怎会开门迎战?”

他昨日射了楼奕琛的那一箭,虽不致命,但是绝对重伤,主帅重伤,楚军军心必然受挫,楼奕琛现在就算是醒着也不可能有力气指挥作战鼓舞士气,按理来说,现在楚军最多能死守德宁城,或是用一部分军力拖住东宥大军,大军主力撤离退守后面的定阳城,可现在竟然开门迎战?

事出反常必有妖!

梅岭南当即道:“本将去看看!”

说完,让属下牵来一匹马,策马绕过大军往前面去!

而城楼上,楼月卿站在一个城垛后面,看着下面的混战,扫视了许久都没看到梅岭南,只看到几个面生的将领在混战中。

她见过梅岭南,当年在东宥那么多年,曾见过一次,自然记得梅岭南的样子!

眯了眯眼,冷笑一声:“这只老狐狸!”

看了许久后,她忽然眼眸微眯,唇角倏地擒着一抹冷笑,而后她转头吩咐候在后面的一名武将,淡淡的道:“给我准备一套铠甲!”

因为莫铨正在忙着部署,便派了一名副将在她身边随行候命,这名副将叫陈柯,是楼家军的人,莫铨的直属部下。

陈柯听言不解:“王妃要铠甲作何?”

楼月卿看着城外的混战,淡淡吐出四个字:“披甲上阵!”

陈柯大惊,当即单膝跪下揖手沉声道:“王妃不可!”

“有何不可?”

陈柯道:“王妃乃千金之躯,身份尊贵,岂能披甲上阵?如今战场混乱刀箭无眼,若是王妃受了伤可怎么是好?如今王妃在此,我军军心大振,必然击退东宥大军,还请王妃在此观战即可,切莫以身犯险!”

楼月卿不以为然:“无妨,那些刀箭还伤不到我,去准备吧!”

“王妃……”

楼月卿面色冷凝语气凌厉起来:“这是军令,违者,军法处置!”

陈柯只好转头吩咐一个将士去取一套小一点的铠甲来,按照楼月卿吩咐,是一套将领穿的铠甲!

楼月卿换了铠甲,竖起长发后,拿起佩剑便走向准备好的马。

翻身上马后,她对一旁的几个将领吩咐道:“一会儿看到信号弹便立刻倾巢而出围剿东宥大军,决不能耽搁!”

“是!”

楼月卿这才策马出城,陈柯带着一堆将士随后。

梅岭南策马绕过整个大军到前面来的时候,看到两军混战,下面有大量楚军阻挡东宥大军,而城楼上大量弓箭手也在不停的放箭射杀东宥将士,而东宥大军主力被挡在百丈之外不能靠近,射箭车和投石车根本射不到城楼,更别提弓箭手了,而和楚军混战的将士也忙着应付楚军,东宥将士接连倒下,而楚军却越战越勇士气高昂……

梅岭南冷肃的脸顿时沉下,当即策马上前挥刀厮杀。

------题外话------

昨晚的二更真是一言难尽,话不多说,明天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