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做我女儿可好?/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且不说南宫翊身体虚弱没有力气,就算是平时,他本身没有武功,那个花瓶砸的猝不及防,他根本躲不过,幸好在花瓶距离他的脸还有一点距离的时候,一旁扶着南宫翊的曹寅及时出手,将花瓶往回一拍,直接砸向容六月的方向,容六月瞪大了眼,根本来不及躲开,不过还好曹寅是往下打回的,花瓶直冲冲的砸在她脚边,砰地一声,在本就一片狼藉的地上增添一笔。

曹寅连忙紧张的询问南宫翊:“陛下,您没事吧?”

南宫翊摇了摇头,正要说什么,就被一声猝不及防的哭声打断了。

容六月把花瓶扔出去后,被打回来砸在脚边的花瓶吓了一跳,呆愣片刻,看看门口的人,再看看自己脚边的一地碎片,然后吸了吸鼻子,嘴一瘪……

“哇……”的一声,直接放声大哭。

这一哭,直接让门口的南宫翊头疼了,因为容六月那惊天动地的嚎哭声实在是让人听着刺耳。

就在南宫翊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容六月哭着哭着就打算一屁股坐在地上,可地上都是瓷器的碎片,这样坐在地上,她那小屁股小腿就要不了了。

南宫翊当即心下一悬,瞳孔一缩,曹寅毕竟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虽一是看别不懂他,当这些小心思还是懂的,见他这般神色,忙迅速闪过去,在容六月屁股着地的时候将她提了起来。

这才让容六月幸免于屁股开花的一劫。

南宫翊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

而容六月就不好了,正哭着,就整个人被拎了起来,顿时炸毛了,使尽全力一边张牙舞爪的挣扎,一边大喊大叫大哭:“你放开我,坏人,把我放下,哇呜呜呜呜,放开我……”

“不许拎着我,把我放下来……”

然而,她毕竟是个孩子,虽然本身身怀武功内利,可现在身上还有软筋散的药效,怎么甩动也都被曹寅稳稳地拎着。

南宫翊捂着伤口,看向身后的手下,那手下会意,忙接替曹寅的位置扶着他走进门,跨过地上的一片狼藉,走到他们前面站定。

容六月挣扎了一会儿,曹寅却雷打不动一样稳稳地拎着她,见南宫翊走来,她也消停了,许是刚才哭的太厉害,小脸上泪痕斑斑,那双潋滟波光蓄着泪水的眼眸,狠狠地瞪着他。

南宫翊仿佛没注意到她那喷火的眼神,对曹寅淡淡的道:“把她放下!”

曹寅当即把人放下。

容六月被放下后,当即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大块碎瓷瓶,奋力砸向曹寅。

曹寅没避开,就这样被砸到了,不过还好只是轻微的有些疼,伤不到他,而容六月还不解气,不停地捡起地上的碎片砸他,一边怒气冲冲的吼道:“竟然把我像小猫一样提着,你去死!”

曹寅苦不堪言,可是却又不能躲,只能任由容六月砸着撒气,可砸在身上还好,毕竟有衣服,容六月力气也不算大,可当迎面砸来一块瓷片的时候,曹寅还是悲催了。

瓷片直接砸在左脸上,划破了一道口子,曹寅却只是微微别过脸去,没吭声,被砸到的地方破了皮,冉冉沁出一行殷红的血痕,淌在脸上,滴落地上。

容六月尤觉不够解气,还想继续,南宫翊终于出声了。

“够了!”低沉无力的声音,却蕴含着震慑人心的威严。

容六月住了手,转过来看着南宫翊,小脸一皱,很不高兴:“你是谁啊?”

南宫翊挑眉:“你不知道我是谁?”

容六月翻了个白眼:“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

南宫翊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她。

容六月皱着小脸问:“是你把我抓到这里来的?我姨……我娘亲呢?”

姨姨说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在外人面前,不能叫她姨姨,要称呼为娘亲!

南宫翊回答:“她还没醒!”

容六月立刻急了,忙问:“什么?她为什么还没醒?是昏迷了么?你们欺负她了?”

南宫翊垂眸想了想,点了点头:“嗯!”

这一声嗯,也不知道是说人昏迷了,还是他们欺负她了。

容六月顿时又炸毛了:“你这一声嗯是几个意思?我娘亲到底怎么了?她在哪里,我要去找她!”

南宫翊淡淡开口:“你娘亲还没醒,在隔壁房间,你不能去找她!”

“为什么?”

他想了想,道:“因为我不允许!”

容六月瞪眼:“你为什么不允许?我要去找我娘亲,你凭什么不允许?”

南宫翊淡笑,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意味不明的看着她问:“小姑娘,难不成你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你和你娘亲烧了我的粮草,如今被我的人抓了,生死都握在我手上,你说凭什么?”

容六月好像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小脸有些僵硬羞愤,顿时不说话了。

低着头想了想,她跺了跺脚,把手里的瓷碎片用力一丢在地上,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南宫翊,哼了一声,然后怒冲冲的转身,走回了里面。

南宫翊莫名笑了,虽然很浅,但是这样的笑容在他苍白冷峻的面上很明显,难以掩饰。

收回目光,看着站在一旁一脸血的曹寅,他淡淡的道:“去包扎吧!”

“是!”曹寅这才退下。

南宫翊看着一屋子的狼藉混乱,看着一旁的侍女,淡声吩咐:“找人来收拾一下!”

“是!”

南宫翊这才示意扶着他的人扶他走进里间。

一走进去,就看到刚才还怒气冲冲的小丫头抱着小膝盖坐在床前的台阶上,一脸闷闷不乐。

南宫翊眉梢一挑,没让手下扶着,自己走了过去,走得很慢,很吃力。

容六月看到他进来,别过脸去,一脸气呼呼的。

南宫翊缓缓走到她旁边,然后缓缓坐下,吃力的坐在她旁边,与她并排坐着。

容六月见他坐在她旁边,往那边挪了一下。

南宫翊也不在意,眉眼间带着一抹惔笑,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

容六月转过头来看着他,清秀稚嫩的眉头皱着,不答反问:“那你叫什么名字?”

他想了想,本来想回答另一个,不过话到嘴边,还是答:“南宫翊!”

容六月瞪大了眼:“原来你就是那个带兵攻打楚国的狗皇帝南宫翊?”

南宫翊挑眉,被骂作狗皇帝也不气恼,而是有些好笑的问:“谁和你说我是狗皇帝的?”

容六月哼了一声,没回答他。

南宫翊见她不说,也不追问,而是揪着刚才的问题重复一遍:“你还没和我说,你叫什么?”

容六月想了想,恶声恶气的回答:“容六月!”

“容六月……”南宫翊呢喃着这个名字,随后有些纳闷不解的问:“为何叫六月?”

这名字确实是有些令人不解。

容六月没好气的回答:“娘亲说了,我生在六月初一,所以叫六月!”

南宫翊顿时沉默了,紧抿的嘴角不由轻微抽动了一下。

生在六月叫六月,那若是生在十二月,是不是就叫十二月了?

这取名废……

哑然失笑片刻,他才耐着性子问:“你娘亲这些年过得好么?”

容六月顿时又不高兴了,脱口而出没好气的问:“关你何事?”

南宫翊没说话。

容六月一声反问之后,忽然看着南宫翊,一阵狐疑:“难道你认识我娘亲?”

“嗯!”

容六月顿时好奇心来了,忙追问:“那你和我娘亲是什么关系?”

他淡笑回答:“你娘亲,是我的心上人!”

容六月听言,顿时弹跳起来,怒瞪着南宫翊,几近咆哮:“什么?你竟然敢觊觎我娘亲?”

南宫翊从善如流:“嗯,我觊觎你的娘亲,怎么,不可以?”

容六月怒道:“当然不可以,我娘亲是我父王的媳妇儿,你怎么能觊觎呢?都说觊觎别人的媳妇儿那是禽兽才做的事情,是会遭雷劈的……”顿了顿,她有些古怪的瞅着南宫翊的脑袋,狐疑问道:“你被劈过没有?”

被变相骂作禽兽并且被怀疑遭过雷劈的南宫翊顿时沉默了,那张苍白冷峻的脸上,神情有些古怪。

容六月瞅着他,有些纳闷的嘀咕着:“不应该啊,要是你被劈了,你脑袋肯定成两边了,怎么还好好的?”

说着,她还上前,凑到南宫翊的跟前,小手摸了摸南宫翊的头,再摸摸南宫翊的脖子,随后小脸一皱咕哝道:“也没补过……”

南宫翊:“……”

所以,他现在是被眼前的小姑娘怀疑被雷劈过?

怎么感觉她是故意在骂他,可是那清澈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他记得没错的话,这小姑娘,才五岁……

他端详着她片刻,见她一直都是一脸懵懂,才好奇的问:“是谁跟你说觊觎别人的媳妇儿会被雷劈的?”

容六月倒是坦诚:“父王说的!”

南宫翊眸色渐深,垂眸思索片刻,淡淡的道:“你父王骗你的,他这是颠倒黑白,明明他才是禽兽!”

自家老爹被骂了,容六月那里肯答应,立刻跟恐龙喷火似的爆发了,上前对着南宫翊的腿就是一脚,然后对南宫翊咆哮道:“不许你骂我父王,你才是禽兽,你全家都是禽兽!”

南宫翊的小腿挨了一脚,小丫头显然是被惹怒了,比方才折腾曹寅时还要用力,估计是使劲全部力气,踢得挺疼,他倒吸了口气。

小丫头尤觉不够解气,不过倒也没有再踢他,而是怒冲冲的指着他,恶声恶气的道:“你再敢骂我父王,我弄死你!”

刚才扶着南宫翊进来,一直候在一旁的侍卫瞪大了眼看着,从刚才到现在,他都以为南宫翊会动怒,可破天荒的,这些年一直以性情难辨喜怒不定的名声震慑东宥的南宫翊,竟然在这个小丫头一次比一次无礼的言行下,不生气,反而感觉他心情还不错,十分有耐性的和这小丫头聊着一些没用的话,而就在容六月踢了他一脚,侍卫以为他定然会震怒处置了这个丫头的时候,南宫翊面上仍然没有丝毫怒气,而是一脸风轻云淡不甚在意的揉了揉自己被踢到的地方,然后看容六月,皱眉道:“你是女孩子,别那么粗鲁!”

容六月一拳打在棉花上,不由一阵懊恼,忿忿道:“你说谁粗鲁呢?你才粗鲁!”

南宫翊不闹不怒,照单全收:“嗯,我粗鲁,别生气了,坐下,我们继续聊!”

容六月不依了:“才不和你聊了,你是坏人,带兵攻打楚国,死了那么多人!”

南宫翊淡笑:“你不和我聊,我就不让你去找你娘亲!”

容六月睚眦小忿,再次咆哮:“你这是威胁我!”

南宫翊坦然笑道:“嗯,是威胁你,那你受不受我威胁?”

容六月不情不愿的,一屁股坐回原位。

“你想聊什么?”

南宫翊重复自己刚才问过的问题:“你娘亲这几年过得好么?”

容六月想了想,道:“好,也不好!”

“怎么说?”

容六月哼了一声:“不告诉你!”

南宫翊见她不说,也不勉强,又问:“那好,那你告诉我,你们这几年都在哪里生活?”

当年听说她在北璃生产,因为是早产甚至大受损伤昏迷不醒,后来被带离了璃国不知去向,他这几年派出过很多人寻找她的下落,可是楚国和璃宫都找遍了,都没有任何消息。

容六月皱眉,想了想,别过脸去继续道:“不告诉你!”

南宫翊蹙眉,淡淡的道:“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的话,就见不到你娘亲了!”

容六月又瞪着,南宫翊,好似南宫翊又做了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你又威胁我!”

南宫翊不置可否,伸手抚了抚容六月的稚嫩精致的眉眼,声音温和道:“你要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才能让你去见你娘亲,如果你乖一些,我还可以让人给你做好吃的!”

“回答什么?”

他笑意渐深,问:“你娘亲这些年到底在什么地方?”

容六月没好气道:“我哪知道啊,我年纪小,父王和娘亲肯定不会特意和我说那是什么地方,这次还是第一次出来,只知道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山谷,可我哪里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南宫翊听着她的话,再看着她有些不耐烦的小脸,倒也相信了,她的话,垂眸想了想,又问:“那她这些年如何?你方才说的好和不好又是什么意思?

容六月毕竟还小,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措辞形容自己娘亲这些年的情况,只含糊道:“她不是就在隔壁么?你自己不会去看?”

南宫翊眉梢一挑,看着她不说话了。

容六月说完这话,也没注意到他脸上古怪的神色,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看着他咂咂嘴道:“我饿了,你们管不管饭?”

南宫翊挑眉:“刚才不是给你送吃的了?”

曹寅可说了,这小丫头一醒来,他就命人送了吃的进来,因为怕她不喜欢吃,还命人做了好些,只是,都在地上了。

容六月小脸一阵不自然,撇撇嘴道:“被我摔了!”

“那不就得了?”

容六月听着南宫翊这话,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翊:“所以,你是不管我的饭了?让我饿着?”

南宫翊不置可否:“是你自己不吃!”

容六月小脸一垮,如丧考妣,摸着自己的小肚子,一脸憋闷,可怜兮兮的耷拉着头,好似被虐待了一样,吸了吸鼻子,想哭想哭的……

“作孽哦……长那么大还没饿过肚子……”

南宫翊:“……”

“禽兽啊……连饭都不给吃……”

南宫翊:“……”

“跟人牙子一样……”

南宫翊有些想笑,可又绷着脸笑不出来。

看着小丫头垂着小脑袋,一脸想哭又强忍着,似乎特别委屈的样子,嘴里还带着哭腔有一句没一句的咕哝着,南宫翊扶额,招架不住了,抬眸看着候在不远处的手下。

“去吩咐膳房,再送一份膳食来!”

那手下忙领命,正要转身出去吩咐,南宫翊又忽然叫住他。

“准备两副碗筷!”

“是!”

南宫翊再看着容六月的时候,小丫头脸上再无憋闷,一脸开心。

南宫翊看着小丫头如六月天一样说变就变的脸,不由一阵好笑:“这下可满意了?”

小丫头立刻散去一脸小得意,绷着脸淡淡的道:“勉强!”

南宫翊淡笑:“只是勉强?”

容六月歪着头看他:“那不然呢?”

南宫翊想了想,带着一丝叹息道:“我觉得我对你挺好的,不能只是勉强!”

容六月直接不说话只是翻了个白眼来表达她现下的心情。

南宫翊见她白眼翻的滑稽,想笑,但是又强忍着没笑,而是好奇的问:“怎么,难道我对你不好?”

容六月斜睨他:“哪里好了?”

南宫翊道:“要是别人,敢骂我踢我吼我,早就被我丢出去了,你看你不是还好好的,我不仅没把你丢出去,还好吃好喝的供着你!”

容六月不说话了,强忍着才没有再次翻白眼。

南宫翊身体微微前倾,靠近容六月,带着笑意轻声道:“小丫头,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比你父王对你还好,做我的女儿可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