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难道你生不了孩子?(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六月听到他这话,忽然转过头来,看着他,大眼一眯,眼神有些古怪。

南宫翊面含淡笑,定定的看着她:“好不好?”

容六月一脸好奇茫然的看着他,眨了眨眼,半晌,才蹦出几句话:“你为什么要我做你女儿?难道你生不了孩子?和舅舅宫里那些公公一样生不了孩子?”

南宫翊面色一僵,顿时不晓得说什么了。

小丫头见他不说话,顿时一脸同情的看着他,啧啧两声:“你好可怜啊,竟然生不了孩子……”

南宫翊:“……”他这是被误解到了何种程度?

容六月见他神色有些古怪,似乎以为他是被点破了心事所以难过,伸着小手拍了拍南宫翊的肩膀,一脸同情,煞有其事的叹声安慰道:“唉,别难过,生不了孩子没什么大不了的,领养一个就好了!”

南宫翊一阵尴尬僵硬之后,倒也没有一丝恼怒和作为男人被这般误解的不悦,而是淡笑着问:“那我领养你可好?”

容六月想都没想立刻拒绝:“那可不行,你要养就养那些没有爹爹娘亲的孤儿,我有父王和娘亲,又不是孤儿,父王娘亲养得起我,才不用你养!”

南宫翊耐着性子道:“可我会对你很好很好,比你父王还要好!”

容六月反驳:“大言不惭,我父王和娘亲是世上对我最好的人,谁也比不上!”

那一脸小傲娇,莫名的萌。

南宫翊面色一僵,随即有些好奇问:“为何要说我大言不惭,你知道何谓大言不惭?”

“说大话!”

南宫翊笑了笑,道:“我可不是说大话,是真心的,你做我的女儿,我会把你捧在手心,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你,你父王对你多好,我加倍!”

小丫头故作沉思后,颇感兴趣的问:“你打算怎么对我好?”

南宫翊倒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他这一生,不,应该是两辈子,只对一个人真心好过,便是她,那种好不用去计划筹谋,只出自本能,那种愿意豁出一切包括性命只为对她好的本能,如今对眼前这个她的孩子,他想对她好,却也说不上如何对她好。

他想,这是她的孩子,他可以不在意这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只把她当亲生女儿疼爱,当成他和她的孩子,捧在手心,细心呵护。

当然前提是,杀了容郅,把她留在他身边,他们一家三口……

南宫翊不答,反问:“那你和我说说,你父王对你有多好,怎么对你好的?”

容六月皱了皱眉,看着南宫翊的眼神有些不善:“我几时跟你说过我父王对我好了?”

南宫翊道:“你刚不是说,你父王和你娘亲对你的好,谁也比不上?”

“说过么?”

“嗯,说过!”

容六月不吱声了,一脸别扭。

南宫翊见她这般模样,挑眉含笑问:“怎么?难道你父王对你不好?你方才都是在诓我?”

容六月依旧不吱声,别过脸去,没理他。

南宫翊笑意渐深:“那看来是真的,他当真对你不好,既然如此,你做我的女儿不好么?我会很疼你的!”

“才不要!”

“哦?为何不要?”

容六月撇撇嘴,咕哝道:“和你说了你也不懂!”

南宫翊正色道:“你都没说,我自然不懂,你说了我自然就懂了!”

容六月下巴埋在膝盖上,闷闷不乐的看着地面,低声道:“父王平时对我很凶,总是板着脸教训我,动不动就罚我,每次我惹娘亲不高兴的时候,他就会特别生气,只有娘亲高兴了,父王才会对我好,起初的时候我也不高兴,可是姨母和舅舅们都说,父王不是不爱我,他只是心太小了,只装得下娘亲一个人,再没有多余的地方留给娘亲以外的人,可是不代表他不爱我,他只是太爱娘亲,太害怕失去娘亲,娘亲生我的时候差点就死了,昏迷了好久才醒过来,父王也差点疯了,从那以后,他就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娘亲身上,很少管我,对我总是凶巴巴的,可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他对娘亲特别好,只要他对娘亲好,他就是我唯一的爹爹,没有人可以取代!”

最后一句话,她是看着南宫翊说的,那张稚嫩精致的小脸上,是前所未有的郑重认真。

南宫翊看着她,忽然说不出话了,这小孩子,让他心中震撼。

方才他觉得,这是个不谙世事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而现在,他却觉得,这丫头心里明镜似的什么都懂,而容六月这认真的模样,让他想起了她,当年口口声声说他比不上容郅,说什么也不愿意与他在一起的她!

苦笑着,他叹了一声道:“你和你娘亲,真不愧是母女!”

容六月听着他这话,歪着头看着他,似懂非懂。

南宫翊问:“那如果以后你父王死了,你娘亲嫁给我了呢?到时候你就算是不愿意,也只能做我的女儿了!”

容六月听言,立刻斩钉截铁的反驳:“胡说八道,我父王才不会死,他是世上最厉害的人,没有人可以杀死他!”

南宫翊抿唇道:“我可以,我可以杀死他!”

容六月仰着小脸瞪他,眼中满是凶狠,道:“那我就杀了你!”

南宫翊眯眼看着她,又不说话了。

容六月也看着他,好像在较劲,死死地瞪着他一动不动。

这时,外面送来膳食,打断了一大一小两个人的对视。

南宫翊收回目光,淡淡的道:“好了,你不是饿了么?先吃饭,吃完了我们再说!”

说完,他吃力的起身,缓缓往外间走去。

他看着比方才还虚弱了几分,醒来之后没好好在房里躺着养伤,还跑过来和容六月说了那么久的话,十分耗神。

容六月见他步伐缓慢虚浮的背影,皱了皱眉,转而撇撇嘴,站起来也跟上。

然后,在南宫翊坐下后,容六月自觉地坐在他对面。

南宫翊见状,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不过没说什么。

别看容六月有些小野蛮,可吃东西的时候,倒是十分优雅从容。

见她一本正经的坐在对面,肉嘟嘟的小手熟稔的拿着筷子夹面前的肉,还连着夹了几次,不由挑眉:“好吃?”

容六月夹着肉咬的动作一顿,精致的眉头一皱,而后抬了抬眼皮瞥了他一眼,然后一副老成的样子淡淡的道:“食不言,寝不语!”

南宫翊:“……”

你那么正经,倒是把你嘴边的油渍擦了再说啊,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很滑稽?

容六月说完后,又继续吃着自己碗里的肉。

南宫翊觉得,她估计是吃的正香,被他打扰了不高兴才装正经!

小丫头,人小鬼大!

别看容六月人小,饭量却是挺大的,而且还饿的不行,这一顿直接吃了两碗饭,一桌的菜肴也都被吃的七七八八了。

如此一对比,显得南宫翊饭量小了不止一丁半点。

吃完之后,南宫翊看着眼前的衣着残羹剩饭,不由有些好奇:“吃那么多,不撑?”

容六月本来还满足的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皮,听到南宫翊的话,顿时瞪眼:“哪里多了?我只是饿了太久没吃,所以才多吃了点,也就勉强饱了而已!”

南宫翊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附和她的话,淡笑道:“原来是这样,是我的人招待不周了,那你还要不要?我再吩咐人给你做!”

容六月眨眨眼,随后晃着脑袋忙道:“不……不用了……”

再吃肚子就爆了。

南宫翊淡笑着,又不说话了。

容六月问:“我现在可以去看我娘亲了么?”

“不行!”

“为什么?”

“你娘亲还没醒,等她醒了我就让你去见她!”

容六月又怒了,气势汹汹的道:“骗人,我都醒了,我娘亲怎么还没醒?你对她做了什么?我跟你讲啊,你最好别欺负她,不然我爹爹和舅舅他们肯定会杀了你的!”

南宫翊道:“那我等着!”

“什么?”

南宫翊笑容可掬:“等你父王和舅舅们来杀我!”

容六月直接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然后,她付诸了行动,抡起跟前的空碗直接砸向南宫翊,一点都不客气。

南宫翊稳如泰山的坐着,就在空碗快砸到他脸上的时候,黑影一闪,空碗被一个力道挥开,飞向一旁的地上。

砰地一声,刚收拾干净没多久的地上,顿时又多了一地碎片。

南宫翊的身侧,顿时多了一个黑衣身影,不是曹寅,也不是刚才候在一旁的侍卫,显然是隐在暗处保护他的暗卫,就这样忽然出现,还不苟言笑冷冷冰冰的,有些吓人。

若是一般的小孩子估计要被吓到了,可是容六月却半点没受影响,只是张了张嘴想骂人,可是不知道怎么了又不骂了,阴测测的瞟了一眼那黑衣人,然后在狠狠地瞪了一眼南宫翊,冷哼一声,跳下凳子,气呼呼的走回了里面。

南宫翊看着那小丫头气的炸毛的样子,不由有些好笑,真是个脾气暴躁的丫头。

虽然长相遗传了,可是这脾气和她娘亲一点都不像。

想到这里,南宫翊想起隔壁房间的人,眸色微软,站了起来。

对一旁候着的侍女淡淡的吩咐:“收拾干净!”

说完,让手下扶着他走了出去,去了隔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