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不怕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翊去了容六月的房间,进去的时候,小丫头正蹲在床边耷拉着一张精致的小脸,满脸委屈。

是这样的,这小丫头昨晚上到现在,不下十次想要出去,只是没有一次成功的,因为这屋子内外都守着暗卫,如同铁桶一般,没有他的命令,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这小丫头虽然醒来了,可是曹寅下的软筋散药效极好,若是不服解药,起码要十日才能自行消去药效,现如今没什么力气,所以她也折腾不了什么大的动静,嚷嚷半夜就自觉消停了。

看到他进来,本就闷闷不乐的小脸一垮,别过头去,没理他。

南宫翊走到她旁边,和昨夜一样坐在她旁边。

刚一坐下,容六月就转过头来,怒瞪他:“你离我远点,我讨厌你!”

南宫翊没动,而是挑眉问:“为何讨厌我?”

容六月哼哼:“你是坏人,不让我出去,还不给我去见我娘亲!”

南宫翊眸色渐深,淡淡的问:“娘亲?你确定那个人是你的娘亲?”

容六月豁然转过头来,看着他,眨眨眼:“什么?”

南宫翊笑着,眼中却没有任何笑意,意味深长的看着容六月道:“小丫头小小年纪倒是挺会骗人啊,说吧,谁教你的?为何要骗我?”

容六月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了几下,眼中一阵心虚,瞬间消散,只撇过脸去没好气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南宫翊眯眼:“真听不懂?还是说你连自己的娘亲都认不出来?”

容六月不说话了。

南宫翊伸手,抚了抚容六月的脑袋,情绪不明的道:“小丫头年纪不大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如此欺骗于朕,你可知道,朕极不喜欢被人欺骗,若你不是她的女儿,朕可不会轻易饶过你!”

容六月只是哼哼两声,没理他。

南宫翊沉沉的看着她片刻后,蓦然笑了:“不过也没关系,有你和她的妹妹在朕手里,朕不怕她不来!”

容六月听言,顿时急了眼,站起来咆哮道:“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你别想打坏主意,要是我娘亲来了,她肯定会杀了你!”

南宫翊淡笑:“朕倒是很期待她来杀朕!”

“你……”容六月一时气结,瞪着那双气红的眼,指着他半晌蹦不出半个字。

南宫翊被她指着也不生气,从容缓慢的站起来,淡淡的道:“小丫头好好在这里待着吧,你娘亲应该很快就会来了!”

说完,他便打算走出去。

容六月见他要走,忙挡在他面前:“你不许走!”

南宫翊低头看着她,容六月还不到六岁,小身板高到他的腰间,就这样张开手挡在他面前,稚嫩的小脸上满是坚韧不屈,明明那么小,那眼神却如此犀利,定定的看着他,目光如炬,完全不像一个五六岁的孩子。

显然,这丫头先前所有的哭闹折腾和单纯无害都是假象,是在骗他,而他竟然也没有半分疑惑,全都信了,信了她的孩子心性。

南宫翊眼眸微眯,饶有意味的看着她:“你想做什么?”

容六月咬牙问:“我姨姨呢?我要去看我姨姨!”

南宫翊笑了笑,问:“我若是不给呢?”

容六月面无惧色,没有任何犹豫的咬牙道:“不给我去,死给你看,我要是死了,我娘亲一定不会放过你!”

南宫翊不说话了,低着头,定定的看着她那无所畏惧的小脸,不由得有些惊讶,明明还是个不到六岁的小丫头,在她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多天真无邪什么都不懂,可这孩子却不仅什么都懂,还会伪装,如今还一副不畏生死的样子……

他看着她许久,才意味不明的笑着,淡淡的道:“死给我看?你在威胁我?”

容六月仰着脖子,不置可否:“你说呢?”

南宫翊笑了:“不愧是你娘亲的女儿,小小年纪就知道威胁人了,好啊,那你倒是死一个给我看看!”

容六月听言,还真是毫不犹豫,迈着小腿几步走到一旁的架子那里,抡起一个花瓶,砰地一声砸在地上,然后毫不犹豫的捡起碎片就抹向自己的脖子。

南宫翊瞳孔一缩,心下一急,还好暗卫闪出,制止了容六月的动作,迅速夺走了她手上的碎片。

南宫翊见暗卫及时制止,松了口气,忙上前,目光凌厉恼怒的看着容六月,咬牙厉声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还真不怕死?你一个小孩子,知道死亡是什么么?”

容六月道:“我当然知道,可是我是父王和娘亲的女儿,他们不怕死,我当然也不怕!”

南宫翊听到她这话,面色稍愣,随即淡淡的问:“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容六月冷哼:“不需要人教我!”

南宫翊神色复杂的看着容六月稚嫩却坚韧无畏的小脸,伸手抚了抚她的脑袋,容六月却不让他碰,后退了两步,忿忿的瞪着他,一脸防备。

南宫翊手僵硬在半空,眸间划过丝丝遗憾和无奈,收回手,微微叹息,苦笑一声道:“你若是我和她的女儿,多好啊!”

说完,他自嘲的摇了摇头,就要走出去。

容六月见他要走,急忙叫他:“喂……”

南宫翊晓得她想作何,停下脚步,道:“你姨姨在隔壁房间,想看就去看她,不会再有人拦着!”

说完,他便让手下扶着他出去。

容六月听到他这话,眼前一亮,南宫翊走后,她忙跑去找了萧倾凰。

一进门,看到太医站在屏风外面,小丫头当即越过屏风,便看到萧倾凰虚弱的躺在床榻上,任由侍女清理伤口换药,苍白的脸上还有一道血痕,身上更是伤痕累累。

小丫头看着当即红了眼,扑过去趴在床边,哽声问:“姨姨,你怎么受伤了?是谁打了你?疼不疼?”

萧倾凰刚才扯到了身上的多处伤口,正在任由南宫翊派来的人清理换药,伤口裂开沁了血,侍女撤掉原来包扎的纱布,擦拭清洗伤口,又抹上药,她痛的难忍,只能靠在那里闭着眼咬着牙,蓦然听见容六月的声音,她睁开眼,看到容六月,哪里还顾得上伤口疼,忙挣扎着起来。

换药的侍女见她起来,忙紧张劝道:“姑娘,您别动啊,伤口还没处理好呢!”

萧倾凰怒喝:“走开!”

她们只好退到一旁。

萧倾凰这才拉着容六月紧张地问:“六月,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欺负你,有没有打你?”

“没有,六月很好!”容六月红着眼哽着声道:“可是姨姨你怎么受伤了?疼不疼?”

萧倾凰忙扯开一抹笑意,柔声道:“不疼,只是小伤而已,一点都不疼,六月不要担心!”

容六月吸了吸鼻子,瘪嘴道:“骗人,都流血了,还有那么多伤口,是谁打的?是不是那个坏人?六月去杀了他!”

说着,她没等萧倾凰回答,就怒冲冲的站起来就要出去找南宫渊拼命。

萧倾凰忙叫她:“六月,回来!”

容六月没停。

萧倾凰见她当真要去找南宫渊拼命,身影将要消失在屏风边上,忙身子前倾手撑在床边,换了个称呼叫她:“容笙,回来!”

容六月堪堪停下,一回头,看到萧倾凰因为急着叫她又扯到了伤口,正趴在床边一脸痛色,忙跑回来。

“姨姨……”

一旁的两个侍女也忙上前扶着她。

容六月见萧倾凰这般样子,手足无措,怕萧倾凰疼又不敢碰她,只对两个侍女急声道:“你们快给我姨姨包扎啊,还等什么!”

两人这才急急忙忙给萧倾凰弄伤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