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救人/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完早膳,容六月正要去陪着萧倾凰,被南宫翊拦下了。

“外面今日天气不错,陪朕出去走走!”

“不去!”

南宫翊悠悠道:“你若是不去,你姨姨明日的药就没了!”

容六月瞪圆了眼:“你怎么能言而无信?”

“朕何时言而无信?”

容六月恼怒道:“你刚才已经用这个威胁我了,我都陪着你吃了早膳了,你怎么能言而无信,太过分了!”

“方才朕说的,是今日,不是明日!”

容六月这才想起,早膳的时候,南宫翊是用萧倾凰今日的药威胁,方才他用的是明日的!

她不由气结,死死地瞪着南宫翊,仿若南宫翊做了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

原本对于她来说,南宫翊用萧倾凰来威胁她,本就是令人发指的事儿。

但是,她也只能被威胁。

萧倾凰那伤势,可不能停药。

所以,容六月又不情不愿的跟着南宫翊在清澜庄转悠散心。

南宫翊有伤在身,所以走得很慢,而容六月一直耷拉着头跟在一旁,就是没理他。

清澜庄是环山而建,聚四季花卉美景,如今冬日,后山的梅花傲然绽放,加上昨夜下了一场雪,如今雪还未曾化去,挂在枝头上花瓣上,红白相衬,如同一幅写意的画。

可是容六月本来就对这些所谓的美景不感兴趣,如今更是行尸走肉般的跟在南宫翊后头,纯属是打算跟着溜达一圈就回去。

南宫翊忽然停下,不冷不热的开口:“抬头挺胸,笑得开心些,不然你姨姨后天的药就没有了!”

容六月怒瞪他,直接被气得说不出话,不怼他了,直接歪着头一笑,眉眼弯弯,小嘴也弯弯,只是有眼睛都看的出来,她是皮笑肉不笑。

南宫翊挑眉,倒是没再说什么,带着容六月在花园里慢慢转悠,一前一后,看着莫名别扭。

而这样一幕,落入了不远处一双阴鸷的眼眸中。

沈贵妃眯着眼看着园中跟在南宫翊身旁的小身影,眼中满是憎恶和阴鸷,若是眼神可以杀人,那小小的身影怕是早已被她的眼神碎成肉渣。

那一日她得知曹寅抓到了烧粮草的人,就让人探查,才知道曹寅抓到的是楼月卿和楼月卿和容郅的女儿,楼月卿对她有灭门之仇,她哪能忍得了,当即去把人强行从曹寅手里抢来,就想着杀了楼月卿报仇雪恨,所以二话不说,也不管人昏迷着,就拿着鞭子抽打泄恨,而那个孩子,那张和楼月卿那么相似的脸多刺眼啊,她本想着收拾了楼月卿再处理,没想到南宫翊会及时赶到,把人救走了。

若是料到南宫翊会赶到,她肯定在把楼月卿和那个野种抢过来的时候就杀了,就算最后会让南宫翊生气杀了她,那也没关系,反正她这么多年最大的愿望就是报仇,把楚国摧毁,若是可以,把楼月卿的母国璃国也毁了,当然,若是做不到后者也没关系,可前者是一定要做到的。

元家被楼月卿毁了,她的哥哥也死在楼月卿手里,而她,几经生死逃到了东宥,这么多年忍辱偷生,从没有一夜睡过一个安稳的觉,多少个夜晚,她都梦到元家那些人的脸,梦到她当年从云端坠落的那一幕幕,梦到她惨死的兄长,噩梦惊醒的时候,她都一遍遍噶告诉自己,她一定要杀了楼月卿,杀了容郅,把楚国摧毁。

可如今,她又失手了!

而这次失手,她怕是难有机会了!

微微侧头看着身侧的侍女,她淡淡的问:“可探听到那个女人的消息?”

那侍女垂眸低声道:“回禀娘娘,不曾,那些人嘴巴严实,半点风声都不肯透露!”

“废物!”

那个侍女头埋得更深了。

沈静兰心情更加烦躁了。

她是绝对接触不到楼月卿了的,南宫翊不会给她机会,甚至如果南宫翊成功得到楼月卿,她便再无立足之地。

不,她绝对不能忍受!

眯着眼阴狠的看着一眼跟在南宫翊身后的容六月一眼之后,她转身离开。

楼月卿在上原城的一家客栈住下了,不过她顾不上休息,根据今日在山头上所观察的清澜庄的形势和现在上原城的情况做好营救计划。

事情很棘手。

因为她并不知道萧倾凰和容六月现在是什么情形,有没有受伤,而清澜庄现在层层把守,把人救出来就十分有难度,而上原城现在驻守着两万东宥大军,加上这里是东宥,救人出来容易,想把人带出东宥就难了。

南宫翊把消息散出来,肯定是已经知道了萧倾凰不是她,不过是想把她引来,现在肯定已经挖好了陷阱等她跳进去,她自己一个人倒是不用担心,可是她是去救人。

莫离也想到了这一点,拧眉沉声道:“主子,如今的情况看,怕是麻烦,我们此次人带的不多,如今清澜庄守卫如同铁桶一般,能不能把人救出来另说,就算是救出来了,也带不走!”

方才她们来的时候,观察了上原城周边的情况,明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暗涌,到处都是隐藏的暗卫,南宫翊显然是已经部署好了,一旦她们去救人,哪怕救出来了,也走不了。

楼月卿没说话。

莫离道:“不如我传消息去,把东宥所有的暗桩调来,再好好筹划此事!”

“不!”楼月卿听言,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主子……”

楼月卿抿唇道:“我不能为了救我的妹妹和女儿,就让那些人来这里送死!”

若是有把握还好说,可是按照现在这里的情况,召他们来尽管可以增加胜算,可是代价却是让他们来送死,即便送死,还不一定能成功把人救出来。

她的妹妹,她的女儿,她可以豁出命去救,但是却不能豁出别人的命!

莫离顿时默然。

楼月卿想了想,道:“今晚去试试看能否潜进去一探究竟!”

“那我……”

莫离刚开口,楼月卿又道:“我自己去,你留在这里!”

莫离一惊:“主子!”

楼月卿道:“你留在这里等着,如果明日我没有回来,若是有什么动静,你立刻去找容郅,记住,我不是让你去叫他救我,而是稳住他,告诉他,我会好好保护自己,让他不要冲动!”

莫离当即拒绝,抿唇沉声道:“不可,主子,您留在这里,我去一探究竟!”

楼月卿凌厉的看着莫离,语气多了几分威慑:“莫离,这是命令!”

莫离怔怔的看着楼月卿。

楼月卿面色稍缓,解释道:“南宫翊想要抓我,我去,就算落入他的手里,他也不会要我的命,我也能想办法和他谈条件救出凰儿和六月,若是你去被他抓了,他会杀了你的!”

莫离当即没有任何犹豫的道:“莫离从不畏惧死亡!”

楼月卿定定的看着莫离,神色郑重认真的道:“你不怕死,可我怕你死!”

莫离不说话了。

“而且,我是她们的姐姐和母亲,只有我亲自去,才对得起她们,我自己也能安心!”

“那我们可以一起去,着实不必您独自前往啊!”

楼月卿反问:“若是我们都出不来了呢?你想过后果么?”

莫离静默。

一旦她们都被抓了,后果不堪设想,容郅和她那几个哥哥肯定坐不住要来救她,可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有有一个熟知情况,且能够代表她的人来稳住他们。

楼月卿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莫离只能听命行事。

楼月卿打算好之后,趁着白天休息了一下,天色黑了之后,她便动身去了清澜庄。

不过她虽然不让莫离和她一起去,却吩咐了莫离去办一件事。

清澜庄内外守着大量侍卫,暗中还隐藏着不少暗卫,几乎是坚如铁桶,楼月卿虽然武功不如当年,但是悄无声息的潜入清澜庄并不难,避开了层层把守后,她终于进了清澜庄内。

夜晚的清澜庄很安静,静的仿佛没有人,可楼月卿却知道,暗中潜伏着不少暗卫,她只能小心翼翼的,看到一队侍卫巡逻,她悄无声息的将最后的一个抓了,逼问出自己想知道的消息后,她打晕了那个侍卫,顺着他说的方向而去。

果然,找到了地处于清澜庄最中间的一个叫做钟明堂的地方,一看这里的守卫和暗中比别处多的影子,就猜到南宫翊住在这里不假。

而萧倾凰和容六月也在这里。

可是看着这里的守卫,别说救人,就说进去都有难度,根本没有缝隙。

楼月卿隐在原地,等了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后,一阵若虚若幻的萧声在清澜庄对面的山头响起,也就是今早她和莫离观察清澜庄的山头。

在这样寂静的夜晚,又是这个关头,这样一阵萧声在附近响起,自然是让清澜庄的人警惕起来。

整个清澜庄的人都听见了这一阵萧声,而萧倾凰和容六月自然也听见了。

容六月当即道:“姨姨,是娘亲!”

萧倾凰面色顿时沉重起来,这首曲子的曲谱是她和姐姐一同编写的,之前在渭明山的时候,她们闲来无事便吹箫弹琴打发时间,所以六月也记得。

姐姐还是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