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瓮中捉鳖,战乱起因(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声响起后没多久,一队暗卫如鬼魅般闪离,显然是奉南宫翊的命令去对面山头逮人了。

走了一对暗卫,守卫松懈了几分,楼月卿趁此机会,身影一闪,避开了那些暗卫的耳目,悄然进了钟明堂。

当然,也顺势放倒了几个挡道的暗卫。

钟明堂很大,是整个清澜庄最大的住所,背靠着山,虽然明里暗里守卫森严,可因为地理原因和夜色,楼月卿还是顺利的避开了那些暗卫,当然,避不开的也被她处理了。

然而她却不知道,在她进入钟明堂后,钟明堂外,就已经被暗卫层层包围了起来。

楼月卿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也说不上来哪里有问题,而这一点感觉,也被急着见到萧倾凰和容六月的迫切心情压下了,只管着寻找萧倾凰和容六月。

钟明堂很大,光是房间就有十几间,更别说还有亭台楼宇和一个花园,楼月卿在厨房抓了一个正在熬煮东西的婢女逼问了,才知道她们在哪个屋子。

楼月卿将那个婢女打晕,换上了她的衣服,伪装成那个婢女的样子,端着桌上的药进了钟明堂内院,往那个婢女说的正堂屋左边的第三间找去。

一路顺利,顺利的让她都感觉不对劲了。

可她感觉到不对劲,知道自己也许中了埋伏的时候,而她已经进了正堂大厅,已经退无可退了,因为她已经听见外面混乱的脚步声,显然,这里已经被包围了。

与此同时,隐藏在周围的暗卫也悉数现身,将她围在中间。

然后,她看到了南宫翊,正由一个手下扶着从拐角走出来。

他虚弱苍白的脸上挂着一抹柔和的淡笑,轻声道:“月儿,好久不见!”

楼月卿笑了,只是笑容中带着一抹自嘲,她进来这个庄园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只是一心想着找到萧倾凰和容六月,没有多想,如今看来,南宫翊是埋伏好了人手,故意让她进来,然后再瓮中捉鳖。

丢开手里的托盘,她面无惧色的看着南宫翊,面上噙着一抹淡笑。

她不反抗,束手就擒。

因为反抗已经没有用,就算是她拼尽全力杀出一条血路逃得出去,萧倾凰和容六月怎么办,而她,也不想做无谓的挣扎。

南宫翊行至她面前,依旧淡笑着,温声道:“还以为还要等个几日你才会来,没想到那么快,看来你早就来了东宥,好歹是故人,既然来了,怎么不来和我见个面叙个旧呢?”

楼月卿淡淡的道:“你我之间,无旧可叙!”

南宫翊神色一怔,随即自嘲一笑:“是吗……”

楼月卿没有理会他面上的神色如何,也顾不上他的心情,只问:“说吧,你到底想要如何?我妹妹和我女儿怎么样了?”

南宫翊淡笑:“我想如何你应该知道,不比我多说了吧,至于你的妹妹和女儿……那小丫头有趣得很,吃得好穿得暖半点事儿都没有,不过你妹妹就不太好了……”

楼月卿听言一急:“我妹妹怎么了?你把她怎么了?”

南宫翊没说话。

“南宫翊……”

她刚开口,身后就传来容六月的声音:“娘亲……娘亲!”

楼月卿当即转过身去,就看到围着她的暗卫后面,正被正被两个侍女拉着的容六月,看着她一脸委屈。

楼月卿当即脸色大变,哪里还顾得上质问南宫翊,当即挥开那几个暗卫跑了过去,然后一掌挥过去打退了那两个拉着容六月的侍女,这才拉着容六月,上下看着容六月,见她人好好的,松了口气,不过还是问:“六月,你没事吧,他们可有欺负你?”

容六月扑进楼月卿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道:“娘亲……呜呜呜,他们欺负我,那我们关在这里不给出去,还把姨姨打伤了,呜呜呜……姨姨伤的好严重……”

楼月卿当即把容六月从怀中拉出来,急声问道:“什么?那你姨姨现在在哪?”

容六月立刻指着后面正开着门的房间:“在里面!”

楼月卿立刻起身,疾步跑向那间房,冲了进去。

果然看到萧倾凰正半躺在床榻上,虽然看不到身上的伤势如何,可是脸上那一道刺眼的疤却怎么也无法忽视。

楼月卿见状,忙跑过去。

萧倾凰怔怔的看着她:“姐姐……”

楼月卿颤着手抚着萧倾凰苍白的脸颊,抚着那一条伤疤,然后想起什么,她伸手扯开了萧倾凰的衣领,果然看到盘横交错的错鞭伤,顿时瞳孔一缩,蓄着泪的眼中满是心疼和愤恨。

这时,南宫翊已经走到门口要进来,楼月卿眸色一凛,当即转过身看着他,眼中满是杀气,咬牙切齿道:“南宫翊,你竟然敢伤我妹妹,该死!”

说完,不等南宫翊有任何言语反应,亏闪身过去直击南宫翊的命门。

南宫翊瞳孔一缩,不过并未躲开,因为暗卫已经闪身来挡在他面前阻拦楼月卿。

楼月卿当即和那些暗卫交起手来,招招杀机,没多久就把围上来的几个暗卫打趴下了,然后毫不犹豫的直击南宫翊。

就在楼月卿快要打到南宫翊的时候, “啊!”的一声响起,楼月卿堪堪住了手。

因为就在南宫翊身后的门外,容六月被一个暗卫抓着容六月,而手就握在容六月的脖子上,只要他一用力,容六月的脖子就会被勒断……

楼月卿咬着牙住了手。

南宫翊这时眯着眼看着她,意味不明的问:“月儿,你又想杀我?”

楼月卿眼中满是怒意,咬牙道:“你把我妹妹伤成这样,我杀你怎么了?”

她的妹妹,可以说是她的心肝宝贝,这么多年来捧在手心护着,竟然被打成这样,身上伤痕累累……

她如何能不痛心愤怒?

南宫翊无奈的道:“你误会了,人不是我伤的!”

“什么?”

“我说,你妹妹,不是我伤的!”

楼月卿冷笑:“你觉得我会信你?”

南宫翊叹声道:“这是事实,无论你信与不信!”

楼月卿咬牙问:“那是谁?总不能我妹妹落到你的手里之后,自己把自己伤成这样的吧?”

“是……”闭了闭眼,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不过还是如实道:“沈静兰,我的贵妃!”

楼月卿闻言一愣,随即冷笑:“你的贵妃?她为何要这样做?我妹妹和她有何仇怨?”

南宫翊回答:“她和没恩怨,可和你有恩怨,把你妹妹当成了你!”

“什么?”

南宫翊重复:“她和你有恩怨!”

楼月卿眯着眼问:“和我有恩怨?什么意思?她是谁?”

南宫翊垂眸思索片刻,淡淡的问:“她是我的妃子,而我心里爱的人是你,她嫉妒你,这难道不是恩怨么?”

楼月卿眉头紧蹙。

他微微垂眸低声道:“这件事情我很抱歉!”

楼月卿冷声道:“出去!”

“什么?”

“你想抓我,现在也抓到了,我不管你想做什么,我现在有话想要和我妹妹说,所以,你……出去!”

南宫翊倒是没有迟疑,点了点头,转身出去,还让首先容六月放开了。

门被关上,屋内只剩下姐妹母女三人。

楼月卿坐在床边,看着萧倾凰,心疼的不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萧倾凰拉着她的手,红着眼道:“姐姐,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来?那个南宫翊埋伏了那么多人,就是为了抓你,你为什么要来呢?”

楼月卿无奈道:“傻瓜,你和六月被抓了,我怎么可能不来救你们!”

萧倾凰拧眉一脸担忧道:“可是那个南宫翊他……他想要得到你,如今我们都在他手上了,姐姐,他肯定会对你不利的,你快走吧,以你的武功杀出一条血路逃出去肯定可以,我和六月在这里,南宫翊他顾及你应该不会伤我们,你出去后再想办法救我们!”

楼月卿想了想,低声道:“凰儿,我不能走,而且你不知道南宫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之前不伤害你们,是因为要利用你们抓我,如果我走了,他第一个不会放过的,就是你和六月,他会因为愤怒杀了你们,我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他伤害你们,所以我不能走!”

“姐姐……”

楼月卿道:“好了,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你只要好好养着伤就好了,剩下的都交给我!”

萧倾凰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是终究也什么都没说,微微低下头。

容六月吸了吸鼻子闷声道:“可是娘亲,现在怎么办?那个变态把我们都抓了,外面守着好多人,都出不去了!”

楼月卿伸手揉了揉容六月的脑袋,柔和笑着道:“六月不怕,娘亲会想办法把你们救出去的!”

“什么办法?”

“这个你就别管了,你和姨姨在这里待着,娘亲去去就来!”

“去哪里?”

“谈判!”

站起来,楼月卿抚了抚容六月的脑袋,轻声道:“六月乖,在这里陪着你姨姨,别出来!”

说完,她转身走了出去。

六月想要跟上,萧倾凰拉住了她。

“姨姨……”

“六月,听你娘亲的话!”

“哦!”

可是娘亲那个样子,好让人担心。

楼月卿走出门后,让守在门口的侍卫带他去了南宫翊住的屋子。

南宫翊正站在窗台下等着她,屋内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楼月卿走进来的时候,他已经转过身来,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

他只看了她一眼后,便行至不远处的暖榻上坐下,而后对她道:“过来坐!”

楼月卿不动。

南宫翊见她不动,又道:“你想和我谈你妹妹和你女儿的事情,就过来!”

楼月卿蹙了蹙眉,不过还是走了过去。

在他对面坐下。

然后观察了一下屋子里的情况,而后冷笑:“不让人在这里守着,难道不怕我杀了你?”

南宫翊烹茶的动作一顿,面色晦暗,而后淡淡的道:“你已经杀了我一次了!”

“可你没有死!”

南宫翊淡笑:“我不怕,毕竟你若是杀了我,你的妹妹和那个小丫头也活不了,所以你不敢!”

她只身过来,而萧倾凰和容六月还在哪个房间,那个房间守着他的手下,一旦他出事,那两个人就会在他后面死。

楼月卿眸色一冷。

他定定的看着她,眼底温柔深情到极致,轻声道:“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和当年一样,一样的美艳动人!”

楼月卿不置可否,不冷不热的道:“你和当年不一样了,当年你还是个人,如今,成禽兽了!”

南宫翊笑了:“月儿骂人的样子,也十分令人心动!”

楼月卿索性不说话了。

南宫翊这时忽然问:“你知道我为何要发动战争吗?”

楼月卿淡声道:“你的野心,不需要和我解释!”

南宫翊抿唇沉声道:“可这不是野心!”

楼月卿看着他。

他深深地看着她,轻声道:“我找不到你,想你了,我知道一旦战乱起,你一定会出现!”

楼月卿面色一变,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就因为这样?”

“对,就这样!”

楼月卿冷笑,没有说话。

南宫翊坦言道:“我承认,这场大战我六年前就已经在筹划了,这些年一直在准备,并非突然而起的,可我想要征服天下,并非野心,而是为了你!”

“为了我?”

“对,为了你!”

楼月卿笑了,笑的极其讽刺。

南宫翊拧眉,不解的问:“你笑什么?”

“你可笑啊!”楼月卿毫不客气的回答。

南宫翊一愣,随即定定的看着她,有些受伤:“你觉得我是在骗你?”

“那你告诉我,你所谓的为了我,是什么意思?”

他道:“我征服了天下,杀了容郅,你就会是我的!”

这是他的实话。

或许当年被不知道有她在这里的时候,他曾经有过凌云壮志,有过那样的抱负,想着既然回不去了,那便在这里开拓一个盛世繁华,治理出一片如画的江山,并非野心,只是作为一个男人的理想和抱负,可后来,只为了她。

只要他征服了整个天下,毁了楚国,杀了容郅,就能够得到她,而且,再也不会有人再威胁到他们。

楼月卿觉得可笑,甚至难以接受:“所以,就为了你的这一个妄想,你把整个天下变成一个屠宰场?”

南宫翊语气强硬的反驳:“这不是妄想!”

这是他毕生所愿,且将要达成,怎么会是妄想呢?

楼月卿有些激愤,厉声吼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就为了所谓的得到我,发动战乱,导致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把整个天下变成了一个炼狱,堆尸如山血流成河,而我……原来我就是导致这场战争的那个千古罪人!”

南宫翊有些急了:“月儿,你怎么能这样想呢?发动战争的人是我,你怎么会是罪人呢?这不关你的事!”

楼月卿咬牙厉声道:“你根本不明白!”

南宫翊怔愣的看着她,这是他认识她那么久以来,第一见她情绪失控,她一向都淡然自若,而今日,她却失去了理智一般。

楼月卿苦笑着,眼中蓄着泪水,好一会儿才深吸了口气,自嘲道:“我还没出生,就因为我死了很多人,我小的时候,也因为我,造成了无数冤魂,这么多年,我根本不知道,也数不清我的身上到底背负了多少罪孽,我以为终于到头了,我远离这里,远离纷争,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可现在你来跟我说,你做的这一切都是以为我,而那些死于战乱的人,都是因我而死,这些血债和罪孽,都是我的!”

她一直都不喜欢,甚至是怕战争,特别是这些战争的起因是她的时候,她更是难以承受。

“月儿……”南宫翊从没有见过这样情绪失控的楼月卿,当即急了,站起来走到她前面,手抚着她的肩头,可刚一碰到她的肩头,她便奋力挥开,南宫翊踉跄一步,不过没有半分不悦,好似根本不在意,只轻声安抚道:“月儿,你不能这样想,不能把这些都揽在自己身上,这些事是我做的,就算是造成了罪孽那也是我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能这样想事情,你明白么?”

楼月卿别过头去,对于他这些宽慰的话,她不置可否。

那种心情,他不会明白的。

或许,容郅都不一定真正的明白她这种煎熬,她曾经怨怪那个谶语,说她天煞孤星的谶语,可如今,一次又一次的事情因她而起,一场场战争也都源于她,她出生之前的那场杀戮,她六岁那年的北地瘟疫,不归崖的冤魂,蔡家村的屠戮,当年源于她导致的楚璃之战和楚魏之战,而如今,南宫翊为了得到她发动的这场战争,这些都是因为她,好像她真的天生携带着杀戮一般,总是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那种感觉,让她对自己存在这个世上的意义产生了质疑,甚至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根本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

这么多年平静的生活,她慢慢淡去了这样的念头,可是如今,她本就潜藏在心头的念头再次被这场战争逼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