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听言笑了,笑的有些莫名其妙。

南宫翊不解:“月儿笑什么?”

楼月卿冷笑道:“从一开始你就打定主意不撤军不止战,因为至始至终你都从来没有正面点头答应,终究是我太高看了自己罢了!”

南宫翊叹声道:“月儿,你不该太聪明,所谓慧极必伤,你这样会很吃亏,也会为自己增添不少没有必要的烦扰!”

楼月卿冷嗤,没有再与他废话,而是眯着眼直接问:“退兵的事情你诓了我,想来元静儿现在应该还活着,那你告诉我,凰儿和六月呢?你把她们怎么样了?”

南宫翊垂眸,眸间一抹异色划过,随后转瞬即逝,只见他抬眸定定的看着她道:“她们……在金陵!”

楼月卿并不意外,只是笑容愈发的冷,看着南宫翊的眼神愈发的鄙夷:“宥皇陛下好计量好算盘,知道我在意她们,所以把她们送去金陵好威胁掣肘于我,知道有她们在,我无论如何都会有所顾及,定会乖乖就范与你!”

南宫翊没有认为自己错了,有些理直气壮的反问:“那不然?没有足够的筹码,我如何能有把握把你留在我身边?我总不能一直让你吃软筋散吧?”

楼月卿不说话了,只是有些意味不明的看着他。

南宫翊淡笑:“月儿一定觉得我现在很卑鄙很恶心,对么?”

楼月卿挑眉,不置可否:“你自己都有自知之明的事情,又何必明知故问?”

南宫翊微微前倾,脸距离她的脸只剩下一只手手指尖到手腕的距离,嘴角一勾噙着一抹邪笑,两眼与她对视着,眸色幽深情绪不明,轻声道:“月儿知道的,以前我不是样的,我因为什么成了现在这样,成了我以前最痛恨的那种人,月儿应该很清楚,说起来,你可是功不可没!”

楼月卿又笑了,笑的极尽讽刺,讥诮道:“俗语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呢,是因为你一开始就是什么样的人,你以前没有被逼出本性,不过是你还没遇到那个契机,而我很不幸的成了你露出本性的契机,你不是爱我,你不过是从小到大想要什么都得到了,可却始终得不到我,所以心生执念成了魔障,是你自己自困执念的牢笼,关我何事?”

南宫翊听着她这番话,只觉心痛的难以呼吸,紧缩着眼角怔怔的望着她布满鄙夷讥诮的面容,似很受伤,哑然失语片刻后,他才猛地出手揽住她的腰肢扣紧,逼近她的双眸,眯着眼咬牙问:“我对你的爱就让你如此厌憎反感?让你一次又一次这般践踏于我?”

楼月卿没回答,而是挣扎着要挣脱他,可是他毕竟是个男人,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而她身子没什么力气,根本挣脱不了,只能冷冷的看着他道:“放开我!”

南宫翊却聪耳不闻,没有放开她,而是搂的愈发用力,死死的看着她,咬牙切齿道:“你的心到底有多狠,我对你的好你视而不见,我对你的情你随意践踏,月儿,你的心是石头做的么?为何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都无动于衷?容郅他根本不在意你,你知道么,你落入我手里的消息早就传到了他那里,可他却一直在楚国军营坐镇,调兵遣将整顿兵马,根本不在意你的死活,他在意的,只有楚国的江山,只有我,我才是那个最爱你的人,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楼月卿静静地看着他激动的神色,听着他这一番话后,眸色微动,随后嗤笑一声,不以为然的反问:“那又如何?”

南宫翊一愣,怔怔的看着她,对她这反问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楼月卿趁他出神之际,使尽全力挣脱了他的桎梏,见他一脸受伤的样子,没有任何动容,而是一脸蔑视的看着南宫翊,嗤之以鼻:“你对我是真心也好执念也罢,于我而言都没有半分区别,因为一文不值,南宫翊,你到底哪来的自信以为你做了这些可以感动我?我实话告诉你,你就算是为我去死,对于我来说也不过是死了一只蝼蚁,既是蝼蚁,何谈感动?”

“你……”南宫翊只觉心头满腔怒火,却又不知道如何发泄,静静地攥着拳头死盯着她,眼中爱恨交杂。

楼月卿见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心情颇好,面上扯开一抹惬意的笑颜,黛眉轻佻:“怎么?生气了?你知道么?你这样气的快要发疯却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样子,让我看着特别的赏心悦目!”

南宫翊怒极反笑:“你当真以为我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楼月卿不置可否,无所畏惧的看着他。

南宫翊冷笑一声,上前一步,然后抱着她扑倒在地,两人齐齐倒在地上,他压在她上面,两手扣着她的手按在地上,眼中划过一抹戾气,二话不说就要倾身吻她,可是却在快要吻到她的唇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

因为他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决然。

他怔怔的看着她的眼睛:“你……”

她平静看着他,声音很淡,波澜不惊:“你若是敢,我就死在你面前,让你什么也得不到!”

南宫翊瞳孔一缩,颤着声咬牙切齿问:“为什么?你就那么爱他?爱到可以为了给他守节不惜去死?”

“是又如何?”

南宫翊眸色一痛,厉声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的妹妹和女儿?”

楼月卿不以为然:“你若想杀便杀吧,反正她们若是死了,我就去给她们请罪,不会让她们黄泉路上太过孤单!”

南宫翊还能如何?

他当真是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死死地看着她那平静的脸,片刻之后,抬手轻抚着一下,她却转头避开了,他手一僵,随即自嘲一笑:“你不过是仗着我爱你,才会有恃无恐!”

说完,他缓缓爬了起来,拂袖而去。

楼月卿缓缓起身,看着南宫翊败走的背影,嗤笑一声,心情好了几分。

她知道,萧倾凰和容六月现在根本不在南宫翊手里,因为南宫翊的话,暴露了端倪。

如实容郅知道她在南宫翊手里,绝对不可能真的坐得住,除非她让容六月转告他的话他听到了,知道她的意思,他就算不放心也不会失了理智,会按照她的话去做好安排。

接下来的几日,楼月卿又被关着不许出来,甚至只能在房间待着,房门都不许出,而南宫翊自从那日之后,也没有再踏入她这里,她再没有见过他,只是她所在的这个园子的守卫更严了。

楼月卿挺惬意,因为房中琴棋书画的工具都有,她日日折腾这些打发时间,倒也不见多无聊。

而她体内的软筋散药效也慢慢消散,力气恢复了不少,内力也慢慢恢复,只不过她仍然装着绵软无力的样子,南宫翊派来的伺候她的人都察觉不出来,他也每日派人来诊脉,可她毕竟懂医术,还懂得如何转变脉象来掩藏真实的身子情况,所以也没有被发现。

只是没想到才不过三日,南宫翊就又来了。

他来的时候,楼月卿正在抚琴,她一袭白衣静坐在那里专注地抚琴,那样子看起来遗世而独立,让刚走进门看到的南宫翊不由得止住了脚步,静静地看着她,眼中流光划过,怔然出神。

她所弹得曲子他没听过,可却很好听,时而宛转悠扬如同置身山水间,时而跌宕起伏如同置身战场上,一听就能听得出来她琴技了得,引人入胜,要知道这几年他也经常听到沈静兰抚琴弹筝,可相较于她,终究是差了些火候。

曲毕,楼月卿两手缓缓置在琴弦上,深吸了口气。

随后,掌声响起。

她抬眸扫了一眼门口呃南宫翊,便收回目光没理会,他进来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只是懒得理会。

南宫翊完全不见任何那日的怒火,依旧一副温润优雅的样子,缓缓走到她前面,垂眸看着她,含笑赞叹道:“月儿这首曲子弹得极好,可否再弹一次让我听听?”

楼月卿缓缓起身,淡淡的道:“我不是伎子,你想听曲子找别人!”

说完,她转身走向不远处的软榻,坐下,提起炉子上正在煮的茶倒了一杯,轻抿着喝下暖身。

这几日愈发的冷了。

南宫翊被她驳了面子,也不恼,含笑跟着她走到软榻那里,坐在她对面。

南宫翊见她我行我素仿佛没有他这个人似的,挑了挑眉:“几日不见,月儿一点都不想我?”

他可是想她得很啊。

楼月卿停下抿茶的动作,抬头看着他,直言:“放心,等你死的时候,我或许会悼念你一下!”

南宫翊不说话了,给自己也倒了杯茶。

楼月卿没再理他,喝完手中的茶后,拿起一旁的书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

南宫翊看着她,眸色微动:“不想知道我今日为何来见你?”

楼月卿头也不抬,淡淡的道:“你若是想说自己会说,不想说我问了你也不会说,何必自讨没趣?”

南宫翊笑意渐深,丢出一个让楼月卿吃惊的消息:“楚国南疆各部叛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