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重逢/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汝阳关两日后,差不多到徐州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容郅带着一众王骑护卫前来接她,因为她事先派人去通知了容郅。

容郅这些天很忙,忙着调兵遣将备战,还要忙着南疆战事,他已经传令给慎王等人,将在魏国境内的楚军调往南疆,然后一直忙着军务,一听说她快到了,立刻就带人前来接她。

一看到她,容郅二话不说就疾步走来,目光沉沉的看着她许久后,才淡淡的道:“走吧!”

话落,转身就要往回走。

楼月卿以为他会说什么,或是责怪她,或是聊表思念,却没想到他就这样走了,一脸懵然的眨了眨眼,然后忙拉住他的手臂:“容郅!”

容郅顿足,转头淡淡的看着她,再看看自己被拉着的手臂,微微蹙眉,却没有扯开,只是抬眸看着她。

顶着容郅那面无表情的脸色,楼月卿心悬着,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那个,我……”

话刚出口还没说完,容郅就打断了她,淡淡的道:“有什么事先回去再说!”

说完,他是扯开楼月卿拉着他的手,缓缓往前走去。

楼月卿:“……”

容珒上前,站在楼月卿身侧,看着容郅的背影,蹙了蹙眉,然后抬头看着楼月卿:“母亲,他好像生气了!”

“应该是!”

容珒:“那您打算怎么办?”

楼月卿哭丧着脸:“我……也不知道啊……”

容珒:“出息!”

经过几日相处,这小子没了初见时的腼腆无措,本性暴露出来了。

看着年纪小小的,却跟个小大人似的什么都懂!

楼月卿被儿子嫌弃了,愈发的郁闷,不过,还是领着容珒上了马车。

容郅方才只看到楼月卿,没注意她后面有什么人,上马后看去才看到楼月卿牵着一个小孩上了马车,蹙了蹙眉,不过因为没看到正面,加上两人很快就上了马车,没看到男孩的模样,只是一阵纳闷,那孩子是谁……

上了马车后,马车便跟着容郅的后面缓缓往徐州驶去。

容珒撩起帘子瞄了一眼前方的自家老爹,然后再看着旁边一脸恹恹的老娘,严肃的小脸上满是无语。

他不解的问:“他为什么要生您的气?”

简直是莫名其妙。

楼月卿苦恼道:“我没和他说一声就跑到东宥去了,还自作主张跑去救人,搞得自己也落入南宫翊手里了,下落不明那么久,他能不生气吗?”

容珒皱眉:“那也不能怪您啊!”

谁妹妹女儿被抓了还能保持理智各种权衡利弊的啊,何况他娘亲还那么在意妹妹女儿,自然是想不了那么多了。

楼月卿叹了一声:“你不懂啊,你父王……”顿了顿,她没往下说,而是转了话音:“算了,等一下到了我再和他好好说说!”

容珒直接对自家娘亲无语,没心情和她商讨他们夫妻间的破事儿,倒是对另一件事感兴趣。

“母亲,妹妹也在徐州么?”

楼月卿点了点头:“应该吧,你姨母和舅母她们不是说了么?你父王把她们带回了徐州,现在应该是还在的!”

“哦!”

楼月卿见容珒又恢复了之前和她相认时的腼腆和不自在,顿时有些好笑:“怎么?紧张了?”

容珒立刻恢复一脸小严肃:“没有!”

楼月卿特喜欢儿子这迅速变脸的样子,和他爹一模一样,讨喜又可爱,所以,她这两日赶路,总是喜欢逗弄他。

不过她没有继续逗弄他,而是轻声问道:“珒儿很想见到妹妹么?”

容珒点了点头,脸上严肃散去,抿着小薄唇闷声道:“三岁那年师叔公告诉孩儿,孩儿还有一个妹妹,孩儿就一直想要见到妹妹,想看她长什么样,是不是很可爱,云顶山上有好些个小妹妹,都长得玉雪可爱,不知道妹妹是不是也这般可爱!”

说着,他抬头,一脸好奇的看着楼月卿。

楼月卿想了想,果断道:“你妹妹长得很漂亮!”

至于可不可爱……

唉,讨债鬼,乖着的时候还好,不乖的时候,她恨不得将那猴崽子丢到深山老林自生自灭去!

“嗯?多漂亮?”

楼月卿捧着自己如花似玉的盛世美颜,笑眯眯的道:“你看你娘亲我这美貌,你妹妹和我长得像,多漂亮不是显而易见?”

容珒:“……”

他呆呆的看着自家不要脸到极点的娘亲,张了张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然后果断扭头看着一边,眼不见为净。

楼月卿见他这一脸嫌弃,顿时不高兴了,黑着脸没好气的问:“臭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娘亲我不漂亮?”

容珒眼观鼻鼻观心,没吱声。

楼月卿这儿子刚相认没几天,也没好意思像修理容六月那样修理他,只好一脸郁闷的坐在那里看着容珒。

容珒面不改色的正襟危坐,没理她。

为什么娘亲和他想象的不一样的,师叔公说过,娘亲是个温柔正经的呀,可眼下……

唉,想象和现实的差距……

怪不得他老子……

马车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进了徐州,然而一到下榻的总兵府,容郅一下马,没等楼月卿下马车,只吩咐了冥夙带楼月卿去萧倾凰和容六月所在的院子,然后就直接进了驿馆屈去书房和几个将领议事。

楼月卿掀开帘子,只看到他消失在门口的半片身影……

冥夙走过来,在马车旁边垂眸揖手恭声道:“王妃,王爷去书房议事了,吩咐属下先带您去见小姐和小郡主!”

楼月卿撇撇嘴,忍不住问:“他还说什么了?”

冥夙绷着脸道:“王爷只吩咐属下带王妃去见小姐和小郡主,其余的未曾多言!”

楼月卿脸顿时垮下,没要莫离搀扶直接跳下马车,而后,容珒也在她后面走出马车跳下来。

冥夙看到容珒,顿时见鬼似的瞪大了眼,周围的侍卫也都纷纷不可置信的看着容珒那张和他们主子如出一辙的脸,和冥夙一个表情,见鬼似的。

冥夙大惊之后,立刻询问结结巴巴的问楼月卿:“王……王妃,这个……这个难道就是……”

楼月卿道:“这是你主子的儿子,你的小主子!”

冥夙顿时大喜,当即朝容珒跪下,神色激动的行礼道:“属下冥夙,参见世子殿下!”

周围的人也立刻齐齐跪下:“参见世子殿下!”

虽然一直没有听说过摄政王殿下除了小郡主之外还有一个儿子,可是容珒那张脸足以说明一切,而且,王妃都亲口承认了,冥夙也这般态度,肯定不会有假。

所以,大家如何能不激动……

一时间,高呼声震彻总兵府的门口。

容郅原本是在和大家商议军务,暗卫来报说她快到了,他当即撇下一众将领去接她,去了半天回来,大家都在等着,又继续商议,可刚开始,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整齐轰动的声音。

“参见世子殿下!”

正在商议军务的众人顿时停下,这声音那么大,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这六个字,所以,面面相觑之后,都纷纷看着正位上的容郅,而容郅也眯着眼神色不明。

他想起了方才看到的在楼月卿身边的那个孩子……

世子殿下……

下首的一位将领当即面带喜色的出声:“王爷……”

容郅淡淡的道:“方才议到哪了?继续!”

“可外面……”

容郅眉头顿时拧起:“继续!”

众人只好继续商议军务。

楼月卿被冥夙带去了萧倾凰和容六月所在的院子,这么多天过去,萧倾凰的伤势已经好了,余毒也都清了,虽然还有几分羸弱,可还算安好,她回来的事情她们不知道,所以她看到她们的时候,那姨甥俩正在练剑,应该说是萧倾凰在看着容六月练剑,容六月握着小木剑挥动着,虽然她年纪小,可因为身怀内力武功,这剑法练得也还算行云流水游刃有余。

楼月卿看着,都不忍心上前打断,所以一直看着。

而她身旁的容珒则是炯炯有神的看着前面院落里那小小的身影,脸上严肃不在,倒多了几分好奇和喜爱。

一直等容六月练完,楼月卿才忍不住鼓掌,一脸骄傲之色。

也因此,惊动了萧倾凰和容六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