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当年真相,畏罪自杀/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弋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含残忍笑意眼底极尽悲怆的萧允珂,整个人如遭雷击般,身形一晃踉跄一步,面色陡然惨白。

“你……你说什么?”

萧允珂冷笑:“我说的还不够明白么?当年你的好妹妹杨柳算计了我,那一次我怀了你的孩子,可因为你的羞辱和践踏,我没了孩子,还因此大伤身子落下了病根,此生都不能再有孩子,但是这件事皇叔他并不知情,否则你以为你还能留着一条命去北境?你以为你杨家还能留存至今?”

杨弋面色寸寸发白,萧允珂的这番话,这个消息,仿佛在凌迟着他的心一样,痛不欲生,张了张嘴,竟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萧允珂又道:“你该庆幸当年皇叔不知道孩子的事情,所以才会留你一条命,可我哥哥和皇姐都知道,倘若不是因为看在杨家的份上,你以为你还有命去通敌叛国?杨弋,你一直觉得是我们萧家对不住你,可我如今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没有人对不住你,这是你欠我的,哪怕你这一生都生不如死受尽屈辱,也不足以偿还你欠我的债!”

杨弋痛不欲生,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满眼愧恨的看着她,无力的哑声问道:“那你……你当初为何不告诉我?”

他从来都不知道,当初她竟然有了孩子……

他当年一念之差到底错失了多少?错过了什么,他已经不知道了。

萧允珂听言嗤笑:“告诉你?我为何要告诉你?当初我知道自己怀了孩子,我去找过你,可你避而不见,我去找杨柳,她却以我与你之间的事情要挟羞辱于我,我堂堂皇室公主,却被一个臣下之女这般折辱算计,我如何能忍?所以我打了她,然后你看见了,你当时是怎么对我的你忘了么?你或许忘了,可我没忘,就是那一天,你将我的尊严狠狠地踩在脚下,而我也因此我失去了一个孩子,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对了,也是那天,我终于看明白了你那些令人恶心的心思!”

杨弋听着她这些话,心如刀割,可听见她后面的话,却一脸不解:“恶心的心思……什么意思?”

萧允珂讽刺的目光定在他身上,似笑非笑:“哥哥爱妹妹,难道不恶心么?”

杨弋当即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看她:“你……”

萧允珂看着他心思被戳穿后那不可思议的样子,自嘲一笑,道:“我以前总是想不明白,为何我绞尽脑汁的对你好,甚至是讨好你,你却视而不见无动于衷,直到那天我才如梦初醒,我喜欢的男人,我一直以来当做英雄爱慕的那个人,竟然怀揣着那样龌龊的心思,对自己的妹妹动了情,呵,我以前真是瞎了眼,竟然会对你动心,不顾自尊的追随着你的脚步!”

杨弋心惊的说不出话来,面上尽是震惊和羞愧。

当时的他确实是喜欢自己的亲妹妹,这一点,他无论如何都否认不了。

那个时候在他的眼中,杨柳是最美好的女子,清灵出尘,善良温婉,他多少次恨自己是她的哥哥,也羞愤于自己那样的心思,可是就是没有办法抑制,直到那件事情后,萧允珂请旨嫁给了傅中翎,新婚之夜杀死驸马,而后不久,萧以慎请旨迎娶杨柳为妃,也在成婚后没多久,将杨柳凌虐致死,那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一直以为善良单纯的妹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才没有了那样的心思,也才知道自己误会了萧允珂,也从那个时候开始,萧允珂在他脑海中越来越清晰,甚至午夜梦回的时候,他都会想起她,对她的心思也愈发强烈,可她却已经不再愿意谅解他,甚至不愿见到他。

现在他才明白,她为何再也不肯给他补偿的机会,原来,她早就已经将他从心中,从她的未来中除去。

萧允珂问他:“你知道我为何会嫁给傅中翎么?”

“为……为何?”

萧允珂道:“因为你的好妹妹怕我会找她算账,知道傅中翎心中爱慕我,将此事告诉了傅中翎,所以傅中翎以此威胁我,我不得不嫁,那天晚上他想要碰我,我不让,他便口口声声说我已经被你玷污的不干不净了,还装什么贞洁烈女,他竟然敢这样对我,我岂能饶他?所以我杀了他!”

关于她新婚之夜弑夫的事情,当年在整个璃国上下闹得沸沸扬扬,虽然傅家自己说是傅中翎暴毙,可是纸包不住火,各种猜测无可避免,她当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甚至有御史说她性格乖戾谋杀亲夫草菅人命让皇叔重罚,可是皇叔只是让人把她接回了酆都,荣宠依旧,甚至比以前更甚,而傅家自己也说了傅中翎是暴毙,这才慢慢平息了此事。

那个时候,原本萧以慎并不知道她和杨弋的事情具体怎么回事,傅中翎死后,他心中起了疑心,追查之下才知道那些事情和杨柳有关,这才来问她,她便也没有隐瞒如实告知,这才有了萧以慎求娶杨柳将杨柳折磨致死的事情。

当年的事情一件件串联起来,多年的疑窦消去,杨弋整个人却苍老了十岁,那些愧疚和悔恨如同巨石压着他的心口,喘不过气,痛的窒息,他沉痛的闭了闭眼,无力低声道:“对不起!”

萧允珂面色冷凝的道:“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这三个字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当年我有心留你性命,你却为此怨恨报复我萧家,通敌叛国致使北地二十多万人造至屠戮,致使国土被夺,实乃罪该万死,今日我来,就是想告诉你,没有人对不住你,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免得你死了还心生怨念!”

杨弋苦笑着,仿佛整个人被抽干了灵魂,双目空洞无神,喃喃问道:“能否告诉我,杨家……陛下会如何处置?”

萧允珂冷声道:“通敌叛国,其罪当诛,轻则举族流放,重则诛九族,你觉得你所犯该定何罪?”

杨弋愧恨沉痛的缓缓闭上了眼,没有说话,两侧的手缓缓攥紧。

萧允珂冷声道:“我当年就该杀了你的,倘若我杀了你,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事情,杨弋,你的罪百死莫赎,如今你就好好的在这里待着,好好的忏悔,等你死的时候,不要再想起我,若有来生,我不想再与你有任何牵扯!”

说完,她提步要走。

杨弋忽然低声问:“如果当年,那个孩子还在,我也不曾那样对你,是不是我们之间……不会变成如今这样?”

萧允珂脚步一顿,没有回头,只是静默片刻,而后毅然决然的开口:;“倘若这个世上真有如果,我宁愿当年从不曾认识你!”

言罢,她没有任何停留,提步离开了这间牢房,身影远去,消失在了杨弋的视线中。

杨弋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见他了……

他悔不当初。

倘若当年他早些明白杨柳的为人,早些看清自己的心,他们会在一起,这一生,他们都会很幸福。

可惜,只因为他识人不清,因为他瞎了心,一念之差,幸福遥不可及,他的人生,也堕入了黑暗……

珂儿……

当天夜里,杨弋畏罪自杀,在木桌上以血为书,承认此次通敌事件是他当年不满当年先帝的发配贬谪和这些年在北境备受打压所为,杨家之人皆毫不知情,他畏罪自尽,请求将他挫骨扬灰,但请看在杨家世代功勋份上,对杨家从轻发落。

不过这次杨家的事情,只能等战事了了萧以恒亲自处置,萧子禹只吩咐了羽林军包围把手镇国公府,就连后面赶回的镇国公杨峥也一样关在府中,没有做出审判。

而杨弋,如他所愿,挫骨扬灰!

杨弋在刑场上被焚尸的时候,萧允珂没有来,其实在离开天牢的时候,她就猜到了杨弋会了结自己,所以得知杨弋的死讯,没有丝毫惊讶,人很平静,和往常无意。

她已经彻底地从那一段情伤走出来了,那个人的生死荣辱,也与她再不相关!

楼月卿收到莫言的飞鸽传书,得知杨弋被押解回酆都后,萧允珂去见了杨弋,后来杨弋自杀,萧允珂无动于衷,也就放下心来。

杨弋的死活,她不在意,萧允珂能否彻底放下,才是她在意的。

至于杨家的处置,她也不加以置喙,反正萧以恒会如何处置,她也大概猜到,满门抄斩是肯定的不管杨家人是否知情,通敌叛国是大罪,如果法外开恩,会让人觉得处置太轻,以后指不定会有人效仿,所以杨家的人再无辜,都必须得死,如此才能平息民怒,才能杀鸡儆猴!

楼月卿也没有心思多管璃国的事情了,给莫语传了一道飞鸽传书后,便一心扑在楚国和东宥和南疆的战事上。

几日过去,前方两军依旧对峙,但是东宥已经蠢蠢欲动,花无心也及时送来了这段时间一直在准备的东西,虽然威力肯定是比不上南宫翊的那些炮火,可是,却足以杀人于无形!

她给容郅传了飞鸽传书,得到容郅的允许,立刻就启程去了边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