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东宥这几年大肆征兵,起码还有百万大军没调来,不容小觑,而楚国这几年举步不前,还四面楚歌,西边战事虽然算是了了,可是南边却依旧打得火热,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平息,楚国现在因为这些战乱内库空虚国力下滑,经不起这样一直打仗消耗。

他静默许久,没有对此多言什么,而是问:“璃国那边如何?”

楼月卿道:“我来之前收到了璃国传来的消息,还是那样,萧以恒虽然没有带兵打仗的经验,可好歹也是个能文善武的,又有舅舅和那么多大将在旁协助,倒也稳得住,情况还好,虽然暂时打不退戎狄人,可只要能拖住他们,戎狄撑不了多久!”

“怎么说?”

楼月卿悠然笑道:“现在是深冬,我们这里都那么冷了,璃国北境可算是冰天雪地了,璃国还好,在自家的地方缺什么送什么去,可他们就不一定了,听说前些天戎狄暴风雪,大半疆土被雪封了,璃国这边又有上百万大军挡着,他们进不得退不得,所占据的几座城池什么都没有,没吃没穿的撑不了多久,只要萧以恒守住北境不让戎狄人再进一步,赢不过是迟早的事情,何况,我已经送了飞鸽传书给莫语,最多年前,就该有消息了!”

戎狄这次举倾国之力来犯璃国,后方必然没什么军队,而她早年在西域,也就是璃国的西北边的养了一支军队,整整十万,当时是为了有朝一日回璃国能用的上,她让莫语加强训练,个个都是精兵悍将,这么多年一直没能用上,如今倒是帮了她一个大忙,只要莫语收到消息带兵攻打戎狄王庭,王庭必然守不住,届时戎狄大军也回不去支援,只要王庭被攻下,戎狄便不战而败。

所以她并不担心璃国的战况,只是对这次战争中死去的军民感到心痛,可也无能为力,因为战争,伤亡无可避免,她能做的,就是减少伤亡。

容郅闻言点了点头:“如此便好!”

楼月卿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这里,现在看来这场战争还得打好久,这个年是过不好了!”

现在离过年不到一个月,可这场战争却看不见尽头,如今闹成这样,要么楚国败要么东宥败,没有和解的可能了,而这个败字,在现在这个局势来看,几乎等同于亡国。

楚国不能亡,起码不能亡在东宥的攻打之下,否则楚国必然成人间炼狱,可想要东宥亡国,可不容易啊!

接下来,夫妻俩就着地图和现在的情势做好接下来部署计划。

南宫翊带着残余的大军撤退后,回到信州旁边的大营,站在军营不远处的山顶,看着自己狼狈不堪的残军,他没有大发雷霆,反而诡异的笑了。

曹寅神色凝重的问:“陛下,要不要找个军医过来给您把个脉?毕竟那些毒烟……”

南宫翊摆摆手:“不用,嗅到的人都中毒了,朕既然能安然回来,便是无毒,不必多此一举!”

“是!”

南宫翊面色凛冽目光深沉的望着眼前的一片苍茫,片刻后,淡淡的道:“传朕的旨意,把所有能调用的兵力,全部调来!”

曹寅一惊:“陛下!”

之前再怎么和楚国打,他们都没有想过要举倾国之力,可现在南宫翊的意思,就是不惜任何代价的和楚国拼力一战。

以前他们还无所畏惧,没有把全部军队调来,不过是没有必要,可是现在情况不同,楚国几次击退东宥,东宥根本不能保证一定能打败楚国,容郅和楼月卿不容小觑,一旦败了,就再无退路!

南宫翊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冷声道:“这是朕的圣旨!”

曹寅急声道:“可是陛下,若是把那些军队调过来,东宥就只能孤注一掷了……而且,东境一带的军队,多多少少都是以前闳王的旧部,属下只怕……”

南宫翊冷笑:“你以为现在除了孤注一掷不惜任何代价和楚国打,宥国还有别的选择?至于南宫渊的旧部……呵,南宫渊人都死了,一些旧部能翻出什么浪来?”

南宫渊的旧部,那些能翻得起大浪的,他都剪除了,留下的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小喽啰,不必畏惧!

曹寅闻言,只好道:“属下这就去办!”

南宫翊点了点头,曹寅躬身退下。

南宫翊依旧站在那里,凝望着山底下吗,密密麻麻的大营军帐,他厉眸微眯,唇畔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月儿,你总是让我感到惊艳呢……”

这样的女人,不能得到,他死都不甘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