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重新开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到孩子们的事儿,宁国夫人可来劲了,忙笑眯眯的道:“那倒是,说起这事儿,我倒是想起一件事儿,先前你母后给我来信,还跟我说过我们两家如今这般交好如同一家,不如给孩子们定个亲,你二哥的那个女儿清然,现在不是快五岁了么,昱儿比这丫头大五岁,两个孩子年龄合适,先私下里定了,等以后他们长大了让他们养养感情,若是真成了,也是喜是一桩,对我们来说也是亲上加亲哪!”

说到这事儿,宁国夫人显然是兴致来了,说起来的是还一副绘声绘色的样子,脸上表情也是丰富多彩兴致盎然。

楼月卿却是很无语,这两位母亲大人整天鸿鹄传书都在聊些什么呀?还真不亏是当祖母的心呐,那几个小东西快被她们玩坏了!

楼月卿眉梢一挑:“那母亲的意思呢?”

宁国夫人一脸理所应当的道:“我已经答应了啊!”

楼月卿:“……”

那您还和我说什么?

而且,这样代替孩子把亲定了,若是以后两个孩子养不出来感情,可如何是好?

宁国夫人看出了楼月卿的顾虑,忙道:“不过卿儿你放心,我们也只是私下交换了信物,旁人都还不知道呢,定这个亲啊,也只是我和婧姝的一个意愿,想要两家亲上加亲罢了,若是以后这两个孩子走不到一起,也不打紧,毕竟姻缘这种事情是要天定的,强求不得!”

楼月卿含笑颔首:“母亲能明白就好,定亲虽然是好事,可孩子们以后会如何我们谁都不知道,总不能强制他们在一起吧,私下定了倒没有什么,别让人知道就好了,以免以后对两个孩子影响不好!”

宁国夫人淡笑道:“这个我们都明白,也就我们两个老太婆自己瞎折腾而已,你两个哥哥都不知道呢!”

楼月卿笑了笑,没再继续说这事儿,而是忽然问道:“母亲和母后这些年常常书信往来,想来十分惦念她,很想去看看她吧?”

宁国夫人被戳中了小心思,当即笑颜逐开,“你猜对了,去年听闻她病情加重了我有些担心,当时就想去看她了,只是战争开始了,这半年来战事紧张不好长途跋涉的去看她,这不,我这次来这里和你们过年,便是打算过了年就转道北上,去酆都待大半年再回楚京,楚京府中我都交代好了,届时你大嫂和孩子们也一起去!”

楼月卿听言有些惊讶,不过倒是挺高兴:“这样啊?那到时候我派人将你们送去,去那里也好,如今楚国战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国中情势不稳,你们在楚京我也不放心,如今璃国战事算是了了,再没有比酆都更安全的去处了,到时候您把凰儿和六月珒儿也一起带上,等这里的事儿了了再回来也好!”

“他们也去?”

楼月卿颔首:“嗯,他们留在这里也不好,这些年母后他们都很挂念珒儿,如今珒儿平安回来,也该去见见母后他们了!”

“那好吧!”

说着说着,那边几个孩子叫她们也过去一起放烟花,母女俩就没有继续聊下去,站起来走过去凑堆放烟火了。

这一个年过得倒也热闹。

子时之后,守岁完了,大家都去睡了,没有守一夜,楼月卿倒是睡不着,因为容郅还在商议军务没回来,只吩咐了冥夙回来让她先睡。

容郅没回来,孩子们也不和她一起睡,容六月在宁国夫人那里,容珒自己睡,莫离她也早让她回去休息了,楼月卿实在是睡不着,就穿好衣服披了件披风出了房门。

鬼使神差的,她走去了萧倾凰住的地方,还没走到呢,就看到屋顶上坐着一个身影,是萧倾凰。

楼月卿眉梢一挑,而后张开手跃了上去。

这些天没有下雪,屋顶上倒是干干净净,夜色朦胧,原本是看不太清楚人的,可是对于会武功的人来说,黑暗中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萧倾凰静静地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萧倾凰听见动静看过来,看到楼月卿,着实吓了一跳:“姐……姐姐?”

楼月卿下巴一扬眉梢一挑:“这大半夜的,还那么冷,你跑屋顶上坐着干嘛呢?”

萧倾凰顿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她只是睡不着,也不想惊动任何人,所以就自己一个人上来透透气。

楼月卿见她不答,直接上前在她边上坐下,这才轻声问道:“有心事儿?”

萧倾凰摇了摇头:“没有!”

楼月卿看着她,好气道:“不会撒谎就别学着撒谎,看着就够虚伪的!”

萧倾凰:“……”姐,你直言不讳毫不客气的样子,真的好欠打!

压下心头和她姐姐打一场的冲动。萧倾凰坦言道:“好吧,我确实是有心事!”

“在想什么?”

萧倾凰垂眸低声道:“之前你和宁国夫人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嗯?所以呢?”听见就听见,也不是不能让她听见。

萧倾凰想了想,看着楼月卿问:“姐,你是不是特别希望我嫁人?”

楼月卿点了点头:“算是吧,我是你姐姐,自然是希望你早日遇见一个真心待你好的妹夫,能够多一个人疼你爱你,能有一个人陪你到老!”

他们都不能陪着她一辈子,为由她的丈夫。

萧倾凰听言,垂下眸子,没说话。

楼月卿认真的看着她问:“凰儿,既然今日提起此事,那你老实回答姐姐,对于你的今后你是怎么打算的?你难道真的打算一辈子一个人么?”

“我……”她咬了咬唇,低声道:“我不知道!”

楼月卿道:“当年你经过那么多打击,几乎万念俱灰,慢慢的才从那些事情中走出来,心里有阴影,逃避这件事我能理解,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走过那么多地方,看过那么多山水,想必你的心境和当年已然不同,现在我们或许还能陪着你,可我们不管是谁都不可能一辈子陪在你身边,你也不可能一辈子都游历天下心无旁骛,当年的事情不是你的错,你也不该用一辈子来为别人的错承担后果!”

萧倾凰听言,静默许久,才自嘲着问:“可是姐姐,你告诉我,像我这样的人,哪里还有资格奢望……”

话没说完,就被楼月卿凌厉的话音打断:“不许胡说!”

萧倾凰住了声,可面上自嘲依旧。

楼月卿厉声问道:“像你这样的人?你是什么样的人?不就是当年曾经身不由己的做了一些你没得选择的傻事么?那算什么?不过是一件陈年往事,你还有那么长的一生,你的一生会发生很多事情,这件事在你的人生里不过是沧海一粟,至于让你如此妄自菲薄轻视自己?至于让你轻易的否定自己的未来?至于让你委屈自己一辈子?”

萧倾凰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什么,可是却无从辩驳,只能沉默。

楼月卿深吸了口气,而后抿唇轻声道:“当年你万念俱灰,我希望你活着,所以才说让你为了我活下来,这些年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如今我想让你为你自己活着,活着找回你曾经失去的喜怒哀乐,找到本该属于你的幸福,而不是蹉跎一生,我希望等你老的时候,能够有丈夫孩子陪你在你身边,能够含饴弄孙得享天伦之乐,而不是自己一个人孤独终老,我相信你也不想等年老的时候,身边无人相伴!”

萧倾凰神色有些动容,显然是听进去了。

楼月卿知道她听进去了,便又道:“过几天母亲要北上去酆都,你也跟着去,带着六月和珒儿一起去,我希望你这一次回去,回到那个你生长的地方,你在那里经历了这些伤痛,就回到那个地方正式与过去告别,彻底了解,真正的重新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